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一百零四章 炎池支流

下一刻,令洛萝目瞪口呆的事情出现了,只见裂火龙喷出的火柱,只是在空中狂闪几下,便即消失,而郝千山站在原地,一幅完好无损的样子,刚才的狂焰裂火,竟似被郝千山收走了一般。

郝千山张口吐出一口浊气,犹如打了个饱嗝一般,两条裂火龙见自己喷出的火柱,对敌人竟毫无作用,双双一愣,似乎不相信眼前之事一般。

就在此时,郝千山吸纳完裂火龙喷出的火灵法力,双脚一晃,一声低沉的雷鸣响起,郝千山全身红芒一闪便到了那头三丈长的裂火龙旁边,手中一团紫青光芒没入裂火龙身上的火焰中。

“噗嗤!”

一声皮肉破开的异响传出,随即,一道炫目的紫红光芒在火焰包裹的裂火龙疾闪,从头至尾地一掠而过。

随着紫红光芒的掠过,那头裂火龙口中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嚎。

郝千山游龙步一收,双手握刀而背,站在离裂火龙两丈开外,一脸漠然地看着轰然倒地的裂火龙,不带一丝感情。

片刻后,“哗啦”之声从那头被残月刃划过的裂火龙身上传出,随即,原本火焰奔腾的裂火龙身上,全身火焰一熄,吐出口中最后一道火气,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这三阶的裂火龙,竟被郝千山一个照面之下便被灭杀,竟似不费吹灰之力,直看得远处的洛萝心中一片骇然。

“呜!”

刚闯入法阵的那头裂火龙,见同伴死去,口中竟发出一声哀嚎,本来火气狂暴的它,全身奔腾的火焰竟一敛,双目一合,缓缓地伏在死去的同伴身侧,一动不动。

郝千山见此,心中一愣,随即,手中残月刃飞射而出,向其颈部飞斩而去,而那头裂火龙,竟似不闪不避。

就在这时,伏在地上的裂火龙双目突然一眨,数滴清澈的水珠从其眼框滑下,滴在炽热的沙地上,“滋”地一声,化为了乌有。

那裂火龙看了眼死去的同伴,那眼神复杂得常人难以捉摸,又双目一合,向其颈部靠了靠,依偎在一起。

这一切,自然被郝千山看了个清清楚楚,尤其是那裂火龙看向同伴的眼神,竟令郝千山心中一颤,竟如感同身受一般,神情为之一晃,依稀觉得自己就如那裂火龙。

随即,郝千山伸手一抓,刚要斩在其颈上的残月刃紫芒一闪,倒射飞回。

本来还一脸漠然的郝千山,心中竟似受到刀刮针刺一般。

郝千山怔怔地站在沙地上,双目紧闭,晶莹的泪珠自脸颊上缓缓滑落,昕兰师姐迎向绿光的那一幕在脑中一闪而过。

“主人……主人……”

洛萝看着郝千山突然满脸异样,似乎遇到什么大悲之事一般。犹豫了下后,洛萝轻轻摇了摇郝千山肩膀,将一脸凄然的郝千山唤回现实当中。

郝千山看了看地上的裂火龙,深吸了口气,向洛萝道:“不要伤害它们,我们走吧!”

说罢,伸手打出数道法诀,撤了法阵,低头向法阵外走去,一脸沉默。

洛萝一愣,看了看地上的裂火龙,又看了看默默向前的郝千山,一脸茫然之色,“主人怎么了?”

心中虽然对裂火龙身上的材料颇为艳羡,还是叹了口气,追着郝千山而去。

“主人,你没事吧?”洛萝关切地问道。

“没事,只是有些伤感!”郝千山低着头,脚下突然一晃,化为一道红芒,消失在前方沙云之中。

洛萝若有所思地看着郝千山消失的方向,叹了口气,立刻追了上去。

一个多时辰后,郝千山主仆二人远远看着火舌翻滚的琉璃火池。

原本被什么东西压制得平静如水的琉璃火池,此刻正火焰翻滚,池中火浪咆哮,无数山岳般的火舌疯狂跳动,直射入半空之中,犹如千百条火龙狂舞,原本被烤得血红的沙云早已消失不见,空中只剩下一片血红的空气。

而火池周围,数十丈高的火浪翻滚飞出,肆意地舔舐[着]周围的一切,即便远在数里之外,郝千山身旁的洛萝也被烤得面颊生痛,火池之下,传出阵阵轰隆异响声,犹若无数狂雷在池下爆炸。

而在琉璃火池东侧,原本被雾幔禁制死死压制,不留一丝缝隙的火池上方,此刻雾气翻滚不定,山岳般的火舌向上弹射而出,没入上方的雾气之中,道道火舌竟似擎天火柱一般,将雾幔禁制生生托起,任凭雾幔禁制威能翻滚,也不能压下火舌半分,双方竟僵在半空,一时难分胜负。

离琉璃火池里许之处,雾幔禁制与沙地之间,竟生出一条狭长的裂缝,缓缓蔓延至十余里外,越接近火池,裂缝也越大。

洛萝看了看一脸惊喜的郝千山,见他似乎丝毫不惧这火气侵袭,又想起适才吸纳裂火龙喷出火柱之事,心中疑惑丛生,看向郝千山的眼神闪烁不定,这主人在她心中愈加神秘难测。

“我们这就走吧,从这里进去,此处不论火气还是雾气均是温和异常,应该是水火之力均衡之处,也是最安全的路段。”

郝千山抬手一指裂缝中心位置处,身上乌红光芒一闪,兰菱盾化为一道乌红光罩,将洛萝一同罩在其中。

同时,身上又是白光一闪,银鳞盾也被一祭而出,在身周盘旋飞舞。

洛萝也是身上黄光一闪,一件黄色袍甲自体表浮现而出,瞬间将其全身紧紧包裹住,只露出一双妙目。

这袍甲如量身打造的一般,令袍甲覆身的洛萝身形尽显,曼妙的身形中,透出道道挺拨之气,看得郝千山不由一呆。

裂缝中,再无任何路径标记,郝千山刚一跨进裂缝之中,便觉头上竟传来丝丝冰凉之气,直透心底,不由打了个寒噤,裂缝似乎仍在雾幔禁制大阵的威能笼罩之内,神念依旧受到压制,只能离体数尺。

郝千山依稀能感觉到头顶上空,雾幔禁制中雾气滚动产生的灵力波动。

裂缝内,虽然雾气弥漫,但这些雾气,均是水火相激生成的普通水雾,和雾幔禁制中的雾气自是天壤之别。

“主人,这裂缝内太过危险,待奴婢先放出灵兽探路!”

洛萝说完,腰间灵兽袋口紫光一闪,一只浑身紫色的迷你小狗出现在洛萝手掌之中。

不过令郝千山惊奇的是,小狗的尾巴却如松鼠尾巴一般,高高地翘在身后,足足将小狗半个身躯盖住,模样竟是小巧可爱。

“这是飞天灵犬,虽然只是二阶灵兽,在此地探路倒是能尽其所能。”

洛萝纤手在飞天灵犬身上轻抚数下后,口中呼道:“去!”

“去”字未绝,飞天灵犬化为一道紫光,消失在前方雾气之中。

郝千山看了看飞天灵犬消失的地方,神念向灵兽袋中的乌龟扫了扫,此刻,这小家伙正呼呼大睡,不过背壳上的青光颜色却凝厚了不少。

在飞天灵犬的引导下,郝千山主仆二人还真避过了数处不必要的麻烦。

二十余日后,跟着郝千山一路疾行的洛萝身形突然一缓,一脸惊异地看着郝千山道:“主人……”

“怎么了?”

未等洛萝说完,一直凝神赶路的郝千山身形一停,看着洛萝道。

“前面似乎没有路了!”洛萝脸上神色连变,表情复杂无比。

“没有路了,怎么可能?”

郝千山神色一变,声音也不由提高了一倍,双目怔怔地盯着洛萝,直看得洛萝面上一红。

“奴婢也不清楚,刚才奴婢的飞天灵犬停在前方,似乎遇到阻碍,不能前进!”洛萝美目一眨,躲过郝千山投射而来的目光。

“既是如此,我们快到前面一看便知。”

郝千山当即脚下一晃,快步向前走去,游龙步何等神妙,郝千山只是两晃,便消失在雾气之中,洛萝一惊,急忙飞奔跟上。

片刻后,郝千山二人出现在一道火池前,火池左右延伸,一端没入雾幔禁制之下,隐入裂缝尽头,一端却连接琉璃炎池,火池中火舌奔腾,火浪翻滚卷动,无数火舌火浪直冲向上,与上方的雾幔禁制连接一起。

这火池竟是琉璃炎池的一道支流,竟将这裂缝东西两侧完全分割开来。

郝千山看着前面的火池,一脸的愕然。

“主人,怎么办?要不我们先退回去,再想他法。”一年多的相处中,洛萝深知郝千山回归心切,现在明知前方无路,也只是建议另想他法。

郝千山站在火池旁边,沉吟不语,良久,才徐徐道:“不忙,待我先试试这琉璃炎池中的热力。”

郝千山说罢,张口吐出一道鲜红光团来,光团在空中一闪,便飞射入前方火池之中。

“噗!”

光团刚一进入火池之内,周围的火焰立刻蜂拥而来,瞬间便将光团吞噬殆尽,火池中只留下翻腾跳跃的冲天火浪。

洛萝见郝千山喷出的一口火灵法力,瞬息便被火池吞噬,不由脸色一变地看向郝千山。

郝千山不说,依洛萝的见识,也知他喷出的这口火灵法力,虽只是一口,却是与他心神紧密相连的本源灵力。

此刻这本源灵力被火池吞噬,无疑是将其修为直接夺去了大半。

不过,令洛萝大惊的是,郝千山却面色不改地站在火池前面,身上灵光急速连闪,竟似在猛力催动神念。

半个时辰后,郝千山全身突然红光大放,接着,郝千山又张口一吸,一团鲜红的光团自火池中“噗”地飞射而回,没入郝千山口中。

洛萝见郝千山本源灵力竟自火池内完好无损而回,一双妙目紧盯着郝千山,一脸的惊异神色,她实在想不到,郝千山体内的火灵法力,竟是如此恐怖,在琉璃炎池中竟也能安然无恙。

须知这琉璃炎池的热力可是能抗衡雾幔禁制大阵威能的存在。

只见郝千山双目微眯,面现一抹微笑,竟似在品味一道美味一般。

————————————

本书此后会越来越精彩,敬请大家收藏,童鞋们若给力,我也拼了老命地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