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三百四七章 清天仙境

白光的破坏力无以伦比,就是具有毁天灭地之威的劫云风暴,也在白光的威能下灰飞烟灭。不知这复合天劫,是在白光的威能下化为了乌有,还是复合天劫只有这一道天雷。

白光击在七彩乌芒甲上,宝甲上光芒闪烁,无数气色流光四溢而出,似乎这宝甲也承受不住白光的威能。

“这就是复合天劫么?”郝千山拼命催动体内灵力,将七彩乌芒甲威能催到了极致。同时,无数佛力从体内迸射出,将他与寒桐紧紧包裹在一起。

七彩乌芒甲,乃是赤目天主的护身宝物,其防护能力又岂是这升仙天劫能突破的。但郝千山体内灵力不及赤目,又怎能完全激发宝甲威力。

仅仅抵挡了数息时间,七彩乌芒甲便发出一声嗡鸣,其上灵光一暗,竟丝毫不听主人使唤,躲到郝千山灵台深处去了。

在宝甲失去作用的同时,破天砖从他眉心自主地飞射而出,毫无畏惧地迎向白光。但破天砖刚与白光一接触,便被白光那毁天灭地的威能硬生生逼回了主人灵台中。

在白光卷到寒桐之前,郝千山急忙一翻身,将寒桐整个压在身上。白光尽数轰在他身上,一股奇异的能量灌入体内。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

郝千山只觉脑中一片雪白,时间也仿佛要静止了,他此刻唯一的念头,便是紧紧抱住寒桐,就算是生命将尽,他也不想与师姐分开片刻。

此刻的寒桐,遭遇与郝千山相差无几,虽然郝千山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挡住了大部分的白光。但这白光无孔不入,还是有一些侵入了她的身体。

白光几乎占据了郝千山整个身体,经脉、丹田和每一个细胞,唯有那金光闪烁的灵台还保持着之前的清明。

在他灵台中心处,镇界神鉴缓缓转动着,灵台之中,平静、清明、祥和,外界所发生的一切,似乎都与这灵台没有半点关系。

突然,镇界神鉴停止了转动,在灵台上一闪,竟消失不见。

郝千山头顶上空,镇界神鉴静浮不动,包裹着郝千山两人的白光,如流水般向神鉴聚去,尽数被神鉴吸入,仅仅数息间,便将那足以毁天灭地的白光吸纳殆尽。

吸收了白光的镇界神鉴金光更甚,宛如是吃了高级补品一般。

白光散尽,郝千山紧抱着寒桐,他仍然保持着刚才护住的寒桐的姿势,沐浴在神鉴的金光之中,渐渐恢复了意识。

千里之外的玄姬众人,目瞪口呆地望着空中紧抱着的两人,勾人的妙目中,闪烁着晶莹的水光。

郝千山静立在神鉴之下,怀中紧抱着寒桐,寒桐双手双足,紧紧缠在他身上,不肯放松一丝一毫,生怕爱郎突然离自己而去。两人再经生死,两颗心紧紧_合在了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是镇界神鉴救了我们!”郝千山望着头顶金光闪烁的镇界神鉴,不由感慨万千。

“镇界神鉴!”

寒桐望着光滑鉴人的镜面,看着镜中两人相依相持的样子,脸上泛起幸福的红晕。

突然,镇界神鉴灵光一敛,呼啦一声,一只玄武神兽的虚影出现在神鉴之上,光影再一闪便即消失不见。

“呤……”

神鉴发出一声清鸣,然后金光一晃,竟悄然从空中消失。

郝千山一惊,当他神念扫向灵台时,却哪里还有神鉴的影子。他正错愕间,突然,四周空间一阵剧烈波动。

万里高空之上,一道道七彩祥光投射而下,不偏不倚,将郝千山两人笼罩其中。

“接引仙光!”

“相公,这是清天仙境的接引仙光!”

寒桐望着漫天而下的七彩祥光,高兴得在郝千山脸上狠狠一亲。历经生死,两人终于渡过了飞仙天劫,从此,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共辉。

“糟糕!我还得去云中城!”郝千山想挣脱七彩祥光的束缚,但却没有丝毫作用,几乎转瞬间,他与寒桐两人已离开了渊天境内。

耳边兀自回荡着玄姬期切的声音:“主人,记得回玄武神殿,玄儿等着你呢!”

……………………

当七彩祥光散尽时,寒桐依然紧缠在郝千山身上,那难以分开的架势,恨不得融入爱郎身体之中。

“咯咯咯,想不到连那小龟也对你动了春心!”寒桐伸手在郝千山腿上狠狠揪了一把,这才娇笑着从他身上跳落下来。

“哇!好美……”

刚落地的寒桐,竟发现他们身处在一片山林之中,四周灵气升腾。空中,各色灵禽追逐着七彩祥云飞翔;地上,无数仙兽徜徉于花荫林间。

郝千山深吸一口气,半闭着双目,尽情享受着清新的空气和祥和的灵气,周身舒泰无比。

“这就是清天仙境么?”

寒桐表情迷离,脸上展露出无比享受的神情,有些不太确定地道。

“此处当然是清天仙境了,你们是才到此的吧。”头顶上突然传来一妙龄女子银铃般的声音,只听这声音,便能想象出发声之人的娇憨可爱。

郝千山与寒桐循声望去,只见在头顶一丈高的树丫上,站着一只红足肥圆的绿羽小鸟。

令两人惊奇的是,这小鸟双足箍着两枚金环,头顶戴着一副紫玉花冠,脖子上吊着一串洁白玉珠。

这小鸟身上的每一件饰物,都是梵天境内绝少见的神器。

小鸟眼中露出拟人化的眼神,眼神带着一丝顽皮,又暗藏着好奇。突然,小鸟身上灵光一闪,一十五六岁的妙龄少女坐在树丫上,两只秀足不停摇晃着,一双美目盯着郝千山两人发笑。

“我叫离鹏,你们呢?怎么称呼!”少女双手把玩着颈项上的珠链,自我介绍道。

寒桐报上两人姓名,又问道:“离鹏仙子,此处是何地?”

寒桐面带微笑,现在已是天仙的她体质大变,无论脸蛋还是躯体,已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存在。祥光下的她一颦一笑间,竟是温婉袭人。

“此处乃是仙雀湾,离冥皇宫十万八千里之遥!”离鹏仙子依旧坐在树丫上,脑袋上下轻点,虽然已是人形的她,还是没有丢掉小鸟点头的习惯。

“仙子,可知如何从此处到云中城去?”

郝千山心中挂念着黎春与洛萝,急忙向离鹏仙子打听云中城。

“云中城!你们是来自云中城的?”离鹏仙子突然站了起来,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同时,气势陡然一变,一股灵压如浪涛般直压过来。

光凭离鹏仙子施放的灵压,郝千山心中明白,对方的修为显然已经到了真仙境界了,急忙往寒桐身前一站,硬生生挡下离鹏的灵压攻击。

两股灵压相交之处,激起一道灵力漩涡。

竟没有产生空间扭曲,郝千山心中一惊,若两名真仙境界修士灵压相击,应该能使得空间扭曲才对,但与离鹏仙子相斗,竟只是激起一道灵力漩涡。

“咦!”

离鹏仙子以真仙境界的灵压攻击,竟被一名天仙境界的修士轻易挡下,不由惊咦出声。

“离鹏仙子,我们在去云中城救人的途中,意外飞升清天仙境,并不是来自云中城!”

寒桐在一旁早看出少女对云中城的仇视,当少女惊愕时,急忙出言解释。

“哼,下界之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离鹏仙子冷哼一声,身上灵光一闪,化为一道火线,消失在了树梢上,再也没有了踪影。

“走,我们去冥皇宫问问,离与轩辕神的约定还有一年时间,必须尽快回到云中城去!”

郝千山向四周望了望,刚才的灵禽和仙兽竟一只也无,心念电转下,决定立即到冥皇宫去。

虽然不知道冥皇宫具体的方向,但十万余里的路程,在郝千山心中,却近在眼前一般,分别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飞出十万里后,郝千山终于在雀圣湾的西北方向上找到了冥皇宫的所在。

只见天空一座巨大的城堡隐伏于祥云之中,城堡四周上下,无数仙禽瑞兽穿梭于祥云之间,时而有瑞兽或仙禽所拉的仙辇踏空而过。

郝千山与寒桐一路谨慎,缓缓向冥皇宫走去,虽然他们刻意不引人注意,但两人这般神态,还是引来不少仙人侧目。

眼看冥皇宫大门在望,郝千山握住寒桐的手突然一紧,只见寒桐停在原地,眉头微蹙地道:“郝弟弟,我始终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这冥皇宫的名字,似乎有些不太妥!”

“难道师姐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郝千山一脸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并未发现有异常之处,又望向寒桐。

“这冥皇宫的“冥皇”二字,是否指的是幽冥界的九幽冥皇。若真是如此,咱们乃是人族修士,若贸然进去,岂不误入险地?”寒桐望着郝千山,一脸惊疑地道。

“哈哈,无论仙魔妖人,还是阴鬼之属,一旦晋阶天仙境界,便已融合了天地阴阳,同为一属!”郝千山轻笑一声,伸手在寒桐弹指可破的娇容上轻轻一揪。

两人在城门口踯躅不前,这时,一只浑身漆黑的瑞兽拉着一辆黑色的车辇,钻出祥云,嘎然一声,停在郝千山两人面前。车辇给人一种阴寒的气息,在这遍布祥云,一片祥和的清天仙境内,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仙友可是来自武尘界?”一声阴寒的男子声音从车辇的门帘下传出,让人皮肤也生出一层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