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

第三百五六章 爱恨之间

郝千山摸着被打得发烫的脸颊,瞪着慕容仙妃,怒道:“怎么,一过了桥就抽板?”

“这十年中,你可没少占我便宜,这一耳光还不够么,若不是看在你助我恢复修为,你这双眼睛我还想挖了呢!”

慕容仙妃面罩寒霜,冷厉的眼神中隐含杀机。想起这十年中两人心神相应,心中所想,尽被对方尽数窥了去。自己全身内外,都被眼前这个男人看了个通透,现在,虽然有衣裙遮体,但她总觉,在郝千山面前,就如赤身**一般。

“之前,你可是同意如此做的,我可没勉强你!”郝千山心中气急,不想慕容仙妃刚开始时满口应承,现在她恢复了修为,却出手打人。

“哼,再盯着我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不知为何,慕容仙妃总觉得郝千山眼神在自己身上晃来晃去,只觉对方眼神穿透自己衣裙,急忙用手掩住重要部位。虽然语气凶狠,但心中底气却是大大不足。

“嘿嘿,有本事你来挖试试,别以为你现在是圣仙中期境界,就能压制我。可别忘了,你体内界力,可完全是我传给你的!”

郝千山心中气愤不已,这十年来,自己辛辛苦苦为其恢复修为,苦头可是吃了不少,不想慕容仙妃毫不领情不说,反倒怪起自己心术不正来了。你不让我看,我偏要狠狠地看,还要大看特看。

想到这里,郝千山嘿嘿冷笑一声,双目狠狠看了过去。眼神在仙妃迷人的重要部位移动,尽显贪婪之色,无礼之极。

他这一番凶狠翻看,竟发现,此时的慕容仙妃竟年轻不少,看上去和二八年华的少女一般,竟是别有一番韵味。尤其那双狠劲十足的眼神中,却又透着一丝怯意。白玉般的玉容,能与皎月争辉。衣裙遮掩的肌肤,细滑丰腴,有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不觉看得呆了。

他正惊艳于慕容仙妃的光彩时,突然,一股凌厉的灵力波动压了过来,灵力刺得眼睛生痛。几乎下意识地,郝千山双手在眼前一挡,一双柔软嫩滑的玉手被紧紧抓住。

慕容仙妃细长的手指离他眼睛已不足一寸的距离。

“好险!”郝千山心中升起一股凉意,竟是遍体生寒。

“放开!”

慕容仙妃用力回抽玉手,却被郝千山丝丝抓住。虽然同时圣仙中期境界的修为,但慕容仙妃比起郝千山的神通,可就差得远了。

自己一双眼睛,差点就毁在了这恶女手下,郝千山怒目瞪着慕容仙妃,眼中满是凌厉的怒意。

感到了郝千山身上传来的迫人气息,慕容仙妃心中一慌,刚才对方色迷迷地看着自己,大怒之下,想也不想便抓向对方双目,想自己雷母之尊,却被他如此无礼冒犯,那双眼睛实在太可恶了。

可是,当郝千山抓住她双手时,她立时便惊醒过来,心中竟升起一丝愧意。

两人同修十年,心神相融,经脉相通。此番再次肢体相接时,立即牵动心神相应,慕容仙妃心中那丝怒意彻底熄灭。

“哼!”

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郝千山被慕容仙妃大了一耳光,正怒意正浓,不想对方又火上浇油,竟出如此狠招。此时的郝千山,心中连杀人之心都有了。但不知为何,心中却对她升不起一丝杀意。

心中暗道:“助你恢复修为,却被倒抽耳光;看了你几眼,你就要我一对眼珠!这不是欺人太甚么,别人怕你雷母,我可不怕!”

郝千山紧紧抓住慕容仙妃双手,嘿嘿冷笑道:“我就占你便宜了,看你能杀了我不成!”

说完,双手用力一拉,身体顺势迎了上去,一个飞身,将慕容仙妃紧紧压在身下。

“啊……,你要做什么?”

突如起来的变故,令慕容仙妃惊呼出声,数十万年来,她又何曾被男人如此亲近过。几乎来自本能地,她手足乱蹬,腰身扭动,试图要挣脱对方控制。可越是挣扎,与对方肌肤相接之处越是传来强烈的异样感觉,如电流般扩散至全身内外。

“当然是占你便宜了!”

郝千山强压住来自身下的诱惑,一种报复的快感传遍全身,呼吸竟也有些急促。

酥麻的电流传遍全身内外,慕容仙妃舒畅得轻唔了一声,那种美妙的感觉顿时在两人心神间传递,一时竟忘记了挣扎。

渐渐地,两人沉浸在这美妙的感觉中,慕容仙妃不自觉闭上美目,脸颊剔透潮红。

原本以为慕容仙妃会极力挣扎怒骂,或者催动法力反击,但对方却鼻息粗重,美目微闭。慕容仙妃的反应,让郝千山有些措手不及,此时,他不知自己该进还是该退。

两人一上一下,就这般平静地“僵持”着。

突然,慕容仙妃睁开美目,正看到郝千山那慑人心魄的眼神,心中不由一慌,竟鬼使神差地道:“怎么不敢了?”

话刚一出口,慕容仙妃立时便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激对方吗,以他此刻对自己的恨意,还不将自己尽情折辱一番。她心中虽有些痛恨郝千山无礼,但此刻,却又期待着对方的无礼。

慌乱中,她美目再次一闭,就此侧过头去,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郝千山听到慕容仙妃的话,神情不由一呆,长出了口气,压下心中邪火,坐了起来。

随着身上的重压消失,那股令她酥麻的感觉渐去,慕容仙妃悄悄睁开妙目,做贼似地望向郝千山。回味着刚才奇妙的感觉,慕容仙妃眼神一阵迷离,心中竟对刚才留恋不已。

“他为什么不占自己便宜了?”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再次打量起眼前这个仇人冤家。

眼神余光中,是郝千山坚毅的眼神,永远令她捉摸不透,眉宇之间,那似无还有的孤寂,令人心疼。

“郝……郝相公……”慕容仙妃也不知为何,自己本想叫他郝小子的,到了嘴边,竟成了郝相公。

郝千山冷眉一瞥,看了半躺在地的慕容仙妃一眼,又移开不光。冷冽中,带着一丝不屑。

这一瞥,令慕容仙妃心中一个哆嗦,不知为何,在这眼神之下,她完全没有了反抗的力量和意志。

从对方的眼神中,慕容仙妃能感到,眼前这个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远。两人虽近在咫尺,但却让她感到,两人之间有一条无法穿越的巨壑。一丝莫名的惊慌从心底涌起,渐渐蔓延全身,最终,连心神也完全被惊慌淹没。

巨壑一边,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一个人。她突然感到害怕起来,害怕眼前这个男人离开自己。

从未经历爱情的慕容仙妃所不明白的是,十年的心神相通,经脉相连,再是片刻的肌肤相亲,早已激活她沉寂了数十万年的心,那颗爱的种子,已经开始在她心底生根发芽。

现在,这柔弱的嫩芽,需要一个支柱。

“别离开我,我怕!”

慕容仙妃怯怯地道,这怯怯的,不是她对郝千山生出的怯意,而是畏惧孤独的怯意。

此时的慕容仙妃,身上凌然之气尽去,柔得如水的秋波能化掉一切坚冰,女人特有的妩媚,绝对令所有男子心神迷醉。

郝千山再次转过头来,看着气息全变的慕容仙妃,心中的惊艳程度,比之刚才大了不知数倍。

正迷醉间,突觉肩上一紧,一股幽香飘入鼻腔。当他回过神来时,却见慕容仙妃已扑在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低泣呢喃。

柔软的胸腹紧抵在胸前,醉人的幽香令他有些窒息。

慕容仙妃前后截然不同的反应,令他更加措手不及,郝千山醒了醒神,发觉这不是梦,怀中美人是真实的。

“慕容仙妃!”

郝千山想推开怀中美人,但对方在自己怀里似乎生了根一般。

“雷母!”郝千山声音不由大了一分。

“我不要做地雷之母,我要做仙妃,做你的仙妃!”

慕容仙妃双手箍住郝千山,丰满的胸部紧压在郝千山胸腹之间,呼吸起伏的细微冲撞,令郝千山心旌荡漾。

两人心神相融十年,本就是走的双修之道,一方如情窦初开,一方情_欲如火。

终于,卡在郝千山心中的隔阂被慕容仙妃一双炽热的柔唇化开。两股情_欲如火山般喷发,两人齐齐被淹没。

郝千山恣意享受着慕容仙妃的一切,那鲜红柔唇,那香糯细舌,那如丝帛般顺滑的冰肌玉肤……。两人坠入深渊,又一同升入云端,直飞天外。

方圆数千里的雷母殿中,雷光被春光掩去。

慕容仙妃爬在郝千山身上,玉指在他脸上逗弄着,如小姑娘般顽皮可爱。

“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慕容仙妃玉手在郝千山肩上一撑,紧压在他身上,鼻尖对着鼻尖,眼睛对着眼睛,嬉笑道。

“我以前不是讲过了吗!”

郝千山微微仰头,两人鼻尖摩挲在一起。

“我要从你穿开裆裤听起!”

慕容仙妃坏笑着,柔软的玉手滑向他腿间。随即,慕容仙妃的尖叫声再次回荡在雷母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