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三百一八章 金刚鼎

“天霖帮长老!”

武言与林小夕一听是天霖帮长老杀到,心中惊惧不已,两人顿时对望一眼,又向郝千山望去,眼中满是询问之意。

同时,对于天霖帮长老能找到此处,心中也是惊骇不已,数百年来,他们建造这座洞府不知花了多少心血,原本以为就算是天仙到来,也不见得能轻易发现这处洞府。

“这天霖帮长老是什么修为?”

郝千山见武言两人的惊惧神色,眉头微微一皱,只要来人不是如那风神般的修为境界,他还是有信心让对方知难而退的。

“这天霖帮乃是天云城第一大帮,其帮主也是天云城城主,控制着天云城的命脉。帮内有十一名玄仙长老,人人修为高深,全都是玄仙后期的修为,更有几名长老,修为已经修炼到了玄仙后期巅峰境界!”武言道。

天云城城主颜孤心修为深不可测,据说是封神殿特派下来的城主,极有可能是一名天仙境界的修士。天霖帮在天云城内,也算是一霸了,平日,明面上维持着天云城的秩序,但暗地里却做着杀人越货,蝇营狗苟的勾当。

原来这长老最多也只是玄仙后期巅峰的境界,听武言说完,郝千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若无其事地道:“走,出去会一会他们!”

“会一会?”

林小夕听郝千山说起来轻松异常,似乎完全没有将天霖帮放在心上一般。她虽然心中有些惊疑,但想起对方当年在下界叱咤风云时,对他的实力还是有些信心的。不过想起那颜孤心的莫测神通时,心中有直打鼓。

“怎么,难道你们怀疑我的神通实力?”

郝千山见武言夫妇迟疑不决的样子,当即明白了二人的担忧之处。

“郝兄,他们人多势众,只怕……”

“武兄,林道友,你们在此稍候片刻,我去去就来!”武言话还未说完,便被郝千山一语打算。

随即,只见郝千山身上灵光一闪,轰隆一声雷声轰鸣,便消失在了洞府密室之中。

武言与林小夕见郝千山凭空消失,双双惊得张大了口,你瞪我,我瞪你地呆在原地。要知道,他这洞府,可是下了数十道厉害的禁制,不想在郝千山面前,这些禁制竟如无物一般。

此刻,那平静的湖面周围,站着十余名修士。最前面站着一名绿袍中年修士双手抱胸,面色倨傲地立于湖上。他的身边,站着那名刚才逃走的老年修士,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这绿袍修士,便是天霖帮排位第七的长老,一身神通修为已达玄仙境界的巅峰,人称绿袍老祖。

突然,湖水一阵波动,湖心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股庞大的吸力从漩涡之中发出。本来平静的湖面,顿时狂风大作。一道磅礴的灵力冲天而起,灵压迫得绿袍老祖身后的天霖帮修士纷纷后退,直退出十余丈远,才稳住身形。

“咻!”

一道红色的光影从漩涡中心飞射而出,如一支标枪刺入长空,迫得周围的气劲一声异响。

郝千山倒背着双手,立于空中,看着眼前这群不速之客。

“刚才谁在此叫嚣?谁是天霖帮长老?”郝千山斜着双目,看向离自己最近的那名绿袍修士,这绿袍修士就是这群人中气息最强,也是修为最为高深之人,料想也是天霖帮的长老。

“哼,大胆贼人,凭你也配和我天霖帮长老说话?”站在绿袍老祖身后的一名灵仙级别的修士叫嚣着,指手划脚地指责起郝千山来。虽然他也能感应到郝千山身上传出的强烈气息,但此刻有本帮长老撑腰,他又何惧对方玄仙境界的修为实力。

“哼,找死!”

郝千山眼中金紫色的光华一闪,狠狠瞪了那说话的修士一眼。

这修士被郝千山一瞪,当即体内灵力滚动,对方这一瞪,竟将其体内灵力完全扰乱。这修士惊骇之下,正想催动神念,压制体内开始暴虐的灵力时,突然,其头顶传来一声霹雳巨响,一道金紫色的闪电凭空而下,实实地击在了他头上。

他只是灵仙初期的修为境界,此番被天罚神雷一击而中,还未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便被天罚神雷轰得灰飞烟灭了。

“哈哈哈,果然是天罚神雷,想不到两千年过去了,还能再见到此天地神物!”

自己门人被对方灭杀,那绿袍老祖不怒反笑,听其话,似乎对天罚神雷颇为熟悉。

“笑什么,下一个就是你!”

郝千山双目一竖,目中金紫光华又是一闪,轰隆一声,一道水桶粗细的天罚神雷从天而降,若蛟龙出海般轰向绿袍老祖。

天罚神雷一出,竟粗若水桶,壮若蛟龙,雷龙还未劈下,绿袍老祖便觉空中压力陡然一增。他知道这天罚神雷一旦锁定了目标,便绝不会落空,躲避也是无益的。

“呔!”

绿袍老祖抬头望向飞射而下的金紫色巨龙,双手在胸口一抱。刺目的金光闪烁中,一尊金鼎出现在其手中,鼎上符文飞转,流光溢彩。

这金鼎似乎颇为沉重,绿袍老祖抱住金鼎的双手似缓实疾地抬起,越过头顶。

突然,绿袍老祖双手在金鼎身上一拍。

“哐……”

一声金属异响从金鼎上方传出,鼎盖随即飞射而起,随即,无数金光从鼎中发出,令人眼睛生痛。

此时,天罚神雷正巧轰击而至。

刺溜一声,令郝千山惊奇的是,天罚神雷轰在金鼎之中,并没有发出轰隆巨响,似乎是被金鼎禁制住了一般。

“哐啷!”

金鼎的鼎盖弥合如初,硕大的金鼎闪烁着金紫色的灵光,鼎身微微抖动不已。

下一刻,只见绿袍老祖嘿嘿一笑,双手一转之下,金鼎便消失不见,不知被他收到了何处去。绿袍老祖收了郝千山的天罚神雷,嘿嘿一笑,双手抱胸,一脸讥讽地看着郝千山。

此时,湖面突然破开一条裂缝来,武言与林小夕从湖底飞遁而出,落于一脸惊奇的郝千山旁边。

“郝兄,你无碍吧?”见他脸色难看,不明真相的武言与林小夕当即祭出各自法宝,守护在他前面。

对方的法宝竟能收伏天罚神雷,这倒是令郝千山心中一片愕然。但见那绿袍老祖小人得志的模样,郝千山伸手向武言夫妇摆了摆,示意无事。

“好,难怪这般狂妄,原来竟有如此宝物,再接我一记天罚雷钻试试!”

郝千山说完,目中金紫光华急剧连闪,其双目也完全包裹在了两团金紫光芒之中。

同时,轰隆的霹雳巨响声从空中不断传来,一波波金紫色的电云凭空而生,只是几个呼吸间,一团百丈大小的雷云便出现在空中,将方圆百里都映成了一片金紫之色。

金紫雷云一出,方圆百里内的灵力顿时完全湮灭,草木成灰,山石化浆,下方的地面也被雷云压得下沉数丈。

此时,与绿袍老祖同来的天霖帮弟子们,早已向远处飞遁而去,直到遁出雷云的范围,这才远远停下,不住向这边望来。有机灵的修士,早已化为一道遁光,向天云城方向飞遁而去,似乎是回去求援去了。

“好多天罚神雷!”

绿袍老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空中聚集了百丈雷云,几乎不下于天劫。他这金刚鼎法宝,最多能容纳十余道水桶粗的天罚神雷,若是空中神雷齐下,自己就算法宝拼尽,也无法接下来。

此时的绿袍老祖又何尝不想逃跑,但天罚神雷是为他而生,早已将其锁定,逃跑是绝对跑不掉的。

看着绿袍老祖脸上闪过的惊骇之色,郝千山微微一笑,随即神念一动。

“轰隆隆!”

一声惊天巨响从空中传来,百丈大小的雷云突然一缩,化为十余丈大小,金紫色的雷光挟着庞大的压力如实质般地压了下来。同时,一道十余丈大小的天罚雷钻出现在空中。

隆隆的巨响不断从雷钻之中发出,在尖锥钻头上,一波波金紫色的电光如火焰般吞吐不定。

庞大的压力将绿袍老祖压落地上,其脚下的山石顿时碎为齑粉,他竟有半个身躯被压入了地面之下。

“老怪物,怎么不祭出你那宝鼎了?看看那宝鼎能否收纳得了我这天罚雷钻!”

郝千山看着深陷入山石之中的绿袍老祖,其狼狈的模样令人忍俊不禁,不由讥讽他道。

“郝兄!先制住他,这天霖帮我们还是少惹为妙!”武言见郝千山如此轻易便制住了绿袍老祖,连丝毫的反抗都没有,当即提醒他道。

“好,那就任由武兄处置他了。”

郝千山神念一动,一道神雷从天罚雷钻中飞出,在绿袍老祖身上一绕,将其提在空中。此时的绿袍老祖,面色一片惨白,自他修炼有成以来,还从未如此败过。

“绿袍前辈,我们做一笔交易如何?”

武言这声前辈倒是令一旁的郝千山一愣,对于武言如此委曲求全心中有些不安起来。但看林小夕时,却见她也是眉头略微一皱即展。

“哼,杀了我,你们都得死,这梵天境就算再大,也绝容……”绿袍老祖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过求饶的软话,此番虽然被郝千山制住,却自信对方不敢杀他。

他这番话,顿时引得郝千山眼中杀机爆射,当他眼神与郝千山眼神对撞一处时,这股杀机顿时令他心中一跳。这后面“绝容不下你三人”之话顿时被咽了回去,绿袍老祖在梵天境打拼了无数年,还是深谙不吃眼前亏的道理的。

“若前辈答应既往不咎,当做前面之事没有发生过,我这便放了前辈如何?”武言这般息事宁人,忌惮的是天云城的背景,一想到轩辕神的主宰势力,便令他这小小的灵仙心神不宁。

“好,只要放了我,你们与天霖帮的仇隙便就此揭过!”绿袍老祖看了眼郝千山,当即答应了武言的条件。

“慢着!”郝千山语气冰冷地道。

“你还有什么条件?”虽然是对方的阶下囚,这绿袍老祖仍不失自己的身份,语气倨傲无比。

郝千山微微一笑,斜眼看着他,一字一顿地道:“留下你那金鼎,便放你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