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七十九章  突闻噩耗

洛清语没有反抗,任由赵鹏的大手握住了自己的小手。

“你想好去什么地方留学了吗?”赵鹏问道。

“新加坡。”洛清语答道。

“那么远?”赵鹏想都不想就说了出来。

洛清语静静的说道:“我就想走得远一点。”

“难道你就这么不喜欢这里吗?”赵鹏随口问道。

洛清语很干脆的说道:“很不喜欢。”

赵鹏听了这话,多少有些失望,他轻轻的拍了拍洛清语的肩膀,说道:“你的性情比较适合加拿大,听说那地方地广人稀,一定很清静。”

“也许吧!”洛清语的语气略微带着点感叹。

这时候,赵鹏突然想起上一世自己那次离开东滨去找文秀姐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洛清语,难道洛清语也去留学了。如果真是那样,那么历史的轨迹并没有偏离太多。

突然,洛清语抬起头,看了赵鹏一眼,问道:“我们这算什么?”

赵鹏一愣,想了想,说道:“朋友,好朋友。”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洛清语静静的说道。

赵鹏只是随口说说,却没想到洛清语竟然真的是这样想的,这倒是让赵鹏有些失落。

洛清语似乎感受到了赵鹏的失落,她缓缓说道:“我不喜欢婚姻,更不喜欢和别人生活在一起,我喜欢孤独。”

“那你今天这是什么意思?”赵鹏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洛清语缓缓说道:“你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我最需要关心的时候,让我觉得这个炎热夏天还有温度,我很感激你。”

洛清语虽然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赵鹏还是听出来了,洛清语想用这种方式报恩。他不由得心中一叹,想要坐起来,松松筋骨。洛清语感觉到赵鹏要起来,她竟然说道:“别动,我这样躺着很舒服。”

赵鹏刚刚愤然的心又被洛清语这句话给安抚住了,他乖乖的靠在床头,任由洛清语靠在他的肩头。

洛清语安抚住了赵鹏,她继续说道:“你跟别的男生不一样,你是这世上我唯一愿意去接触的男生。”

赵鹏听了这句话,刚才已经被泼了凉水的心又重新暖了起来。他面带微笑的低头在洛清语的额头吻了一下,这一吻很轻,蜻蜓点水,点到即止。

“好香!”赵鹏叹道。

“你不要占我便宜。”洛清语说道。

赵鹏笑道:“不是存心,只是有感而动。”

说完这句话,他就想起刚才自己的小弟弟蠢蠢欲动的样子了,忙又说道:“就这一次,没有下次了。”

就在这时,赵鹏的电话响了。他心中恨恨,谁这么不长眼力,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打扰我的好事。摸出电话一看,竟然是学府路派出所的电话。他心中一喜,心道,难道抓到赵军了。今天可真是双喜临门啊!

洛清语离开赵鹏,让赵鹏舒服的接电话。“喂,你好。”赵鹏问道。

“赵鹏吗?你马上到学府路派出所来一趟。”

赵鹏一听,打电话的是刘常更,他忙问道:“刘所,有什么事吗?”

“刘援朝同志被人杀害了。”刘常更的语气很沉重。

“……什么,刘警官被人杀害了!谁干的?”赵鹏大声问道。

“现在嫌疑人锁定在一个叫赵军的人身上。”刘常更说道。

“好,我马上过去。”赵鹏说完挂断了电话。

洛清语见赵鹏神色凝重,问道:“出事了?”

“我必须出去一趟,你跟我一快去吧。”赵鹏担心洛清语听见死人了,一个人害怕。

洛清语摇了摇头,说道:“你去吧,我不害怕。”

“你真的不怕?”赵鹏还是有点担心。

洛清语静静的说道:“不怕。”

“那好,我尽快赶回来。”赵鹏说道。

“去吧,我也困了,想睡觉了。”洛清语说着放平了身体,安然的躺下了。

赵鹏不得不佩服洛清语,真是个奇女子,听见死人了,竟然无动于衷,这份能力,男人也比不了。

赵鹏离开了北欧大酒店,打车直奔学府路派出所。

刘援朝的死对赵鹏的触动很大,如果杀他的真是赵军。那么可以说是自己害了刘援朝,如果不是自己找刘援朝两次去网吧,就不会有他和赵军之间的恩怨。如果不是自己想要整赵军,就不会有后来的联合检查。如果不是把赵军逼急了,他也不会狗急跳墙。

经过一个多月的相处,赵鹏已经把刘援朝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他现在很自责,心情很沉重。出租车很快就到了学府路派出所门前,赵鹏下车,一走进学府路派出所,就感受到一股凝重的气氛。见到刘常更的时候,他发现刘常更的神色更加的凝重。

刘常更告诉赵鹏,刘援朝是今天晚上下楼去买烟的时候,在食杂店附近被人偷袭,刘援朝一共被刺了六刀。当食杂店老板听到声音赶出来的时候,他只看见了一个肥胖的背影。他立刻打了120急救电话,不幸的是刘援朝还没送到医院就牺牲了。

刘常更找赵鹏来就是想问一下刘援朝跟赵军的恩怨,赵鹏没有隐瞒,如实把自己两次去找赵军的过程大致说了一遍。当然他隐藏了罗志做黑客的这一节,只把罗志说成是网吧里的一个杂工。然后,赵鹏又把刘援朝协同他的表弟唐飞去查网吧的事情说了。

听完了赵鹏的叙述,刘常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从目前的证据来推断,嫌疑最大的就是赵军。他就是报复刘援朝同志查封他的网吧。”

“赵军的报复心极强。”赵鹏补充道。

刘常更说道:“现在唐飞和你也许会成为赵军的下一个目标,你一定要小心。”

赵鹏恨恨的说道:“我不怕他来。”

刘常更说道:“不要冲动。”

“那现在怎么办?”赵鹏问道。

“通缉赵军,希望可以在短时间内把他缉拿归案。”刘常更说道。

“我还能帮上什么忙吗?”赵鹏问道。

刘常更摇了摇头,说道:“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好自己。”

赵鹏点点头,说道:“通知唐飞了吗?”

刘常更说道:“唐飞刚走。”

“我想去看刘警官最后一面。”赵鹏说道。

刘常更没想到赵鹏竟然提出要见刘援朝的尸体,他想了想,说道:“刘警官的遗体已经解剖了。”

“刘警官帮了我很多,朋友一场,我就是想见他最后一面。”赵鹏果断的说道。

刘常更见赵鹏很坚决,便说道:“好,我带你去。”

于是,两人来到了医大二院,走进了太平间。刘常更见赵鹏神色平静,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他也对赵鹏的表现深感佩服。看过了刘援朝的尸体,赵鹏的心更加难受了。出了太平间,他对刘常更说道:“我想去看望一下刘警官的家人。”

刘常更说道:“现在太晚了,等明天吧。”

赵鹏点点头,说道:“好,你告诉地址,我明天去看望一下他的家人。”

刘常更对赵鹏的仗义深感佩服,把地址告诉了赵鹏之后,便送赵鹏回家。

赵鹏到了家,见罗志和王韬的房间灯还亮着,他轻轻的推开门,对罗志说道:“不早了,睡吧!身体重要。”

“我习惯了。”罗志只说了这一句话,便又继续摆弄他的电脑了。

赵鹏关上门,来到厨房,给罗志煮了碗方便面,送到罗志面前,说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要太拼命。”

罗志看看热乎乎的面,又看看赵鹏,心中一暖,说了声:“谢谢。”

“我去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说完,赵鹏回到自己的房间,灯也没开,便躺在了**。躺了一会儿,他来到窗前,拉开窗帘,看见东方已经露出一抹鱼肚白。

他转身离开了房间,下楼,拦下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去北欧大酒店。”

司机答应一声,直奔北欧大酒店。车子穿梭在都市的霓虹之中,赵鹏的心也仿佛随着车子飘了起来,他突然发现,他竟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到了。”司机的提醒打断了赵鹏的思绪,他交了钱,便下车了。

“等一下,还没找你钱呢。”司机打开车门提醒赵鹏。

“不用找了。”赵鹏不是装大款,他只是觉得麻烦,想快些来到洛清语身边。

赵鹏轻轻的敲门,只敲了两声,洛清语便来开门了。穿着睡袍的洛清语神态虽然依旧清冷,不过仔细辨别,多少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一丝不易察觉的慵懒。

“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赵鹏转身把门关上。

洛清语返回到**,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她也没感觉赵鹏在她身边躺下,她觉得奇怪,便睁开了眼睛。见赵鹏坐在沙发里静静的看着自己,她随口问道:“你不困吗?”

“不困,你睡吧。”赵鹏说道。

洛清语迟疑了一下,问道:“你心情不好?”

“还行。”赵鹏勉强笑了一下。

“睡一会儿吧。”洛清语又说道。

赵鹏站起来,猛然想起自己今夜去过太平间,他又坐下了,说道:“我看真你睡就行了。”

洛清语轻轻的说道:“那好吧。”说完,合上了双眼。

赵鹏静静的坐在沙发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窗外的阳光努力的想要挤进房间。赵鹏便遂了它们的心愿,轻轻的拉开了窗帘,让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一夜没睡的赵鹏丝毫不觉得累,他微微的仰着头,尽力让阳光照到他的每一寸肌肤。

突然,他觉得身后有人正看着他,他缓缓回头,见洛清语正趴在**看着他,两人的目光一碰,赵鹏笑了,轻轻的说道:“睡得怎么样?”

“还不错。”洛清语并没有起床的意思,还是静静的趴在**。

如果没有刘援朝的死亡,洛清语的这个姿势足以让赵鹏血脉倒流。

“我不美吗?”洛清语突然问道。

赵鹏微微一愣,轻笑道:“你很美。”

洛清语略显无奈的说道:“今天有什么安排?”

“我要去看一个老朋友的家属。”赵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