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八十章  钱到手了

洛清语支着双臂坐起来,说道:“我跟你去。”

赵鹏很诧异,这可不像是洛清语说的话。

见赵鹏诧异的看着自己,洛清语语气清冷的说道:“不方便吗?”

赵鹏摇头道:“不是。”

“那我就跟你去看看。”洛清语静静的说道。

赵鹏点了点头,说道:“好。”

洛清语说道:“我去洗个澡,你等我一会儿。”

“好的。”

看着洛清语走进洗手间,赵鹏突然觉得这个洛清语和昨天的那个好像也不是同一个。如果昨天的那个是现实版的,那么这个就是穿越来的。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洛清语探出头来,说道:“帮我吹吹头发。”

赵鹏站起来,说道:“我昨天夜里去了太平间,没有换衣服,也没洗澡。”

洛清语很随意的说道:“死,我都不怕,还会怕死人和太平间吗?”

赵鹏微微一凝,被洛清语的霸道感动了,他走进洗手间,奋力的洗了洗手,然后这才拿过电吹风,帮助洛清语吹头发。只不过今天的动作要随性多了,不像昨夜那样充满幻想了。

吹完了头发,洛清语对赵鹏说道:“你也洗洗,我也帮你吹头发。”

说完,洛清语出去了。赵鹏独自一人站在洗手间里,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衣服脱了。调高水温,让微烫的水顺着头顶流下来。冲了一会儿,他感觉舒服多了。

“洗完了吗?”洛清语在门口问道。

“就快好了。”赵鹏答道。

赵鹏裹好了浴巾,对门外说道:“好了,进来吧。”

洛清语穿着睡袍走了进来,拿起吹风机,开始为赵鹏吹头发。赵鹏明显的感觉到洛清语的手法比自己还要生疏,弄了好半天,才算是把头发吹干了。

“好了。”洛清语放下吹风机,看了看镜子里的赵鹏。

赵鹏微笑道:“谢谢你。”

洛清语没说话,转身出去了。赵鹏把衣服穿好,走了出来。却刚好看见洛清语正背对着他穿衣服,幸好她已经穿好了内衣内裤,窗外的阳光映在洛清语的身体上,让原本就曲线秀挺的洛清语透出几分妖娆。

赵鹏刚要退回到洗手间,就见洛清语转过身,说道:“不用了,我换好了。”说着拿过裙子当着赵鹏的面套上。

赵鹏讪讪一笑,说道:“我们走吧。”

“好。”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间,走到电梯口,刚好有一对男女也在等电梯。男人看见洛清语,目光中流露出异样的神采。洛清语察觉到男人的目光有些猥琐,便伸手挽住了赵鹏的手臂。赵鹏身体挺了挺挺拔的身体,挡住了男人的视线。男人的目光中流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神情。

电梯来了,赵鹏挡在男女面前,让洛清语先上,然后他才跟了进去。男人刚要上去,赵鹏身体一挺,挡住了男人,说道;“这部电梯不欢迎你。”

男人看着比自己高半个头,年轻了十多岁的赵鹏,悻悻的向后退了一步。

电梯门关上,赵鹏扭头看了一眼洛清语,见洛清语正看着他。赵鹏随意的一笑,说道:“我是个不听话的坏孩子。”

“是吗?”洛清语随口说了一句。

电梯下到大堂,赵鹏去前台结账。洛清语则依然独自站在大堂门口,等赵鹏接完了帐,两人离开了北欧大酒店。赵鹏看看时间还早,他决定先去刘援朝家看看,然后再去拆迁办拿支票。

打了一辆出租车,把刘援朝家的地址告诉了他。因为现在还没到上班高峰期,路上的车还不算太多,半个小时后,车子在一个老式小区门前停下。赵鹏和洛清语下了车,按照地址,找到了刘援朝家。

赵鹏刚要敲门,门便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女孩长得不是很漂亮,不过气质不错。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刚刚哭过。

“请问这是刘警官家吗?”赵鹏问道。

“是,你找谁?”女孩问道。

“我是刘警官的朋友,我叫赵鹏。”赵鹏说道。

女孩打量了一下赵鹏和洛清语,说道:“我叫刘爽,刘援朝是我爸。”

“节哀顺变。”赵鹏说着弯腰。

“进来吧。”女孩说着把赵鹏和洛清语让进房间。

房间是两室一厅,此时房间里有很多人,其中一个中年妇女还在不停的哭。女孩把赵鹏和洛清语带到中年妇女面前,说道:“这是我爸的朋友赵鹏,这是我妈?”

中年妇女觉得赵鹏很眼生,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丈夫还有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朋友。

“阿姨,节哀顺变。”赵鹏说着又深鞠了一躬。

“哦,刘爽快招呼客人坐。”中年妇女说道。

赵鹏从钱夹里拿出一沓百元大钞,递给了中年妇女,说道:“阿姨,我也没有什么好表示的,这钱您拿着,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中年妇女见赵鹏出手如此大方,不觉一怔。一旁的刘爽忙说道:“这钱我们不能收。”

赵鹏忙说道:“这是我的一番心意,如果你们不嫌弃,就收下。”

中年妇女看看刘爽,李爽看看中年妇女,刘爽点点头,说道:“那好吧。”说着,接过了赵鹏手中的钱。

赵鹏心意表完了,便离开了。刘爽和中奶妇女把赵鹏送到门口,中奶妇女对女儿说道:“你去送送客人。”

“嗯。”

刘爽把赵鹏和洛清语送到了小区门口,对赵鹏说道:“谢谢你能来。”

赵鹏说道:“刘警官是我朋友,这都是应该的。……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有什么需要只管给我打电话。”

刘爽接过赵鹏的电话号码,说道:“谢谢你。”

洛清语已经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赵鹏跟刘爽摆摆手,上了车。

上车之后,赵鹏告诉司机,去拆迁办。

二十五分钟后,出租车在拆迁办门口停下,赵鹏和洛清语下了车。站在拆迁办门口,赵鹏说道:“这件事终于要结束了。”

洛清语看着赵鹏,没有说话。赵鹏这时候发现,从前那个清冷得能让人感到寒意的洛清语又回来了。

赵鹏带着洛清语径直来到了应斌的办公室门口,他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应斌的声音:“进来。”

赵鹏轻轻的推开门,应斌看见是赵鹏,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赵先生,你来了。”

“来拿钱,当然要积极点了。”赵鹏笑道。

当应斌看见赵鹏身后的洛清语时,他很吃惊,他没想到世上竟然还有如此清冷卓然的女孩。

赵鹏知道洛清语不喜欢应酬,便也就没有介绍洛清语。应斌见赵鹏没有介绍的意思,他也便没问,请两人坐在了待客沙发上,他在赵鹏的侧面坐下。

“支票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拿着支票就可以去银行转账了。”应斌说道。

“谢谢应局长。”赵鹏客气的说道。

应斌看着赵鹏,说道:“你是不知道,当上头的领导知道给你的补偿是两百二十万的时候,把我狠狠的批了一通。”

赵鹏笑道:“应局长,为了感谢你,我准备请你吃饭。”

应斌笑道:“这样不好,别人还以为咱们有猫腻呢。”

赵鹏看着应斌,他不明白应斌跟他说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他想吃点回扣。不过想想,他应该没有这个胆子吧。他随即笑道:“应局长,朋友之间吃吃饭,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谁爱说,就让他说去。”

应斌很爽快的说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活的倒是很洒脱。”

“应局长,你这么年轻当上局长,也是年轻有为。”赵鹏不忘拍几句马屁。

应斌笑道:“你叫我叔叔应该刚刚好,还年轻有为?”

赵鹏笑道:“应局长也就三十多岁,叫叔叔,我可开不了口。”

“哈哈……,你可真会说话。”应斌高兴的笑了。

赵鹏也明显的感觉到,应斌今天的心情很好。难道仅仅是因为搞定了自己这个麻烦吗?他不想继续跟应斌闲聊下去,便说道:“应局长,您今天这么高兴,该不会是因为要给我支票吧?”

应斌对赵鹏这个转移话题的方法很是钦佩,他笑道:“学子酒店的拆迁费补偿谈好了之后,那段路的拆迁补偿也就差不多了。”

赵鹏心道,他这分明是说我是个硬骨头,搞定了我,其他的不算什么。

应斌也觉得的话似乎有点言外有音的意思,他站起来,从办公桌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张支票递给了赵鹏,笑道:“二百二十万,拿好了。”

赵鹏看着这二百二十万的支票,心中异常高兴,不过脸上却没表现出来,依然淡定的说道:“麻烦应局长了。”

应斌一直在注意赵鹏的神色,见赵鹏并没有表现的多高兴,他心中对赵鹏更加高看一层。年轻人能有这份定力,可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能做到的。

赵鹏又跟应斌说了几句话,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签了字之后,便带着洛清语离开了。

看着赵鹏和洛清语离开的背影,应斌的心底里竟然有些羡慕。人家过得才是年轻人过的日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洒脱得很。

赵鹏和洛清语来到了银行,办理转账手续。银行的工作人员见这两个学生一样的俊男靓女竟然拿着这么大一笔钱来转账,都感到震惊。更让他们感到震惊的是,当把这二百二十万存到两人名下之后,在两人的脸上竟然看不到惊喜。特别是那个女孩,从进来,到结束,竟然没有看见他笑过。

这两百二十万和这样一个二十岁男孩,一个十九岁的女孩,成了银行接下来半年最热门的话题。

办好了转账,赵鹏和洛清语又到那家冰激凌店去吃冰激凌。看着冷冷清清的洛清语,赵鹏是真心的佩服,他不是不兴奋,而是把兴奋憋在了肚子里,可人家洛清语是真的没觉得一百一十万算什么,从始至终,都表现得那样清冷自然。

吃着吃着,洛清语突然说道:“你用钱的时候告诉我。”

“我会的。”赵鹏笑道。

“你真的想开饭店?”洛清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