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二百二一章 重逢银桐坞

千灵坞某处,洛萝突然失了神一般站立不动,一双妙目微微合上,似乎在用心感应着什么。

“罗姐姐,怎么了?”走在后面的寒桐停了下来,一脸紧张地看向四周,似乎附近有什么极其危险的东西。

洛萝没有说话,反而举手示意寒桐别打扰她。

寒桐这一说,前面的沈虚子和黎春立时回过头来,一同望向洛萝。

“感应到啦,我感应到啦!”洛萝突然兴奋了起来,兴奋的玉面上泛起一片红晕。

“感应到什么?”三人面面相觑,有些不解地看着一脸兴奋的洛萝。

“主人,感应到主人也到了这千灵坞中,而且离我们千里之内。”洛萝不断地在原地转动着,想要看看郝千山是否就在附近。

她被郝千山曾经滴血认主,虽然寄附在其灵台上的神魂灵体被长老们施展神通逼回本体,但她与郝千山心神间的那一丝联系还是存在的。不过,由于没有神魂灵体帮助定位,她只能感应到郝千山的存在,却不能感应到具体的方位。

“真的?你不会弄错?”除了沈虚子故作镇定外,黎春与寒桐看着洛萝,掩饰不住激动的神情。

洛萝定了定神,“绝对不会错,而且似乎主人也感应到了我!”

洛萝刚说完,四人上方突然闪过一道光晕,在一声惊呼中,四人眼前景物一阵大变。

“小心!”四人还未站定,黎春的示警声便传了过来。随即,一道绿色灵光闪过,四周的灵压陡升数倍。

噗嗤一声清响,“咿啊……”一声似人非人的怪叫声传来。

当三人站定时,只见黎春神色警惕地望着四周。而在黎春的脚边,出现一截碧绿的树根,树根光滑圆润,质地如玉一般。树根平整的切口处,绿色的汁液汩汩流出。

令三人诧异的是,这些绿色汁液一沾到地上的灵花仙草上,全被吸入花草之中。

“这是一只九阶菩提树妖,大家可要小心了!”黎春一手托着一枚碧绿玉瓶,一手掐指引诀。刚才那一道绿色灵光,正是从她这玉瓶中飞射而出。

一路上,无论遇到多么危险的妖物或是符兽,只要黎春将这玉瓶中的灵光祭出,便可轻易将其斩杀。如此厉害的妖物,还是他们进入地穴后第一次遇到。

“九阶树妖?”三人一听黎春此话,身上灵光一阵狂闪,灵甲法袍顿时出现在身上,将自身紧紧罩住。

此刻,沈虚子满脸沉吟之色,心道:“菩提树妖只是出现在菩提坞内,刚才是石榴坞,现在应该传送到银桐坞附近才对。”

沈虚子抬头看向四周,只见空中一圈圈银白色的光晕闪烁不停。

“真是银桐坞!!”沈虚子心中一惊,双目中金色的佛光一闪。当他再次看向地上那截碧绿的树根时,却发现,这树根早已消失不见。而地上的灵花仙草,竟完全变成了绛紫色。

“小心,这是九阶毒魔茄,不是菩提树妖!”沈虚子惊呼而出,全身佛光一闪,就欲将脚底被魔茄侵染的零花仙草毁去。哪知他体内灵力刚从丹田内涌出,便脚下一麻,双腿上的经脉竟全部麻痹起来。

麻痹的感觉袭上腰腹,向胸口和灵台涌去。

“咕咚!咕咚!咕咚!”

三声倒地的响声接连响起,沈虚子、寒桐、洛萝三人相继倒在地上,全身泛起一层酱紫色。头上缓缓长出一片金紫色的细小叶片,而脚下却生出无数紫色的根须,根须迅速蔓延着,纷纷向地面的泥土插去。

“九黎回春!”黎春脚下突然生出一朵碧绿莲叶,一片片地在空中接连浮现而出。

黎春将手中玉瓶向下一倒,一泓碧绿汁液如银河般泻_出,泼在莲叶之上。随即,黎春那幽美的咒语声响了起来,白嫩的双足在莲叶上轻柔地点击着。

一幕幕浓绿的灵光以黎春为中心,向四周散发而出,将四人完全罩住。

洛萝三人脚下蔓延的根须,立时停止生长,并在绿光中缓缓萎缩。

“嘻嘻……哈哈……”四周传出女子的声音,回声震荡在空中,声音似远实近。

“呀!”

黎春似乎发现了那毒魔茄的隐身位置,突然尖叫一声,一道浓绿翠芒从其眉心飞射而出,击在前方不远的虚空中。

“咝啦!”如同空间被一划而开,银白色的光晕连绵波动,光晕竟被绿光一划而开,露出一丈见方的大洞来。

大洞之内,一全身绛紫的妖异女人凭空而立,双手虚空一分,从洞中一跳而入。尖细的下巴下面,吊着数根长长的紫色细丝。略微臃肿的腰腹鼓鼓圆圆,反射着妖异的紫光。

“嘻嘻!哈哈!”刺耳的声音从毒魔茄妖口中发出。

“七阶修士,也敢在本仙面前猖狂!”毒魔茄妖口齿不清,细长的双手在空中一卷,竟直接没入黎春祭出的翠绿光幕中。

……………………

盘旋在郝千山头顶的紫电天雷一闪,轰隆一声,便将面前一具人形灵参击成一堆汁液。人形灵参,是进入千灵坞修士们梦寐以求的灵药,却被郝千山催动紫电天雷随意毁去。如此暴弃天物的做法,若是有人看到,不知要作何感想。

突然,在远处一银白色的光晕中,冒出一道精纯的翠绿剑光。对这翠绿剑光,郝千山心中隐约升起一丝熟悉的感觉。

“哼!”郝千山冷哼一声,紫电天雷以他为中心,向四周电射轰去。四周黄澄澄的光晕,不住晃动。

轰隆的雷鸣声在四周响起,紫电天雷竟全部没入了地面。

突然,一道黄光从一簇灵花仙草中飞射而出,但却被郝千山早就准备好的灵枢法阵兜住。

“上仙饶命,上仙饶命!”一胡须金黄,全身黄里透亮的矮小老人被困在灵枢法阵中,向着郝千山不停地磕头作揖。

“你是此地的主人?”郝千山冷冷问道。

“不是,小老儿只是分管灵参坞,千灵坞的主人是黄天刃,也是地穴的主人。”这只十阶灵参为了保住性命,竟将千灵坞主人和盘托出。

“带我去银白光晕那里!”郝千山指了下远处不停闪烁的银白光晕。

“啊,那里是银桐坞,在前几日已被毒魔茄妖占据,要想过去,可不太好办!”灵参看了眼郝千山所指之处,有些支吾地道。

“哦,那你是想做炼丹材料咯?”郝千山神念一催,从灵枢法阵上射出一道光焰,溅到灵参胡须上,立时便将其胡须炼为一团灵气。

灵参口中发出一声惨叫,身上的黄光立即暗淡了一分。虽然他是化形的十阶灵参,但攻击与防御的能力还不到立地仙的实力。

“左走四步,前踏一步便可到了!”灵参急忙说道。

“如此简单?”郝千山盯着灵参,有些不信。

“在下还在上仙手上,岂敢撒谎!”灵参畏惧地看着郝千山,它刚说完,灵枢法阵上突然涌出一蓬光焰,瞬间便将其炼为一颗拇指大小的黄色丹丸。

郝千山掏出一枚白色玉瓶,清脆的响声说明这玉瓶中装了不少的药丸。郝千山将黄色药丸收入玉瓶之中。

依照灵参所说,左走四步,再前踏一步。

银白色的光芒在眼前一阵闪烁,好奇刚一出现在银桐坞中,便觉远处涌来一股浓烈的恶臭气息,令他心中烦恶。恶臭气息中,隐约有一丝清灵气传出,令人身心稍畅。

“这就是毒魔茄的魔毒?”郝千山望向百余里外的一团紫雾,那丝熟悉的气息正是来自紫雾之中。

脚下游龙步一晃,几个晃动,郝千山人便消失在原地。两声雷鸣过后,郝千山已到了紫雾处。忍着浓烈的毒腥气息,郝千山催动紫电天雷,轰开一条真空通道,飞向紫雾中心。

令郝千山震惊的是,十余丈外的地上,躺着洛萝、寒桐与沈虚子三人。在半空中,一身裹绿裙的艳丽女子僵直不动,其身前,一片绛紫色的毒雾翻滚着。

“黎春!她怎么会和她们在一起!”郝千山脑中闪过一丝迷惑。

郝千山正诧异间,突然四周一阵空间波动,无数绛紫色的毒雾如水一般倾泻而出,向他卷来。

“哼!”

郝千山冷哼一声,一道道紫电天雷奔涌而出,在空中一闪,轰在毒雾流出之处。

剧烈的爆炸声在虚空中响起,每爆一声,四周的毒雾便减少一分。当爆炸声完全消失时,空中毒雾尽皆消失。

“真的……是……你……”郝千山头顶上方传来黎春极度虚弱的声音,声音柔弱的快要在空中断裂一般,但依然不失她仙乐般的音质。

只听这催人断魂的声音,便让人心生怜惜之意。

黎春口中艰难地吐出四字后,便晕厥过去,从空中缓缓落下。全身衣裙飞扬,滑腻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郝千山不由看得呆了。

当他回过神来之时,黎春已落在地上,扑在了沈虚子身上。

郝千山见此,心中顿时一凛,急忙一个箭步来到洛萝、寒桐身边。看着鼻息细长,呼吸均匀的二女,心中不由一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