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一百零一章 灵宠洛萝

片刻后,郝千山御器在一处破败的沙堡中降落下来,这沙堡也不知被建造了几百年了,只能从一些凸出的断垣残壁上依稀辨别出这沙堡的原有轮廓来。

沙堡中,竟有不下百名修士,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似乎在商量着什么,这些人见郝千山从天而降,立刻便有数道强弱不一的神念向郝千山扫来,也有不少人不怀好意地看着进入沙堡的郝千山,竟似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更有数道神念一直缠着自己,久久不散,不竟让郝千山心中一声冷哼。

突然,郝千山脑中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道友,可是想进入荒地之中?”

郝千山一愣,循着神念向沙堡一处角落望去,只见一名手执羽扇的书生向自己点头一笑,对方也是一名道人中期的修士。

书生旁边,正盘膝坐着两名黄衣年轻修士,似乎是这书生的同伴,见郝千山走过来,两人向郝千山点头一笑后,又继续闭目打坐起来。

见郝千山走向自己,那羽扇书生又传音道:“我们已经有两名道人中期的道友了,还有一位道人后期的朋友即刻就来?道友可愿和我等共入荒地?”

“加入你们?进荒地做什么?”郝千山不知这书生为何邀请自己,不竟疑惑道。

“哈哈,道友还真是有趣,难道来此的人还有目的不一样的么?”那羽扇书生当即哈哈大笑一声。

郝千山不由眉头一皱,脸现一丝困惑之色。

“道友不会是第一次来到此地吧!”那羽扇书生见郝千山如此表情,竟一下将郝千山行止猜中,见郝千山不语默认,书生又道:

“这荒地中不仅飓风遍地,其中隐藏的高阶妖兽也有不少的,道友若是结伴而行,人多自然保险一些,否则,即使没有陨落在妖兽之口,也得被其他修士杀人夺宝了。”

羽扇书生眼神向沙堡广场上瞟了瞟,又一脸笑意地看着郝千山。

郝千山随着书生眼神望去,只见广场上数名隐在黑光中的修士,盘膝坐在地上,正是一直缠在自己身上的数道神念的主人,郝千山依稀能感到对方眼神中涌出的杀意。

郝千山神念向那几人一扫,见对方只是几名道人后期的修士,便即丝毫不放在心上了。

对于羽扇书生所说之事,郝千山自然完全知道,严莫在玉简中也说得颇为清晰,并且还提供了一条隐秘的小道,可以平安穿越到漠云荒地深处的琉璃炎池附近。

试想,凭严莫以前开灵期的修为,若是没有这条密道,他即便是能从罗国穿越这禁制大阵,也无法走出这妖兽隐没的漠云荒地。

郝千山见羽扇书生邀请自己合伙,当即婉拒道:“在下只是路过此处,并无打算进入荒地之中!”

“请问这位道友,此处可是荒地入口,‘岭沙隘’”郝千山当即向书生问起此地来。

“道友既然只是路过此地,又何必问这入口是否‘岭沙隘’”那书生见郝千山不愿合伙,当即一脸冰冷,转头不理郝千山。

郝千山见此,只得扭头向沙堡外走去,此处大部分人都目露不善,还是早早离开为妙。

若此地真是岭沙隘口,那这进入漠云荒地的入口处,必定有严家先祖留下的密道标记,郝千山缓缓向堡外走去。

正想掏出得自严莫身上的标记感应法器,却心中一声冷哼,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那几道神念始终缠在他身上,刚才堡内人多复杂,郝千山不好发作,不过此刻,出了沙堡,就另当别论了。

郝千山当即脚下黑光一闪,青菱盾在脚下一闪,沿着荒地边沿飞去。

小半个时辰后,那沙堡消失在郝千山身后,但身上被缠住的数道神念却始终不见消退,其实以郝千山现在的神念强度,只是一动,便能将缠在身上的神念弹开,不过,郝千山没有如此做,自然是另有原因的。

只见郝千山脚下法器一收,张口吐出一道拇指粗的黑色电光,电光在空中一闪,竟化为了手臂粗细,没入脚下沙土之中。郝千山手中紫光一闪,残月刃向空中飞去,隐在漫天的黄沙之中。

郝千山又沉吟一下,手中乌芒黑光一闪,镇灵索也一下没入沙土中,消失不见。做完这些的郝千山手中乌蛟枪一晃,微笑着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身后飘飞的黄沙。

片刻后,三名黑光包裹的人影,嗖地飞射而至,三人看到郝千山手执长枪地站在前面,似乎在等着自己,不由得一愣。

旋即,三人法器一收,落下地来,一言不发地看着郝千山,犹如看一个死人一般,“哈哈,你还真不怕死!”

“哼,死在临头,还大言不惭!”

郝千山冷哼一声,神念一动,当即,三人脚下紫青光芒一闪,紧接着便传来“噗嗤”一声,一道血光从一人身上激射而出,“扑通”一声后,那说话之人便倒在地上,至死也不知死于何物。

另两名黑光包裹的修士一惊,就要祭出身上法器。

“噼啪”一声电光爆响,一道黑色电光从沙土中飞射而出,一下击在其中一名修士身上。

而另一名修士,也被镇灵索缠住,灵力全失地倒在沙土中,却是一脸惊骇地看着被黑色电光击中的同伴。

而此刻的郝千山,也是一脸惊骇地看着被黑色电光击中的那名修士,只见那名修士全身僵直,满脸痛苦之色,喉咙中发出“嚯嚯”地惨叫之声。

那人身上,一条条黑色斑纹,从被黑色电光击中之处,缓缓蔓延开来,黑色斑纹所过之处,犹如在那人身上开了条缝一般,肌肉骨骼尽皆化开。

最后,黑色斑纹终于遍布那人全身,一道黑色电光从其头顶一射飞出,在空中急速游动起来,似乎兴奋异常。

郝千山第一次见这黑色电光如此诡异神通,心中也是一片骇然,当即神念一动,将其收入丹田之内。

“沙……”

那人尸身被黄沙击中,摧枯拉朽一般散落地上,化为一堆黑色粉末,随沙而没。

“魔……魔……”

数声尖利的女人惊叫自地上传出,口中却只叫出一个“魔”字,下面的字竟如卡在喉咙,无法吐出。

郝千山此刻才注意到,被镇灵索制住的那名修士,竟是一名身穿黑裙,年纪约二十五六的貌美女修,明月般的脸上一阵青红之色,浑身不停瑟瑟发抖。

“你刚才说什么?”

郝千山伸手一抓,被捆缚的女修自地上站立而起,面色惊恐的望着郝千山。

“魔之雷!”女修面颊一阵**,仍是惊恐地望着郝千山。

“魔之雷?你是说这黑色电光是魔之雷?”郝千山张口喷出黑色电光,一条黑色电蛇在女修面前不停晃动。

“你如何识得此物?”郝千山心念一动,当即喝问。

“识得?任何修习魔道功法的修士都认得此物!”女修双目直盯着面前的黑色电光,满面复杂的神色,这魔之雷可说是修魔者的克星,可也是修魔之人梦寐以求之物。

说这魔之雷是修魔者的克星,那是因为魔之雷的天生嗜魔特性,可以吞噬魔修的魔元法力,但若是能驱使魔之雷吞噬魔元,又是魔修快速提高修为的不二捷径。

那貌美女修看了看魔之雷,又看了看郝千山,突然双膝一曲,径直向郝千山跪了下来。

“你莫不是想凭这一跪就希望我不杀你吧。”郝千山冷冷道,看着这美女下跪的楚楚可怜样,他心中竟又犹豫不决起来,竟不知该如何处置此女。

“奴婢洛萝,拜见主人,希望主人不计前嫌,收下奴婢。”那女修竟向着郝千山连番三拜,一脸虔诚之色。

“奴婢?”郝千山心中一跳。

那洛萝面容一正,向郝千山恭敬道:“想必主人不知这魔之雷御使之法吧?若是主人能收下奴婢,奴婢便将这魔之雷御使之法相告!”

“哼,现在你还有得选择吗?”郝千山面色一冷,这阶下之囚竟然和自己讨价还价起来。

“魔之雷如主人这般用法,只能暴殄天物,主人若是答应收下奴婢,我便将这御使之法相告。这魔之雷虽然人人认得,但懂得御使法门的,当今世上,只怕没有几人了。”

洛萝似乎对这魔之雷极为了解,说出的话不竟让郝千山好奇不已。

郝千山纵然能一念便灭了她,但这魔之雷御使之法,却着实诱惑他。

“你做我奴婢,若是居心不良,我岂不是养虎为患?”郝千山心中计议一定,却又抛出一个难题给洛萝,故意为难道。

“呵呵,这个极为好办,不知主人是否懂的御灵之术?”洛萝眼也不眨一下,当即问道。

“御灵之术?哈哈,你不要告诉我将你当做灵兽认主。”郝千山当即哈哈大笑起来,他可不信这御灵之术还能用在人身上。

“正是如此!”洛萝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似乎早就成竹在胸一般,只听她又说道。

“若是一般的修仙之人,确实无法对其使用这御灵之术,但我修炼的功法奇特,完全可以做到,主人只要一试便知分晓。”

“到时我的神魂灵体便会出现在主人灵台之上,就如主人灵宠一般。”洛萝说到灵宠之时,脸上红晕浮现,面颊潮红,尽露娇羞之色。

郝千山被洛萝一席话惊得目瞪口呆,虽然对此女之话将信将疑,但心中却颇为好奇,还真动了一试的念头。

当即收了魔之雷,伸手抱过洛萝,向荒地中一处疾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