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一百八三章 转世的师姐

“我看道友还是别进去了,里面还不知有多厉害的妖物呢,白白丢了性命可是得不偿失。”一惊仙观弟子由衷劝诫道。

郝千山看了看乌云滚滚的神沙绝地,依稀能听到怪物的吼叫声从绝地深处传来。

虽然现在神沙绝地中妖物变异,实力提升了两阶,他自持堪比中阶灵器的身体强度,有魔之雷和六合剑尸防身,更有舍利佛塔这件极品灵器,即便是遇到七阶妖物,也能全身而退。

若是遇到化形的八阶妖物,自己拼死祭出尸神剑,还是有几分把握重创对方后逃走。

郝千山留下一句“多谢提醒”后,身上灵光一闪,化为一道金红色的流光,没入神沙绝地之中。

“但愿他能逢凶化吉!”

三名惊仙观弟子看着郝千山渐渐消失在神沙绝地的茫茫沙尘之中,叹了口气,随即御器向惊仙观方向飞遁而去。

……………………

郝千山在神沙绝地中飞遁了两个时辰,少说也遁出了两万余里。令他有些诧异的是,竟连一只变异的妖物都不曾遇到。据那三名惊仙观弟子所说,绝地中可是变异妖物遍地,他们在进入其中不到千里,便遭到变异妖物袭击。

虽是如此,郝千山还是没有放松警惕,按照地图所示,一路小心地向神沙绝地中心处飞驰。

突然,从极远之处的巨大沙丘后,传出数声怪叫,紧接着一道道黑色的气流从沙丘后面冲出,隐隐有蓝色灵光闪烁。

郝千山凝神一听,竟又听到数声娇喝从远处传来。神念扫过时,却被对方的法宝激出的灵力击得飞灰烟灭,竟差点让自己神念受损。如此奇异的法宝,郝千山还是第一次遇到。

想不到在这里还能遇到其他修士,此地已深入神沙绝地两万余里,若那修士只是孤身一人,只怕一身神通也是不弱。

虽然他现在急于赶路,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脚下遁光一闪,向那巨大沙丘飞去。

几个呼吸后,郝千山化为一道金红流光落在沙丘之上,同时,头上晶亮的剑光一闪,将要偷袭他的一只通体黑色的四阶妖物,劈成两半。

郝千山站在沙丘上,一尊透明女修虚影悬浮在其头顶,让人一看,心生诡异的感觉。

他双目怔怔地看着下方一名青衣女修,约二十七岁,双手舞动着一套十余件的六边形蓝色法宝,和两只四阶的黑色妖物斗在一起。无数锋利的刀锋从法宝边缘爆出,将两只妖物逼得嗷嗷直叫,而离此女不远处,躺着两只同样的妖物,均被切成了碎片。

这青衣女修只是仙人初期的修为,竟能斩杀两只实力相当于六阶的四阶妖物,其神通不由让郝千山为之侧目。

郝千山双目呆呆地看着青衣女修,张口结舌,心中震惊道:“昕兰师姐,太像了,太像了!”

若不是亲眼看见昕兰师姐被花白衣所灭杀,郝千山还真以为眼前之人就是他的昕兰师姐。那动作,那眉毛微蹙的动人神态,那面容和身形,无一处不像。

“若有来世,你愿意和师姐共结道侣吗?”昕兰师姐的话音似乎又在耳边响起,郝千山鼻中一酸,眼睛逐渐开始模糊起来。

“啊……”突然,青衣女修发出一声娇呼,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地。

郝千山从失神中醒了过来,不知何时,那里竟又出现一只同样的妖物,偷袭该女修。而自己身边,也有四支噬人的妖眼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哼!”郝千山心中一声冷哼,头顶上晶亮的剑光一闪。

“噗!噗!噗!”三声刀刃划开皮肉的声音传出,嗷嗷惨叫声中,围住青衣女修的三只妖物便身首异处。

剑光再一闪,又将扑到自己身旁的两只妖物切成两半。

郝千山有些花痴地看着这青衣女修,对昕兰师姐的感情从心底翻涌起来,直冲脑门。

“师姐……”郝千山有些哽咽地吐出两个字,积蓄了百余年的情感仿佛都寄托在这两个平凡的字中,带着无限的忧伤扑入青衣女修脑中。

声音入耳,挥袖擦拭汗珠的青衣女修如被电击一般,神情一呆后,冷冷地留下“多谢”两字,化为一道青光,向远处飞去。

对此女如此做法,郝千山面上一怔,稍稍犹豫后,也化为一道金红流光,追了上去。若不是师姐当年说那句“若有来世……”的话,他可能就此离去,他心中有股强烈的预感,此女就是昕兰师姐的来世。

郝千山的遁速,何等之快,只是数个呼吸后,便追上了青衣女修,和她保持着一丈的距离,并肩而行。

青衣女修有些吃惊地看了一眼郝千山,遁光一闪,向前飞去,根本就没将他这个救命恩人放在眼里。

“不知道友要到何处去,可否结伴同行?”郝千山紧跟而上,语气不急不缓地道。以他仙人后期的修为相邀,在这杀机四伏的神沙绝地中,没有人有理由拒绝。

“哼,道友帮了我,我已谢过,就此别过!”青衣女修身形一闪,竟折身向一边飞去。

郝千山看着青衣女修远去,口中伤感道:“你如此对我,却是应该,都是我欠你的!”

说罢,身形一晃,向天上射去,瞬间便没入昏暗的天空之中,方向却和那青衣女修离开的方向一致。

……………………

青衣女修杏目含怒地向身后瞧了瞧,见对方并没有跟过来,暗自松了一口气。随即身上灵光一闪,竟又折身向原来的方向飞遁而去。

她没想到的是,郝千山在数百丈的高空中,将她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

看着青衣女修袅娜的身姿,郝千山因为乐姝而郁结的心情,不由大畅。能在如此绝地,遇上转世后的昕兰师姐,上天待自己还真是不薄。

看这青衣女修飞遁的方向,竟也是向着神沙绝地中心深处而去。郝千山本来还有些担心因为她而误了自己的正事,见此,心中一阵欢喜。

青衣女修正飞遁间,突然,十余道黑影排成半月形,向她扑了过来,凌厉的妖风凭空而起。她只觉四周压力顿时一涨,身形不由一滞。

她神念扫过这十余只变异的妖物,竟实力相当于六阶妖兽的四阶妖物。若是来了四只,她自信还能勉强应付过去,但此刻,却来了十余只,让她心中一阵发毛。

此刻,她才意识到拒绝刚才那人同行的邀请是多么错误的决定,此时,对方只怕早走得没影了。

后悔归后悔,她口中一声娇喝,身形向后急退而去,同时,一蓬蓝莹莹的刀光从身上疾射而出,刀光在空中一卷,竟在途中合为一面六角刀盘。哧溜一声,向冲在最前面一只妖物狠狠劈去。

若是一只四阶或五阶的妖兽,她这一击,绝对可以将其劈为两半。但这是四阶的变异妖物,实力堪比六阶妖兽,皮粗肉厚不说,还有护体黑光,实力介于仙人后期和立地仙初期的存在。

她这凌厉一击,只是在最前面的妖物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她这天罡刀盘,由三十六把小刀合成,若是将其威能全部激发出来,对付这几只四阶变异妖物没有多大问题。奈何,她也是才得此天罡刀盘,只掌握了此刀盘的几道粗浅法诀,连其三层的威力也不能发挥出来。

那妖物吃痛之下,狂性大发,口中嗷嗷一叫,速度竟比之前又快了一分,黑影一闪,便到了她身边。

郝千山见此,正要催动六合剑尸时,却见她手中金光一闪,竟将冲到的妖物一劈为两半。

经此一耽搁,剩下的十余只妖物立时将她围在中心,这些妖物似乎颇为忌惮她手中之物,竟只是围住,伺机而攻。

那蓝色刀盘飞旋而回,在她身周飞舞不已。此时,她知道,若是这十余只妖物一齐涌上,她最多能斩杀掉其中三只,而剩下的妖物,将会在那一刹那间将自己撕成碎片。

这十余只妖物迟迟没有进攻,那是因为,他们都不愿做那送死的三只。她自然不能就这样和对方耗下去,若是再来一些妖物,自己连一丝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突然,飞舞在她身周的刀盘“叮”地一声轻响,三十六道刀光从刀盘中喷洒而出,纷纷切向周围的妖物。与此同时,她身上青光一闪,竟向上方冲天而起。

刀盘被分解成三十六道,威力自然也是大减,无数噗哧声中,刀光只是将这些妖物身上的皮毛破开。

这些妖物一吃痛,纷纷发出一声巨吼,庞大的身子一抖,竟从背上长出两片肉翅来。肉翅纷纷一振,同样跟着她冲天而起,黑影一闪,便到了她身边,竟快如电光火石。

三道金光在她手中闪出,三只妖物顿时被金光劈为两半,从空中落下。同时,身上爆出一道青色光幕和一件黑色袍甲,将其紧紧裹住。

刚在身周布下两道防御,妖物便已攻到,丝毫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妖物两只前爪在其防御上纷纷一撕,青色光幕和黑色的袍甲竟如纸糊一般,溃散破裂。

就在青衣女修有些绝望的时候,突然觉得身周闪过道道晶亮透明般的剑光,十余声嗷嗷的惨叫中,那些扑到她身边的妖物,在喷出一蓬蓬血雾后,化为一块块碎片,落向地面。

青衣女修祭出一道防御灵光,将周围血雾迫开,玉脸望向天空,有些愤怒地看着十余丈外的郝千山。

“你一直都跟着我?”说话间,青衣女修玉脸一肃。

“不错!”郝千山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

“怎么现在才出手,是存心想看我笑话,想让我更加感激你?”她似乎在用愤怒掩饰着刚才留在自己心中的恐惧和惊慌。

“我要去绝地中心找那口枯井,你呢?”郝千山并不介意她的怒吼和质问,而是脸色平和地向她问道。

“你也去枯井?去做什么?”青衣女修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向郝千山问道。

“在下郝千山,去枯井找还阳草!”郝千山终于有机会向她说出自己的名字,双目仔细地盯着她的反映。

“郝千山……”青衣女修轻声重复着,目中一片恍然,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一般。

郝千山看着她如此表情,心中顿时一阵激动,就差没有冲过去紧紧抱住对方了,心中默默道:“师姐,我终于又见到你了,虽然你现在还不认识我,但从今以后,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你!”

青衣女修缓缓回过神来,她并没有想起什么来,其实也不可能想到什么,有些迷惑地看了眼郝千山:“我叫寒桐,多谢郝道友两次相救!”

“没什么,这都是我该做的,我还是叫你师姐吧!”郝千山心中一动,看着寒桐道。

“师姐?”寒桐眸子又是一片恍然,令郝千山有些意外的是,她竟默默地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