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二百六七章 魅魔夫人

郝千山望着前方黑蒙蒙的一片,在昏暗的魔光中,面前似乎是一片光秃秃的平原。平原上除了稀疏的魔树暗影外,别无他物。

看了眼寒桐眉心处的黑云剧烈浮动,郝千山望了望四周,将寒桐射入舍利佛塔,脚下灵光一闪,在漆黑的魔域中留下一串残影,消失在平原深处。

离郝千山不知多少万里远处,群山环拱中,一座黑色的宫殿散发着摄人心魄的魔光,在充满魔怪的天外魔域中,这宫殿竟出奇地安静。

突然,一声尖细的魔音从宫殿中传来,一圈圈魔光以宫殿为中心,向四周散发开去。和魔光一同散发出去的,还有那声尖细悠长的魔音。

片刻后,一团团漆黑的魔光从天边远处飞射而至,径直从封闭的殿门一闪而入,行色匆匆的样子。

位于宫殿中央位置的大殿中,两把散发着黑色光晕的魔椅上,分别坐着两名身材纤细的女人。女人黑纱罩体,只能从侧面凸起的胸脯辨别出他们是两名女子,而且是两名半身女子。她们的身躯,像是用利剑从眉心至上而下,被劈成了左右两半。刚才那道浑厚悠长的魔音,正是这两魔发出的。

女人右半边身躯微弯,右手抚在魔椅上,而左半边身躯也是同样微弯着,左手托住半边下巴,似乎在沉思着什么。若是左右两半合二为一,正是一魔女托腮凝思的姿态。

魔光闪动中,殿内出现了十二只半身魔人,纷纷跪倒在殿内。这十二只半身魔人,也是左右各一半,若两两相合,恰巧能合成六名完整的魔人。

这些半身魔兽,上身全都呈现出半身人形。它们的下身却是各不一样,有的是双足,有的是双爪,有的竟是鱼尾一般的鳍掌。

“魅魔夫人突然急令,不知有何吩咐?”十二只半身魔人望着两名半身魔女,声音齐整地问道。

两声女声同时在殿内响起,声音听来,尖细刺耳:“约十余日前,本座突然感应到我放出的分魂回来了。不过却是时隐时现,好像遇到什么麻烦。我本要出去查探,但神殿突然有异动,四方魔主要进神殿查探。查探本座分魂的事,就交给你们去办,无论如何,要将分魂带回来。”

群魔相互对望了一眼,其中两只似乎领头的魔人问道:“不知夫人的分魂出现在何处?”

“最近一次出现的位置,在西南方,隐魔地界!”魅魔夫人回忆了下最后的方位,回答道。

“尊令!”十二只半身魔人身上魔光再次一闪,化为十余团魔影,从殿中飞射而出,向着郝千山所在的方向飞射而去。

……………………

郝千山静静地站在一块平地上,神色凝重地注视着四周,一脸的紧张之色。身上金红色的光晕流转,如临大敌。此刻,他催动着神念一遍又一遍地扫视着周围。

在他的脚边不远处,有一片红色的布条,布条的一端,被一灰色的爪子抓住。这布条正是来自郝千山身上,而这爪子似乎被什么利器一斩而落,无色透明的**汩汩地从爪子中流出。

就在片刻之前,飞遁中的郝千山突然感到腰间空间波动,几乎是下意识地,尸神剑从体内一斩而出。

嘶啦一声破帛之声,随即又传来一声咔嚓脆响。令郝千山惊骇的是,自己身上这件传了百余年的法袍,竟被隐在暗处的魔兽撕下一块。而尸神剑也在那一刹那间,将魔兽的一只爪子斩了下来。

一人一魔,电光火石般一触即退,郝千山清晰地感应到了一只小巧的魔兽遁入虚空传来的灵力波动。

自此后,魔兽竟来得快,去得也快,似乎远遁而走了。

此刻,郝千山全神贯注地感应着四周虚空传来的灵力波动,除了刚才那魔兽遁走的灵力波动外,再无一丝异常。

当郝千山再次看向地上的半截爪子时,令他惊异的是,那半截灰色的爪子竟消失不见。那处地上,仅有一滩爪子中流出的透明**,**中蕴含的魔力早已消散一空。

郝千山神念再次扫向四周,仍然空无一物。

突然,郝千山冷笑一声,目中金紫光芒一阵狂闪,以他为中心的百丈之外,金紫色的电光骤然闪动,从空中疾落而下,隆隆的雷爆声笼罩了方圆两百丈的范围。

天罚神雷形成一个雷罩,将郝千山裹在其中,在他的神念催动下,急剧缩小。

轰!轰!

不断有东西被天罚神雷击中,从空中跌落而下,落在地上,荡起一圈圈尘土。

奇怪的是,这些东西竟无视他的神念查探,更无法以肉眼看清。郝千山也只能从这些魔兽落地的声音,激起的尘土辨别出魔兽的大小与位置来。

叮呤!

尸神剑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在郝千山以天罚神雷布成的罗网中,顿时剑光纵横,来回切割着雷网中的一切。

“噗嗤!”之声不绝于耳,并伴随着魔兽呜嗷的惨叫声。

当雷网最终缩小到一丈大小时,郝千山脚下的地面上,灰白的魔兽尸体若隐若现,无数透明的**满地流淌着。随着魔尸体内的透明**流尽,魔兽的尸体最终出现在郝千山眼前。

这些魔兽,除了灰白的颜色外,它们的外形与他见过的魔兽并无多大区别。

“无视神念,无视目力的隐形魔兽!”这种魔兽,郝千山连听都未听说过,一想起这些魔兽飘渺的行踪,若是隐形魔兽级别再高上几阶,一个偷袭,自己岂不连命都没了。

郝千山看着地上的隐魔尸体,只觉背脊冰凉。突然,他心中一动,急忙取出数个玉瓶,将地上的透明**尽数收入瓶内,又将这一堆魔兽尸体用一个储物袋装好。

“若是能以此炼制出一件隐匿法宝,在这天外魔域中,岂不是来去无踪。”郝千山为自己的想法得意不已,不过这些能隐形的魔兽级别太低,不知炼制出的法衣能否有隐身功能。

郝千山心中暗暗道,同时,又希望能遇到一只更高阶的隐身魔兽。

郝千山想及此处,心念一动,无数天罚神雷向前方激射而出,在昏暗的平原上爆炸,一圈圈金紫色的雷光四下散去,将百里内的平原照得大亮。

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引来更高阶的隐身魔兽。只要高阶的隐身魔兽来得不多,他还是有办法对付的。

郝千山看着四下散去的雷光,嘴角抽出一丝冷笑,一道灰白色的人影从他身上一闪而出。正是他利用通灵魔玉炼制的身外法身,以这具身外法身为饵,自身的安全绝对可以无忧了。

郝千山向身外法身发出一个向前飞遁的命令后,自己身形一闪,隐入四周虚空之中。自然,他也将全身的气息全部收敛起来,飞遁间,不带出一丝的灵力波动。

数个时辰后,令郝千山纳闷的是,自己刚才用天罚神雷弄出如此大的响动,竟连一只隐形魔兽都未引来。眼看前面出现一片山脉,似乎这平原就要在此结束了,也不知出了这平原,还有没有隐形魔兽出现。

郝千山不知道的是,在离他数百里外,四周的空间不断异动着,一只只散发着灰白光晕的魔兽从虚空中钻进钻出,不时向着郝千山的方向龇牙咧齿。

郝千山看着十余丈外的身外法身遁入前方的一片黑色山脉,隐在虚空中的他向四周望了望,有些不甘心地叹了口气,脚下灵光一闪,从虚空中飞射而出,紧跟着身外法身没入山脉之中。

当他刚追上已飞遁出数里外的身外法身时,却见远处一圈圈灰白的光芒闪烁,他的身外法身发出一声闷哼,便即飞灰烟灭。

“嗷!嗷!嗷!”一声声魔兽兴奋的吼叫声传了出来,随即,离郝千山十余丈远处,一阵灰白光华闪烁,一只只半透明的半身魔兽出现在昏暗的魔域中。

接下来的事情,又让郝千山目瞪口呆了。

只见十余只半透明的半身魔兽,围着一身躯庞大的魔兽吼叫着,纷纷扬起灰白色的半透明爪子,似在祝贺着什么。

看着这些高阶魔兽,郝千山脸上闪过一丝兴奋的神色。

心念一动,灵枢法阵没入四周虚空,在他身后偷偷地布置着法阵。那十余只稍小的魔兽,自己若是一对一地处理,没有多大问题。但若是这十余只魔兽一哄而上,他就没有什么把握了。

片刻后,灵枢法阵从虚空中没入体内,郝千山竟一口气布下了十余座复杂的困阵。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将这些隐身魔兽隐入法阵之中了。

郝千山看着远处的半透明魔兽,手中灰白光华一闪,又一尊身外法身从虚空飞遁而出,带起一连串灵力波动,向他身后的困阵缓缓飞去。

“嗷……”那身躯较大的魔兽突然发出一声吼叫,随即消失不见,与它一同消失的,还有围着它的十余只魔兽。

“入套了!”看着隐身魔兽消失不见,郝千山心中一阵激动。

当即神念一催身外法身,法身全身灵光一闪,没入了困阵中心。

“噗嗤!噗嗤!”身外法身之处突然发出数声皮肉破开的声音,随即,这具法身与郝千山失去了心神联系,同时,也完成了他的使命。

“哧啦……嘭……”

困阵突然发动,一波波光晕凭空而生,在空中激起一股股强烈的灵力波动。在一声声魔兽的惊叫中,刚才那十余只魔兽纷纷显出本体,用身躯猛_撞着突如其来的光晕。

郝千山见魔兽被困,心中大喜,从虚空中一闪而出,一脸得意地望着笼中之囚。

突然,身体附近涌起一圈圈空间波动,郝千山还未来得及遁开,背上便一痛,人也不由自主地飘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