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二百五三章 佛光辟魔阵

乘此机会,郝千山身上朱雀宝翼配合着游龙步一扇,与黎春在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却出现在距此十余丈外。

当年在玄武九宫之中,郝千山还是立地仙后期修为,就能灭杀五名覆地仙修士。现在他的修为已进阶到入地仙后期,即便覆地仙对于此刻的他来说,实在不足一哂。

那些偷袭而至的各色法宝,全被空间波动起伏之力碾为粉碎。这些法宝已被毁去,本命法宝与主人心神俱损,虚空中随即传来“噗噗”的吐血之声。数十名各色修士从虚空中踉跄跌出,竟有不少修为已达覆地仙之境的修士,但绝大多数都是些入地仙修士。

郝千山看着这群服色不一,但却又能以服饰分辨出不同宗派的人。这些人正是来自炫离大陆的惊仙观、六合洞、天一岛与火焰山。

原来这些人都是炫离大陆四大宗派的弟子,正是找他寻仇来的。郝千山脸色一沉,冷声道:“就凭你们这点修为,也想寻仇么?”

郝千山的声音在握云峰上空回响,声震天地。四派修士,分四个方位站立,看着上方的郝千山,目中有仇视、有惊惧。

“哼,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天有多高,地有多厚!”郝千山冷哼一声,目中紫光连番闪烁。

密集的雷声轰鸣中,无数天罚雷钻冲天而起,四周空间内的五行灵力旋即溃灭消失。突然,空中无数紫电天雷倒卷而回,在群修的惊呼声中,漫过郝千山头顶。随即,在一片雷鸣巨响声中,又有更多的紫电天雷飞上空中,形成一团十余丈宽的雷云。

“灵力湮灭,这是天罚神雷!真的是天罚神雷!”下方修士看着上空的紫电雷云,不少人开始惊叫起来,纷纷祭出自己最厉害的法宝防御。更有不少心志不坚的各派修士,立即远遁,逃下握云峰去了。

轰!轰隆!

无数水桶粗细的紫色电光在群修头顶炸开,激起无数空间波动,就是握云峰布下的护山禁制,也被震得摇晃不停。

郝千山催动着天罚雷钻,在空中恣意轰击,却并没有轰向下方群修。

“哈哈,郝道友,还请收了神通,我这护山禁制,可禁不住天罚神雷轰击!”释十方的声音突然从山巅的殿宇中传了过来,随即,金光一闪,手托念珠的释十方出现在雷云下方。

同时,有数名佛宗弟子,一同飞遁而至,救治落在地上已半死的释无垢。

“惊仙观、天一岛、六合洞与火焰山的各位同道,老朽有句话说,不知各位想听否?”释十方双手合十,虚步踏空,宛如佛祖降临,竟另有一股威严在。

“佛尊有话请说,但杀师之仇不共戴天,我等死则死矣!”说话之人是其中一名覆地仙修士,似乎也是这群人的领导者。

这些人中,不乏图太清、朴泰来、炎大离等的亲传弟子,甚至至亲之人。这些心生怯意之人,在那人一声鼓动下,顿时又士气一涨,开始群情激愤起来。

“四大宗主之事,老衲推想,其中似乎另有原因。现在各位能站在此地和老衲说话,至少足以说明郝道友并不是嗜杀之人。”释十方话一说完,四宗之人顿时一片哑然,不由望向天空滚动的紫电雷云。

他们心中都很清楚,这天罚神雷是何等威力,若是一劈而下,只要有一道手臂粗细的神雷沾在身上,自己说不定就立时飞灰烟灭了。在自家法宝被对方轻易毁去时,群修本来就心生惧意,此刻又有如此多的天罚神雷在空中翻滚不定,似乎在寻人而劈。经佛宗宗主一说,他们心中仇恨再大,也不得不隐忍。

郝千山本性就不喜杀戮,若不是情势所迫,图太清等咄咄相逼,他也不会全力灭杀对方。此时,又见群修渐渐平复下来,随即散去雷云,收了神通。

“在修仙界中,本就是弱肉强食,当年在玄武九宫之内,谁不是恃强杀戮。若不是郝某神通广大,早被你们宗主杀死了,现在站在这里与你们说话的,也一定是诸位的宗主们。若你们想要报仇,郝某随时接着就是!”郝千山立威在前,情理在后。

在修仙界中,强者为尊,即便有四大宗主的至亲之人在此,也不敢轻易冒头。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除了妥协就是灭亡,任何一个修士都会选择前者,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样的道理,人人都懂。

群修一阵交头接耳后,狠狠盯了郝千山一眼,竟真的各自散去。

“为了敝师兄之事,让郝道友与黎仙子受惊了!”释十方望着纷纷散去的四派修士,回头向郝千山合十一礼,脸有歉意地道。刚才他见了郝千山能御使如此多的紫电天雷,这紫雷虽然不及天罚神雷精纯威猛,但其蕴含的天罚神雷的诸般特性却也大致相当。

“多谢佛尊刚才解围!”虽然没有佛尊解围,郝千山也能安然脱身,但绝对免不了一场恶战,对于佛尊解围,他倒是诚心致谢。

释十方腆然一笑,想起随时都有化魔危险的无尘师兄,急忙向郝千山道:“郝道友能到握云峰,实令老衲感激,我无尘师兄还得道友多多费力,此事佛宗必永铭于心!”

郝千山微微一笑:“郝某尽力而为,此刻救人要紧,还请佛尊带路!”

对于利用魔玉融炼法体,他也是一知半解,在来握云峰的路上他曾向黎春了解过此法,但她也是只知道个大概而已,具体之法并不知晓。

郝千山跟着释十方,向下方殿宇飞遁而去,黎春始终如小鸟般依偎在他身上,说不出的柔顺可人,让见到他两的修士投来阵阵艳羡的目光。

殿宇宏伟威严,各个殿宇连贯一气,依握云峰脉络曲折盘绕,殿宇之中佛音缭绕。郝千山穿过数座前殿,又跟着释十方迈进一禁制光晕闪烁的偏殿。

刚一进入偏殿中,暴虐的气息扑面而来。郝千山神念扫向殿内角落,却见数十名佛宗弟子,盘膝而坐,双手掐诀,金色的佛光盘旋在身周,与偏殿中的阵基联系在一起。而殿内正中的一个金色光阵中,一道道绝强的魔力从光阵中溢出,又被殿内的佛光淹没。虽然魔力被佛光淹没,但明眼人一看,都知道魔力远胜过佛光。魔力佛光交织下,殿内的气息竟暴虐异常。

“嘤……”刚进入偏殿一丈,依在郝千山身边的黎春突然惊呼一声,竟不能抵御其中的魔力佛光。郝千山只得祭出灵枢法阵,将其护在其中,这才使得黎春行进如常。

“通灵法阵!”偏殿的角落中,数声浑厚的声音响起,这些人显然是惊异于灵枢法阵的神奇。

释十方看着郝千山祭出的灵枢法阵,微微一笑,面上并没有露出惊异的表情。

“佛光辟魔阵?无尘大师就在阵中?”郝千山想不到佛宗竟将释无尘封于此阵之中,足见释无尘已经入魔,只是入魔不深,还能以辟魔阵勉强压制住。

佛光辟魔阵,乃是上古奇阵,神沙绝地的灭魔佛光就是此阵衍生而出,不知这奇阵能否灭得了有着异界法则的魔玉。

“郝道友能认出辟魔阵,在阵法上的造诣想必不凡,这是辟魔阵布置之法,老衲就送于道友了!”释十方手中金光一闪,竟是一枚金色玉简。

见郝千山收了金色玉简,释十方这才将释无尘融炼魔玉、铸就身外法身的整个过程和细节详述给郝千山。

郝千山听完后,将其中细节仔细推敲了数遍,又问了释十方数个不解之处,这才将这融炼身外法身之法参悟透彻。

郝千山沉思片刻,终于在释十方期待的眼神中点了点头道:“在郝某救治无尘大师时,还请佛尊和诸位大师回避一下!”

释十方不想郝千山还有这要求,面上一愣后,当即醒悟过来。人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都不想在施法时自己的弱点和秘密被他人偷窥了去。

“各位师兄弟,随我退下吧!”释十方带着三十六名师兄弟,走了出去,竟人人都有覆地仙的修为,佛宗实力,当真雄厚无比,远超惊仙观等大宗。

佛光辟魔阵无人主持,里面被封印的魔力立时滚滚溢出,这上古奇阵,竟在精纯的魔力冲击下渐渐崩溃。最终轰地一声,魔力四射而出。

黑色的魔光中,八道黑色的魔影飞射而出,分别向八个方向飞出,在原地留下一具金色的骸骨。这骸骨正是无尘大师,其肉身法体被毁,若能融炼通灵魔玉,生肌活骨。若再能使骨肉融合,他这具身外法身也就是本尊,能抵御天罚神雷,平安渡过雷劫。这也是无数修士聚于五云峰上的真正目的。

轰!轰!轰……

八声雷鸣声中,飞射而出的八道魔影,全被郝千山早就准备好的紫电天雷包裹住。

轰隆一声巨响,紫电天雷拉着遁出的魔影,重新合为一体。

在雷光之中,无尘那具金色的骸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生出黑色的肌肉。

郝千山知道,这只是将魔玉初步融合而已,要想无尘不被魔化,必须助其炼去魔玉魔性和其中的异界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