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一百七二章 灭敌破阵

郝千山心中一惊,心念一动之下,三道水桶粗细的金色雷电从天雷镜中喷射而出,化为三条金色电蛟,带起滔天的雷光,向三人所在之处轰击过去,将出现的三人淹没在一片雷光之中。

轰鸣声响彻大厅,无数雷电四射飞溅,劈在周围的墙壁上,又将大厅震得一阵晃动。令郝千山惊骇的是,雷电一接触到那三人,便似受到了什么压制,三条电蛟竟倒卷而回,向他反扑而来。

他刚想再次催动雷电时,大厅内滔天的雷光突然一停,竟失去了与自己的心神联系。当他抬头看向空中的天雷镜时,却发现,天雷镜已经被一层白蒙蒙的光晕包裹了起来。

更令他心中一凛的是,天雷镜释放出的滔天雷电,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哧啦一声,又被其吸入镜中。

转瞬之间,大厅中的雷光便消失殆尽,厅内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而大厅上方的空中,三名白衣人齐齐漂浮,正是祭尸宗的三名入地仙级别的太上长老。

郝千山见三名入地仙一出手,便将自己的天雷镜封印了起来,竟连自己和天雷镜的心神联系也被强行切断,自己和他们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南不女三人虽然封印了天雷镜,但是,却并没有贸然地向郝千山出手,他们心中对尸神还是颇为忌惮的。

“嘿嘿,小子,别以为尸神剑现在认你为主。但凶器就是凶器,到时只怕你也只能成为尸神剑的一部分了。”南不女不阴不阳地道,看着郝千山的表情甚为古怪。

“要是你现在断了和尸神剑的心神联系,还为时不晚,否则被尸神同化,可后悔莫及。”另一白发飘然的祭尸宗太上长老有些语重心长地向他道,说到底,还是想让他交出尸神剑而已。

“哼,胡说八道!主人,别信他们的,若是你以后完全将尸神剑炼化,到时,你就是尸神剑,尸神剑就是你,还是以你的心智为主的。尸神剑威力无边,你看我怎么杀了他们。”尸神的声音在郝千山灵台上响起,本来有些疲惫的她突然抬起头来,身上紫光流动,庞大的剑势和剑光顿时充满灵台。

郝千山只觉紫色的剑光从体内如水一般倾泻而出,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又化为了一柄紫色的宝剑,向着上方的三人横切而去,去势快逾闪电,迅若惊雷。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全身受到周围空间的强力挤压,若是在他化身宝剑之前,这空间波动产生的挤压,定要将自己的身体压为一块肉饼。但自己此刻已经化形为剑,身体的坚硬程度较之极品灵器也不遑多让。再加上尸神以剑诀操控着自己,他感觉到周围的空间也能被自己一划而开了。

南不女三人见尸神御剑而来,心中不敢大意分毫。三人急忙张口一喷,竟从口中吐出六具灵尸来,六具灵尸在空中一晃,竟配合三人,将郝千山围在中间。

“哼!”尸神口中发出一声娇哼,随即,郝千山只觉身上又一紧,全身的灵力竟被一抽而干。感觉到自己方向不变,仍然想南不女三人的方向横切过去。

但就在他感到头部即将刺在南不女身上之时,突然,一道大力从他身体两旁挤压而来。

“吱嘎嘎!”一声金铁摩擦的声音从腰腹间传出,虽然自己的身体暂时变得坚逾极品灵器,但仍然觉得腰腹间传来一阵受到巨力挤压的疼痛。与此同时,腿上、肩上也分别出现了同样的状况,竟是被什么厉害的法宝夹住了一般。

郝千山斜眼一瞟时,却见六具灵尸,两两合在一起,坚逾金刚的身体将自己紧紧夹住。感受到身上传来的阵阵挤压的疼痛,郝千山心中一惊,这六具灵尸能将自己夹住,说明其身体的强度,也不亚于极品灵器的存在。

南不女三人看着郝千山时而化为宝剑,时而显出模糊的本相,终于吐出一口粗气,擦了擦额上的汗珠。随即,三人身上灵光各闪,无数符箓和法宝从其手中飞射而出,符箓将郝千山全身贴了个遍,法宝将他紧紧缚住,丝毫无法动弹。

此时,郝千山灵台上的虚化的尸神灵体,也如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一般,虽然她身上紫光闪动,但还是无法动弹分毫。

“哼,想要困住我,简直痴心妄想?”尸神全身灵力一敛,剑光一收,竟盘膝坐在郝千山灵台之上,口中喃喃地念着一句句咒语。

随着尸神呢喃的咒语声响起,紫色的烟气从其身上袅袅升起,烟气一遇到郝千山紫电念云,竟视念云如无物一般,从中缓缓穿过,从他的头部溢出。烟气一圈,便没入六具灵尸体内。

南不女等人见此,脸现惊疑地互望了一眼,当他们的心神探向各自的灵尸时,人人脸色顿时大变。三人纷纷大喝一声,手上法决翻飞,齐齐没入各自的灵尸体内。

将郝千山锁住的六具灵尸,突然齐齐发起抖来。郝千山知道,这是尸神开始催动神念,引导着其在千年前早就埋入灵尸体内的心神。在尸神殿内,炼制灵尸时,几乎所有的祭尸宗长老都会将灵尸存放在尸神周围,以其体内强大的异种灵力,淬炼灵尸。凡是经过此法炼制的灵尸,都被尸神在体内种下了一丝心神印记,千百年来,无一幸免。

那司莫仁培养的通灵天尸,也是如此,才会被尸神如此轻易地暗中操控。

此刻,南不女三人似乎都已察觉到了尸神想控制灵尸的意图,立即施展秘法,心神强行和灵尸沟通。不过,他们想不到的是,在自己的灵尸体内,早已被种下了尸神的一丝心神。此时,尸神身上紫光突然大放,一蓬紫雾出现在郝千山身体表面,纷纷没入灵尸体内。

“咻!咻!咻!……”

六道破空之声在大厅内响起,六只灵尸在空中一旋,化为一柄透明的宝剑,向南不女疾劈而下。与此同时,郝千山又觉全身一松,周身压力顿消,随即自己身上发出一声铿锵剑鸣。唰地一声,他又化为一柄紫色宝剑,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竟向南不女身侧一尺处切去。

正当郝千山奇怪尸神如此做之时,突然一声震天巨响在南不女身前响起,南不女一声爆喝,紧接着,身体竟一个踉跄,不偏不倚,正撞在郝千山头上。

“扑哧!”郝千山只觉头部一热,眼前一黑,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头部划过对方的骨头、肌肉和内脏。

郝千山又觉眼前一亮,他的头部又暴露在了空气中,一篷鲜血被自己从南不女体内带了出来,饱含精纯灵力的鲜血从其胸口喷射而出,洒满了整个大厅。此时,南不女手中只剩半块银色盾牌,盾牌上挂着一具灵尸,而离盾牌不远之处,数具灵尸碎片洒了一地。

南不女虽然有入地仙的修为,但在六具和自己修为相当的灵尸聚成的剑尸攻击,再加上尸神早有预谋的本体攻击。即便是只有尸神剑的攻击,南不女也不敢独自一人缨尸神剑之锋,更何况是尸神剑的偷袭,一击之下,立即陨落当场。

一头顶紫云,全身白莹莹的小人头南不女残尸中飞出,在空中一闪便消失不见,下一刻却出现在另一名太上长老手中。

“毁了它!毁了这尸神剑!!”南不女有些暴怒地向两名师弟命令道。

郝千山灵台上涌出浓烈的杀意,随即,他身形一晃,化为一道紫色剑光斩向两人,一连串的空间波动在剑光后爆出。

师兄法体被毁,两人看着疾切而至的尸神剑,心中一阵惊惧。这尸神乃是开宗祖师所炼制的通灵灵尸,一身神通绝对不下于覆地仙。

两人随即对望了一眼,似乎达成了某种协定。只见那托着南不女的长老,手上灵力一阵涌动,南不女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其修炼千余年的地仙本源便化为了一枚白色光珠。

旋即,两名太上长老身形一晃,十余只灵尸从其口中,身上一飞而出,绕着两人在空中一旋,竟又合为一具透明的剑尸。那太上长老将白色光珠向剑尸身上一按,顿时,剑尸全身一阵抖动,本来透明的身体竟变得如实质一般。

大厅内的灵力如潮水般涌入剑尸体内,剑尸身周竟被激出一圈圈斗大的空间波动产生的漩涡。

更令郝千山骇然的是,这两人身形一晃,竟诡异地合二为一,一道虚影从合成的身体上飘出,与那剑尸合在一起。

这一连串动作,两人竟眨眼间便完成,当化身为剑的郝千山御剑切至时,两人竟在原地虚化消失,他竟切了一个空。

“元神祭剑尸!!祭尸宗有你们三位太上长老,足可自傲了!”灵台上的尸神口中传来一声惊呼,声音也有些发颤,但还是忍不住对三位长老舍身的精神敬佩不已。

正在这时,那白莹莹的剑尸上发出一声惊天剑鸣,竟将大厅墙壁上的符文震得不断波动,竟随时都有可能崩溃一般。

剑尸轻轻一晃,化为一柄白莹莹的巨剑,剑身一晃,竟大巧若拙地向郝千山直直刺来。巨剑一出,大厅内竟充满了巨剑发出的剑势,将郝千山四面八方完全罩住,四周的空间顿时如水波般扭曲起来,竟让郝千山避无可避。

一声娇喝从郝千山灵台上传出,尸神双腿一纵,从灵台上一飞而出。

繁复的咒语声从尸神樱口中不断传出,他只觉全身一僵,立刻感到有东西从其头顶上一寸寸地冒了出来,这东西每冒出一寸,他便觉身上被抽干一分,体内的火灵力也被带出一分,就在郝千山快感不支时。

“叮!”地一声,一柄金紫色的宝剑出现在他的头顶,尸神身形一闪,竟一头没入宝剑之中,宝剑无声无息地切向斩来的巨剑。

郝千山心中突然生出一股警兆,晃眼瞥见不远处已脱开封印的天雷镜,立即心念一动,天雷镜将自己全身扣住。

“哧啦!”一声破空脆响,令郝千山意外的是,厅内并没有产生如他想象中的狂风巨浪般的灵压和空间波动。

白色巨剑应声而裂,化为了一堆碎片,而尸神所御的金紫色宝剑上,也产生出数道裂痕。一道紫光没入郝千山头中,虚化的尸神灵体盘膝坐在他的灵台上,灵光黯淡。而那柄金紫色的宝剑,却有灵性般,也一闪地没入郝千山体内。

“哗啦啦!”一阵水晶碎裂的脆响声响彻大厅,刚才两剑相交的地方,空间竟出现一条条裂痕,剧烈的空间波动瞬间便将四周墙壁上的符文碾为粉末。

“此处是炼尸大阵的中心枢纽,此处崩溃,炼尸大阵已破,快走!”灵台上传来尸神有气无力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