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二百四四章 舞天姬

土抱鱼闻听郝千山此言,心中大慰,听其话中之意,就要开始为准备封印天外魔域作准备了。当即他向那十二名玄衣殿卫一挥手,两名玄衣殿卫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缩小,最后变成了一寸高的小人,被他摄入手中。

看着土抱鱼手中的两只约寸高的通灵傀儡,郝千山三人眼中闪过一丝惊奇。对于傀儡之术,在他们的见识里,还只是一个传说。而这通灵傀儡,更是传说中的传说。

土抱鱼将两只通灵傀儡递给郝千山,“有这两名殿卫在你身边,你的安危,我也就放心了。”

随即,又将催动通灵傀儡的法诀传给了郝千山。

郝千山毫不客气地接过两只通灵傀儡,这覆地仙巅峰实力的傀儡,对此界的修士来说,其珍贵程度绝不弱于一件仙器。

郝千山看着散发着黑色玄光的两具傀儡,手上灵光一闪,将其慎重地收入储物袋之中,心中将土抱鱼传来的法诀牢牢记住。

……………………

千灵坞中,郝千山与黎春跟在两名玄衣殿卫身后,这傀儡殿卫所过之处,千灵坞中的妖物魔怪尽皆避让,远远地便撤去了各自的领地空间禁制。更令黎春高兴的是,那些恼人的符怪竟一只也没有出现。

只是半日工夫,郝千山与黎春便飞遁了五万余里,出现在了地穴入口处。较之黎春带着洛萝三人,耗费了数月时间才进入千灵坞,速度快了不知多少倍。

郝千山站在地穴外面的沙地上,心中略一计算,这才发现自己在地穴中竟过了年余时间。

也不知萝儿与师姐怎样了,是还在化魔林中,还是与沈虚子回须菩洞去了。郝千山呆呆地望着化魔林的方向,虽然人在此处,心却已飞到洛萝两女那边了。

“你想要回化魔林?”黎春突然看着郝千山,轻声问道。

对于回化魔林之事,黎春似乎十分不愿意,但当她看到郝千山那痴呆的神情时,心中一酸,口中却道:“我们回化魔林吧,我若不让你见她们,只怕这一百年你都会心神不宁。”

“哦,我倒差点忘了与你的百年之盟!”郝千山看着黎春不自然的表情,突然一拍头顶道。

随即,又沉吟了片刻,“我想先修炼下升仙决,这可是神仙难求的仙诀,春儿可有什么好的修炼处所?”

一听郝千山不回化魔林,黎春秋波流转,玉脸如绽梨花:“除了化魔林,九黎魔族没有在四大修界中建立行宫分部。你不是说过要去千魔山吗,何不去那里修炼,我也正想去子寰大陆游历一番。”

黎春一提千魔山,郝千山脑中顿时闪过千魔山的诸多旧事来,近两百年过去了,不知武家堡现在怎样了。当日离别时,自己还曾答应武言替他找聚仙石呢,不想竟一别两百年。

也不知武言是否进阶到真人期,否则,只怕当年挚友已化为了一堆枯骨。不过有林小夕的帮助,武言升阶到真人期也不是件难事。又想到天资聪颖,任性古怪的武蝶,以其资质,又经幽冥灵泉沐体,要升阶真人期,不是难事。

郝千山想起这几位旧友,目中闪过兴奋的神色,当即点头答应道:“此去千魔山,顺道还可去拜访几位旧友。”

说完,脚下遁光一闪,向子寰大陆的方向飞遁而去,身边紧依着身姿袅娜的黎春。两人并肩飞遁,一路上美人旖旎。

……………………

子寰大陆南部,武家堡上空修士云集。

一对中年男女脚踏法器,站在武家堡上空,相互搀扶着。女的手执一条红色的灵鞭,灵力流过鞭身,一条火龙若隐若现,在鞭梢上呼之欲出。男子身披金黄法袍,手我一柄红色的极品法锤,双目圆瞪着。

而在两人对面,却站着五六名脚踏各色法器的修士,人人身上灵光闪烁,头顶法宝盘旋。其中一身披黄袍、白眉垂肩的老人,悬空而浮,竟是一名地仙级的修士。只见他双手抱胸而立,微眯着双目养神。他身边站着一名獐头鼠目的瘦削男子,男子脸上有一条深及见骨的血痕,血迹未干的样子。

而在武家堡开启的护堡禁制光晕中,无数修为低下的修士齐聚石堡上空,身上灵光闪动,人人脸上显出愤慨的怒容。也有不少低阶修士悄悄溜出堡门

只听那鼠目男修嘿嘿冷笑道:“林小夕,你若交出天青魔石,弃暗投明跟了我,我便留你一命,就算饶过你这道侣,也是可行的。”

“恶贼!等我妹子舞天姬回来,定要将你等碎尸万段!”这说话的中年修士,正是林小夕的道侣武言,他口中的妹子舞天姬,正是武蝶。

“舞天姬早在五年前就陨落在了五云峰上,你兄妹只能到冥界重逢了。”那白发老人冷厉的声音如欲划破虚空,将武家堡护堡禁制光晕震得抖动不已。

“哼,你骗人,我妹子何等神通,岂会轻易陨落,子寰上能杀他之人,掰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武言愤声反驳。

“嘿嘿,若非舞天姬陨落,就算给长眉十条命,也不敢到此抢人夺宝。”白发老人冷笑一声,说出的话令林小夕与武言一怔,对方的话合情合理,难道真如他所说。

“呀!”林小夕突然尖叫一声,紧接着,空中红色光华一闪,咻咻咻三声灵力呼啸而过。

林小夕尖叫一出,在场众人顿觉脑中一痛。

那鼠目男修顿觉一股无坚不破的灵力呼啸而至,灵力还未到,便觉面上生痛,他想要催动法器遁开,但却脑中疼痛,神念竟无法凝聚。

林小夕的无影三鞭配合着她的神念攻击,就算是同阶修士,也能在出其不意之下,击毙对方。这鼠目男修的脸上血痕,便是拜无影三鞭所赐。

“啧啧,好厉害的神念攻击,若是你有立地仙的修为,老夫只怕也制你不住了。”

啪!

鼠目修士飞跌了出去,令武言、林小夕惊骇的是,龙须灵鞭竟被长眉紧紧抓在手中。

嘣!

绷直的鞭身在长眉手中一弹,林小夕只觉一股巨力卷了过来,身不由己地向长眉飞去!对方是立地仙的修士,她只是仙人中期修士,如此悬殊的修为,令她的反抗宛如无物。

“夕儿!”武言身上灵光一闪,手中极品法锤呼啸而出,带着凌厉的灵力波动,砸向长眉。

这边早有四名长眉的仙人期弟子,一齐出手,四件奇形法器轰响武言。

嘭!嘭嘭!

四件法器击在武言身上,武言的身躯如断线的纸鸢般翻滚摇曳,口中喷出的血雾洒满虚空。若不是武言穿了两件极品法袍,早已被四人轰成一堆碎肉了。

“相公……”林小夕凄厉的悲鸣冲破云雾,挣扎着就要冲过去。无奈的是,全身被对方灵力压制住,丝毫无法动弹。

“哼,去死吧!”鼠目男修手中法刀一闪,狠狠划向武言颈部。

林小夕看着只剩一口气的武言,口中悲鸣一声,眼睛一闭,不敢再看。

轰!

林小夕耳中传来一声巨响,宛如击在自己心中,痛苦的玉脸一阵扭曲,泪珠哗哗滚落。相约凉溪亭、子夜会情郎的一幕幕在脑中连番闪过……

轰!

又是一声震天巨响,林小夕身子一抖,终于忍不住睁开双目,她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竟喜极而泣。

一绝美的绿裙女子半扶着武言,无数绿光包裹着他,他的脸色渐渐红润,灵力快速地恢复着。

而在离他十余丈的地方,一身披红袍的青年男子,身体悬空而立,圆瞪着怒目,看着自己身后。

“郝兄!真的是你么?你没死?”此刻的林小夕如在梦中,有些不敢相信眼前之人就是郝千山。

“是我,没死!”

郝千山点了点头,以一种无上的威严看着长眉,命令道:“放开她!”

长眉望着郝千山,全身筛糠一般哆嗦着,抓住龙须灵鞭的手抖个不停。身上灵光一闪,竟消失在了空中,下一刻,已出现在了数十丈之外,其遁速当真非同一般。

身周压力一松,林小夕顾不得与郝千山叨叙,不顾一切地冲到武言身旁,将刚被黎春救醒的武言紧紧抱在怀中,挂满泪珠的玉脸在武言胸口不停摩挲着。

郝千山冷冷地看着逃遁而出的长眉,身上金红光华一闪。

哗啦啦!

灵枢法阵在空中一闪,没入附近虚空之中。

下一刻,长眉身边的虚空中,金红色的光华一闪,灵枢法阵突然出现,在长眉一声惊呼中,一下便将其网住。灵枢上光焰一涨,就要将长眉炼为灰烬。

“郝兄且慢,小弟还有事问问这恶贼。”武言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郝千山将长眉禁制住,扔在武言面前。

“现在我问你话,若是有半句假话,定叫你生不如死!”武言看着灵枢中的长眉,冷冷地道。

“哼,小小的仙人期修士,也配向老夫提问。我只是他的俘虏,可不是你的。横竖是死,舞天姬怎么死的你也休想得知半分。”长眉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不理武言。

武言想起武蝶自从十余年前带着千魔道一群弟子,前往罗国五云峰寻宝,数年来竟毫无音讯。就在五年前,一名千魔道弟子带回一颗天青魔石和一批珍稀的修仙资源,自此后再无音讯。最近,不知是谁走漏了天青魔石的风声,引来数波修士的觊觎,这长眉正是其中实力最强的一波。

此刻联系起长眉刚才说武蝶陨落的消息,心中忐忑之下,自然要问问清楚。

“武兄,这舞天姬是谁?”两人的对话令郝千山一阵迷糊,这舞天姬究竟是谁。

林小夕从一悲一喜的巨变中回转心神,急忙向郝千山解释道:“武蝶就是舞天姬!”

“啊!武蝶陨落了……”郝千山脑中一声轰响,被武蝶的死讯震得呆在原地,半天说不出话来。武蝶古灵精怪、刁蛮任性的影子闪过脑中,一幕幕往事穿脑而过,一起跟踪武言,一起大战林小夕……

“谁,是谁?”郝千山看着长眉,厉声问道,语气中透出无上的威严。

“再不说,我将你搜魂,让你受尽炼魂化魄之苦!”郝千山见长眉依旧不动声色,怒喝道,说着手上灵诀一催,就要催动灵枢。

长眉一听炼魂化魄,面上神色一变,急忙开口求饶,这才将武蝶陨落之事原原本本讲了出来。

只听长眉讲道:“当日五云峰一战,本来一直隐没的血灵宗宗主突然出现在穿云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