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三百五四章 流沙仙域

凌厉的剑意突破七彩乌芒甲的防御,尽数击在郝千山身上,红色的衣衫顿时化为飞灰,全身上下,除了戴着镯子的手,全被剑意劈出无数细痕,没有方寸完好的肌肤。

细密的血珠从细痕不断浸出,在皮肤表面交汇在一起,只顷刻间,郝千山皮肤有粉红变成血红,最后成了一个血人。

满身血污,凄然可怖!

剑意虽然强大,具有无坚不摧的威能,但七彩乌芒甲还是卸去了绝大部分的剑意威能,否则,单凭郝千山佛骨舍利的身躯,根本无法抵挡轩辕神剑的攻击。

毕竟,轩辕神是这一界的顶端存在,无论是法宝还是神通,远非普通的圣仙修士可比的。

剑意海浪刚退去,又从四面八方涌来一波波滔天海浪,其势比之刚才更胜一筹。

郝千山只觉自己所处的世界有如剑意之海,更感觉此处的天地法则,全是剑道的法则。不光是肉体受到剑意攻击,就连心神意志,也受到剑意攻击。

“这就是圣仙后期巅峰境界的最强绝招吗?这是剑道的始祖,剑道境界的极致!是剑之至尊,剑之皇者!”

郝千山望着四周滔天的绵绵剑意,心中闪过一丝苦笑,原本以为自己修为到了真仙后期境界,至少也能在轩辕神面前保得命在,可在对方绝招之下,竟连反抗都不知从何而起。

此时,无论是破天砖、尸神剑,还是噬魔灵雷,在这无坚不摧,无物不破的滔天剑意面前,竟都龟缩了起来。

在这剑之至尊皇者面前,它们也失去了抵抗的勇气。

看着四周风卷云集的滔天剑意滚滚而来,郝千山极力搜刮着体内仅有的仙元力,同时,神念向手腕上的镯子缠去。

此时,他唯有将希望寄托在这刚得到的镇界神镯上。

“呤!”

当他神念侵入其中时,镯子发出一声清越之鸣。声音不大,但却鸣绝天地,冲破虚空。

郝千山神念刚刚侵入镯子,出乎意料的,镯子并没有像镇界神鉴那样,吸尽他的神念,而是将他仅剩的精元灵血和仙元力尽数吸去。

滔天剑意滚滚而至。

郝千山只觉自己掉入了大海一般,无边剑意向自己席卷而来,令他无处可避。剑意碰撞的声音,如海涛怒啸。在这天地间叫嚣着,似要吞噬其中的一切。

“咻……咻……咻……”

剑意切割着郝千山周围的空间,灰白的空间如豆腐般裂开,又如冰雪般融入剑意之海中。

一丈……三尺……一寸……

当剑意浪涛就要扑到郝千山身上,将他吞噬时,突然,他那戴着镯子的手臂金光一闪。一股金色流光从镯子中席卷而出,瞬间便将郝千山包裹住。

在金色流光出现的刹那间,被剑意切碎吞噬的空间,瞬间便恢复原状。

“嘣!嘣!嘣!”

剑意浪涛尽数扑在郝千山身上,撞在金色流光之上,发出密集的亢音。一时之间,金光疾闪,剑意乱飞。看似威力无铸的剑意,在镯子释放出的界力面前,就如儿戏一般。

绝招被制,轩辕神一愣,但当他发现是镇界神镯发出的威能时,顿时狂喜起来。只是一个天仙境界的修士,都能催动神镯,抵挡自己一击,这镇界神器果真名不虚传。

激发出镇界神镯一击后,郝千山现在除了剩余的神念之外,全身都被镯子掏空。除了大脑中还保持着一丝空明,郝千山四肢一软,缓缓倒了下去。

就在郝千山刚刚倒下时,突然,他脚下沙石一沉,当即激起一阵漩涡,将他卷了下去。

此番变故,突如其来,轩辕神也因为发现镇界神器的神奇之处而有些走神,当他发现郝千山被卷入地下之时,当即一剑向地上劈出。

轰隆巨响声中,一道数千里长,不知有多深的巨壑出现在郝千山消失的地方。

虽然他反应得快,出剑的速度也快,但郝千山还是从他面前消失了。

轩辕神将手中剑一抛,单掌向地下一抹,高声喝道:“乾坤倒转,天翻地覆!”

只见轩辕神手心向下,手掌缓缓向上抬起,脸色一片凝重。四周空间顿时剧烈震动,无数空间碎片纷纷落下。他头顶的天空摇晃盘旋着,缓缓倾斜。随着他手掌抬起的,还有地上那片无边无际的沙地。

眼看,此地就要天翻地覆,突然,一道金光从沙地深处一冲而出,直破云霄。

轰隆一声巨响,黄沙飞扬。那被轩辕神提起的地面,重新落下,天空回归原位。轩辕神一个大意之下,竟一个趔趄。

这道金光,犹如擎天之柱,将天地稳稳定住,此处天地,不再有丝毫晃动。

“定天神光!流沙仙域!雷母!怎么可能!”

轩辕神脸色如猪肝一般,难以置信地看着渐渐空中渐渐退去的金光,口中不停念叨着,心中怀疑着。

迷糊中,郝千山发现自己被泥沙包裹着在地下急速飞遁。在飞遁的过程中,他只感到四周轰鸣声不断,大地不断摇晃着,仿佛天崩地裂一般。

片刻后,又是一声震天巨响,然后四周一震,随即恢复了平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包裹他的泥沙一散,嘭地一声巨响,郝千山重重地落在了地上,随即,便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郝千山似乎恢复了意识。黑暗中,他只觉有两道眼神盯着他,眼神充满了幽怨,含着无边的恨意,令他心虚,心底发颤。不知怎的,只要一感应到那道眼神,他便害怕,心生怯意。

猛然睁开眼来,四周一片昏黄。

这是一个方圆两丈的密室,室顶嵌着一颗明黄色的不知名宝石,这昏黄的光芒,正是宝石发出。

郝千山身体一动,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红玉软床之上,身上盖着一张雪白绒被。

他正诧异此处是何地,突然,脑中闪过与轩辕神大战的一幕来。

此刻,那场景似乎有些模糊,但却又强烈地冲击着他的大脑。

“我睡了多久?”

郝千山想计算时间,但却发现,竟无从计算。身上被轩辕神剑劈出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全身仙元力与精元灵血,也已经完全恢复。

“糟糕,自己不知昏迷了多久,师姐与萝儿她们还在舍利佛塔中,若是在其中呆得太久,岂不……”

郝千山一惊之下,心神侵入佛塔。令他大吃一惊的是,佛塔空空如也,师姐、黎春与洛萝,竟不知所踪。

郝千山脑中短暂空白之后,当即翻身而起,手中剑光一闪,密室大门应剑而碎。

“啊……”

一声女子的惨叫声从门外传出,当郝千山看清时,却发现,竟是一名天仙境界的貌美女修半躺在地上。肩头之上,一道剑痕深可见骨。

若不是室门挡了一下,这女修只怕被尸神剑一剑劈成了两半。

“郝相公,你醒了!”

女修捂着伤口,望着郝千山,一脸惊喜道,郝千山伤了她,她竟丝毫没有怒意。

看着女修惊喜的失魂样子,郝千山脑中顿时清醒过来,不想自己焦急之下,竟将自己的救命恩人伤于剑下。

心中不竟又悔又急,当即向女修深揖一躬,不由对方分说,灵枢法阵从体内一卷而出,将女修罩于九黎精元大阵之中。

此时,灵力一动,郝千山这才发现,自己体内仙元力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来金红绞缠的仙元力,现在,已经全变成了金色的奇异能量,与镇界神鉴中的界力有些相似,但却又大不一样。

再一查自己修为境界,郝千山顿时满脸惊愕。自己修为境界,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圣仙境界了。

“那镯子!”

突然,郝千山脑中灵光一闪,望向手腕。他记得,在镯子吸纳了自己全部的精元灵血后,就套在手腕之上。两只手腕上,并没有镯子。

“丢了……”

但当他神念扫过灵台之时,却发现,那枚金色的镯子,正悬浮在灵台的念云之下,缓缓转动着。

神念一动,叮呤一声清鸣,镯子立在他手心上,缓缓转动着。

“原来这镯子叫镇界神镯,果然是清天仙境的镇界神器!如此,自己体内的金色能量,应该就是清天仙境的界力了!”

郝千山当即将体内金色能量注入镇界神镯之中,镇界神镯顿时光华万丈,一股强烈的天地感应涌入心神,心神随即与天地相接,天地与心神相合的那种奇妙感觉,令郝千山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啸。

“哼,只是睡了六十年,就得意张狂了?”

正在兴头上的郝千山耳中突然传来一声冷哼,声音冰冷,但却令郝千山心神一颤,差点心神失守。

此刻,他又感应到了令他恐惧、幽怨、充满恨意的眼神。眼神彷如利剑一般,直刺他心底最脆弱之处。

“雷母,真是你么?”

郝千山忙收了镇界神镯,转身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此时,他才发现,他竟是站在道狭长的通道上,通道呈圆弧形,那声音,正是通道的尽头传来。

“雷母早就死了,我是慕容仙妃!”冰寒的声音似要让周围的空气结冰,郝千山现在就算是圣仙境界,也觉得心底发寒。

“怎么死的?”

郝千山如受雷击,当年,自己生生夺了她的天花果实,想不到,却令她因此陨落。想起当年在天外魔域中,两人生死相依的情景,不由泪如雨落。

慕容仙姬没有再说话,四周一片沉默。

“嘻!嘻!郝相公,慕容仙姬就是雷母,雷母就是……哎……呀”灵枢法阵中,传来那女修嬉笑的话音,但最后一句还未说完时,突然一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