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二十四章  尽在掌握

都安顿好了之后,赵鹏请文秀姐一家去饭店吃了顿丰盛的午饭。吃饭的时候,看着满桌子的精美菜式。文秀妈和阮征老两口不住的互相观望对方,根本无心吃饭。阮文清跟刘信敏虽然也觉得有点太丰盛了,不过他们还都能吃得下去。

虽然家人都在,阮文秀还是不时的多看赵鹏两眼。她越发的看不透这个小弟弟了,从在炭窑沟见面之后,他不断地制造这不该属于她生活中的惊喜。

吃过了午饭,赵鹏把文秀姐一家送回家之后,他单独把文秀姐约出来。两人来到了移动大厅,阮文秀隐隐感到赵鹏要干什么,她忙说道:“我不需要这个。”

赵鹏笑道:“你以后就是学子饭店的经理了,身份摆在那,必须得买一个电话。”

“不行,太贵了。”阮文秀看着八九千,一万来块钱的电话,她感到有点恐惧。

阮文秀想走,赵鹏一把拉住她的手,笑道:“我不给你买,我自己买,你帮我看看,这样总行了吧。”阮文秀为难的说道:“大鹏,你哪来那么多钱?”这是她一直担心的事情。

赵鹏淡然一笑,说道:“我叔叔给我的。”

“你叔叔是干什么的?”阮文秀决定问明白这件事,不然她又要睡不着觉了。

赵鹏很随意地答道:“我叔叔是个开矿的,前些日子赚了些钱,花不了,就让我帮忙花花。”

阮文秀记得赵鹏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是在学子酒店做小时工赚的,她并不相信赵鹏能有一个那么有钱的叔叔。

赵鹏也看出来阮文秀心中疑虑了,他笑道:“我叔叔原来也是勉强支撑,后来才赚了些钱。

阮文秀没有继续追问,她感觉赵鹏似乎不像在说谎。她点了点头,说道:“就算你现在有钱了,也得省着点用。”

“文秀姐,你放心吧。我以后都不会再有担心生活费时候了。”赵鹏笑道。

阮文秀点点头,说道:“电话还是别买了,也用不了几次。”

赵鹏笑了笑,说道:“那好,我听文秀姐的。”

阮文秀闻言,脸上一红,忙把身体背过去,向门口走去。赵鹏无奈的笑了笑,心道,看来让大家接受自己有钱的事实还很难。王韬是这样,文秀姐也是这样。

晚上,赵鹏把文秀姐来到东滨的消息告诉了洛清语。洛清语告诉赵鹏,晚上她请文秀姐吃饭,让他顺便叫上王韬。放下电话,赵鹏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都说当老板的抠门,现在看来,还真是一点也不假。本来应该分成两顿请,这就变成一顿了。”

晚上,赵鹏、王韬和阮文秀来到和洛清语约好的酒店,这个酒店的档次比赵鹏中午请阮文秀一家的那家还要高。走进这样的酒店,阮文秀觉得有些不踏实。她低声对赵鹏说道:“大鹏,不用上这么好的饭店吧。”

“洛老板请客,你不用担心。”赵鹏笑道。

阮文秀起初对赵鹏的提议并不十分的赞同,但是架不住赵鹏口吐莲花,她最后还是答应了。赶巧父亲也该出院了,她便按照赵鹏的吩咐带着一大家子来到了东滨。但是当她真的到了东滨,心里那种不踏实的感觉又开始了。自己毕竟从来没有过管理饭店的经验,更何况自己本来就是学子酒店的一个面案。这样大的身份反差,让阮文秀如何能踏实得了。

跟着迎宾员走进包间,看见洛清语已经到了。她看见赵鹏三人进来,站起来,说道:“文秀姐来了。”

“清语,你早来了。”文秀姐从前就管洛清语叫清语。

“我刚到。”洛清语很有礼貌的为文秀姐拉开椅子。

文秀姐说了句:“谢谢。”便坐下了。

“上菜吧。”洛清语对服务员说道。

不一会儿,桌子就摆满了,两道凉菜,两个炒菜,两个炖菜,外加一个开胃汤。

“清语,你太客气了。”阮文秀客气的对洛清语说道。

洛清语道:“文秀姐帮了我这么大的忙,这不算什么。”洛清语并不是客气,她确实是这样想的,原本在他心里,赵鹏是最佳人选。可是她发现自从这次回来之后,赵鹏变得越来越神秘,更准确说应该是怪异。前几天,他听王韬说赵鹏休学了,她就更感到诧异了。不过还好,赵鹏说到做到,把阮文秀给请来了。

从前洛清语也经常去学子酒店帮忙,那时候她就认识了文静勤恳的阮文秀,她一直都认为阮文秀是酒店里勤恳踏实的人。所以赵鹏一提让阮文秀管理酒店,她就立刻同意了。

吃饭的时候,洛清语把她的意思明确的表达了。阮文秀虽然有些忐忑,可是在赵鹏的支持下,她也就接下了这副担子。

第二天,洛清语、赵鹏送阮文秀上班。三人刚进酒店不久,周红买菜回来了。他看见阮文秀,还以为洛清语想着最近饭店很忙,便把阮文秀给找回来了。她笑道:“这几天学生总是反应早餐的包子不好吃,文秀回来就好了。”

洛清语冷冷的说道:“我请文秀姐回来是管理酒店,不是继续做面案的。”

周红以为自己听错了,在她心里,阮文秀就是一个长得秀气点的农民工,怎么也不会跟酒店管理联系上。就在她纳闷的时候,洛清语又说了:“从今天开始,文秀姐就是学子酒店的经理了,你配合一下。”

这一次周红听明白了,她错愕的问道:“洛清语,你说什么?”

“我说我聘请文秀姐为学子酒店的经理,以后负责酒店的日常运营。”洛清语很平静的说道。

“那我呢?”周红的脑子一热,随口问了一句她最关心的问题。

“你配合文秀姐。”洛清语冷冷的说道。

周红一听就火了,她把手中的方便袋摔在地上,怒道:“她算老几,你让我配合她?”

洛清语黛眉轻蹙,缓缓说道:“如果你不想配合文秀姐,也行,……那你就可以离开学子酒店了。……不过你放心,就算你离开了,我们之间的协议依然算数。”

周红一听,怒道:“我离开?酒店的钱还不都得让你们贪了?”

洛清语清冷的目光直射在周红的脸上,冷冷的说道:“我才是这酒店的法人代表。我留你在这,是看在我哥哥的面子上。”

“你是酒店的法人代表?”周红一听,觉得有点不对。

赵鹏看得出来洛清语不愿意跟周红解释,他便上前一步,对周红说道:“酒店营业执照的变更正在办理中,过两天新的营业执照就下来了。”

周红闻言,脑袋嗡的一声,她突然间感觉到自己上当了。她刚想喊冤,就听见赵鹏说道:“红姐,你想想,什么事也不做,就能拿走百分之三十的纯利润,这样的好事可不是随时都能碰上的。”

“那本来就应该是属于我的。”周红怒道。

“那时候的法人代表是洛清忠,现在的法人代表是洛清语。不一样的。”赵鹏笑意殷殷的提醒道。

周红指了指赵鹏,又指了指洛清语,气的说不出话来。

洛清语才不管周红是不是会被气的背过气去,她冷冷的说道:“赵鹏,你去把厨房的赖师傅和秦师傅叫出来,我跟他们宣布一下。”

“是。”赵鹏乐呵呵的去了。

一直都在仔细的听着三人对话的阮文秀这时候才算明白了,情况原来这样复杂。她清楚的知道洛清忠和周红的关系,洛清忠出车祸她也从赵鹏那知道了,可是赵鹏并没有说关于周红的事情。周红的难缠她是知道的,阮文秀算是明白了现在摆在她眼前的摊子很乱,她这个经理并不好当。

这时,赵鹏带着两位厨师,炒菜的赖师傅和炖菜的秦师傅出来了。

洛清语对赖师傅和秦师傅说道:“赖师傅、秦师傅,从今天开始,文秀姐就是学子酒店的总经理了。”

赖师傅和秦师傅都是一愣,在他们的意识中,刚开始的时候酒店的总经理是洛清忠,他是老板,掌管一切。洛清忠出事之后,酒店的总经理就是周红。听到洛清语的任命之后,他们齐齐的向周红望了过去。

赵鹏一看,忙笑道:“赖师傅、秦师傅,你们大概还不知道,现在酒店的法人代表是洛清语。”

赵鹏的这句话,立刻让赖师傅和秦师傅醒悟过来,他们又把目光望向洛清语。

洛清语面色不便,平静的说道:“希望赖师傅和秦师傅像我大哥在的时候一样对酒店负责。”

“一定,一定的。”赖师傅的反应比较快。

周红见人家已经把自己给架空了,她知道一切都无可悔改。只能深深的叹了口气,不过虽然被架空了,她可不会真的如洛清语所说的离开酒店。她要看着她那百分之三十的纯利润。

洛清语对阮文秀说道:“文秀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阮文秀忙说道:“没有。”

赵鹏心里叹了口气,他觉得有洛清语这个老板在场,正是立威的时候,应该说点什么。这也怨自己,应该早些提醒一下文秀姐的。

洛清语对阮文秀说道:“文秀姐,你先了解一下,我先走了。”

阮文秀见洛清语要走,她有点害怕。

赵鹏看出文秀姐心中忐忑,他忙说道:“我在这陪文秀姐了解一下。”

“谢谢你。”洛清语说完之后,便离开了。

对于洛清语这种冷冷清清的做事风格,赵鹏这几天已经习惯了。他等洛清语走了之后,对周红说道:“红姐,你看是不是跟文秀姐交接一下账目。”

“我不管。”周红气呼呼的说道。

赵鹏淡然一笑,说道:“其实也不用交接什么,我就是怕万一出了纰漏,连累了红姐那百分之三十的存利润。”

赵鹏这句话非常管用,原本周红就感觉洛清语让阮文秀当总经理,就是打她那百分之三十的利润。经赵鹏这么一提醒,她忙说道:“好,我跟她交接。”阮文秀看了看赵鹏,赵鹏笑了笑,用目光鼓励文秀姐什么都不用怕,一切都在掌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