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二百八九章 九天信符

郝千山闪身进了自己在甲苑中的密室,还未等他关上室门,软糯温热的香舌便掠过耳畔、唇间。

“婉儿,别闹了,我有重要事情要做。”郝千山匆匆关上室门,想推开黏在身上的琦婉。

“咯咯,有什么事比这事更重要!”琦婉喘息着,将郝千山扳倒在地,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郝千山双手在琦婉身上一阵肆虐后,深吸了口气,强压住急促的呼吸,止住琦婉进攻的动作,神情一凝,道:“万珍阁要选十号奴仆了!”

琦婉一听这话,当即明白这事的意义所在,随即将身下的郝千山拉了起来,脸带喜色地道:“以你现在的修为神通和奴品,定能顺利入选。”

“一旦成为十号,我们立刻离开地魔城,从此遨游诸天世界。”郝千山接过琦婉的话茬,脸上表情闪过坚毅之色。

“可是,有铭牌禁制在身,数十万年来,都不曾有人能破解禁制,只怕我们还未离开地魔城,便已从天地间消散了。”

琦婉突然眼神一阵黯然,铭牌禁制的事,自从当初郝千山与她说起过一次后,就再也没讨论过此事了,六十年的幸福完全让她失去了应有的理智。此刻,一想到离开,她又突然记起铭牌禁制的事来,六十年来,她几乎忘记了自己万珍阁奴仆的身份,连生死都还操于他人之手。

郝千山看着琦婉黯然的神情,心中微微一痛,微笑着道:“难道你忘了我刚才所说的有重要事情要做吗,就是准备替你解除这铭牌的禁制。”

“你真能接触禁制?”琦婉难以置信地望着郝千山,妙目飞转。

“若铭牌能制约我,当年我又岂能灭杀十号!”郝千山自信满满地道,不过,虽是如此,琦婉眼中还是闪过一丝怀疑。

并不是她不信与自己肌肤相亲了六十年之人,而是数十万年来,就无人能逃过铭牌的制约,其中惊艳绝代的奇人异士,不下千百。

见琦婉还不相信,郝千山心念一动,那炼化了铭牌的身外法身从灵台内一闪飞出。密室内,突然出现一个与郝千山一模一样的人,神念扫过,竟与郝千山本人不分二致,令琦婉心中一惊。

“身外法身,若有此物代替炼化铭牌,确实不受铭牌制约!”琦婉盯着郝千山的身外法身,心中仍然迷惑。炼制身外法身,并不是魔界的绝密功法,稍微境界高点的修士,都会炼制。但铭牌本就是由自己炼化,又怎能移到身外法身上去,若是如此简单,万珍阁的奴仆们,不知会有多少离开。

“你先炼制一具身外法身,然后,我再将铭牌逼出你体外,由法身代受。”郝千山说话时,竟轻描淡写一般。

随即,郝千山召出一具身外法身,收了其内的分魂,交给琦婉,又将炼制身外法身的方法相告。然后,将消除铭牌禁制的各个细节,全部讲出,直听得琦婉美目闪动,脸上不时浮现出惊异的神色。

在郝千山的帮助下,琦婉仅用了四天时间,便炼制出了自己的身外法身。虽然法身还不能模仿琦婉的动作表情,但用来代受铭牌,还是足够了。

接下来,郝千山神念一动,哗啦声响中,灵枢从他体内激射而出,在空中形成一张光网,如星辰闪烁。早在三十年前,灵枢就已将这奴仆铭牌的特性和禁制完全解构。

此时,灵枢上的灵光一闪,噗嗤一声,没入琦婉体内。

金、红、黑,三色光华从琦婉身上射出,同时,琦婉那娇颜完全扭曲,口中发出嚓嚓的银牙摩擦声。

“咚……”

分析骨肉的巨痛令琦婉晕了过去,原本盘膝而坐的她倒在地上,四肢不断轻颤着。

郝千山一脸紧张地看着琦婉,看着她被巨痛折磨,却又无计可施。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灵枢再快点。

足足三个时辰后,灵枢才包裹着一团黑色光团,从琦婉体内飞射而出,这黑色光团自然便是琦婉炼化的铭牌了。铭牌一离开琦婉身体,便被郝千山早就准备好的天罚神雷炼去了心神印记。当即,丢给琦婉的身外法身,被再次炼化。

此时的琦婉已被巨痛折磨得只剩下半条命,软哒哒地躺在地上,目中无光。在灵枢所化的九黎精元大阵中休养了数天,这才彻底恢复了过来。

突然,身外法身传来一道讯息,郝千山一查,竟是金九锥召唤自己,召唤的地点竟是万珍阁的阁主殿。

自从他进入万珍阁后,金九锥竟似完全忘了他的存在一般,六十余年来,再也没有召唤过他。此刻,金九锥召唤自己,不知有何要事。

当郝千山从密室中出来时,立时感到整个万珍阁竟笼罩在一片紧张之中。仅仅半月没有出来走动,万珍阁似乎如临大敌一般,再加上金九锥突然召唤自己,更令郝千山疑惑迷糊。

心神与身外法身紧密相连后,郝千山又可以加重了身上的魔力与魔光,以防金九锥发现什么,这才急忙向阁主殿走去。

当郝千山被一名杂役奴仆领进阁主殿时,令他一惊的是,殿内已经站着二十余人,其中除了一至九号奴仆外,还有七八名编号不一的奴仆,人人修为都已是灵仙,只有自己是神仙后期境界。

郝千山倒吸了口凉气,这大殿内站着的,可说是奴仆中实力最强的精英了。

而站在大殿前方的另外三人,竟是头生双角的魔修,仅凭感觉,这几人竟是超越了灵仙的存在,似乎已经是玄仙级别的魔修。其中一双角魔修,郝千山在拍卖会上见过,每次都是他主持拍卖大会,倒也颇为熟悉。

而金九锥,正一脸恭敬地立于那几人身旁,如奴仆一般。

当郝千山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除了一号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外,其余人都当他不存在一般。

“金奴!人都到齐了?”

郝千山只见一相貌端正,身上气息威严的双角魔修,见自己进来后,微微点了点头,向金九锥问道。

他竟叫金九锥金奴,此人身份难道就是万珍阁阁主之一。传言阁主有三位,一正两副,今天这三位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三位阁主!金九锥乃是地魔皇座下第九魔将,这阁主叫他金奴,那这阁主的身份……。

眼前的阁主绝不是地魔皇,否则,也不会培植势力与和妃作对,但他绝对与地魔皇有着极其亲近的关系。

“禀阁主,灵仙境界之上的奴仆们,全都到齐了。”果然,如郝千山猜想的一般,这问话之人,正是万珍阁真正的阁主。

显然,三位阁主都知道三零三不是灵仙境界,但他近几十年来的表现,与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超过了灵仙初期的修士。三零三的到来,并没有令三位阁主意外,倒引来另外几名奴仆嫉恨的眼光。

万珍阁提选十号奴仆之事,已不是秘密,比试过后,这几人当中必定有人搬进十号别院。当郝千山仔细观察时,竟发现那几名灵仙修士,都相互敌视着、提防着。

“今天让大家到此,是为九天信符之事而来,若有人能抢到九天信符,赐极品仙器三件,并恢复其自由,聘为万珍阁客卿长老。”阁主此话一出,顿时引起殿内奴仆一阵**,议论纷纷。

“九天信符?是何种宝物,竟能让万珍阁付出如此代价?”郝千山望着议论纷纷的奴仆们,神色迷糊。

郝千山正迷糊间,身边突然传来一丝馨香,仅是一丝香气入鼻,也令他生出一种销魂蚀骨的感觉来。

当他回过神来时,却发现一号不知何时已与他紧挨在一起,耳中传来一号软糯酥骨的声音:“九天信符,乃是开启九天秘境之钥,得之,即可进入九天秘境,寻得九天秘录。九天秘录共分九册,为无极、太清、璇玑、造化、化形、天阙、冥灵、飞天、神谕。只要这九册得其一册,足以纵横诸天世界,与诸天之神共舞。”

“九天秘录……飞天秘录……”

一号一提到九天秘录,郝千山当即想起自己所施展的游龙步来。在玄武九宫之中,那天一水神曾说过,游龙步似乎是飞天秘录中的飞龙变。仅仅是飞天秘录的一部分功法,就能衍生出灵枢这等灵物,若是得到完整的飞天秘录,行走于天地之间,还不如闲庭信步一般。

如此神奇的秘录功法,又有谁在得到后会自愿交出来。经一号一说,郝千山这才发觉,万珍阁这位阁主实在是小器。或者,这位阁主认为,他们这些下贱的奴仆,都是万珍阁的财产,这些物品,只是对奴仆的奖励而已。

议论声在阁主的示意下渐渐消失,那阁主这才缓缓向身旁的双角魔修道:“四弟,六弟,你们带一队先打头阵,我带一队隐在暗处……”

那主持拍卖的副阁主,被阁主称作六弟。

阁主安排完毕,两位副阁主挑了十二名奴仆,郝千山与一号同时被那称作六弟的副阁主选中。两名副阁主,带领着十二名奴仆们,竟向内殿走去。

一进入内殿,再穿过几道禁制防护的大门,进入一间流光溢彩的密室中。一路奇怪的郝千山只觉前方光华四射,金紫黑白红蓝六色光华,如水一般泄在四周墙壁上。

越过群魔肩头,在密室中心位置,郝千山看见一座古老的传送阵闪烁六色光华。

“想不到此处竟布置着一座传送阵!”郝千山心中惊奇不已,当他瞟向其余奴仆时,竟也发现这些奴仆们表现出的惊异与自己相差无几,显然,他们也是第一次使用这座传送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