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一百零四章  得罪人了

到了苑伟的办公室,两人坐在待客沙发上,苑伟亲自为赵鹏倒了一杯茶。

“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苑伟问道。

赵鹏笑道:“苑大哥,我想跟你商量一下院墙的事。”

“你想把院墙推倒?”苑伟问道。

赵鹏点点头,说道:“那个院墙实在太碍眼了。”

苑伟笑道:“我也早就想把院墙推倒了,可是我一直也没敢动手。因为当初我买那栋楼的时候,就是以院墙为界限的。现在开发区的规划有点乱,我怕以后说不清楚那块地皮的面积。”

赵鹏喝了一口水,迟疑了一下,说道:“苑大哥,你看这样行不行,院墙必须推倒。不过我们可以把地基留着,到时候就算出问题,我们也有地基作证。”

苑伟也喝了一口水,摇了摇头,说道:“不行,院墙就是院墙,地基就是地基。这东西,他说你这地基上是院墙,那就是院墙,他要是说不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将来那块地也许会很值钱,我绝对不能冒这样大的风险。”

赵鹏对苑伟的担心虽然理解,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必须把那碍眼的院墙推到。想到这里,他说道:“苑大哥,跟你说实话,院墙必须推倒。”

“我不能冒着将来可能出现产权纠纷的风险让你这样做。”苑伟很肯定的说道。

赵鹏笑道:“如果将来真的有一天出现了产权纠纷,我来帮你解决。”

他这话并非敷衍,他二哥赵煌现在已经是东滨的附属县级市花子格市市委秘书长了,花子格市距离开发区不过七八十公里,他不相信二哥在开发区没有认识人。就算到时候二哥说不上话,还有他伯父——省委组织部长赵成权。这父子两人办成这点事,自然不在话下。

见一直以来都很低调的赵鹏口气这么大,苑伟多少有些奇怪,他笑道:“明知道可能产生麻烦的事情,我觉得还是扼杀在萌芽状态的好。”

赵鹏看着苑伟,淡然一笑:“苑大哥,我知道你说的对,可你要理解理解我。我一个小民,把老婆本都投进去了,就是为了赚点钱。如果院墙不推倒,会严重影响我的生意。”

苑伟笑道:“你刚才说可以帮我解决纠纷,现在又说自己是小民。你让我相信你那句话?”

赵鹏明白,苑伟是想探他的底,不过他现在可不想把自己的底露出来。自己现在还只是老赵家一个不成器的不孝子,就算老赵家全体人民都把自己当个人物了,自己也不想依托老赵家,他的目标是要创造属于他自己的一片天地。

面对苑伟的询问,赵鹏很平静的一笑,说道:“苑大哥,就算我是小民,也总得有两个亲戚,我的亲戚中应该有能说上话的人。”

苑伟仔细的注视着赵鹏的神情,他在这个年轻人那平静的笑容背后看到的全是自信和从容。能够在自己面前如从镇定从容的人不多,像赵鹏这样二十岁的年轻人就更少。苑伟相信这个年轻人肯定大有来头,只不过他不愿意说出他的来头。

至于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这么做,苑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对他来说就是一场赌博,到底是把赌注压在这个年轻人身上,还是果断的拒绝他。苑伟开始思量起来。

赵鹏见苑伟沉思起来,他也不打扰,不紧不慢的喝着茶。过了大约一分钟,苑伟笑道:“既然赵老弟你一定要把院墙推倒,那就推倒吧。”

“谢谢苑大哥相信我。”赵鹏高兴的说道。

苑伟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说的这样坚决,就算我不同意,你也会这么干的。”

赵鹏听了苑伟的话,非常郑重的说道:“苑大哥,我赵鹏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我说过的话我都会认。将来因为院墙而产生纠纷,我会负责到底。”

苑伟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神情笃定的年轻人,点点头,说道:“好,我相信你。”

“谢谢苑大哥。”赵鹏客气的说道。

“你都叫了我这么久苑大哥了,我怎么也不能让你白叫,总得做点实事。”

赵鹏闻言,不好意思的说道:“苑大哥,说实话,我还真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苑伟一听,心道,坏了,一不小心又被这小子给套进去了,他只好说道:“说吧,什么事?”

赵鹏笑着把那张整改通知拿了出来,放到了苑伟面前,说道:“消防队说我用的装修材料不合格,其实我用的材料完全合乎标准。”

苑伟看了看整改通知,笑道:“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赵鹏一愣,问道:“我得罪人了?”

“对,如果不是你得罪人了,消防是不会去找你的。”苑伟笑道。

“为什么不会去找我?”赵鹏随口问道。

苑伟看着赵鹏,说道:“我开店之前,各方面的关系我都已经疏通好了。我又没跟外人说我把饭店转让给你了,这些检查部门就更不会知道了。既然他们去找你,就说明他们已经知道你是饭店的老板。”

赵鹏听了苑伟的话,觉得苑伟说得很有道理。以苑伟的人脉,应该不会有人去找他的麻烦。消防去检查,当然是冲着自己去的。不过赵鹏可不想承认自己得罪了人,他笑道:“苑大哥,会不会是消防中队换领导了?”

苑伟看着赵鹏懵懂的样子,笑道:“我可以告诉你,就算换领导了,也不会去查我的地方。”

赵鹏对苑伟的自信深感钦佩,不好意思的笑道:“苑大哥,你别生气,我就是随便问问。”

苑伟见赵鹏又在这装无辜,他笑道:“你再好好想想,得罪了什么人?”

赵鹏摇头道:“苑大哥,说实话,我在市内的时候,确实得罪了一个人。可那家伙已经被我抓住了,交给警察了。说不定现在都快枪毙了,除了他,我真不知道我还得罪过谁。”

苑伟看着赵鹏,从他的脸上竟然看不到是在说谎。把仇人抓住,交给警察,枪毙!这也太狠了吧!

赵鹏见苑伟有些吃惊的样子,他便解释道:“那家伙是通缉犯,在迪厅想杀我,被我抓住,交给警察了。他是应该被枪毙,可不是我硬要枪毙他。”

即使如此,苑伟也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是见赵鹏说得云淡风轻,根本不像是说谎,不由得他不相信。

“吓了我一跳。”苑伟故作惊讶的说道。

赵鹏笑道:“苑大哥,你看你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疏通一下。”

苑伟笑道:“好吧,不过如果真有人想整你,你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跟他拼。”赵鹏煞有介事的说道。

“好,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查出来是谁想整你?”苑伟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他不仅仅是想知道是谁想整赵鹏,更像看看赵鹏怎么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时,有人来找苑伟办事,赵鹏便识趣的离开了。

两件事都搞定了,赵鹏很高兴。不过苑伟的话还是让赵鹏警觉起来,如果真如苑伟所说,那么到底是谁想要整自己呢?不管是谁,如果真的存在这么一个人,他敢挡我赵三少的辉煌之路,那就打得让他妈都不认识他。

回到饭店,赵鹏先把隋威找来,商量了一下院墙的问题。当隋威听说院墙可以推倒,他也不得不佩服赵鹏的能力。他也很爽快的答应赵鹏,联系他的女朋友,设计出一个方案改造方案出来。赵鹏特殊交代,院墙下的地基不能动,还要设计出一个让人一目了然的地界来。隋威对他的女朋友非常有信心,爽快的告诉赵鹏,没问题。

隋威的超级自信,让赵鹏都生出几分想见见他的女朋友的心思来。

跟隋威交代完了,赵鹏又把文秀姐和阳洋叫道包间里。三人坐好之后,赵鹏开门见山的说道:“阳经理,饭店的新名字想好了吗?”阳洋听见赵鹏又提这茬,她面带微笑的说道:“我倒是想了一个名字,就是不知道老板满不满意。”

“说来听听。”赵鹏笑道。

“大鹏海鲜坊。”阳洋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赵鹏眼前一亮,笑道:“不错,不错。”转而问文秀姐:“文秀姐,你觉得怎样?”

“我也觉得挺好的。”文秀姐笑道。

阳洋看着赵鹏的样子,笑道:“老板,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主意了?”

赵鹏笑道:“我想的名字跟你想的这个名字差两个字。”

“哪两个字?”阳洋也来了兴趣。

“大金鹏海鲜舫,舫是船舫的舫。”赵鹏说道。

阳洋一听,笑容更加灿烂,说道:“咱们海鲜舫面朝大海,用这个舫确实比那个坊更贴切。”

“哈哈,那这名字就算咱们两个取的。”赵鹏笑道。

阳洋低头笑道:“老板,你心里早有注意,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赵鹏非常郑重的说道:“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你是饭店决策层非常重要的人物。你的意见非常重要,现在你的观点跟我的差不多,就说明咱们英雄所见略同。”赵鹏这样做,其实就是想让阳洋对饭店产生归属感。因为他坚信,阳洋一定会成为一个非常出色的餐饮精英,他可不想别人也学自己,把阳洋给挖走了。他让阳洋参与饭店的重大决策,就是为了留住阳洋的心。

阳洋对赵鹏的话其实并不心动,至少到现在,她对赵鹏的感激还停留在三万块钱上。至于这些对她的溢美之词,她并不感冒。

赵鹏当然也不能冷落了文秀姐,对文秀姐说道:“文秀姐,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

“挺大气的,一听就是个大饭店。”文秀姐的话很朴实。

赵鹏点点头,说道:“既然文秀姐也对这个名字感到满意,那就这么定了。”

文秀姐明知道赵鹏这是在奉承她,可她听了之后,还是觉得很舒服。不过嘴上还是说道:“这是大事,我不太懂。”

赵鹏则很郑重的说道:“饭店里三个最重要的人都觉得这名字行,那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