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八章  满座皆惊(1)

赵鹏看见三叔站院门口向里张望,便明白了三叔心里在想什么。他看了看灯火通明院子,说道:“三叔,大哥要结婚了,爷爷肯定高兴,不会睡这么早的。”

赵成隆叹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赵鹏,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这小子了。他不忘提醒赵鹏:“大哥、二哥应该也陪着老爷子说话呢。”

赵鹏淡然一笑,点点头:“我知道。”

“你不怕吗?”赵成隆莫名的问了一句。

“不怕,我正想见他们呢。”赵鹏很平和的说道。

“那好吧。”赵成隆轻轻的按了一下门铃。

很快,大门就开了。一个老人探出头来,看见是赵成隆和赵鹏,立刻露出笑脸:“成隆和大鹏回来了,快进来。”

赵成隆点点头,朝老人笑了笑,眼睛却一直盯着别墅的落地窗看。

赵鹏面带微笑的对老人点点头:“刘爷爷好。”

对于这位跟了爷爷五十年的老部下,赵鹏感觉非常亲切。相比较自己那两位懂事的哥哥,他感觉刘爷爷更喜欢自己。

在老刘的带领下,两人进了赵家大院。

“老爷子跟老大、老二在大厅说话。”老刘不忘提醒一句。

“谢谢刘爷爷。”赵鹏亲切的说道。

老刘不由得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赵鹏,觉得这位赵三少不太对劲,在赵三少的脸上,他没有看见一丝紧张和不安,反而笑意殷殷,满脸喜庆。打量完赵三少,他又看了看赵成隆不安的样子。他偷偷的笑了一下,觉得这位的表现才算正常。

老刘推开门,赵成隆和赵鹏一前一后走进了别墅。一楼大厅里,赵老爷子红光满面的坐在沙发上,虽然已经快要八十岁了,但是赵老爷子的气色非常好,鹤发童颜,精神头十足。在他左手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身材匀称的中年人,五十岁左右的年纪,一丝不苟的冷漠神情,一看就是体制内的人。他就是辽东省组织部长兼省委副书记赵成权。

在赵老爷子右手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身形清瘦的中年人,四十多岁的年纪,西装笔挺,面带微笑,一副富商摸样。正是继承了赵老爷子经商衣钵的赵成亿。

站在门口,看见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赵鹏说不出来是欣喜还是狂热,总之他的心跳不规律起来。

三人都几乎同时看见了赵成隆和赵鹏,赵老爷子对赵成隆招招手,笑道:“大鹏来了,快进来。”

赵鹏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绪,快走几步,来到爷爷面前,躬身施礼:“爷爷好。”

“大鹏又长高了。”赵老爷子笑道。

赵鹏跟爷爷笑了笑,又对大伯赵成权施礼:“大伯好。”

赵成权一脸严肃,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对于大伯对自己的态度,赵鹏早就预料之中。他又转身看着自己的父亲赵成亿,深深一躬:“爸,您身体还好。”

赵成亿不耐烦的皱了皱了眉头,轻轻的哼了一声。

赵鹏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之前的二十年太让父亲失望了,他才会对自己这个样子。

赵老爷子见大儿子和二儿子对自己的孙子这样,忙打圆场,说道:“大鹏,过来坐。”

赵鹏很有礼貌的说了声:“谢谢。”规规矩矩的坐在了爷爷身边。

一直站在赵鹏身后的赵成隆也恭恭敬敬的给赵老爷子鞠躬:“爸,你身体还好吧。”

这次轮到赵老爷子不高兴了,他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

赵成隆皱了皱么头,又跟大哥赵成权打招呼:“大哥,你早来了。”

“昨天来的。”赵成权平淡的说道。

赵成隆又跟二个赵成亿打招呼:“二哥,你也早来了。”

“今天早上到的,老三,来,坐吧。”赵成亿把身体挪了挪,给赵成隆腾出位置。

赵成亿虽然也不喜欢弟弟的作风,觉得赵鹏就是他的翻版。但是经过这么多年了,他也知道弟弟过得不是太好,总想着能帮弟弟一把。但是老爷子管的很严,下了死命令,谁也不准管老三。他也觉得让老三历练历练也不是没有好处,所以也便就没怎么管。不管不代表他不关心,兄弟情分是永远也不可能抹掉的。

“大鹏,你都一年没回来了吧?”赵老爷子对自己的孙子还是比较关心的。

赵鹏略显羞愧的说道:“是,一年没回来了。这都怪我,是我不懂事,让家里担心了。”说着,赵鹏偷偷的瞥了一眼父亲。

赵成亿看都没看赵鹏,只是板板整整的坐着。

赵鹏知道,自己走的时候,话说的太绝了。说什么再也不用家里管,他能自己养活自己之类的狠话。现在想想那些叛逆的话,赵鹏自己都觉得太过分了。

赵老爷子看了看赵成亿,他对孙子和儿子的事也早有耳闻。他能理解儿子的心情,就好像自己的跟老三一样。

“大鹏,要不,我看你还是换一家学校吧。”赵老爷子笑着问道。

赵鹏现在是根本不想再上学了,他觉得他上辈子浪费的时间太多了,这辈子再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学校了。不过爷爷说话了,他总不能顶回去,点点头,笑道:“爷爷,我考虑考虑。”

赵成亿一听这话,心里的火又上来了,瞪了赵鹏一眼,说道:“你去玩吧,别在这烦爷爷。”

若在平时,赵鹏会屁颠屁颠的离开。可是今天他不能离开,他要做的事还没做,就算老头子要抽他,他也不会离开。

“爸,你们说你们的,我坐在一边听着,就当是跟你们学习了。”赵鹏厚着脸皮笑道。

赵成隆不敢置信的看着赵鹏,想起了高大山说的话。他现在也越发的觉得赵鹏的脑子有问题,从进门到现在,他所做的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

“老三,你要是坐不住,就去玩吧。”赵老爷子不冷不热的对赵成隆说道。

赵成隆一听,马上知道自己的刚才的目光出卖了自己,他忙低下头,低声说道:“我也想跟大哥、二哥学习学习。”

赵成亿和赵成权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

赵成亿忙说:“爸,老三也是大人了,他现在也挺上进的。”

赵老爷子的长寿眉微微抖动了一下,看都没看赵成隆,对赵成亿说:“成亿,你接着说。”

赵成亿点点头,规规矩矩的说道:“我听说东南亚涌进了很多热钱。国内的楼市不景气,我想把资金挪到东南亚去。”

赵老爷子没有说话,静静的思考起来。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善于思考是他最大的长处。

见老爷子静静的思考,大家也都静静的思考起来。这是老赵家的规矩,在老爷子思考的时候,谁也不敢打断。

赵鹏也在思考,他在思考该如何给父亲和老赵家提个醒。东南亚现在看着好像春风得意,可是再过半年多,东南亚那些国家的领导人就该哭都找不着调了。东南亚金融危机马上就要爆发了。

上一世的这个时候,他的大脚趾已经截掉了。出院之后,他的意志就消沉了下去。没过多久,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了,金融危机随即蔓延到整个亚洲。这次金融危机彻底改变了老赵家的走势,所以他对这段历史还是比较了解的。

过了一会儿,老爷子缓缓的撩起眼帘,看着赵成亿,问道:“你是打算进入汇市还是股市?”

“我打算进入股市。”赵成亿恭恭敬敬的答道。

“你打算进入哪个国家的股市?”老爷子又问道。

“现在经济发展最快的是泰国、韩国,我想进入泰国和韩国股市。”赵成亿答道。

赵鹏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若是进入汇市,跟着索罗斯等金融大鳄,也许还能捞口饭吃,可是要是进股市,就肯定是九死无生。虽然这已经不是他重生后第一次要改变命运了,但是这次事关重大,关系着老赵家这艘商业航母是持续辉煌还是走向没落的关键一环。赵鹏不觉有些紧张,他紧紧的握紧了拳头。

虽然这个动作很隐蔽,但是却被善于观察的老爷子看在了眼里。他伸手握住了赵鹏的手,问道:“大鹏,你怎么了。是不是不喜欢听,不喜欢就去玩吧。”

“不是,我就是有点担心。”赵鹏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了。

老爷子感到很奇怪,问道:“大鹏,你担心什么?”

赵鹏稳定一下心神,说道:“我担心东南亚的经济。”

赵鹏话一出口,满座皆惊。刚才老爷子那么一问,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赵三少有点坐不住了。却没想到赵三少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赵成亿皱了皱眉头,用命令的语气对赵鹏说道:“大鹏,去玩!”

老爷子看了一眼赵成亿,说道:“你别把孩子吓着。”

老爷子批评完赵成亿,对赵鹏说道:“大鹏,你刚才说你担心东南亚经济?”老爷子自己也不太相信这样的话是从自己这个小孙子嘴里说出来的。

赵鹏挺了挺身子,郑重的说道:“东南亚的经济发展太快了。泰国、韩国,不过是弹丸之地,又没有强大的后盾,他们的经济发展完全是建立在泡沫上的。如果有一天有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那么对他们来说就是灾难。”

赵鹏的这番话大气沉稳,让在场的几个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