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一百四二章 宿命天敌

“郝兄!”

武言拉着林小夕,又惊又喜,心中对这位兄弟钦佩不已,有这位实力近乎变态的兄弟在,要走出这幽冥鬼谷也不是想象那般艰难。

林小夕见郝千山两人竟凭真人中期的修为力战十余名仙人期的强敌,若不是她亲眼所见,就算杀了她,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想起当年拼斗,心中一阵叹服。

郝千山见众人皆是有惊无险,心中顿时一松。

刚才洛萝舍身祭剑的情景,他自然也看的一清二楚,心中一阵莫名感动。

当他回头看向乐姝时,四目凝望间,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郝千山望向百里外杀声震天的鬼魔战场,此刻喊杀声渐渐远去,似乎已接近尾声。鬼魔两族之人虽然退走,自己灭了两名鬼族之人,魔族之人也对自己怀恨在心,难保双方不会卷土重来。这次若不是同时遇上鬼魔两族,结果绝不会是现在这样。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即刻离开!”

郝千山又望了望那侏儒魔物,心念一动,散去其体内的禁制,任其自去。

他这才载着洛萝,乐姝载着武蝶,林小夕和武言一起,身上灵光纷纷一闪,消失在魔铃山的黑雾之中。

……………………

六人一路无语,全都一脸凝重,在这杀机四伏的魔铃山中,随时都有可能杀出什么厉害的妖魔鬼怪来,精神自然全都集中在附近。

不过,令郝千山等人有些奇怪而又欣喜的是,一路上竟再也没有遇到任何妖魔鬼怪,数百里宽的魔铃山脉,对于他们这般的真人中期的修士的遁速来说,也只是小半个时辰的路程。

一冲出魔铃山,郝千山便觉眼前豁然一亮,面前竟是一片寸草不生的灰黄平原,一望无际,与天相接,平原深处,偶尔传来数声喀喀的异响声。

虽然平原上有不少白骨散落其间,但一直在阴森鬼气中穿行的郝千山等人胸中还是顿觉一畅。

“白骨荒原!”

乐姝望着前方,她也想不到这白骨荒原竟在幽冥劫中被移动到了此处。

郝千山沉吟片刻,才缓缓道:“据那侏儒魔物所说,万妖窟是因为空间流动,才从地下升起来的,如此的话,只要我们一直向前,穿过这白骨荒原,或许就能到达鬼谷出口了。”

“我瞧这片白骨荒原内无丝毫妖魔鬼气,而且似乎还灵气浓郁,但是却无一棵草木生长其中,还有如此多的骷髅白骨,要穿过去,只怕也不是件容易之事!”

洛萝望着一望无际的白骨荒原,陷入沉思之中。

“这白骨荒原传说是数万年前人魔两界的战场,寸草不生是因为这里的土质全被杀气侵染,灵气浓郁那是因为此地被幽冥灵泉洗刷过,这白骨荒原应该位于幽冥鬼谷尽头深处。”

乐姝又解释道,似乎对这白骨荒原颇为了解。

“走吧,大家格外小心些就是,有郝兄在此,只要不是地仙级别的妖物出来,自是不用怕的!”

林小夕看着郝千山,对郝千山充满了无比的信心。

“呵呵,林妹妹多虑了,这白骨荒原在幽冥鬼谷中如禁地般的存在,一般的鬼魔妖物都不会进入其中的。”

乐姝此话一出,顿时引来众人一阵欢呼。

“那还不快走?难道等万妖窟的鬼怪追出来吗?”

林小夕咯咯一笑,脚下灵光一闪,带头向白骨荒原中飞去,顷刻间,六人三道遁光便消失在荒原深处。

“喀喀喀”

郝千山等人刚没入远处天际,地上的白骨骷髅竟缓缓地站了起来,莹白的骨手中提着一柄白骨弯刀,在喀喀的骨节摩擦声中,无数骷髅竟纷纷对砍起来,不多一刻便又双双化为一堆白骨,散落地上。

……………………

半个月后,郝千山等人站在各自的灵器上,一脸凝重地看着下方,无数手持骨刀的白骨骷髅在灰黄的荒原上蠕蠕而动,身上发出喀喀的骨节摩擦之声。

手中骨刀纷纷砍在周围的骷髅上,被砍的骷髅当即散落一地。

郝千山等看着白骨荒原上如此异象,纷纷对望一眼,心中一阵惊疑。

“难道是当初战死的修士,意志不灭!如此广阔的白骨荒原,不知有多少修士骨骸深埋其中。”

“难怪白骨荒原是幽冥鬼谷中的禁地,一旦不会飞遁的鬼怪进入其中,被无数骷髅困住,只有死路一条。”

郝千山看着满地的白骨骷髅,似乎看到了当年那场人魔大战的惨烈场景,无数修士在对方大神通的威能下,如潮水一般倒下……。

众人正惊异间,远处突然传来一蓬骨节碎裂的异响声,接着,无数碎裂的白骨漫天飞舞,带着道道破空的劲风直射而下。

一波荒古的死亡气息冲天而起,隆隆如骨节摩擦的巨响声中,百余丈外的地面突然一突而起,一巨大之物缓缓从地上冒了出来,暴虐的气息翻卷飞腾。

片刻后,一十余丈高的巨型骷髅,手执一柄漆黑长刀,漆黑的眼睛空洞无一物,一个黑色的“冥”字铭印在莹白的头骨之上。

“噗……”

一道黑气从骷髅眼中射出,击在墨黑长刀之上,竟被长刀吸收殆尽。

“咻……”

巨型骷髅手中黑刀向地面一挥,一波黑色刀影掠过地面,地上无数的白骨骷髅在刀影一闪间,尽皆灰飞烟灭,化为丝丝黑气,被黑刀一吸而入。

干脆!

霸气!

这是郝千山对这一刀的感觉,若是这一刀劈向自己,也不知能不能避过。

残余的刀气飞扑而至,滔天压力平地而起,从地上席卷而至,刀气还未到,便给郝千山等人一种大海孤舟的感觉。

“这边走!”

郝千山脚下灵光一动,载着洛萝向刀气劈来的死角遁去,同时,灵枢法阵一闪,将洛萝护住。

此刻,他若是顺着刀气的方向走,必然被刀气余力劈中,若是向高空疾遁,刀气从地上席卷而上,必定被刀气罩住。

这巨型骷髅虽然刀势迫人,但在灵活性和移动的速度上,绝对比不上灵器的遁速。

不过,就在郝千山等人均以为这巨型骷髅是要攻击自己时,突然,巨型骷髅举刀虚空一劈,一道黑光在血红的空中一闪。

极其简单的一刀,仍然那么干脆,如先前一般霸气,刀锋闪过,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黑弧,如怒涛击空,如盘古开天。

“轰隆!”

一声惊天巨响从空中传来,一道黑色的刀气驻留在血红的天空,似乎在天际划了一笔。

一道黑色的人影从天而降,不,不是人影,是一只人首金鱼尾,浑身黑色鳞片覆体的怪物。

疾飞中的郝千山抬头一瞥,立即被吓了个半死。空中下落之人,正是当日从摄魂珠下逃走的黑岭仙姬,一望之下,竟又是四目相对,黑岭仙姬那血红的双眼,诡异地向自己眨了一眨。

不知为何,此女竟出现在了此地,难道是为自己而来?

郝千山顾不得多看一眼,全身法力狂注向赤炎灵枪之上,咝啦一声,灵枪上火焰喷射,犹如一条火龙,一闪便遁出里许之外。

早已半魔化的黑岭仙姬仰天一声呼号,声音似当日魔龙的长啸,又似她那特有的勾人嗓音。

空中黑光一闪,一阵喀喀的骨节断裂异响从巨型骷髅身上传出,同时,丝丝白气从骷髅身上冒出。

黑岭仙姬冷艳的面孔浮出一丝怪异的笑容,小巧的瑶鼻一吸,白气尽皆被吸入鼻中。

“轰隆”

黑色的长刀跌落地上,本来莹白的巨型骷髅,竟转眼间便化为了一对黑色骨渣。

黑岭仙姬脸上露出一阵迷离的享受神色,良久,这才双目一睁,本来血红的双目竟一片清澈。

“魔姬!本尊刚才感到那小子身上气息有些熟悉!”

一道粗狂而又充满威严的声音从空中传出,若是郝千山听到这声音,定然会惊得从灵枪上落下来,此声音竟和他仙根额头上的血魔声音一般无二。

“怎么?魔君要我去吞了他,还是要夺灵占体?”黑岭仙姬又恢复了她那勾人魂魄的声音。

“夺灵占体?只怕早有人先我一步了,若是我没感应错误,他也是血魔占据的魔体。”魔君声音又道。

“哈哈,那我就吞了他,是否就会魔体大成?”黑岭仙姬大笑一声,笑声竟尖利刺耳,慑人魂魄。

“先抓住他,等其魔体大成时,再吞了他。嘿嘿,不光本魔君可以元神增强一倍,你的魔体到时也能圆满大成。”魔君嘿嘿冷笑一声,话音中满是兴奋。

……………………

此刻,郝千山早已驱动赤炎灵枪,一口气遁出数千里之外,仍然狂催脚下灵枪疾遁。

“郝弟弟,如此远了,应该安全了!”乐姝气喘吁吁地向郝千山道。

“她就是从乐兄的摄魂珠下逃走的黑岭仙姬。”郝千山强压住心中的惊惧,脚下灵枪丝毫没有慢一分。

“她刚才只看了我一眼,我从她眼中感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像天敌般的恐惧!”郝千山喘着粗气,看向林小夕,这种无法让他表达的恐惧,让他想起了林小夕的蟾蜍天敌来。

“主人,你数次险厄都是与此魔女有关,照你修仙的经历来看,她极有可能是你天生的宿敌,既是你的仙缘,又是你的宿命天敌!”

洛萝拿出一方罗巾,替郝千山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有些忧心忡忡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