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一百一六章 神女有心

这九圣涎,连化形的八阶灵猴都眼馋之物,其灵效可想而知了。

不过,郝千山能进阶道人后期,也和自己体内的天外玄铁有莫大的关系,若不是九圣涎引动玄铁蕴含的灵力,快速炼化药力,郝千山哪有如此容易突破至道人后期。

同样饮下一杯九圣涎的洛萝就没突破其道人后期的修为,只是将修为提升到了后期巅峰状态。

升阶成功的郝千山心中大喜,急忙向着天修老人一拜而下,“多谢前辈厚赐灵药!”

“哈哈,区区一杯灵茶,何足道哉!”

天修老人似乎特别高兴,又向郝千山主仆二人问了一些子寰大陆修仙界的情况。

“想不到子寰四大凶器,竟出现了三件,哈哈,这下子寰修仙界又有得闹腾了。”

当天修老人听说鬼形宗失落摄魂珠,血灵宗终于收回噬魂龙枪和浣血魔塔时,哈哈大笑道,大有一看热闹的心态。

“好了,老夫天劫快要到了,还要闭关修炼!”天修老人突然抬头看了看石厅上方,眼神似洞穿头顶苍穹一般,脸上隐隐闪过一丝惧意。

“小灰,你替我送送两位小友!”天修老人说完,向着郝千山主仆二人一点头,在原地消失不见。

那灵猴所化道童听了主人吩咐,对郝千山二人客气异常,一个蹦跳,站在二人身前捣头不已,似乎有什么事情颇难决定。

“猴前辈,晚辈们告辞!”

郝千山对着道童一躬身,就欲离去,但令他郁闷的是,这整个石厅,竟无一出口,六壁之上全都碧光闪烁。

“该送到哪呢?送到门外,还是山上,还是荒地中?”

这道童双手捣头,半蹲在地,兀自低语不停,看得郝千山两人不竟一愣,不想这开了灵智的灵猴,头脑竟是如此简单。

“咯咯,猴前辈,天修前辈既然叮嘱前辈送我们,自然是送得越远越好,若是叫你送到门外或是山上,天修前辈就不会叮嘱你送我们了,难道我们手足齐全,还不能走出去么。”

洛萝见这灵猴一脸迷惑不定,双目一转,咯咯轻笑道。

“那主人意思是要我送到哪里?”

这灵猴双手抚膝,生硬地问道,如一个孩子般看着洛萝。

“当然是送我们到子寰大陆了!”郝千山见洛萝向自己望来,心中不由一动。

灵猴听了,背着双手,老成地点了点头,“子寰离此处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倒也称得上一个‘送’字!”

“走吧!”

道童说完,袍袖一挥,郝千山二人眼前又一花,随即出现在刚才山坡之上。

而此刻,道童双手一锤胸口,灵光一闪,一只山岳般的数十丈高的巨猿出现在郝千山主仆面前。

巨猿咧嘴向着二人一笑,双目左右环顾,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最后,巨猿伸出一只大手,将一嵌入地上的一巨大岩石拔起,在手中捏了捏,嘎嘣声中,本来棱角遍布的石头,一瞬间便变得光滑如玉石。

“呼哧!”一声,巨石从巨猿手中消失,紧接着,一阵破空之声传来。

巨猿满意地看了看前方,不由分说地将郝千山二人抓在手中,咧嘴对着二人一笑。

随即,郝千山只觉身周灵光一闪,一团灰色光幕将自己二人圈住,灰色光幕灵力波动,竟如实质一般凝厚。

“主人,他不会将我二人像刚才那块石头一样,扔出去吧!”洛萝一脸惊惧地看着巨猿,提醒郝千山道。

洛萝话音刚落,只听巨猿口中“嗨”地一声。

随即,二人眼前一花,如腾云驾雾一般,化为一道灰蒙蒙的灵光没入沙云之中。

“啊……死猴子!”洛萝当即醒悟过来,急忙一把抱住郝千山,口中发出一声尖叫。

看着光幕包裹的郝千山二人飞向远处,巨猿在山上上跳下窜,时而对着在沙云中穿行的光团拍手欢叫,时而在山上手舞足蹈,竟兴奋异常。

好一会,洛萝一脸惊疑地抬起头来,看着沙石撞在光幕上爆起一团团火星,无论是密集的沙云,还是狂暴的飓风,在光幕的冲击下,尽皆灰飞烟灭。

“想不到死……猴前辈送人的方式竟也非同一般。”惊魂甫定的洛萝将飚到嘴边的“死猴子”生咽了回去。

“萝儿,你喝下九圣涎时,体内有没有什么奇怪之事出现?”一直低头沉思的郝千山,突然向洛萝问道。

“怎么,主人难道被天修老人做了手脚?”洛萝脸上惊容连闪,焦急地问道。

“我在喝下九圣涎时,体内经脉出现九道龙形灵力!”

洛萝听郝千山这一说,当即吁了口气,缓缓道:“吓奴婢一跳,奴婢体内也是一样,而且灵台之上,也出现九条龙影。”

“你不觉那九道龙形灵力在经脉内的行走轨迹有些怪异吗?”郝千山取出一块空白玉简,将刚才记下的路线轨迹一一铭印在玉简内,递给洛萝。

片刻后,洛萝将玉简放下额头,脸现沉思地道:“这九种路线轨迹确实有些玄奥,若是将这看做一套修炼法诀,说不定能另辟蹊径。”

郝千山轻轻点了点头,将玉简小心收入储物袋之中。

突然,两人眼前豁然一亮,片片青山绿水映入两人眼帘,这光团竟已飞出漠云荒地。

就在郝千山两人惊喜的同时,灰白的光团突然片片碎裂开来,化为淡淡灵光,消失在空气之中。

两人脚下灵光纷纷一闪,御器在一平地上落下。

洛萝看了看四周地形,眉目一扬,道:“主人,此处离我一处洞府不远,我先去洞府收拾一下,再随主人南行!”

“也好,我刚升阶,也急需找一处密地,巩固一下修为。”

数个时辰后,洛萝带着郝千山在一处毫不起眼的山脚落下。

洛萝望了望四周,突然向面前一块巨石打出一道法诀,又向一棵小树打出数道法诀,片刻后,洛萝手上法诀飞动,道道灵光纷纷没入四周花草树木之间。

郝千山看着洛萝打出的法诀,时而没入一块小石头,时而没入一枯木之上……,所有法诀竟都没入周围稀奇古怪的东西内。

小半个时辰后,洛萝前方的山壁之上,豁然一开,山壁竟张开一条巨缝,一条碎石小路从洛萝脚下延伸至巨缝深处。

洛萝见此,脸上微微一笑,向郝千山道:“主人,请!”

说罢,莲步轻移,在前引路,向山缝深处走去。

郝千山刚在碎石小路上走了约十余丈,便听身后一阵轰隆声响起,身后山缝竟缓缓合上,缝中光线随即一暗。

郝千山没走一步,身后缝隙便合上一分,等到郝千山抬腿迈入一间满室芬芳的大厅时,这道缝隙终于一合而上,化为了一整块山壁。

走在前面的洛萝突然回眸一笑,向郝千山道:“这山腹密室可花了奴婢不少心血,即便是仙人后期的修士,也不能强行突入到这里。”

郝千山这才注意到,自己目前所站的密室,竟是一个门厅一样的存在。穿过这门厅,郝千山眼前又豁然一亮,只见眼前的大厅虽然不是太大,但却被洛萝装饰得金碧辉煌,桌椅板凳样样俱全,大厅中心处,还有一两丈宽的喷泉水池,此刻,池中泉水喷洒,池中游鱼嬉戏。

水池两侧,玉栏雕廊,向两旁弧形延伸,雕廊尽头,各是一间密室,此刻,密室之门打开,依稀能看见室内粉红的地毯,道道浓郁的芝兰芳香自室内传出。

最令郝千山动容的,还是大厅上首,一尊玉雕的镶金宝座,座上铺着一张雪白兽皮。宝座两旁,各塑着一尊执扇捧剑的绝色美女。

与其说这里是一座密室,倒不如称其为一座小型宫殿来得贴切。

郝千山看了看洛萝,又看了看那宝座,若是此时洛萝穿上那明黄的袍甲坐在那宝座之上,不知是何种令人震撼的景致。

洛萝见郝千山一脸讶色,当即笑道:“这些都是奴婢以前在族内时的布置,让主人见笑了。”

郝千山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大有深意地看着洛萝:“萝儿以前都是穿上那袍甲坐在那宝座上的吗?”

洛萝一听郝千山此言,脸上一愣,随即身形一晃,柔软的身躯缓缓飘向宝座,明黄色的袍甲缓缓浮现而出,紧紧裹住那曼妙的身影。

郝千山呆呆地看着宝座中的洛萝,明黄色的袍甲衬着周围金碧辉煌的大殿,映着她那明月般的脸庞,数根发丝在眉目前轻轻拂动,威严而不失温柔,高贵如女王一般。

洛萝半躺在宝座上,眼波流转,对着郝千山妩媚一笑,满殿生春,身上无一处不透着诱人的娇媚气息。

一股臣服的感觉自郝千山心中缓缓升起,渐渐漫过脑际灵台,就欲将一切淹没。

“主人……”

洛萝柔得快化开来的声音在郝千山耳边微微响起,敬意中掺着一丝诱惑。

“萝儿……”

郝千山也不知何时已走到宝座旁,小心翼翼地呼出一声,轻柔得如一丝春风,似怕将这宝座中的人儿吹散了。

四目相凝,两唇相依……

终于,四片滚烫的嘴唇交织在了一起……

“若有……若有来世……道侣……道侣……”

郝千山脑中隐隐传来昕兰师姐幽怨的模糊话音。

“唔……”

身下传来一声模糊的喘息声,如一记佛门梵音,将郝千山敲醒!

郝千山看着呼吸急促,玉脸飞霞的洛萝,正如一团软泥般倒躺在宝座内,一幅任君采撷的神态。

“主人……”

洛萝灼热的双目随着玉手在郝千山脸颊上游移不定,炽热的呼吸拂在郝千山脸上,如沐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