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三百零一章 天仙十妆

一阵哗啦啦的响声后,郝千山面前堆起了一座五光十色的小山,成百上千个闪烁着光华的玉盒,无数法器、法宝,还有几个小巧精致的储物袋。

只是看这些东西发出的光华,便知不是一般的宝物。

最令郝千山眼中一亮的是,其中一个非金非玉,也不知是何种材料炼制的粉红盒子,竟散发着令人销魂蚀骨的幽香,盒子上镂刻着美丽的凤形图案。

“愣着干什么?还不来帮着清理?”郝千山伸手在琦婉瑶鼻上轻轻一捏,顺手将琦婉从从背上拉了下来。

被郝千山一叫,琦婉也反应了过来,看着满地的宝物,一颗芳心砰砰直跳,一时竟不知该查看哪一件才好。玄仙修士的储物袋,对于神仙期的修士来说,无疑是一座大宝藏一般。

郝千山伸手取过那散发着幽香的粉红色盒子,单指在簧纽处一按。“喀嚓”一声,盒子一弹而开,盒中放着十个各色小瓶,每个小瓶瓶肚上,都描着一名姿容艳觉的美人。其中一瓶乳白色的瓶子上,竟描着一名与和妃一模一样的女子。

“啊!天仙十妆!”

郝千山正奇怪为何和妃会出现在瓶子上时,一旁的琦婉却突然惊叫起来。

“天仙十妆?是什么东西?”郝千山看着琦婉,见她的眼珠子似乎也快要掉进手中粉盒里,随即将盒子递给她道。

琦婉双手抓过盒子,抱在怀中,空出的另一只手不停翻拣这盒中玉瓶,平复了激动的语气道:“传说在十余万年前,天界出现一名美丽的药仙子,她的美貌冠绝九天,让无数女修为之汗颜。据说凡是见过药仙子的难修,全都成为其裙下之臣。但这药仙子更绝的还是她的丹术,这天仙十妆便是药仙子经过三千年才炼制出的妆药。”琦婉说着,打开其中一瓶描着和妃的玉瓶。

一种摄人的香味顿时弥漫整个密室,只见她食指在瓶中轻轻一蘸。一团乳白色的光华出现在她指尖,琦婉看着郝千山,调皮地笑了笑,接着食指在脸上轻轻一划。

一团白光在琦婉脸上闪过,接着,白光从她脸上蔓延至全身,将琦婉整个包裹在白光之中。

接下来的一刻,白光散尽,郝千山面前出现了一名晶莹剔透,香气袭人的美女,与和妃竟一般无二。

郝千山惊奇地看着眼前的琦婉,神念不断在琦婉身上扫来扫去,若不是亲眼见证了琦婉变化的过程,他真要以为眼前之人就是和妃了。

琦婉看着郝千山,得意地笑了笑,然后又在那玉瓶内蘸了蘸,又在脸上轻轻一抹,白光闪动中,琦婉笑嘻嘻地出现在他面前,而和妃却消失不见。

“想不到天仙十妆竟有如此神奇的功效。”

郝千山心中一动,刚要张口,却见琦婉狡黠一笑,一边关上盒子,一边向他道:“天仙十妆只能女修能用!”

郝千山又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突然,琦婉诡秘一笑,道:“算是便宜你了!”

“……”

郝千山不解地看向琦婉,不知她此话之意。

“咯咯,有了天仙十妆,加上婉儿,你不就有十一个道侣了吗,而且个个艳绝九天,那还不是便宜你啦?”琦婉玉指在郝千山额头狠狠一按,这才将天仙十妆收入储物袋中放好,这专为女人炼制的神药,她不用谁用?

郝千山微微一笑,心中却念起寒桐、洛萝、黎春诸女来,神色不由一黯。

“怎么了?要是你不喜欢和妃,我可以变其它的,包你享尽艳福。”琦婉娇笑着,扑入郝千山怀里,将一张玉脸紧蹭向他胸口。

“没什么!”郝千山连忙支吾而过,将琦婉抱在怀中。

这堆宝物,大部分都是天界罕见的灵药灵矿,对于向天仙冲刺的玄仙来说,或者能增进修为与战力的灵药灵矿才是最为宝贵的。

郝千山还发现了一件叫着缠丝鞭的初阶神器,鞭身金光闪烁,灵光吞吐,自然是给了琦婉防身。他已有数件有灵智的法宝,再多一件初阶神器,并没有多大作用。

郝千山伸手捡起一方玉盒,玉盒表面闪烁着金色的光芒,玉盒刚一入手,全身一个激灵,心神竟有种沟通天地的奇异感觉。这一反应,当即被琦婉看到,她也伸手在玉盒上一摸,竟也是一个激灵。

“什么宝物,竟有如此神异?”当日,他感应到噬魔灵雷也没有这种感应生出。又见琦婉的表情,也与自己感应相同,对盒中宝物的好奇心更甚。

郝千山抚摸着金色的玉盒,突然,身上金红色的光华一闪,灵枢法阵从他体内一冲而出,瞬间便在密室内布置了一座厉害的封印禁制。就算这宝物灵性再大,也无法从这封印禁制中逃遁而走。

一切准备妥当,郝千山手中灵光一闪,哗啦一声,将玉盒封印揭去。

盒内金光溢出,满室一片金色,一枚奇形令牌从盒内缓缓升起,令牌四周铭刻着无数奇怪且美丽的花纹。

令牌其中一面铭印着一个古篆的“九”字,虽是极其简单的字,但字体的笔画之间,却透着一股远古而又神秘的气息。令牌的另一面,描着一座仙宫玉阙,混着令牌上的金色灵光,这仙宫玉阙如真的一般。

“九天信符!”郝千山与琦婉的惊呼声几乎同时响起。

此时,郝千山终于明白了,为何三位阁主要劫杀和妃,而又叫自己交回和妃身上之物,并对自己穷追不舍。

郝千山紧握着九天信符,感受着信符上传来的仙灵气息。仅是九天信符,就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神器。

“婉儿,你可知这九天信符如何激发?”郝千山把玩着手中信符,眉头微微一皱,向琦婉问道。

琦婉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郝千山在手中鼓捣了一会九天信符后,炼化、血祭、灌入灵力……等,几乎用尽了他知道的一切办法,也不见九天信符有任何反应。

无奈之下,他只得将其重新放回玉盒内,封印好,收入贴身的储物袋内。

而琦婉则乘此将其余各种宝物全部清点完毕,并专门列了一张清单交给郝千山。

这些宝物中并没有他特别需要的物品,灵药于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用途,而且他还有装满了数个储物袋的万年灵药,灵矿也是不少。他在拣选了数块灵矿后,将所余之物全交给琦婉保管起来。

琦婉收了和妃的宝物,到另外的密室中去捣腾去了,郝千山叮嘱了她一声后,这才手掌一番。手中灰光一闪,两寸大的玄衣殿卫傀儡出现在他手中。

郝千山将傀儡拿在手中,神念仔细检查着傀儡的每一处。直到忙活了一个多时辰后,玄衣殿卫傀儡还是与他祭炼时一模一样,只是一只覆地仙后期巅峰的傀儡,并无其他异状。

但是,这傀儡在遇到那麒麟魔时,展现出来的神通,却远远超出了覆地仙的实力。郝千山有些气馁地将傀儡收入储物袋内,又从体内召出失而复得的噬魔灵雷来。

噬魔灵雷离开他近千年,在这千年间,它不知有何奇遇,不仅产生了灵智,表现出来的神通更是令自己瞠目结舌。

他能从幽天魔境中顺利逃出来,一是自己的游龙步的遁速,二是这噬魔灵雷的异乎寻常的吞噬能力。

一阵噼啪的雷鸣爆响后,噬魔灵雷摇头摆尾地出现在郝千山面前,神态得意之极。它在禁魔罩中汲取了大量的魔雷精华,又吞噬了那副阁主后,其实力似乎又有所提升。

郝千山看着眼前的噬魔灵雷,神念一动,心神与噬魔灵雷连接在一起。

原来,当日噬魔灵雷被九天灵火包裹住,竟借助灵火之力,将吞噬的魔神魔元完全炼化,然后又经九天灵火淬炼了数百年,吸取了灵火内的天地灵性,竟产生了灵智。冲破灵火束缚,到了幽天魔境内的化魔池中,终日吞噬投入池内魔灵的神魂灵魄。后来又被地魔皇抓住,奈何地魔皇修为有限,即便想尽了办法,也无法炼化有魔神魔元在身的它。

虽然地魔皇无法炼化,但他的数名妃子与儿子却看中了噬魔灵雷的特异之处,地魔皇实在无法协调之下,才交给二儿子的万珍阁拍卖。

当他询问和妃看中了它的什么特异之处时,噬魔灵雷只是摇头不知。

郝千山将噬魔灵雷收回体内,将诸多疑问抛在脑后。相对于自己得到的九天信符,这些疑问实在是微不足道。

他正向取出魔匠的炼器法研究一番时,突然,密室门口一波香风袭来。

只见一名貌若天仙,气质若深谷幽兰,身如素缟的美人立于密室之内,妙目含春地看着自己。整个密室之内,弥漫着摄人心魄的香味,只闻一丝儿,也足以令人销魂蚀骨。

“婉儿?”

郝千山有些不太肯定似地叫了声,喉头间却不自主地动了动,全身上下热流涌动。

佳人不语,只是莲步轻移,皓腕微伸,朱唇半启。

“相公!喜欢吗?”

使用了天仙十妆后的琦婉,全然变成了另一人,那撩人的姿势,摄人的语气,无一不冲击这郝千山那颗蠢蠢欲动的欲火。

郝千山被琦婉压在身下,搂着这陌生而又熟悉的美人,心中想着的却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