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二百二六章 睥睨群修

观赏朱雀宝翼的郝千山突然感到附近灵力轻微波动,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知道是有人想要偷袭自己,抢夺这朱雀宝翼。

只不知这偷袭者是图太清、朴泰来、炎大离三人中的哪一个,他可不信除了这三人外,此地还有其余修士敢打自己的主意。

他刚想催动破天砖向空间波动之处轰去时,却又发现,身侧另一边又传出一道灵力波动,波动若有若无,若不是郝千山探测退走之路,还不易察觉到。

当郝千山催动破天砖时,其眉头又一皱,竟又发现身后也传来一道轻微的灵力波动,隐蔽性犹在另外两道灵力波动之上。

“难道是三个老东西一起出手对付自己了?”

三名覆地仙后期境界的修士联手攻击,威力可想而知了,等他察觉到三个方向传来的攻击时,他身周附近已经被庞大的灵力封住了。

此刻,他想要施展游龙步遁走,只怕是自投罗网。

郝千山眼中的杀机一闪而过,同时,眼中闪过数道紫芒。盘旋在头顶的破天砖一闪,似缓实快地拉长成一丝红线,不动声色地向后方刺去。

如此近的距离,破天砖幻化的红线穿破虚空,向灵力波动的地方狠狠刺去。同时,两道紫电天雷从其眼中喷射而出,在空中一闪,化为两头紫色电蛟,轰隆一声,尽数轰在另外两处灵力波动的地方。

紫色的电能在两侧释放出来,欲要将两旁的空间撕裂。刚才还稳定的大厅空间,顿时激起一阵阵空间漩涡,将四周灵力尽数搅碎、湮灭。

一红一蓝两道人影从空间漩涡后激射飞出,正是朴泰来与炎大离两人,此时,只见两人全身焦黑,衣衫破烂,满脸惊惧地望着郝千山。以两人覆地仙后期的境界,还是完全能够硬接一下紫电天雷

“天罚神雷!!”厅内修士几乎异口同声地惊叫起来。

与此同时,郝千山身后的破天砖传出一声清响,如珠走玉盘般悦耳。一圈圈空间波动如水一般在破天砖消失的地方波动出去。

图太清从虚空中闪身而出,同时,手中拂尘在空中一卷,将与郝千山之间隔着的空间封死,以防对方的后续攻击。只见他左手托着的那件八卦法盘,法盘上灵光消散殆尽,与凡物一般无二,其上更是布满了无数的裂纹。

“好,好法宝!”图太清看着飞射回郝千山头顶的破天砖,口中连叫两个好字,他看起来要比朴泰来两人好得多,只是手中法盘毁了而已。

图太清听着众人叫出天罚神雷的名字,转眼扫了眼朴泰来与炎大离,冷哼道:“这紫雷只是初具天罚神雷的形而已,若真是天罚神雷,以朴兄、炎兄的修为,岂能受得住天罚神雷一击?”

听图太清如此一说,群修又是一阵喧嚷,似乎有些不信,以他们的修为,只要沾上天罚神雷一点,不死也得脱层皮来,如何不惧?而且,在郝千山催动紫电天雷攻击时,他们明明感觉到了四周五行灵力的湮灭。

能证明是否真正的天罚神雷,似乎只有被雷轰过的朴泰来与炎大离,群修的眼神齐刷刷地射向两人。

“图兄说得没错,若是真正的天罚神雷,只怕我两人已飞灰烟灭了。”经图太清这一提醒,炎大离当即醒悟过来,郝千山的紫雷,只是初具天罚神雷之形而已。

“哼,仙兵阁的仙器,人人都有权利得到,只要他有这个实力。”朴泰来眼珠一转,看了眼郝千山手中的朱雀宝翼,又瞟了眼不知如何是好的黎春。

“火焰山弟子听令,能诛杀此人的,赏仙器两件,在我飞升后,继任长老。”炎大离目中闪过一丝杀意,向其火焰山的长老们激励道。

三十余名地仙修士,修为最低的也有入地仙后期的修为,其中不乏覆地仙境界的高阶修士,在三位本门大长老的激励下,顿时蠢蠢欲动。若不是郝千山当日灭杀金铭的余威尚在,只怕这些人早就一拥而上了。

这些修士,能一路闯到仙兵阁来,人人神通绝非寻常。除了佛宗外,他们几乎代表了炫离修界的全部力量。郝千山神通再强,法宝再利,紫电天雷威力再大,也不禁心中发颤。

“哼,无耻的劣等之徒,焉知天罚神雷之奥妙,若不是担心此界崩溃,定要催动天罚神雷全部威能,将尔等尽化为雷灰。你们自负有渡飞灵天劫的实力,便来吧。”郝千山冷哼一声,目中紫芒连闪,一道道紫电天雷从眼中弹射而出,顷刻间,便形成一团两丈余大的雷云。

郝千山站在雷云之下,全身雷光流转,宛若雷神降世,睥睨群修。

没人注意到的是,郝千山托住朱雀宝翼的手心上,沁出一团殷红的精元灵血。有朱雀宝翼的红芒和灵力掩护,这一切发生得无声无息,在场三十余名经验丰富的修士,竟无一人察觉异样。

不过,他心中完全明白,此时,群修最为忌惮的还是他的紫电天雷。因此,心念一动之下,索性诳言紫电天雷就是天罚神雷,刚才只是没有激发天罚神雷全部的威能而已。

果然,他这里话一出,原本蠢蠢欲动的众修士顿时退了开去,但仍是一脸似信非信的表情。

“嘿嘿,本道尊就不信,你这天罚神雷还能将这十一件仙器劈了?”图太清手中各色光华闪动,刚才大厅中十一件仙器,他竟得到了六件。

图太清手一扬,以惊仙观的独门手法,将其中四件仙器向惊仙观各位长老抛去。

他这手法,只有精通惊仙观正宗道法之人才看得懂。在外人看来,四件仙器的轨迹寻常普通,但实际上,这只是四件仙器映在虚空的道影而已。以无上道法,加持在物件上,在空中留下的灵影,被惊仙观称为道影。

惊仙观四名长老立时从人群中飞射而出,双掌在虚空轻轻一按,就要收了仙器。

这四人均是覆地仙的修为境界,他们一旦得了仙器,实力绝对倍增。郝千山自然不会傻到任由他们取得仙器,来对付自己。

只见他脚下一晃,一声雷鸣一闪而灭,人已消失在了原地。同时,雷云中一半的紫电天雷向四人倾泻而去。

大厅内的五行灵力又一次遭受了灭顶之灾,只见厅内的五行灵力在空中盘旋着,尽数湮灭消散。紫电天雷犹如巨龙入海,将此处空间搅得一阵晃动,灵力翻滚。

眼看紫电天雷就要劈到四人身上,空间的压力已将四人压得脸色惨白。

突然,一声冷哼在四人身旁响起,一白一蓝两道光芒从两侧空间激射而出,无声无息地扑在紫电天雷上。

紫电雷光与蓝白两团光芒绞在一起,紫电天雷尽情地释放着恐怖的电能,将附近空间也激得波动不已。只刹那间,一半的紫电天雷竟消失得无影无踪,竟似被完全吸收了。郝千山心中大骇,急忙游龙步一晃,退回到黎春身边。

图太清从四人身边现形而出,双手一招,将一件蓝色小鼎收入左手中,又将一件白色匕首摄入右手,微笑地看着郝千山。经图太清一阻,惊仙观四人立时将四件仙器收入手中,立即滴血认主。

见图太清如此,朴泰来与炎大离也不甘示弱,将手中仙器分与宗内长老,一一滴血认主。

炫离大陆的三大宗门,十位覆地仙,人人手持仙器,向郝千山围了过来。见识了仙器抵御紫电天雷,手中又有仙器在手,无论胆气还是神通,生生提高了一倍。

此时,郝千山的双臂上,一道道红色的光焰缠绕流动,无数焰羽从双臂上浮现而出,渐渐地将他双臂裹住,焰羽不停,继续向他全身蔓延着。

“还不动手,更待何时!”图太清十件仙器,在空中形成一个仙器飓风,呼啸着,向郝千山扑了过来。四周空间发出震耳欲聋的嗡鸣声,郝千山已看到厅内如纸糊般的空间不断破裂。

“这就是仙器的威力?”郝千山看着压过来的仙器,不由咽了口口水。无形的不知名灵风吹得他身躯摇动,而黎春虽有灵枢护体,也只能躲在他身后才能勉强站住。

终于,焰羽完全覆盖住了郝千山的身体。朱雀宝翼激发完成,光焰激射的翅膀从其背上展出,此时的郝千山,宛如一只浴火的朱雀。

郝千山看着飞射而来的十件仙器,眼中紫芒连闪,无数紫电天雷呼啸着,轰了过去。同时,刚才剩余的电云在空中一旋,一道雷力漩涡凭空而生。漩涡不断盘旋着,顷刻间,便将整个大厅笼罩其内。

修为太低的修士,被雷力漩涡一绞,顿时飞灰烟灭,连惨叫都未发出一声。这些入地仙的修士,在此时的郝千山面前,还真是犹如一只蚂蚁般渺小。

郝千山圆睁着双目,金芒、紫芒在眼中不停闪烁,一道道紫电天雷,带着无数金雷,肆虐攻击着飞来的仙器。

图太清没想到得是,尽管仙器能化解紫电天雷,但郝千山发出的雷电似乎无穷无尽,将大厅完全淹没在雷光之中。

此时的郝千山也不好过,神念如流水一般从脑中宣泄而出。若如此下去,不到盏茶时间,他的神念必定枯竭,最后绝难逃陨落。

眼见厅内雷电已达到最密集的程度,郝千山眼中的金、紫光芒一收,厅内雷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着。

“走!”郝千山急忙伸手向后一抄,一把将黎春抱在怀中。紧接着,脚下数声雷鸣,一声凤鸣响彻大厅。群修只觉一道光影一闪而逝,厅内再也没了郝千山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