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一百八十章 须菩卧佛

在沈虚子的引导下,两人不急不缓地并肩而行,向须菩洞飞去。

沈虚子谈起郝千山在神沙绝地中展示的神通,对他的修为神通佩服不已。郝千山对佛宗的功法也是大感兴趣,不时向沈虚子询问佛宗的功法,尤其是刚才大勇禅师向他施展的金光沐体。

只听沈虚子合十道:“金光沐体却是大部分佛宗弟子都会的,在修炼佛宗基础功法梵心决达到大成境界后,便可以对自己或别人施展金光沐体。梵心决也是佛宗弟子的必修功法之一,以净化灵台,保持灵台空明,不为外魔所侵。”

沈虚子见他对金光沐体有些好奇,想起大勇师叔对他施展过金光沐体,随即从储物袋中摸出一块玉简递给郝千山,道:“这便是梵心决了,郝道兄若对此有兴趣,尽可修炼。”

郝千山自然是大喜地收下玉简,又向沈虚子致谢一番。金光沐体对他提升修为有莫大的好处,若是将梵心决修炼至大成,能进阶到地仙也说不一定。

他又乘机向沈虚子打听炫离大陆上的情况,沈虚子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这才发现,这沈虚子竟是一个话多的人,尤其喜欢炫离大陆上的一些修仙奇事。

沈虚子说,炫离大陆上,以佛宗最为昌盛,坐落在炫离大陆中心位置,大有一镇炫离的趋势。而且佛宗又有大大小小无数个分支,这须菩洞便是这些佛宗分支中最为鼎盛的。

须菩洞洞主灵隐佛尊更可称为炫离第一佛修,若是修佛者的修为达到覆地仙后期巅峰,将佛法悟到天人境界,才可称为佛尊。

当然,炫离大陆上除了佛宗之外,实力最为庞大的还有东边的六合洞,南边的火焰山,北边的惊仙观,西边的天一岛。平常各宗相处起来,倒也颇为和睦,一到炫离大陆有惊天动地的大事时,各宗还是以佛宗马首是瞻。

据说惊仙观是雾月大陆的道宗分支之一,观主图太清一身道法震慑炫离,尤其是他炼制的神奇符箓,冠绝整个炫离,被炫离修仙界誉为太清符仙。

当沈虚子说到雾月大陆时,经他逐一解释,郝千山才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由五个神秘的大陆构成,以武尘大陆为中心,东临雾月,西接子寰,北面天辰,南向炫离。

“沈道兄,这些地方你都亲自到过?”郝千山为沈虚子的见闻所震惊,不由试探着问道,他可不信沈虚子还能随意进出武尘大陆。

“哪里,这些都是贫道从《佛道逸事》中看到的,这些只是其中的凤毛麟角而已!”沈虚子有些炫耀地向郝千山道,又向他神秘兮兮地道:“你可知我们这里十余万年前叫做什么?”

“十余万年前?”郝千山心中一惊,他隐隐觉得沈虚子似乎要解开他心中埋藏了百余年的疑问。

“据说十余万年前,我们所处的修仙世界并不是这五大陆,而是一个整体,五圣盟也不存在。”郝千山看着沈虚子有些惊异的目光,微微笑道。

“原来这些你都知道啊!”沈虚子见郝千山说出这样的话来,心中一阵失落。

“在下就只知道这些,还请沈道兄继续明言!”郝千山道。

“据《佛道逸事》中记载,大约十一万年前,我们所处的世界发生了一次天地大劫……”沈虚子滔滔不绝,将十余万年前那场天地大劫说得绘声绘色,有记不太清楚的地方,他也当着郝千山的面翻看《佛道逸事》的记载。

令郝千山心中狂跳不已的是,《佛道逸事》中记载的天地大劫,竟与他在冰室中拓印的图像大致相同,此番两两印证下,他对那场天地大劫知道得更为详尽。

郝千山当即将那拓印壁画的玉简拿出来,递给沈虚子,让其参详。而自己却要过那《佛道逸事》细细阅读起来。

这一次,他又将《佛道逸事》中记载的天地大劫完整地看了一遍,补足了沈虚子一些疏漏的地方。

原来,自己现在所处的修仙世界,在十余万年前,是一个叫做天元的大陆,大陆四周全被无际的海水环绕,灵气充裕。天元大陆上,以佛、道、魔三宗最为鼎盛,惊才绝艳的能人异士层出不穷,地仙修士数以百万计,几乎每日都有飞升九天的修士。

或许是这里仙道太过鼎盛,而引来天妒。一日,有一块不知来自何处的空间碎片,从天而落,击破天元大陆空间。天地突然震荡起来,无数火焰、雷电、飓风、洪水疯狂肆虐,天元大陆上一片乾坤大变之象……。无数的空间崩溃破灭,无数福地仙府被空间挤压成飞灰,灵气尽数被湮灭。此后的千余年里,天元大陆处处都是空间裂缝,吞噬着天地间的一切。

终于有一天,一头戴金冠,脚踏巨龟的仙人从天而降。一到天元大陆,便施展无上神通,将空间裂缝一一填补。

此时,天元大陆已被毁坏得支离破碎,这名仙人又耗费数百年,将那域外空间碎片用金、木、水、火四大禁制法阵封印在武尘大陆中。为避免灵力紊乱,破坏封印。这名仙人又筹建五圣盟,守护四大禁制法阵,并将武尘大陆之内所有的仙门宗派撤出。

沈虚子看完玉简,露出一脸的惊骇,向郝千山问道:“郝道兄这玉简内的图像来自何处?这最后一幅画上的金匣可知是何物?”

面对沈虚子的疑问,他随即将金匣取出,递向沈虚子观看,希望他能看出什么来。沈虚子接过画像包裹的金匣,有些疑惑地看了眼郝千山。

“沈道兄帮忙看看,这画像包裹的是否就是那方金匣!”郝千山脸色凝重地道,并将金匣产生空间波动的事说明。

沈虚子接过画像和金匣,却并没有急着打开,而是将包裹其上的画像认真看了一遍,又抬头看了看郝千山,道:“这画像倒和郝道兄有几分相似。”

听沈虚子如此说,郝千山自是微笑不语,只是看着他缓缓将包裹金匣的画像揭开。

一道道金色的光华冲天而起,金光将四周照的一片金黄,如铺满金子一般。紧接着,强烈的金光似乎将空间刺破,一圈圈金色的波纹在金匣四周产生,剧烈的空间波动从金匣四周如水波般荡漾开来。

就在沈虚子一愣神时,郝千山早就催动鬼啸法袍,将金匣紧紧裹住。这鬼啸法袍在他破开浴仙池封印前,就通过血祭认主成功。除了灵台上多出一件小型的墨绿色法袍外,他并没有发现这鬼啸法袍有什么奇异之处。此刻见金匣产生空间波动,想起当年在幽冥鬼谷中的情景,当即祭出鬼啸法袍,将金匣裹住。

沈虚子回过神来,不由多看几眼鬼啸法袍,目中闪过一丝讶色,随即惊呼道:“鬼啸法袍!想不到郝道兄竟有此鬼器!”

“这金匣像似封印着什么东西,而且这东西即使被封印住,也能自行破开空间,绝不是此界之物!”沈虚子眉头微皱,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沈虚子沉思半响,又道:“这金匣极有可能是那位补天仙人留下之物!”

对沈虚子的话,郝千山还是同意地点了点头。

“郝道兄难道不想打开金匣来?”沈虚子突然看着郝千山道,目中满是期待之色。

“怎么?大师难道能打开玉匣封印?”郝千山吃惊地看着沈虚子,对方如此说,自然是有办法打开金匣。

“此事等我们见了灵隐佛尊后,再作计议,打开金匣,贫道也只有一半的把握!”沈虚子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两人又化为两道遁光,消失在天际。

……………………

就在两人又飞遁了一日后,郝千山渐渐察觉,越来越多的修士向佛宗的方向飞去。其中大部分都是地仙级的修士,更遇到十余名入地仙的修士。

若是遇到十余名立地仙修士,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但十余名入地仙,绝对是一股庞大的势力,子寰大陆上的入地仙全部加起来,最多也就这个数了。郝千山不由感叹炫离大陆修仙界的鼎盛,心中渐渐升起一股敬畏。

“这些人似乎都向佛宗而去,难道佛宗有什么大事发生?”郝千山有些疑惑地向沈虚子问道。

“此次神沙绝地出了如此大的变故,连灭魔佛光都没起到什么作用,相信各宗长老都会齐聚佛宗,共商此事的。”沈虚子看着渐渐消失在身后的各宗前辈,面现一丝忧虑。

“啊,那岂不是糟糕啦?”郝千山脑中灵光一闪,突然脱口呼出。

“郝道兄此话怎讲?”沈虚子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道。

“大师不是说各宗长老都会到佛宗去,想必灵隐佛尊自然也会去,我们此去须菩洞,不是要空跑一趟?”郝千山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灵隐佛尊又岂会为这些俗事所动?以佛尊现在的修为境界,只怕终日忙于准备渡飞灵天劫了。”沈虚子微微一笑,回答郝千山道。

“那……,佛尊会否甘愿耗费法力,救助我那朋友?”郝千山又有些担心起来。

沈虚子沉吟了一下,有些不太肯定地道:“这个,贫道也不太确定,你我尽力而为吧!”

“好了,在前面不远,灵雾遮蔽之处就是须菩洞了!”沈虚子向前方一巨大的洞口指了指,脸上颇有兴奋之色,接着又道:“稍后进了须菩洞,一切听我吩咐便是!”

郝千山向沈虚子所指的须菩洞望去时,却见千余丈之外的山脉间,横卧着一尊巨大的佛像,佛像依山势而建,腰腿胸腹在群山峻岭间若隐若现。只有那笑嘻嘻的佛面,完全露出,巨口吞云吐雾间,整尊佛像竟也活灵活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