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七十五章  逼狗入穷巷(1)

文秀姐听了赵鹏的话之后,并没有离开,还是坚决的跟警察说:“你们不能抓他……。”

正在这时,带头的警察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之后,立刻恭恭敬敬的接电话。只说了两句,他的神情就由盛转衰了,收起电话之后,无力的说了句:“收队。”

那两个还驾着赵鹏的警察看了看自己的头,不明白头的意思。带头的警察一摆手,说道:“放了他。”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两名警察立刻拿出钥匙把手铐打开了,然后跟着他们的头走了。转瞬间,后来的十多名警察便飞快的离开了。

情况的变化太快,把赵鹏也给造愣了。突然,他看见不远处一个步伐稳健的中年人向一辆奥迪走去。奥迪车上的司机早早的下车,站在车门边,等着给中年人开车门。

赵鹏觉得这人好像有点眼熟,不过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眼看中年人要上车了,赵鹏一拍刘常更的肩膀,抬手一指中年人,说道:“你看那人是谁?”

刘常更下意识的顺着赵鹏手指的方向望过去,虽然只是一个远远的侧脸,他还是认出了这人正是东滨市市长梁栋。在这一瞬间,他明白刚才大窑口区分局的副局长齐振东来的快,走得也快的原因了,看来应该是梁市长让他撤退的。明白了这些的刘所长心头狂跳,看来今天的事大了,连市长都惊动了。

赵鹏见刘常更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笑道:“刘所,是不是担心被我牵连啊?”

刘常更心道,不是担心,是已经被你牵连了。心里虽然恨极了赵鹏,可是嘴上不敢说。他早就怀疑赵鹏是个有背景的人,现在就更加确定了,难道他的背景就是梁市长?不然梁市长没事来这干什么?想到这里,刘常更再想想自己任由蔡闯等人逃离现场的过程,就更加的害怕了。

赵鹏见刘常更不说话,脸色却越来越难看,额头和鼻尖都还覆盖这一层细细的汗珠,他伸手把录像机关了,把录像带拿出来,交给了刘常更,笑道:“刘所,你别白来,把这个拿着,也好有个交代。”

刘常更下意识的接过了录像带,下意识的说了句:“谢谢。”

赵鹏觉得刘常更太反常了,他好像是从看见那个中年人后开始反常的,难道那个人是个大官?想到了这一层,赵鹏开始在脑袋里把自己在电视上见过的大官的样子都浏览了一遍,可还是想不起刚才那人是谁。他暗暗告诉自己,以后可得多看看新闻了。

既然已经被大人物关注了,赵鹏决定收兵,看看事态的反响再说。

这时,刚才被驱散的人又都回来了,文秀姐担心再闹出乱子,便对赵鹏说道:“赵鹏,咱们回家吧。”

赵鹏点点头,说道:“好,收摊,回家。”

刘常更见赵鹏收摊,忙对跟他来到两个民警说道:“还不过来帮忙!”

两个民警一听,不敢怠慢,忙过来抬起了电视机。刘常更也忙抱起录像机,向店里走去。

赵鹏和文秀姐站在那,看着刘常更和两个警察勤勤恳恳的样子,都觉得很怪异。最后,赵鹏同学还是忍不住笑了,等刘常更和那两个警察把东西送进店里了,赵鹏对刘常更说道:“刘所,我们学子酒店被砸成这个样子,你说怎么办?”

刘常更最头疼的就是这个了,蔡闯的身后有城建局长窦建峰,他惹不起,这个赵鹏的背后好像是市长梁栋,他就更惹不起了。

见刘常更为难,赵鹏笑道:“刘所,你要是不接这个案子,我就去市局告状了。”

刘常更一听,忙道:“接,当然要接。”

赵鹏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协助调查一下,砸我店的人叫蔡闯,好像是玉成建筑公司的人。不过他还好像说他代表政府,这些我就搞不懂了,我想刘所一定能搞懂。至于证据,已经在刘所手上了。”

赵鹏说着,看了看刘常更手中的录像带。

刘常更心道,原来他给我录像带是这个目的。他无奈的笑道:“我一定尽快给你一个交代。”

赵鹏忙道:“不是给我一个交代,是给社会一个交代。如果这样的人都能逍遥法外,那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哪还有安全感可言。”

“是,我一定会尽快捉拿犯罪分子归案。”刘常更说道。

“那好,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刘所尽管说。”赵鹏客气的说道。

刘常更笑道:“好的,谢谢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赵鹏客气的一笑,说道:“这是我们每一个公民应尽的职责。”

“那我先走了。”刘常更说道。

赵鹏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说道:“刘所,你看我这被砸成这样,也没法锁门了,要不你把警车留下,帮我们看看门。”

刘常更一听,心道,你也太得寸进尺了。心里虽然不愿意,可嘴上却说:“小事一件。”

刘常更走了,不但留下了警车,还留下了一个民警。

这时,阮文清和刘信敏夫妻走了过来,他们本来是在家里等着阮文秀的,等了好久都把不见阮文秀回去,便找来了。赵鹏原本还想送文秀姐回家,趁机说说悄悄话。可是见人家家里来人了,便只好把文秀姐交给了刘信敏夫妇。他独自一人往回走,走了几步,才想起来,应该给洛清语打个电话交代一下。学子酒店毕竟是人家老洛家的。

赵鹏拨通了洛清语的电话号码,响了两声之后,电话里传来了洛清语清冷的声音:“有什么事?”

“学子酒店被人砸了。”赵鹏随口说道,说完他就后悔了,觉得不应该说的这么直接,肯定会吓坏洛清语的。

过了大约十秒钟,洛清语说道:“砸就砸了吧!早晚得拆。”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白砸的。”赵鹏保证道。

“我已经把那栋楼交给你了,你看着办,不用跟我说。”洛清语的语气清冷而洒脱。

赵鹏无奈的一笑,说道:“我怕你听见什么风言风语。”

“我对风言风语不感兴趣。”洛清语随口说道。

“真不知道你对什么感兴趣。”赵鹏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洛清语稍微一顿,说道;“还有事吗?”

“没有了,你们明天是不是就要返校了?”赵鹏问道。

“是。”洛清语简单的答道。

“等你回来,我们再见面吧。”赵鹏说道。

“再说吧!”洛清语毫不留情的说道。

“没事了。”赵鹏不得不先结束通话。

“再见。”

赵鹏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自嘲的一笑,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必要给洛清语打这个电话。

第二天,市长梁栋把昨天看到的关于学子酒店的事情在常委会上提了出来。市委书记季明启一听情况竟然这么严重,他下达了死命令,一定不能让这件事情再扩大了。这个任务当然是交给了负责城市建设的常务副市长华城远。

常委会一散,华城远第一时间给城建局长窦建峰打了电话,让他立刻到他的办公室来。

窦建峰很快就来到了华城远的办公室,当他从华城远的嘴里听到关于学子酒店的事情后,还一个劲的说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华城远则很不客气的告诉他,是市长梁栋亲眼所见。一听是市长梁栋亲眼所见,窦建峰懵了。

回到城建局的办公室,他把应斌叫来。本来还想把火发在应斌身上,可听应斌告诉他,一切都是因为他小舅子和他小舅子的小舅子蔡闯搞出来的时,他立刻把自己的小舅子李玉成叫来了,什么内容也没说之前,先是劈头盖脸的一通骂。最后告诉刘玉成和应斌,两天之内,必须要搞定学子酒店的拆迁事宜。

刘玉成则很为难的告诉姐夫,学子酒店狮子大开口,不但要二百五十万的拆迁补偿费,还要五十万的店面损失费。窦建峰一听,气的把手中的文件夹劈头盖脸的就打过去了,大骂道:“你要是不砸人家的店,人家的底气能这么足吗?能跟你要五十万的店面损失费吗?”

刘玉成嘟囔道:“那我的损失谁来陪。”

窦建峰怒道:“如果你把这个工程搞砸了,我会让你倾家荡产。”

刘玉成对自己这个姐夫是又怕又恨,他能有今天全赖他姐夫,可他姐夫总当他是小孩子,说打就打,说骂就骂还是让他很难接受。可他也知道轻重,姐夫是绝对不能得罪的,只能把姐夫的虐待生生的承受下来了。

离开了窦建峰的办公室,刘玉成马上去跟应斌商量学子酒店的事情。他现在也怕了,想尽快了结了这件事。

早上八点,刘援朝警官就给赵鹏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他的表弟唐飞已经带人到了,问他要不要去现场看看。赵鹏想了想,告诉刘援朝,他不好出面,还是不要参合了。最后,赵鹏交代刘援朝,多带几个人,一定要把胖子赵军抓到。刘援朝心道,还不知道人家有没有罪,就说一定要抓到,这也太霸道了吧。心里虽然这样想,可是嘴上还是答应得很痛快。

将近中午的时候,赵鹏接到了刘援朝的电话,他告诉赵鹏,行动结束了。网吧果然在做违法的勾当,他的表弟唐飞正在一项项的核实。网吧已经被封了,不过很不幸让赵军逃跑了。

这个消息对赵鹏来说是个很不好的消息,赵军那家伙的报复心极强,不然也不会有饭店被砸的事了。现在他的网吧被封了,估计会把这笔账算到自己和刘援朝身上。现在没有了顾忌,赵鹏担心这小子狗急跳墙,那可就不好了。

放下电话的赵鹏神色有些凝重,他发现自己办了一件错事,不应该逼赵军这条狗入穷巷。他想了想,再次拨通了刘援朝的电话。告诉刘援朝,一定要把赵军抓到。最后,他又嘱咐刘援朝,出入千万要小心,提防赵军报复。

刘援朝对赵鹏的嘱咐并不在意,他认为赵军就算再凶恶,也不敢袭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