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二百零七章 接天台

一圈圈绿色的灵光波动而出,如水一般向郝千山泼了过来。

“好强的木性灵力!”郝千山心中一惊,破天砖从眉心处一闪而出,随风一卷,化为一道金红的光墙,挡在面前。

“烘!”

绿光泼在破天砖上,随即在其上激起一团团刺目的火光。

“哧啦!”火光沿着飞泻而出的绿色灵光,蔓延了过去,绿色巨石完全被笼罩在了熊熊火焰之中,灼热的火焰似乎将此处的空间也烤得扭曲变形。

正当郝千山惊异于火焰的高温时,突然绿色巨石的位置传来两声踏地巨响。紧接着,破天砖上传来一股巨力,向自己倒撞了过来。

当郝千山反应过来时,无论四周还是脚下,竟全是一片翡翠的碧绿色,四周全都弥漫这精纯的木灵力。

“哼!”

在郝千山的冷哼声中,破天砖在空中一转,炫目的金红如一道剑光,切开了四周的碧绿,轰隆一声击在碧绿的虚空处。碧空一圈圈波动而开,在炽热的光焰下,片片融化。

令郝千山惊骇的是,融化后的碧空,还是一般的碧绿如洗,自己刚才那一击,竟似乎没有丝毫的作用。

突然,破天砖又在空中留下一道美丽的弧线,狠狠轰向郝千山身后地下。这一次,身后竟传来一声咔嚓脆响声,似乎有什么坚硬之物被破天砖击碎了。

当郝千山望向身后时,只发现一堆碧绿的碎片渐渐消融于碧空之中。

“哼,阁下难道就只会鬼鬼祟祟的?”郝千山任凭破天砖盘旋在头顶,满脸讥诮之色。

“天坑绝境,人神尽诛!”雄浑的声音在四周想起,神秘而又带着霸道的威胁,让此处的气氛不由一紧。

“人神尽诛?阁下口气还真不小,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对方始终没有露面,令郝千山心中升起一股怒火,一波波杀意从目中喷涌而出。

目中紫光一闪,噼啪一声爆响,紫电天雷从郝千山眼中喷射而出。

轰隆,紫电天雷电光一闪,击在虚空之处,四周弥漫的精纯木灵力顿时湮灭消失。碧空溃灭消散后,一浑身碧绿的木偶出现在郝千山身前不远处。木偶双手高举一棍,正作势欲劈的样子。

似乎没有想到对方如此容易就破开了自己布下的碧灵杀阵,木偶双目有些痴呆地盯着紫电天雷,口中缓缓道:“天罚神雷!”

“既然知道了还不让路?”郝千山盯着木偶,木偶的修为竟是已经超越了入地仙的存在——覆地仙。

“让路?本尊在此守卫天坑绝境足足十万年,历尽无数岁月的磨蚀,与天坑早已融为一体,借助天坑本源而成为了不死之体,又岂是你一个凡人能伤得了我?”木偶手中法宝一扬,在空中留下一串绿芒,绿棍法宝已劈到了郝千山头顶。

如山的压力轰然落下,将郝千山全身骨骼压得一阵吱嘎爆响。

“轰隆!”绿棒击在了破天砖上,木火两股灵力交织在一起,又在空中激出无数金色光焰。

郝千山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连动也没动一下。就在木偶一棍无功后,空中紫色电光一闪,狠狠向木偶击了过去。

令郝千山惊异的是,木偶手中木棍一顶,噼啪爆响声中,无往不利的紫电天雷竟只是毁去一截半尺长的木棍。

木偶眉头一皱地将木棍往地上一插,在郝千山一脸讶色中,木棍又恢复如初。

显然,此时此地,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

“我伤不了你,你也休想伤我!”

郝千山微微一笑,双手抱胸,缓缓向木偶逼了过去。破天砖在前面盘旋飞舞,紫电天雷在空中爆出阵阵雷鸣。

看着郝千山缓步逼了过来,木偶面色一怔,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之色。

不过,他又手中金光一闪,一道金色令牌被其捏碎,六道金光在木偶身边一闪而灭。

“风、雷、水、金、火、土!六灵卫奉灵旨!”木偶脸上一片庄严,双手在空中一划,一道绿光闪过后,六道彩光在他左右两边落下。

青、紫、蓝、金、红、黄,六人六个颜色,除了身上颜色与手中法宝与木偶不一样外,现身的六人外形与木偶一模一样。六人身上发出六种不同的精纯灵力波动,人人修为与那木偶不相伯仲。

七人身上发出七种不同的灵力,竟分别代表着风雷五行七灵。

“木头!何事竟需要发动灵旨相召?”紫色木偶身上电光流动,脾气也有些暴躁,对于绿色木偶将他召来,似乎心有不快。

七名覆地仙!

郝千山再是自信,也不由吞了口口水,脚下一晃,就欲施展游龙步飞身遁走,他对四步游龙步的遁速还是颇为自信的。

四声雷鸣声中,郝千山在来路留下四道残影,消失在道路尽头。

七名木偶纷纷对望一眼,口中齐齐念道:“五灵聚,风雷生!”

“拘!”

七道灵光在空中一合,竟齐齐消失在了原地。

狂遁中的郝千山突觉天地一晃,眼前白光一闪,嗖嗖声中,那七名木偶已将自己围在了中间。

雷声、风声、流水声、金铁交加声、山崩地裂声……,七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响彻天地。

郝千山不知道对方施展了何种神通,一阵地动山摇,彩光漫空,只觉天地似乎也倒翻了过来。在一瞬之间,自己身子一轻,便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此处四周昏暗,一碗口大小的银盘悬挂在天空中心位置。郝千山神念一扫,以他能延伸五百里的神念,竟无法到达银盘之处。他连忙又运足目力望去,那银盘中竟有人影飘过。衣袂飘飞,身形婀娜,竟似月宫仙子。

郝千山放出神念,全力搜索之下,发现此地竟宽阔方圆百里。不过,上方的天空,却不知有多高。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又是一个巨型的法阵空间,将自己摄入了其中?”想到此处,郝千山又望向空中那碗口大小的银盘,盘中人影飞动。

“嗯,那是什么?”郝千山神念扫过数十里外的一片十余里的平地,平地光华如镜,无数昏暗的符文在平地上闪烁流动。

片刻后,郝千山飞身落在平地上,此处竟全是琉璃般的材料铺成,十余里内,连一丝缝隙都没有。琉璃之下,无数符文循着玄奥的轨迹流动,偶尔有数枚金色符文快速闪过。

“接天台!”

当郝千山目光落在中心处的八角方台上时,三个金色的古篆映入眼帘。此时,它才发现八道灰白的光华从方台上冲出,没入天际,在灰白的空中更显得若有若无。

沿着光华向天上看去,入目的正是那白光闪烁的银盘,银盘与八角方台上下相对,神秘万分。

“接天台?何意?”郝千山眉头一皱,陷入沉思之中。

“哈哈哈,想不到你这小子竟自觉地到了接天台,倒免了本座一番手脚。”粗狂的声音在四周响起。

“谁?”郝千山神色略显慌张,双目在四周匆忙扫过,却没有任何发现。

此刻,郝千山不知道的是,在天坑西境的深处,那七名代表五行风雷七灵的木偶,正远远望着被一片光幕笼罩的郝千山。

“木头,快催动接天法阵,引下九天灵火,炼化了他!”蓝光闪烁的水灵木偶眉头一皱,不由催促道。

“咦,不忙,我那边又有外人来凑热闹了!”木灵木偶微微一笑,身上灵光一闪,便即消失不见。

望着木灵木偶消失的方向,风灵木偶疑惑道:“今天还真是巧了,十万年来今天算是第二热闹的了。若不是主人禁令,还真想留下他来解解闷。”

“哈哈哈,这次还真热闹,又来了六个!”木灵木偶粗狂的声音响起。

“六个?!”六木偶声音立时高了一倍。

郝千山正寻找声音来源,突然四周灵光一闪,数道黑影从天而降,落在接天台四周。

“勾黎王,金瞳王,九头……”郝千山满脸惊奇的看着众魔王,此时身在险地,能见到认识的人,不由一阵激动。

“融灵、吞月等……”郝千山一数之下,竟只有六魔在,一别月余,竟少了四魔。

“郝道友,你难道也是被那木偶抓来此地的?”勾黎魔王扭着她那细小的腰肢,满脸惊骇之色。

随即,她又将自己一行的遭遇简略说了一遍。除了融灵王已是半死状态外,吞月等三魔,竟是被那木偶所杀。

“各位可知这接天台?”郝千山听完勾黎述说,微微沉默了一下,又急忙问道。

“接天台?此处是接天台?”六魔齐齐望向郝千山,有些不太相信郝千山所说。当郝千山将那八角方台指给他们看时,他们这才脸色大变,竟浑身发起抖来。

人人口中喃喃道:“想不到千辛万苦,却要在此被化为天地灵气,魔神尸骨竟要流落他乡陌土。”

“化为天地灵气?什么意思?”郝千山从六魔的表情和反应上,已看出了此地的不妥。

“接天台,是天坑中接引九天灵火,火神当年以此炼制神器,布下天地大禁,平衡此界灵力。”九头九颗脑袋摇晃着,脸色一片惨然,还真如将死之人一般。

正当郝千山想继续追问火神和天地大禁等事之时,突然,接天台上冒出八道紫色的光华。光华一闪,便没入天际,似乎延伸到了天上一般。

七人眼神顺着光华,望向天上那枚银盘。只见银盘上红芒一闪,一道红光从银盘中射了下来。

“九天灵火!”六魔齐齐惊呼一声,声音中含着无尽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