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五十九章  送上门来被利用

更让姬大记者没想到的是,这个女孩的背后好像有一个叫做赵鹏的年轻人。听到赵鹏这个名字,姬小冰瞬间明白了一切。她发现她被人利用了,而且利用得神不知鬼不觉。这让姬小冰很气愤,她决定要找赵鹏问问。

到了那家韩式烤肉店,姬小冰已经等在那里了。赵鹏开玩笑道:“姬大记者,不用上班吗?”

“别再叫我大记者,我只是个小记者。而且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小记者。”姬小冰的一双桃花眼妩媚的看着赵鹏。

赵鹏听出来了,姬小冰这是有所指的,他不以为然的一笑,说道:“谁敢说姬大记者没有脑子,我跟她拼命。”

姬小冰无奈的的叹道:“这样的人很多,这其中就包括你。”

赵鹏明知故问道:“姬大记者,这么大的帽子你可千万别往的脑袋上扣,我顶不起来。”

姬小冰的一双桃花眼玩味的瞄着赵鹏,似笑非笑的说道:“我说错了吗?”

“当然错了,我就是一个不合格的学生,有什么资格说姬大记者没有脑子。”赵鹏煞有介事的说道。

赵鹏的这句话提醒了姬小冰,如果整件事情都是赵鹏策划的,那他得有多大的能量。可眼前的这个小子看上去就是个学生,难道自己弄错了?可现在看来,收益最大的就是眼前这个小子。难道……。姬小冰想到了关系,想到了背景,难道这小子背后有人支撑着。

想到这里,姬小冰觉得自己有些太冲动了。能把事情策划的这样完美,显然不是一个年轻人能做到的。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赵鹏只是一个幌子。在他的背后有一个更厉害的人物。姬小冰现在有点后悔请赵鹏吃饭了。

赵鹏见姬小冰似乎在寻思什么,他笑道:“姬大记者,想吃什么尽管点,我请客。”

姬小冰妩媚的一笑,说道:“吃饭是次要的,我就想找你聊聊天。”

赵鹏见姬小冰的语气来了一个不小的转弯,他也附和着笑道:“能跟姬大记者这么漂亮得让男人神魂颠倒的美女聊天,是我的荣幸。”

姬小冰嗔怒道:“神魂颠倒,你说我是狐狸精吗?”

赵鹏忙笑道:“狐狸精只有一张漂亮的外壳,姬大记者不但外形漂亮,更是学识渊博的知识女性。”

任何女人都爱听赞美的话,姬小冰也不例外,她的桃花眼狠狠的瞥了赵鹏一眼,嗔道:“年纪不大,就会花言巧语,是不是在学校整天糊弄女同学了?”

赵鹏忙义正言辞的说道:“姬大记者,你可冤枉我了,我向来是实话实说,从来不说假话。”

姬小冰笑道:“好啦,吃饭。”

赵鹏见姬小冰神情柔和了,他放下心来,对于姬小冰这样的女人,不能得罪,以后还有用得着的地方。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只不过说的都是些闲话。姬小冰被赵鹏逗得眉开眼笑,心中对赵鹏的怒气早就烟消云散了。吃过了饭,赵鹏更是殷勤的送姬小冰回家。

回到家的姬小冰渐渐从赵鹏的花言巧语中清醒过来,她现在是越发的觉得赵鹏这小子不简单,一张嘴巧舌如簧,说起话来天花乱坠。

清醒过来的姬小冰突然想起她想利用赵鹏算计于麟诚和林玲的事情。自从那件事后,姬小冰就一直睡不好,他总是担心赵鹏把她给卖了。可是过去这么多天了,她过得平平安安,并没有发生什么对她不利的事情。如果赵鹏真的是个有背景的人,他会不会早就已经认识了于麟诚。所以那天才会大摇大摆的从大门出来。

想到这里,姬小冰感到背脊一阵阵冰凉。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岂不是成了人家的笑柄了。姬小冰越想越怕,她想了想,觉得要想弄清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还得从赵鹏身上下手。想到这里,姬小冰拨通了赵鹏的电话。

“喂,姬大记者,有事吗?”电话里传来了赵鹏调笑的声音。

姬小冰笑道:“问问你到没到家。”

赵鹏笑道:“还在车上,再有十分钟就到家了。怎么了?姬大记者是关心我的人生安全,还是关心我这个人啊?”

姬小冰笑道:“没事就好了,挂了吧。”

说完,姬小冰挂断了电话,她看着电话,心道,我姬小冰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被这个小子耍的团团转?

赵鹏挂断电话,他搞不懂姬小冰打这个电话的意思,如果没有这么多的岔子,这分明就是一对恋爱中男女的通话方式。想到这里,赵鹏自嘲了一下,姬小冰那样的女人是绝对不会喜欢自己这种男人的。

第二天一早,文秀姐正在跟赵鹏吃早点,刘信敏用公用电话给赵鹏打来电话,告诉他学子酒店那来了好多人,还来了一个铲车。赵鹏放下电话,心道,这帮家伙该不会是要强拆吧!可再想想,应该不至于。就算要强拆,那也是在谈不妥的情况下。他对文秀姐说道:“走,去酒店看看。”

两人还没到酒店,就听见了拖拖的铲车声。文秀姐忙说道:“好像是酒店!”

赵鹏也觉得奇怪,不过等出租车转了个弯,赵鹏和文秀姐都看清楚了。原来铲车把酒店旁边的那个食杂店给推倒了,隆隆的灰尘中,食杂店的店主在大声的呼喊着。但势单力孤的店主比众人围在中间,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小丑一样,引得众人放声大笑。

赵鹏早就调查过,这个食杂店属于违规建筑,没有房证。他面带笑容的下了车,站在远处看着那些耀武扬威的拆迁人员。心道,这帮家伙这是要杀鸡儆猴啊!先拆了违规建筑,给这里的商户来一个下马威。

文秀姐看到这一幕,可不像赵鹏那么淡定,她慌张的问道:“大鹏,咱们酒店不会有事吧?”

赵鹏淡然一笑,说道:“放心,他们拆的是违规建筑,跟咱们没有关系。”

文秀姐点点头,心稍稍放下了。

接着,铲车在人们的簇拥下,接连拆除了六七处违规建筑。一时间,财经大学西门烟尘滚滚,人心惶惶。

赵鹏和文秀姐来到学子酒店门口,见学子酒店的玻璃都蒙上了一成灰尘。文秀姐想要开门,拿抹布擦玻璃。被赵鹏阻止了,他给薛兵打了个传呼,让他带着照相机和摄像机过来一趟。

三十分钟后,薛兵背着一个包过来了。赵鹏对薛兵说道:“又要麻烦你了。”

“这次拍什么?”薛兵一来就看见这里的不同了。

赵鹏说道:“这里的路要改造,承建商正在搞拆迁,你看看能拍点什么就拍点什么。”

薛兵看了看学子酒店旁边的食杂店,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等忙完了,我请你吃饭。”赵鹏笑道。

“都是哥们,不用这么客气。”薛兵很仗义的说道。

赵鹏笑了笑,说道:“每次都麻烦你,吃饭是应该的。你如果客气,那就是看不起我了。”

薛兵明白赵鹏所说的吃饭就是酬劳,他笑道:“你放心,我会把事情干得漂漂亮亮的。”

赵鹏点点头,说道:“不过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不会有人干涉你,这次有可能会得罪人。你可要小心点,最好化化妆。”

薛兵望了一眼远处的拆迁队伍,点点头,说道:“我明白。”

“还有,不要把工具放在一起,分开放,这样比较安全。”赵鹏说道。

薛兵崇敬的看着赵鹏,点头答应道:“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点的。”

“好了,去吧。不管发生什么事,安全第一。”赵鹏交代道。

薛兵答应一声,先拍了几张学子酒店的正脸,又拍了几张侧脸。然后又用摄像机拍摄了一个全景,这才离开了。自从上次帮赵鹏做了事,赵鹏给了他三千块钱之后,他对赵鹏的感觉那是立刻提升数倍。他觉得赵鹏是个讲义气,有胆色,而且还很有钱的年轻人。上次他拿出五百块钱给了他开照相馆的哥们,就连那哥们都夸薛兵讲义气,用照相机和摄像机都知道付租借费了。

赵鹏和文秀姐拿着抹布刚要出来擦玻璃,周红就慌慌张张的冲进来了,看见赵鹏和阮文秀都在,她忙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赵鹏很悲凉的说道:“差点没给拆了。”

“他们是强盗啊!说拆就拆。”周红怒道。

赵鹏看见周红这样激动,他说道:“人家背后有政府撑腰。”

周红见赵鹏的情绪有些低落,便说道:“赵鹏,你不是说要跟我一同保住学子酒店吗?”

赵鹏点点头,说道:“我是这样说的,可今天早上我刚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周红恨恨的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就在酒店住了,我看谁敢拆。”

赵鹏要的就是这句话,他听了周红的话之后,心中暗自高兴,也有点恨自己,为什么就非要利用这个可怜的女人呢。随即,他又安慰自己,不是自己想利用,而是这个女人自己送上门来的。

看着周红义愤填膺的可怜样,赵鹏本想对她说,就算酒店拆迁了,我也会从拆迁费中给你一些补偿。可是转念一想,如果自己说了,周红还能像现在这样誓死保卫酒店的安全吗?估计肯定不能了。

晚上,周红说到做到,不走了,就在酒店里住。阮文秀其实还是很担心的,不管怎么说,周红毕竟是一个女人。可见周红坚决的样子,她知道就算自己劝她,她也不会离开。而且说不定还会多想。

赵鹏和文秀姐今天是最后一拨离开酒店的,两人边走边聊。文秀姐问道:“周红一个人在酒店里不会出什么事吧?”

赵鹏淡然一笑,说道:“周红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能出什么事?”

文秀姐还是有些担心:“她再厉害也是一个女人,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酒店里,万一出了什么事,连个照应都没有。”

赵鹏玩味的看着文秀姐,说道:“文秀姐,你那意思是不是想让我跟她住在酒店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