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三百一一章 赤目天主

七枚妖神元丹闪烁着不同颜色的光华,丝丝精纯霸道的灵力从元丹上溢出。

令郝千山从这七枚妖神元丹溢出的灵力上判断出,这七枚妖神元丹,竟分别蕴含着一种天地灵力,七枚元丹,刚好对应着风雷五行七种灵力。

说起来,这也是凌风妖神急功近利,贸然进入魔坟之内,这才引来杀身之祸。若他在吞噬了妖冢内的另外六大妖神的本源后,继续呆在妖冢内修炼,将七种灵力完全炼化,最后七灵合一,那他在除清天境之外的另外天境内足可横着走了。若是再能体悟到另外六大妖神的传承妖力,一旦修炼至妖神,凌风也能睥睨整个九天世界了。

“这七枚妖神元丹,应该就是妖冢那七大妖神的本源了,想不到凌风妖神的法相被毁,连本源都无法收回了!”

琦婉呆呆地看着静静地漂浮在英灵魔殿中的妖神元丹,脸上的欣喜表情无以复加。这妖神元丹虽然仅有妖神一半的本源,但若是能炼化任何一枚,绝对可抵自己数百年的修炼之功。

就连郝千山也不知道的是,若是寻常修士灭了凌风法相,凌风的妖神本源也会被他隔界收回。但是,这玄衣殿卫一出手,便将凌风妖神与其法相相连的心神斩碎,又将其法相劈为碎末。再则,当凌风法相被灭后,又立刻被噬魔灵雷尽数吞噬,连最后回归妖冢的可能也被剥夺了。

琦婉伸手取了一枚妖神元丹,将剩余的六枚留给了郝千山。这妖神元丹,对于琦婉来说,无疑是一个金山银矿摆在那里,一旦炼化这些妖神元丹,就是资质再烂的人,都能在九天世界中成就一个神位。

看着琦婉的选择,郝千山眉头一皱,略一沉吟道:“你炼化一枚元丹需要多久?”

琦婉一愣,不明白郝千山为何要如此问,心中略一估计道:“若是顺利的话,炼化一枚需要十年左右。这还是因为我得到了弑血魔神的传承,体内有神元帮助炼化。否则,就算一百年,也不一定能完全炼化一枚。”

“一枚十年,那七枚不就七十年了……”

琦婉听着郝千山低声嘀咕,哪还不明白他的意思来。当即拒绝他道:“我能得魔神传承,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只怕命中的福分已经消耗精光。现在再得一枚妖神元丹,已经是非分之想了,若是再得七枚妖神元丹,只怕会遭受天谴,命有大舛而至。”

“人族修士修炼的除非魔道,讲求的都是天道正宗,这妖神元丹虽好,于我却没半点用处。”

郝千山怀有升仙诀,又有飞龙变这等奇功,升阶与他来说,到没有多大的难处。此时,他的计划就是先回到人族领地梵天境内,然后寻一处灵气浓郁之地,潜心修炼,直到飞升清天仙界。

与郝千山朝夕相处了近百年,琦婉知道他的脾性,当即收了妖神元丹。她心中想只要不炼化妖神元丹,仅将其留在身边,这命里福分之说也就无视了。

“百年后的今日,我会在鬼冥城外等你。”郝千山说完,灵枢法阵没入魔殿穹顶,片刻后,一团金红色的光晕将他罩住,红光一闪,琦婉便从他眼前消失。

从魔坟中出来,郝千山随即恢复了本相,任由噬魔灵雷蛰伏在灵台上,开始消化它吞噬的十三大魔神的本源。再次站在传送圆台上,郝千山并没有离去,而是手握尸神剑,等待着夜色的降临。

……………………

当鬼冥城头上露出一抹柔和的晨曦时,郝千山从鬼冥城内传送而出。站在城外的高山上,郝千山望着鬼冥城上空的阴煞之云,心中幻想着琦婉屏息修炼的情景,随即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沙尘之中。

梵天境位于阳天境南方,距鬼冥城约两亿余里。

两天后,郝千山从一片漫无边际的沙尘遮蔽的枯林上空一闪而过,在空中仅留下一道青色的电光,细微的雷鸣声划破天际。

“咦!飞天秘录中的飞龙变,想不到十余万年后,居然有人能施展!”

……

“不对,这不是真正的飞龙变,只具其形而已,难道是他的传人?”

当郝千山掠过一株参天枯树时,突然从一巨大的树洞中传来一声惊疑之声,这人竟然能识得飞天秘录。

沙!沙!

一阵密集的沙粒碰撞声后,参天枯树突然被一团沙尘包裹住,旋即,沙尘散尽,而那株参天枯树却消失不见了。

郝千山正施展游龙步奔行间,突然感到下方枯林传来一阵晃动,紧接着,沙沙之声从枯林中密集传出。

瞬息之间,下方枯林全被沙尘所遮蔽,形成一片无边无际的沙云。

“这位小道友,还请留步,老夫有事相询!”

在郝千山前方头顶上空,一须发飘扬的老者法相由沙云幻化而出,看着一收游龙步的郝千山。

郝千山感受着空中传来的迫人气息,这股庞大的气息,就算是那妖神凌风也有所不及。

“晚辈郝千山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拦住去路,所为何事?”

郝千山若是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敌意,反而有一种亲切之感从心底升起,他绝对会掉头就跑。

此时,四周的沙云早已遮天蔽日,竟在瞬息间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沙云空间。

一身穿黄褐色长袍的白须老人出现在郝千山面前,微笑地看着郝千山,“本座赤目,乃是阳天境天主!小道友,能否告诉本座,你这飞龙变神通从何而来!”

“天主!!”

郝千山的心脏先是猛烈地跳动了一下,随后又想起他的问话来,这是他遇到的第二个人问起飞龙变来历了,第一个人是玄武水宫中的天一水神。

阳天境天主,郝千山还是第一次听说阳天境内还有天主。这天主不知是对方自封的还是每一天境内都有专门的职守。

对方的神通远超郝千山见过的所有厉害的存在,就算是六大地魔皇联手,在这叫做赤目的天主面前,也是不堪一击,不知凌风妖神恢复了全部力量,是否能与赤目一战。

“哈哈哈,怎么,本座乃是九天世界中顶端的存在,害怕本座觊觎你的神通功法不成?”赤目看着郝千山面露沉思,一脸犹豫不决的样子,哈哈一笑,无论语气还是神态都是傲然。

“老夫问你,只是想知道传你飞龙变的是谁?是否是火神赤耳?”赤目天主此时竟不再自称本座,而是老夫了。

这一变化令郝千山又倍感亲切,当赤目提到火神赤耳时,他心中又是一阵狂跳,他能预感到,似乎有什么大事要被点破了。

若是这赤目天主要灭杀自己,实在是举手之间便能做到,而且,若是想要强行知道,完全可以灭了自己,再施展搜魂之法,根本没有必要与自己这般啰嗦。

心中释然后,郝千山当即回答道:“刚才晚辈施展的步法,乃是晚辈祖传功法。前辈所提到的火神赤耳,据晚辈在下界的调查所知,正是晚辈先祖!”

“什么!你是赤耳兄弟的后裔!”赤目天主虽然已是九天世界中顶端的存在,一身修为夺天地造化,有逆转乾坤之神通,但还是被郝千山的话惊得浑身微微一震。

一双电目在郝千山身上不停打量起来,同时,郝千山感受到对方的神念检视着自己,似乎在观赏一件宝贝一般。

虽是如此,但郝千山却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不自在。

郝千山也被赤目天主的话惊得一呆,随即将赤耳与赤目两人名字联系在一起,再加上自己刚才那股亲切之感,郝千山立时判断出赤耳火神与赤目天主比为亲生兄弟。

突然,赤目天主眼中精光一闪,似乎发现了什么宝贝一般。随即,他单手一伸,掌心向上平展而开。

手掌上金光一闪,一金色玉匣出现在他手中,玉匣之下,压着一幅画像。

郝千山看去时,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赤目天主手中之物,竟和自己的祖传之物一模一样。

自从飞升到九天界后,郝千山几乎忘记了画像与金匣的存在。此刻见赤目手中之物,他的神念随即向储物袋中扫去。

这一扫,他脑中顿时一片茫然。

翻遍了储物袋内的每一件物品,翻遍了腰间的每一个储物袋,甚至连玄姬呆的那个灵兽袋也翻了一遍,画像与金匣不知何时失去了踪影。

“不用找了,无极藏天匣在这里!”赤目天主轻抚着手中画像和金色玉匣,向郝千山解释道。

这金色玉匣竟是叫做无极藏天匣!

“嘶!”

郝千山倒吸了口凉气,赤目天主的神通,当真惊天地泣鬼神,连他取走自己储物袋中之物,自己也没有丝毫察觉。

“前辈?”

郝千山不解地看向赤目天主,满脸疑惑地问道。

“哈哈哈!”赤目天主朗声大笑,声震天地。

“千山,难道你没猜到我与赤耳的关系吗?”赤目天主收回笑声,突然笑容可掬地看着郝千山,问道,连称呼都变得亲切起来。

“莫非前辈与赤耳先祖是血脉同胞,是晚辈的叔祖?”见赤目发问,郝千山将之前的推测搬了出来。

说罢,立即跪伏在地,口中连呼“叔祖!”

“嗯,孺子可教也!”赤目天主来到郝千山近前,虽然他早已用神念检视了郝千山数遍,但还是绕着郝千山转了一圈,不停地点头道。

“这无极藏天匣应是小弟留给他后人之物,现在依旧还你。不过,这画像可否送我,差不多十万年不见他了,心中还是蛮想念他的!”

赤目将金匣递给郝千山,双手摩挲着赤耳的画像,久久沉默不语。令郝千山奇怪的是,没有画像包裹的无极藏天匣,此时竟没有产生一丝的空间波动,不知是被赤目叔祖除去了禁制,还是到了九天灵界中,无极藏天匣没了这般剧烈的反应。

“无极藏天匣乃是九天神物,能容天地万象,能纳诸天世界。下一界空间脆弱,若没有这太极玄天布包裹,如何禁得住藏天匣的神力波动。”

从郝千山的表情上,赤目自然能看出他心中的疑惑,随口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