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三百二零章 欢喜佛

“去得,去得!”

林小夕二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郝千山收回三件法宝,两人此时才算是清楚了郝千山的真正实力。

特别是那条黑色的雷龙,不仅气息迫人,浑身还透出一股吞噬天地的气势,就算是天云城的护城神使,也要逊色不已。

“以郝兄现在的神通,就算要去云中仙城,也不是难事!”武言再次肯定着郝千山的实力。

“云中城?这是何处?”

这云中城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但从武言的言语神态之中,他也能猜到一些,这云中城必是比这天云城更为高级的城池。

“这只是传说中的存在,无人知道它的位置。据说里面居住着不沾凡气,只饮仙露的仙神们!”武言随口解释道,对于云中城,他也只是听说而已。

“那这云中城也是清天仙境一般的存在了?”一提到仙人,郝千山随即想起清天仙境来。

“呵呵,郝兄此言差矣,清天仙境乃是真正的仙界,又怎会出现在这一界!这云中城据说直接隶属于轩辕封神殿!”林小夕知道得比武言多了一些,但也仅仅是多了这一点。

“原来如此,有机会的话,定要去云中城看一看!”郝千山收了法宝,向武言夫妇招呼一声,向天云城的方向缓缓飞去。

其实天云城离此地,不过千万余里,对于郝千山来说只是片刻即到,但对于武言夫妇来说,却要耗费不少时间了。

郝千山迁就武言夫妇,刻意缓行。刚才武言夫妇忌惮天霖帮势力,时时处处避让。现在,他们见识了郝千山的通天神通后,一路上再无一丝顾忌。三人意气风发,向着天云城缓缓行去。

千余年来,郝千山除了与姬嫣在千瞳城有过数日畅游外,再无甚惬意之时。此刻,与故人并肩行走,往事掠于脑际,更没有一丝怀疑与警惕,心中竟生出一种天地之大,任我畅游的心旷神怡之感来。

此时,夕阳渐隐,一线红艳的晚霞自天边射来,笼罩在五彩光华中的天云城,在晚霞的烘托下,更显瑰丽神韵。

郝千山抬头望向云层间云蒸霞蔚的天云城,开口喃喃道:“武兄,等我得了天云城,再寻到黎春、洛萝和寒桐师姐。我们便在这天云城中,与日月同游,参天地而修,还真是件人生美事!”

“哼,当真是不知死活,坐井观天之辈。莫以为你伤了我天霖帮一名小小的长老,就能藐视我天云城群修了。”

郝千山刚说完话,空中便传来一声冰凉刺骨的女子声音,但这声音虽然冰凉刺骨,听来却又如仙乐飘荡一般,悦耳之音却又带着无尽的杀意。

武言夫妇对望一眼,再看向四周虚空,不由脸色一变,忙向郝千山示警道:“小心,她是天运城主颜孤心!”

郝千山身上灵光一涨,将笼罩过来的杀意尽数驱散,随即双手倒背,朗声笑道:“久闻城主音如丝竹,今日一听,怎透着无尽的杀意!”

其实,郝千山哪里见过这颜孤心,如此说,只是想引对方出来罢了!刚才,他神念一番查探,却不见对方踪迹。

“哼,无知后辈,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这天云城主声音一歇,天际的霞光中突然飘来一道白光。这白光晃晃悠悠,似慢实快。白光只是一飘一荡间,便已经飞出了百万余里。

再过瞬息,那白光只离郝千山十里之处,一圈圈炫目的乳白色光晕如水般波动而开。光晕中心位置,一朵九瓣莲花不急不缓地盘旋着,莲花中心那半遮半掩的葱翠莲台上,静立着一素衣玉面的婷娜仙子。

仙子单足而立,右足附在左小腿上,腿上曲线毕露,曼妙动人。玉手结印与胸,与莲花一体,浑然天成。

郝千山不觉呆了,这女子明丽不可方物,一尘不染的冰洁状,自有一股慑人的魅力。

不光郝千山如此,武言同样一脸呆像地望着莲中之人,神与魂销。而再看一旁的林小夕,她虽眼神惊异,神光外放,但面上却露出一丝自惭形秽的神态来。

再过熟悉,莲花与仙子出现在郝千山十余之外。莲台之中,飘出若有若无的仙音,声音极低,以郝千山目前的修为境界,竟也不能听出声音的具体内容。

郝千山看着花中仙子朱唇微启微闭,双目微微一闭,运足耳力,凝神听去。终于有一丝声音入耳,不过却只听请了一小段。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花中仙子所吟唱的,竟是一段佛经,再配以仙子超凡脱俗的法度。郝千山本就修炼过佛门法诀梵心诀,又修炼舍利修身诀,体内已然种下佛根。此时,佛音入耳,真觉如仙音一般,受用无比。当他再次凝神细听时,对方声音又模糊起来,仙音韵律平静,却减减模糊。

如此仙音,就此消散,委实可惜。郝千山心神一动,调动心神,感应天地万物。

“……闻佛所说,皆大欢喜……”那刚要逝去的佛音再次出现在郝千山耳中,聆听佛音,郝千山顿觉灵台清明,法体精神如受洗涤。

灵台清明之处,白光环绕,花中仙子的结印法相虚影出现在他灵台上空。

“你可知有罪?”

仙子法相虚影恬淡雅静,话音之中,散发出无可抗拒的庄严法度。

“罪?”

郝千山一愣,还未等他完全反应过来,这花中仙子又道:“你虽修炼有成,但所杀生灵,不下万千……”

郝千山闻听此言,心中一动,顿时浮现出自己修仙以来所杀之人。血灵宗修士,无影仙宫诸人,漠云荒地外暗杀自己的修士……。他略一细数下,自己所杀的妖兽魔灵、凡人修士竟真是数不胜数。

“我佛广开普渡之门,放下屠刀,渡你成佛!”

花中仙子腿腰袅袅娜娜,在她身后花瓣交错间,突然冒出仙气缭绕,竟不知从哪里钻出一对妙龄男女,在花中仙子身周做着各种**亵动作。

“……渡你成佛……渡你成佛……”一声声仙音如浪涛般冲刷着郝千山灵台仙根。

此时,那对妙龄男女,已经开始脱去花中仙子身上的素衣,此时的郝千山恨不能亲手施为。

“阿弥陀佛!!”

正在郝千山几乎要冲上去将花中仙子尽情碾压之时,突然,自郝千山体内生出一道道金色的佛光,齐聚至灵台至上。

“邪宗旁门的欢喜佛,也敢渡人成佛!”

一尊金色佛像,三头六臂,手捏三世佛印,出现在灵台至上,身上佛光横流,扫荡着欢喜佛的**_声秽_语。

佛音乍现,如晨钟暮鼓,将郝千山敲醒过来。而那花中仙子,在三头六臂佛像出现之时,如泡影般溃散消失。

郝千山双目突然一睁,竟发现,自己竟立于莲台至上,那如白玉雕琢的花中仙子一脸愤怒地盯着自己,其结印的双手正点向自己额头。

“哼,找死!”

刚才,若不是自己修炼过正宗的佛门绝学,身上佛根已种,只怕就要被对方侵蚀心神,堕入万劫不复之地。见对方点向自己眉心,郝千山冷哼一声,眉心魔光一闪,噬魔灵雷飞射而出。

咔嚓一声脆响,花中仙子那艳绝天下的玉体,在噬魔灵雷的威能下,顷刻间溃散消失。噬魔灵雷去势不减,飞撞在莲花至上,将整朵莲花尽数吞噬。

百万里外的虚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女子尖利的怒叫声,随即,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郝兄!?”

武言夫妇二人向十余丈外的郝千山冲了过去,声音充满了惊疑。

刚才他们亲眼见到那花中美人勾引郝千山,片刻后,他又冲入莲花。二人想要出手相助,却被莲花中传出的磅礴灵压压得喘不过起来。哪知,他们正担心时,却见郝千山突然袭击对方,并一击成功。

刚才这欢喜佛想要对付的是郝千山,对武言二人只是稍稍压制。是以,只有郝千山差点着了对方的道道,否则,武言二人又岂能幸免。

见到飞射而至的武言夫妇,郝千山从沉思中回过头来,突然问道:“二位可听说过欢喜佛?”

“啊!是了,难怪我感觉刚才莲花有些诡异,原来是欢喜佛化身!”

经郝千山一提,林小夕顿时倒吸了口凉气,脸上的惊骇之色尤胜刚才。

郝千山与武言纷纷望向林小夕,只见她略一沉吟后,开口道:“传说数百万年前,九天界突然冒出一大奇怪宗门,叫欢喜佛宗,其宗主乃是一绝世神女,其美足以令诸天神女形秽,并自号欢喜佛……。无论是仙、神、魔、妖,无不拜倒在她裙下,以其奴自居,并以之为荣。”

“那妖魔人三族领地,岂不是全被控制在欢喜佛手中?”

郝千山虽然不知当时的情况,但见刚才那欢喜佛法相,自己也差点不能自制。能以一己之力,统御妖魔人三大天界,实是了不得。这不仅要靠欢喜佛自身的修为神通,更需要惊才绝艳的才智才行。

“咯咯,你们俩是不是也想被做其裙下之奴?”林小夕被郝千山打断讲述,瞟了一眼似乎在回味刚才欢喜佛魅力的两人,眉目一扬,故意问道。

“呵呵,在我心中,可是只有我的夕儿,要做也只做你裙下之奴!”

武言想起刚才见到欢喜佛的失态之处,当即呵呵一笑,将林小夕揽入怀中,作势欲行猥亵之事。

“呆子,还不放开,郝兄还在呢!”林小夕涨红了玉脸,一把推开武言,狠狠在其手臂拧了一把,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向着郝千山笑了笑。但听着武言的话,心中却受用无比。

只听她又道:“九天三大灵族,奇人异士何止万千。欢喜佛虽然魅力倾天,又岂能人人面首?刚才郝兄不就没受其蛊惑吗?”

听到此处,郝千山差点老脸一红,要说自己没受其迷惑,绝对是假话,若不是自己修持了佛门正宗法诀,只怕此刻已被欢喜佛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