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二百九六章 血煞追魂令

针林封印虽然被解除,但噬魔灵雷在主人的授意下,并没有破匣而出,而是静伏在匣中,等待时机。

虽然不能探知对方的修为,但从这女魔刚才掀飞那修士的神通,也能猜到这女魔极有可能是玄仙级别的修为。

若是单对上此人,郝千山绝没有把握能灭杀对方,但若是有噬魔灵雷出其不意地攻击,就算对方修为远超自己,他也有把握灭杀对方。

这女魔出手阔绰,连万珍阁都看得上其身上的东西,若是能灭杀对方,收获想必也能出乎自己意料。

郝千山领着女魔来到交割灵石的密室内,转身向对方道:“这是前辈竞拍的宝物,请查验!”

对方点了点头,手中魔光一闪,五个袋胀鼓鼓的储物袋出现在手中,递给郝千山道:“这玉匣一直都在我眼皮底下,倒不必查验了!”

郝千山接过储物袋,神念略一查探后,满意地收起储物袋,看着此女魔的身影消失在密室之内。

女魔身影刚消失,郝千山急忙从密室中冲出,神念一扫,只见琦婉正神色凝重地等在拍卖大厅外。此女见郝千山一出来,当即脸色一松。

“十七号,跟我来!”郝千山向着琦婉一点头,拉着她,向万珍阁外飞射而去。

当郝千山与琦婉飞出万珍阁时,那女魔仅留下一丝气息在外,而人早已不见了踪影。感应着噬魔灵雷传来的讯息,郝千山向一处传送大厅飞遁过去。

琦婉知道,只要踏上了传送阵,天地间便任凭遨游。一想到立即就能获得自由,与自己相爱的人遨游诸天世界,琦婉拉着郝千山的手不竟轻微颤抖起来。

循着噬魔灵雷留下的气息,郝千山来到一座传送阵前,向传送阵守卫扬了扬手中令牌。在一阵晕眩中,郝千山与琦婉出现在一连绵的群山之中。

一出传送阵,郝千山便感应到噬魔灵雷留下的气息,竟是向西而去。清冽的山风中,还依稀残留着女魔身上的香味。

郝千山向琦婉点了点头,身上灵光一闪,那炼化了奴仆铭牌的身外法身出现在两人身前。两人分别向身外法身传入一道向东远遁的命令,随即两具身外法身化为两道流光,消失在了东边的天际。

随即,两人身上魔光一阵闪烁,换去了万珍阁的奴仆衣服,连原来的相貌也一同隐去。

“终于自由啦!”这一刻,琦婉才真正领略到了自由的意义,双臂一扬,扑到郝千山怀里,献上一个香吻。

“计划有变,在走之前,我要去完成刺杀任务!”郝千山望着噬魔灵雷的方向,向琦婉解释了一句,单手抱住琦婉,展开游龙步向远处追去。

看着郝千山满脸的紧张神色,又听他要去完成刺杀任务,琦婉脸上闪过一丝惊异,但却并没有开口细问。

青色的雷光在山林上空霹雳响动,一抹黑影在空中一闪即逝。

半个时辰后,郝千山抱着琦婉在一座山巅上降落下来,噬魔灵雷留下的气息也至此而终。

郝千山将琦婉轻轻放在地上,双手灵光一闪,就要施展副阁主传他的追踪灵诀。

“不用费心了,本宫在此等候多时了!”一团魔光从虚空之中一闪而出,出现在郝千山面前。魔光敛去,一晶莹剔透的美貌妇人出现在山巅之上。

“原来是和妃!”郝千山心中一惊,想不到阁主让他刺杀的,竟是地魔皇最为宠爱的和妃,难怪这女魔称呼副阁主为老六。

琦婉心中也同样惊骇,这和妃如今表现出来的魔压就已经让她受不了了。

“咯咯咯,真是好胆,连神仙期的修士也敢来打本宫主意了。”和妃也想不到一路跟踪自己的竟是两名神仙期的修士,这让她感到好笑。

郝千山伸手在琦婉肩头拍了拍,示意她躲到一边去。

和妃双手抱胸,看着郝千山冷笑不语。

突然,和妃双目中魔光一闪,一只黑色的巨爪从天而将,爪尖之上黑色的金属光泽闪烁不定。巨爪一出,顿时将四周空间迫得一阵波动,向郝千山抓摄而来。

“天魔印!”看着空中逐渐成形的巨爪,郝千山立时惊呼出口。

花蜕施展的天魔印,只是一道虚影,而这和妃施展的天魔印,竟是有若金属般的实质。

“咯咯咯,知道是天魔印,你们死得也不冤了。”和妃娇笑着,两名神仙期的修士,自己笑谈间便能将其灭得连渣都不剩。

当天魔印最终凝聚成形时,郝千山已一闪而逝,这天魔印只是将他留在原地的残影抓灭。

唰!唰!

破天砖与尸神剑,从郝千山眉心中飞射而出,化为两道流光,轰向和妃。同时,在和妃头顶上空,一声霹雳巨响,一道丈余粗的天罚神雷凭空而现。

“天罚神雷!”

郝千山能御使,显然大出和妃意料之外。天罚神雷在空中一闪,体积激长一倍,和妃四周的灵力尽数湮灭。

轰!轰!轰!

三道天罚神雷轰在和妃身上,却被她身上的法袍完全挡下。

和妃见对方破天砖轰来,当即长袖一拂,卷起一道匹练魔光,将破天砖倒卷而回。同时,又见她樱口一张,一团白光从其口中飞射而出,迎向尸神剑。

郝千山惊骇地看着自己的三大_法宝,竟被对方举手间轻易破除,连对方一根头发都未沾到。这种绝对的实力差距,令他一阵心悸,在和妃强大的实力面前,他竟生出一种无力之感。

就算能破开空间的尸神剑,在和妃面前,竟也黯然失色,失去了昔日的雄风。天罚神雷,也如小儿科一般。

破了郝千山的三大_法宝,和妃咯咯一笑,一声冷哼中,郝千山立时感到四周空间如翻江倒海般,向自己卷了过来。这看似坚不可摧的空间,在和妃面前,如水一般柔顺。

躲在远处的琦婉,也被卷曲的空间抛了过来,脸色苍白如纸。

琦婉看着郝千山,满脸幽怨的神情。她不明白,为何自己的道侣要来刺杀这高他两哥境界的和妃,这俨然是送死。

“喝!”

看着四周挤压过来的空间,郝千山暴喝一声,一声雷鸣声中,他的身形在此消失在了原地。空中雷霆巨响,而他的双目,已经完全淹没在了紫色的光芒中。

一道道天罚神雷聚集在和妃头顶上空,顷刻间,便形成一团数十丈的雷云。雷云急速旋动,天罚雷钻渐渐在雷云中成形。

那刚被和妃搅动的空间,在天罚雷钻的滔天威能中,尽数化为片片飞灰。

一道水桶粗细的紫色电光从雷钻中喷射而出,天罚神雷天生便有锁定攻击的神奇能力,而且和妃对身上的法袍也颇具信心。

轰隆一声惊天巨响,天罚神雷轰在和妃身上。

这一次,经过天罚雷钻凝练过的神雷,竟将和妃身上的法袍轰成无数碎片,如蝴蝶般在空中乱飞。

法袍被毁,仅剩亵衣的和妃一声暴喝。双手在头顶一绞,无数魔光闪动中,郝千山与琦婉头顶,赫然出现两道天魔印。虽然天魔印半虚半实,介于虚实之间,但在空中凝聚出的速度却比之前那道实质的天魔印快了数倍。几乎是魔光一闪,天魔印便出现在了郝千山与琦婉头顶。

巨大的压力顿时产生,琦婉身上的灵光只是一闪便即溃闪,在天魔印的威能下,她竟连坚持片刻也不行。

郝千山看着和妃微笑的面容,神念一动,天罚雷钻再次发出攻击,同时破天砖、尸神剑与玄衣殿卫傀儡飞射而出,分不同方向向和妃斩去。

“哼!”

见郝千山又施突袭,和妃冷哼一声,催动天魔印向两人狠狠压去。即使是金刚法身,在自己这天魔印全力一压下,也会被压成飞灰,她可不信两人还能在天魔印下逃得命出来。

郝千山双目盯着和妃腰间一个小小的储物袋,嘴角抽出一丝冷笑。

突然,和妃腰间储物袋黑光一闪,一声霹雳爆响中,一条细长的黑线没入她平滑的小腹之中。

本来还面色冷厉的和妃,突然惨呼一声,双手捂着腹部,痛得躬下身来,腰肢弯得如死虾一般。

轰!

一声闷响从和妃腹部的丹田中传出,紧接着,密集的爆鸣声沿着和妃全身经脉,向头顶、四肢一路响去。

喀嚓!

尸神剑划开和妃看似细嫩实则坚逾金刚的皮肉,没了魔力防护,和妃玲珑剔透的躯体被尸神剑拦腰斩断。

喀嚓!

和妃颈部处灰光一闪而逝,又一声脆响从她颈部传出。和妃惊怒的面容随着她那颗脑袋滚落而下,却是玄衣殿卫傀儡,御着宝刀,将其脑袋切下。

啵!

金红的光华在无头尸体上方一闪,一股圆形的魔浪在空中挤压而出,正是破天砖将和妃这具残躯拍成了肉饼。

“嘭!”

和妃被切掉的头颅突然爆出一团血光,血光在空中一闪即逝,当郝千山回过神来时,漫天虚空完全淹没在了血光之中。

“毁我魔体之仇,我记下了!”和妃愤怒的声音消失在天际,但这漫天的愤怒气息却久久不散。

突然,漫天血光一散,空中传来“咻!叮呤!”两声鸣响。

一道鲜血凝成的令牌出现在空中,令牌两面,分别出现一个“殺”字。当郝千山想催动噬魔灵雷将令牌吞噬时,令牌血光一闪,突然溃散消失。同时,一圈魔力四溢的血气向四方天边隐去。

和妃声音一消失,天魔印威能随即便散,不过这番景象却被已半死不活的琦婉看在眼里。

“快……快走……,那是血煞追魂令!”琦婉说完,便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