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五十章  被挟持

文秀姐看见赵鹏的神情有些黯然,便问道:“大鹏,你是不是不舒服?”

赵鹏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没事。”

“真的没事。”文秀姐追问道。

赵鹏笑了笑,坚定的说道:“我真的没事。”他总不能说自己有点不舒服吧。

文秀姐反手握着赵鹏的手,说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赵鹏摇头道:“跟文秀姐在一起,怎么能有不开心的事情呢。”

文秀姐笑道:“你现在太会说话了,我有点不习惯。”

赵鹏问道:“我原来不会说话吗?”

文秀姐笑道:“你原来也会说话,不过……。我也不知道区别在哪?总之就是有点不一样。”

两人说说笑笑,摩天轮已经下来了。下了摩天轮,赵鹏感觉踏实多了。南静阳跑凑到赵鹏面前,试探着问道:“你是不是害怕了?”

赵鹏笑道:“你看我的样子,像害怕吗?”

“我看像。”南静阳挖苦道。

赵鹏还真怕被南静阳看出自己害怕了,他转移了话题道:“我们还去玩点什么?”

“海盗船。”南静阳飞快的提出了她的想法。

赵鹏看了看文秀姐,又看了看南征,两人都没表示反对。南静阳欢天喜地的头前带路。赵鹏看着南静阳,对南征说道:“她怎么这么贪玩?”

“她只是个孩子。”南征的回答很简单,但是却非常有道理。

赵鹏想想也是,就因为南静阳带着大武和二武去学子酒店找麻烦,他潜意识里一直把南静阳当做是一个黑社会大姐大,所以才会觉得南静阳做这些比较幼稚。可正如南征所说,南静阳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一个初三的学生,贪玩太正常了。

赵鹏又问南征:“你应该是不是她师父,而是她姑姑吧?”关于这一点,赵鹏早就已经感觉到了。

南征回道:“我是她师父,也是她姑姑。”

“有点像神雕侠侣。”赵鹏随口说道。

南征没有接赵鹏这茬,径直向前走去。南静阳已经站在海盗船售票窗口排队买票了。赵鹏和文秀姐也跟了上去,两人还没走到售票口,赵鹏放松的神经突然紧绷了起来,他预感到要出事。但是,却不知道哪里要出事。

就在赵鹏一迟疑的功夫,他突然看见一个身穿黑衬衫的青年和一个身穿白色T恤的青年一前一后,相聚十余米向正在掏钱买票的南静阳走去。赵鹏下意识的对南静阳喊道:“南静阳,小心。”

南静阳正在买票,听见赵鹏的呼唤,懵懂的回头看了一眼。就在这时,穿黑衬衫的青年突然一手勒住南静阳的脖子,一手用枪顶住了她的后腰,嘴里深沉的说道:“动一动,我杀了你。”

身穿白色T恤的青年看到这一幕,手放在了小腹上方。很显然,他的腰上也有枪,只不过看见黑衣青年挟持了南静阳,投鼠忌器,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黑衣青年的这一举动,周围的人都被惊得四散逃亡。只有黑衣青年背抵着售票厅,挟持着南静阳,对白衣青年说道:“你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她。”

“你放了我。”南静阳想要挣扎,刚喊了一句,就感觉喉咙一紧,全身上下立刻失去了力量,连喊都喊不出来了。

“放了她。”白衣青年喝道。

“把你的手拿开,只要你掏枪,我就杀了她。”黑衣青年喝道。

白衣青年不得不把手从腰间拿开,他凛然的站在距离黑衣青年十几米远的地方,高声喊道:“你逃不了了。”

黑衣青年冷冷一笑,说道:“给我弄一辆悍马,我要走。”

“常凡,你逃不了了。快束手就擒,我会替你向政府求情。”白衣青年静静的说道。

这时,赵鹏感觉南征要去救南静阳,他一把拉住了南征的手臂,低声说道:“这些人好像不是普通人,别太冲动了。”

南征看了一眼赵鹏,低声说道:“我必须去。”

赵鹏摇了摇头,说道:“那个叫常凡的绝非一般的歹徒,他很厉害,不能硬来。”

“那怎么办?”南征问道。

那个被称为常凡的歹徒看见了不远处的赵鹏和南征,他预感到了这两人应该是南静阳的同伴,他厉声喝道:“只要任何人敢动一动,我就杀了她。”

赵鹏回头看看,发现除了自己等三人之外,其他的游人都已经跑的不见踪迹了,也难怪被人看出来。

白衣青年对被成为常凡的歹徒说道:“常凡,你逃不了了。”

“别废话,给我准备一辆悍马。”常凡怒道。

就在这时,从常凡的四周出现了三个身穿黑色衬衫的青年,这三人出现的很快。就算赵鹏对这三人的出现都感觉有些突兀。赵鹏知道,这三人肯定不是一般人。果然,白衣青年说道:“常凡,你被包围了。”

常凡冷笑一声,说道:“我知道,这公园里最少有二十人针对我,不过我不怕。如果你们敢轻举妄动,我就让这小姑娘给我陪葬。”

就在赵鹏打量这几个人的时候,南征突然走了出去,她来到白衣青年身边,说道:“他要悍马,快给他准备悍马?”

白衣青年看了一眼南征,刚要说话,南征喝道:“我是她姑姑。”

白衣青年冷冷的说道:“这里没有你的事,你退下。”

南征没有退,她冷冷的对常凡说道:“我用我自己换她,怎么样?”

“你很够义气,可是这些口口声声说是国家公仆的人可就没有你这么有义气了。他们好像要牺牲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了。”常凡冷冷的说道。

白衣青年随口喊了一声:“把她带走。”

白衣青年话音刚落,从斜刺里出现两个青年向南征走去。走到南征身后,伸手就要去拽南征的手臂。南征向前一步,躲开两人的这一抓。不过两人并没有放弃,继续向南征进攻。南征突然起脚,一个反身踢,踢向身后的两个青年。两个青年被南征这一脚给逼退了,不过两人的伸手同样矫健,再次向南征袭来。

赵鹏一看,心中焦急。他现在也搞不清楚状况了,可是无论南征还是南静阳,都帮过他,他不能袖手旁观。他感觉南征的性子非常硬,这样下去,容易出事。他便对文秀姐说道:“文秀姐,你快走,走得远远的。别管我们,我不会有事的。”“不行,他们有枪。”文秀姐忙说道。

赵鹏淡然一笑,说道:“我只是想上前劝架,不会跟他们动手的。你听话,快走。”

“大鹏,你跟我一块走。”文秀姐拉着赵鹏的手不放。

赵鹏挣脱了文秀姐的手,说道:“文秀姐,快走,别拖累我。”

赵鹏这句话很管用,文秀姐一听,马上依依不舍的向远处走去。赵鹏忙挺身走了出来,他快步走到正在打斗的南征和两个青年近前,飞快的出手,挡了一下其中一个青年攻击的拳头。这一挡赵鹏才发现,这人的拳头好硬,他感觉到他的前臂好像都要被砸断了。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太低估了南征和这两人的实力了。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人估计都能把自己打趴下。就在赵鹏想要退开的时候,他突然又感觉到了危险,他的眼角余光不经意的看见了白衣青年的手。他看见他的那只手正伸向腰间,显然他要掏枪。难道他真要牺牲南静阳?

想到这一层,赵鹏果断的向白衣青年扑去,这一刻,他没来得及多想,他的感觉是这个白衣青年已经不顾及南静阳的死活了,他要开枪。

而赵鹏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阻止白衣青年,不然南静阳就要成为牺牲品了。这一切都来得非常快,白衣青年掏枪的动作很隐蔽,也很随意。他想趁着南征和两个青年的吸引了常凡注意力的时候出手。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赵鹏去突然向他发起攻击。

赵鹏虽然力量不行,可是他的速度绝对够快,反应更是快的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这一扑,白衣青年猝不及防,被扑倒了,他手中的枪也掉了。赵鹏的所做的一切,都是下意识的。他并没有来得及多想这其中可能发生的事情,也就是因为他这出其不意的攻击,把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这其中也包括挟持着南静阳的常凡,他看到这一切,感到万分惊奇,勒住南静阳的那只手臂不经意的一松。南静阳早就憋足了一口气,感觉脖子一松,身上有了力量。她双手用力抓住常凡握枪的右手,脚下一个错步,后背用力一挺。

“呼。”常凡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给来了一个拦腰摔。在被甩出去的这一刻,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砰砰砰。”三声枪响,三颗子弹同时射向被南静阳甩出去的常凡。常凡人还未落地,身上已经挨了三枪,其中一枪打中了他的右手,他的枪掉在了地上。不等他再有所动作,已经有三把枪对准了他的脑袋。其中一把枪速度飞快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常凡脑袋一晕,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随着枪响,赵鹏、南征都不动了,他们都愣在当场。南静阳惊慌的跑到了南征身边。被赵鹏扑倒的白衣青年翻身站起,恨恨的看了赵鹏一眼,对三个持枪的黑衣人说道:“都带走。”

三个黑衣人中的两人架起了常凡,两外一人来到了南征和南静阳身边,用情顶着南征性感的腰际,说道:“走。”

白衣青年也用枪顶着赵鹏,说道:“走。”

赵鹏看了南征和南静阳一眼,被白衣人推着向海洋公园门口走去。刚走了几步,就看见两辆黑色的奥迪从海洋公园门口冲进来,冲到赵鹏等人身边,车门打开,白衣青年把赵鹏塞进了奥迪车。南征和南静阳也都被赛进了奥迪车,奥迪车飞快的倒车,到了海洋公园门口,一个漂亮的掉头,驶出了海洋公园。

阮文秀追了几步,眼看着赵鹏被塞进奥迪车,她的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泪珠儿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