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三百二八章 神卫的忠告

“风兄,他是赤目天主的人,只要他交出轩辕令,我看还是算了吧。”离风神最近的一名身穿黄色铠甲的修士提议道,从其身上发出的气息,郝千山可以估计到,这名修士修为应该与风神相当。

郝千山没注意到的是,不知何时,这与风神修为相当的四人竟穿上了明晃晃的黄色铠甲。其中一名修士,胸甲之上,铭刻着一个“卫”字。

“哼,他可是杀了雨兄之人,已经犯了梵天境仙条,就算赤目天主亲自来此,也不能一手遮天。”

风神脸上一怔,他心中觉得自己这是在替轩辕神执行梵天境的仙条,就凭对方杀了雨神这条,也难逃抽魄炼魂之刑。

“怎么?四大神卫连一个玄仙境界的修士也怕了?”

风神知道自己一人绝难灭杀对方,更何况对方现在还有轩辕令在手。因此,他这次出来,征得轩辕神的许可,带着四大神卫前来助阵。哪知四大神卫却忌惮其赤目天主来,就算有轩辕神的默许下,似乎也不想得罪对方。

“嘿嘿,风兄,你这话就不对了!”那胸甲上有字的神卫看着风神,冷笑一声,当面指责他道。

风神不想对方竟在敌人面前指责自己,老脸一沉,旋即又不冷不热地道:“轩辕神让我带你们来,可不是在这里吵架的!”

说罢,他手中红光一闪,一枚鲜艳似血的令牌出现在手中,令牌中心位置,铭印着一个乌黑的“拘”字。

“四大神卫听令!轩辕神令,拘!”风神说着,将手中令牌投了出去,被那说话的神卫一把捏住,恭敬地收入怀中。

“得令!拘!”

四声齐吼自四大神卫口中发出,声音刺破苍穹,震慑寰宇。刚才还有些不想动手的黄色铠甲修士,立时气势狂涨,磅礴的灵力从体内源源涌出,如洪水般冲刷着这不知多么古老的天云城。

就在四大神卫刚吼出之时,早已经全神戒备的郝千山脚下雷声一响,一青一黑两道光影从原地冲出,青色的龙影向西急遁,黑色的玄武向东而遁。

青色龙影掠过之处,正是颜孤心所站立之处。

她正是郝千山的第一个要击杀的目标,当她再次出现在郝千山面前时,郝千山便决定了,无论如何,第一要击杀的必是这天云城前任城主。

被她引来的封神殿之人,实力强横可怖,均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跺一跺脚,也能让这天云城飞灰烟灭。

若是自己这次落荒而逃,那天云城可就又落在这颜孤心手中了,如此,武言夫妇何来容身之处。他必须得助武言夫妇除去这个后患,而且是彻底除去!

是以,郝千山一出手,便施展出他从未用之对敌的飞龙变和玄武变这两种绝世神通。同时,尸神剑与天罚神雷,罩向颜孤心前后左右,四面八方。

在如此多的高手强敌面前,谁也没有想到,郝千山竟袭击这修为最弱的颜孤心。在一旁看热闹的颜孤心也没想到,郝千山竟在此时偷袭自己。当她惊觉时,郝千山所化龙影已经从他身边一飘而过。在身体被分为两半之前,她感到了尸神剑掠过眉心的冰凉感觉。

此时的风神,正双目直直地望着空中两道实质般的光影,脸上神情急剧变化。颜孤心的陨落,他丝毫就没有放在心上。

此时,四大神卫早已各自施展神通,将郝千山那具玄武分身紧紧围住。

风神看着空中舞动游弋的青龙,口中喃喃自语道:“青龙……玄武……,这是……”

“啊,是……是飞天秘录!”

风神张大了嘴,看着被四大神卫围住的玄武,无数法宝轰击在玄武背上,只是将其击得灵光一暗。而那青色的龙影,却不知去向,空中仍然回响着低沉的雷声,雷声似在消逝,又似远去。

他现在终于明白,雨神为什么而死了。同时,他又庆幸雨神被郝千山杀死了,否则,自己又怎能有如此大的机缘得到飞天秘录。

一丝惊喜浮现在风神脸上,似乎这飞天秘录已经是属于他了一般。

“哼,现在知道飞天秘录,已经晚了!”

郝千山的声音突然从风神头顶传来,当他从惊喜中清醒过来时,一蓬光霞已经到了头顶两尺之处,他能感应到从锋利的剑锋中透射而出的凌厉剑意。

郝千山这一剑蕴含着无坚不摧的气势,就算是天地虚空,恐怕也要在这凌厉一剑中,破出个大窟窿来。

这剑虽然气势慑人,但在风神眼中,要避过这一剑简直是轻而易举之事。只见他嘴角略微**,但他**的嘴角却只是微微动了一动,便彻底凝固在了脸上。

紧接着,风神脸上一片死灰,目中也充满了恐惧。

因为就在他想冷笑之时,才发觉,自己脸上的肌肉重若山岳。心中骇然之下,立时催动体内灵力,哪知,体内的灵力竟不听召唤。甚至连神念也被拘押在灵台之内,难以扩展半寸。

“轩辕令!”

风神一惊之下,从身体的各个反应来看,自己确确实实地已经被轩辕令制住了。

这轩辕令,他再清楚不过了,就算是轩辕神本尊被禁制住,也绝对讨不了好去。若只是被轩辕令禁制住,风神也不会表现出如此的绝望脸色来。但,此刻那无坚不摧的尸神剑,已经离他头顶不及一尺,四大神卫想要救助他,已是不及。

风神眼睁睁地看着从头顶一切而下的尸神剑,意识也在尸神剑没入他头顶时消散。

郝千山偷袭风神成功,瞟了一眼正在追逐自己玄武分身的四大神卫,随即神念一动,那已经实质化的玄武法相如烟雾般溃散消失。

郝千山收了玄武分身,头顶的轩辕令盘旋着,其上的光芒急欲喷薄而出。

“风神已死,想不死的,就此离去,否则,定让你灰飞烟灭!”

郝千山右手持尸神剑,剑尖直指四人,剑上金紫红三色流光缠绕,火羽浮动。左手托着轩辕令,身上的七彩乌芒甲光晕流转,神威凌凌如战神下凡一般。再加上七彩乌芒甲的加持作用,气势另人窒息!

“风神的生与死与我等何干,我兄弟等有命在身,纵然身死,也要执行轩辕神的命令!”

那身穿黄色铠甲的神卫面目一肃,他四人排成一线,向郝千山压了过来。

“怎么?你们不忌惮赤目天主了?”郝千山想起刚才四人见到七彩乌芒甲的反应,当即出口反诘道。

“之前轩辕拘禁令符未出,现在令牌在手,必以死执令!”那胸甲有“卫”字的神卫面色一正,双手一抱拳,向着封神殿的方向拜了一拜,似乎当那轩辕神就在面前一般。

他这番言语与动作,与凡俗界的皇室臣子倒是有些相似,所表现出来的气度,竟有一种虽有强敌万千吾往矣的悲壮之感。

这番不畏生死的气度,令郝千山一阵动容。

“等等!”

郝千山垂下手中尸神剑,将手中轩辕令一伸。

“若是在下交出轩辕令,你们是否可以就此离去,回去向轩辕神交差!”郝千山目光定在这神卫头领脸上,手托轩辕令,气定神闲。

四大神卫脸色同时一怔,停止了前行的脚步,纷纷对望了一眼。你在这一刹那的对望之中,他们便已经交流完毕。

略微沉吟片刻后,那神卫头领终于点了点头,向郝千山道:“好,带回轩辕令,也是一样!”

他心中很清楚,虽然凭借四人之力,对方绝对无法像杀风神那样杀了自己兄弟,但自家兄弟施展绝招之下,最多能勉强破去七彩乌芒甲的防御。若是要制住对方,实在是难于登天。

若是如此,还不如就此卖对方一个人情,拿了轩辕令回去缴令。

从四大神卫刚才的言行来看,也是重诺之人。也正因此,郝千山才想出交出轩辕令,打发对方走人。

看着四大神卫驾遁光而走,消失在远处天际,郝千山这才缓步走下城头。

“郝兄弟,你虽然有赤目天主庇护,但梵天境不比阳天境,你还是暂且先回阳天境避避!”

郝千山想着神卫头领的话,长出了口气。现在,他最希望的就是洛萝与寒桐早点出现在天云城内。

此刻,城墙之下,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修士。几乎整个天云城的修士,都目睹了郝千山灭杀颜孤心与风神,惊退四大神卫的整个过程。

当四大神卫消失在天际时,整座天云城顿时沸腾了起来。

平日里,就是颜孤心这般天仙境界的修士,也是这些修士渴望不可及的巅峰存在。现在可好,天云城一下出了个连神使都能轻易灭杀的英雄,还不令这些修士癫狂。

当郝千山走入人群时,立时受到城中修士英雄般的礼遇。在弱肉强食的九天世界中,修士们对力量是绝对的崇拜。

“郝兄……,郝兄……”

远处的人群随着两声“郝兄”如潮水般分开一条路来。

武言,这位新任一个多月的天云城城主,此刻才赶了过来,这还是在宫门外守卫通知他才知道此事。

那时,他正守在须弥金刚鼎前,对着林小夕说着绵绵情话,当他听守卫报告郝千山被颜孤心带着四名修为深不可测的人围在城头时,他一刻也未耽搁便奔了出来。

当他远远瞥见郝千山时,却见他正从城头缓步而下,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立时松了口大气。

“郝兄!没事吧?”武言拉着郝千山,前后仔细看了看,有些怀疑地问道。

“没事,走,我们回宫去再说!”郝千山微微一笑,挥退人群,与武言一道,向城主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