天外飞仙

第六十九章 地煞破魔阵

过了盏茶工夫,密室内动静全无,郝千山又叫了几声,密室内还是安静如初。

“难道里面没人!”

郝千山手中黑光一闪,青菱盾倒扣在手中,护住全身要害。

抬手用力一推,轰隆隆,沉重的室门被郝千山缓缓推开。

室门刚开,一股浓烈的霉气自室内冲出,直呛得郝千山一阵咳嗽。

却见室顶嵌着一个明晃晃的夜光珠,将密室内照得如同白昼,但室内的陈设却极为简单,除了一个玉桌外,别无他物。

室内早已积了厚厚一层灰尘,不知多久没人来过了。

郝千山见此,神念一动,只片刻工夫便将室内灰尘全都积在一起,裹成一个大土球扔在室外。

此刻郝千山才看清楚,这密室四周墙壁全是黑色石头筑成,石头上闪烁着黑黑的幽光,在夜光珠的照射下,墙壁更显漆黑。

而室内玉桌上,竟放着一块闪着黑光的玉简。令郝千山纳闷的是,他见过的玉简可都是青灰之色,这黑色的玉简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郝千山伸手向桌上玉简一招,玉简随即化为一道黑光飞射至手中。

郝千山看着手中的黑色玉简,刚想用神识探查玉简内容,却又心中一突,“这玉简是府邸主人无意落下的,还是故意留下的?”

“这黑水下的府邸处处透着诡秘,不要一不小心又着了别人的道了。”

郝千山心念几转,遂又自悟道:“这玉简有什么可怕的,即便是神通再高之人,也不能在这玉简中作什么手脚吧,若是我郝千山连这奇怪的玉简都怕了,以后又怎为师姐报仇!”

想到这里,郝千山不由得暗嘲自己胆小,当即不再犹豫地将黑色玉简往额头上一按,随即神念探入玉简之中,神念竟如入深渊一般。

“想不到这黑色玉简竟如此诡异!”郝千山心中一惊,就要将探入玉简中的神念强行收回。

“轰!”

刚想收回神念的郝千山,脑中突然轰鸣一声,随即,郝千山只觉眼前一晃。

密室中竟多出一身穿青衣之人来,只见来人头生双角,四枚獠牙上下交错,鼻孔向天,一头白发飘扬飞舞。

这青衣人除了头发之外,整个头部和那大厅壁画之上的怪人鬼头竟完全一样。

“血魔!!!”

郝千山一声惊呼!

青衣人似没听到郝千山惊呼般,只是摇头叹息道:“想不到我血灵宗弟子还是有人炼化了这血魔灵念!”

又听这青衣人道:“我便是血灵宗开宗祖师血灵子,也不知打开玉简封印的是我血灵宗哪一辈弟子!”

青衣人略一沉吟后,又道:“非我血灵宗人,机缘巧合下能得到血魔灵念,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想来你也是和我血灵宗大有渊源之人吧。”

“你便是血灵子?”

郝千山心中一紧,这血灵宗弟子个个凶残毒辣,想来这开宗祖师血灵子也好不到哪去。

青衣人理也不理郝千山,轻叹一口气,继续说道:“看来我还真不该创出这借助血池灵光巩固根基的血灵法阵,虽然经过血池灵光灌体后能提升进阶的速度,但却也给血魔提供了重聚魔身的机会。”

“想必道友此刻灵台仙根的额头上也有一枚鬼头印记吧,这鬼头可是血魔的一个分身,只要一入血灵宗内的黑水之中,便会激活这血魔灵念,想必道友也修炼了化魔决吧!”

青衣人看似自言自语的神情,竟将郝千山的遭遇说中了七七八八,而且全是郝千山一直疑惑之事,只听得郝千山惊出一身冷汗。

这青衣人竟是血灵子封印在玉简中的影像,只听血灵子又道:

“当年五圣盟的那几名覆地仙虽然将血魔逼入血池之中,本来重伤之下的血魔早就绝了生机,但这血魔还真是神通了得,竟在坐化之时,将自身元神灵念化为千百道分神灵念,融入血池之中……”

原来,这血灵子当年在研究血灵法阵之时,竟让这血魔灵念乘虚而入,更是在巧合之下利用将其炼化。

随即便如郝千山一样,灵台仙根的额头上也出现了一个血魔鬼头印记。

刚开始,血魔鬼头还没什么异常之处,但是时日一久,这血魔鬼头竟然开始强行吞噬其仙根。

以血灵子覆地仙的修为境界,最后虽然设法将血魔鬼头禁制住,但其身体却开始慢慢向着血魔本体转化。

而且每隔数年,血魔便能控制其身体一段时间。最后,血灵子也搞不清自己究竟是血灵子还是血魔了。

不得已,血灵子只得在血灵宗黑水之下的府邸中闭关研究破解之法,并且在临走之前将黑水列为禁地。

穷尽了数百年的精力,血灵子终于找到了破解这血魔鬼头之法。

为防止血灵宗后人被血魔吞噬,更为阻止血魔重聚魔体,血灵子便将这破解之法记录在了桌上的黑色玉简之内。

青衣鬼头人说完这番话,随即化为一缕青烟,消失在原地。

随即,郝千山脑中涌来无数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图像。

片刻工夫后,这些文字和图像终于全部传到了郝千山脑中。

事关自己身家性命,郝千山当即一屁股坐在玉桌上,眼睛紧闭,开始细细研读这血魔鬼头的破解之法来。

数个时辰后,郝千山终于重新睁开了双眼。

这血魔鬼头破解起来的方法看起来倒是不太复杂,血灵子在留下的破解之法也说得颇为详细具体。

先是利用血灵子留在外面的地煞破魔阵进行灌体,强化灵台仙根和自身的精元气血,这血魔鬼头便不能吞噬仙根,不能魔化寄主身体。

然后再修炼经过血灵子修改后的噬灵魔决,将仙根额头上的鬼头印记一点点炼化掉。

看完血灵子的破解之法,郝千山不竟对这位惊才绝艳的血灵子深深折服。

通常情况下,仙人修为以下修士的仙根都是无法离体而出的,就是因为仙根本就脆弱无比。即便是地仙级别的仙根,一旦受到破坏,轻则修为大跌,重则飞灰烟灭。仙根的这些弱点都是修士无法改变的,除非到了天仙般的修为,将仙根与法体化为一体。

这地煞破魔阵竟有强化灵台仙根和自身精元气血,也就是相当于利用这地煞破魔阵,竟能将自身仙根重新改造一番。

这血灵子,竟能以其覆地仙的修为境界,创出具有改造仙根的逆天功效的法阵,也不知耗费了他几百年的精力和心血。

虽是如此,但令郝千山大为郁闷的是,这破解方法只是适用于修炼化魔决不是太久之人。若是修炼太久,血灵子也不清楚他的破解之法是否有效。

郝千山在那黑水圣池中,也不知自己修炼这化魔决有多久,只是觉得自己修炼了很久的化魔决,这才激发天外玄铁的潜能,炼化侵入体内的黑水。

福之祸所依,要不是这化魔决自己早就化成了黑水的一部分。

祸之福所依,修炼了这化魔决也不一定就是件坏事,目前紧要之事还是先激活这地煞破魔阵,强化仙根再作其他打算。

即便破解之法对自己没什么作用,能强化仙根,毕竟还是一件可遇不可求之事。

令郝千山想不通的是,这血灵子为何不将这破解之法送回血灵宗内,反而将其留在黑水圣池的府邸之中!

不过,当郝千山依照血灵子所说,来到射出血红光芒的那间密室中时,郝千山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血灵子不将破解之法送回血灵宗了。

原来,在这密室之中,密密麻麻整齐地放着七十二尊通体血红的小巧鼎炉,每尊鼎炉中装着一块黑红色的石头,石头表面红光流动,但却掩不住石头之中的黑光溢出。

鼎炉像是连接在地上一般,室内地面被鼎炉映得通红,竟似烧红的钢板一样。

想不到这煞石竟是用地灵火玉来保存的,这整间密室竟全是用地灵火玉制成,早已和这府邸融为了一体。

这地灵火玉可是炼制火属性法器法宝罕见的绝佳材料。

若是有拳头大一块地灵火玉,也算是难得了,这血灵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如此大一块,竟还将其制成密室。

看来这血灵子为了破除血魔印记,还真是费了不少心血与本钱。

郝千山神念在七十二尊鼎炉中一扫,随即袍袖一挥,七十二块黑红的煞石飞射向腰间储物袋。

见煞石全部装入储物袋,郝千山当即脚下一晃,几步便赶到那偏厅之中,又一拂储物袋,七十二块黑红煞石飞射入周围的七十二根石柱中。

见全部煞石飞入周围石柱,郝千山急忙往法阵中间一坐,随即,手上法诀连番变幻,一道道灵诀飞入周围石柱之中。

“刺啦!”

一声清响,整个偏厅当即笼罩在一片黑光之中,一团黑色霞光在郝千山头顶上空慢慢聚集。

片刻后,黑色霞光向下一沉,郝千山随即没入黑色霞光之中。

周围石柱之上,黑色符文流动,从符文中射出一道道实质般的黑色霞光,一闪没入罩住郝千山的那团黑色霞光之中……

这一切俱都无声无息,七年后的某日。

偏厅中突然黑光一灭,全身上下一片黑光流转的郝千山睁开双目。

看着身上流转不定的黑色光华,郝千山心中一喜,想不到这地煞破魔阵竟将自己全身经脉肌肉骨骼重铸了一番。

此时的郝千山只觉得一拳便能将这满是禁制的墙面击出一个大洞来,甚至强烈地感觉自己只需双手一拧,即使是一般的中阶法器,也能拧成麻花。

一时兴起,郝千山当即神念一动,手中出现一柄黑色短枪,正是在黑水圣池中捡到的那柄中阶法器。

双手用力一拧,“吱嘎嘎,啪!”黑色短枪竟被他一拧两截,又将枪头在手臂上用力一划,手臂竟完好无损,郝千山心中大笑数声,想不到百煞破魔阵竟将他身躯改造得堪比中阶法器的强度。

郝千山神念又往灵台上一扫,只见一乌红的小人全身闪着道道乌光,站立在灵台之上,本来还是火焰状态的小人,此时全身竟凝实得有如一团血液一般。

郝千山心中一喜又一惊,不想这地煞破魔阵竟将仙根硬生生强化到了液态,虽然修为还是道人初期,但仙根却被强化到了真人期的形态!

修士突破瓶颈提升层次,关键就是看其灵台仙根的凝实程度,一般的修士修炼,都是先聚集灵气,然后调动自身灵气滋养灵台仙根,待仙根凝实到一定程度时,再聚集全身灵气改变仙根形态。

仙根本就是脆弱异常,在改变仙根形态时,稍有不慎或自身法力不足,便会导致仙根损伤,修为大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两更,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