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一百零九章  灵魂出窍

过了一会儿,洛清语扭头看着赵鹏,一双清冷美丽的眼睛好像想把赵鹏的心思看透似的。

赵鹏被洛清语看得有些不自在,他笑道:“我是不是很好看?”

洛清语对于赵鹏的玩笑视而不见,表情始终如一。赵鹏又笑道:“怎么了?是不是觉得要走了,舍不得离开我了?”

“嗯。”洛清语轻轻的应了一声。

震惊!意外!绝对的震惊和意外,赵鹏同学面对洛清语的随意一嗯,有点把持不住了,心头狂跳。他的双眼闪耀着热烈的火光说道:“你舍不得离开我?”

“还有文秀姐,王韬。”洛清语淡淡的说道。

赵鹏双眼的火光立刻被洛清语渐渐淡淡一句话熄灭了,他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原本还以为出了阿姨之外,没有你在乎的人呢。”

洛清语缓缓的喝了一口水,说道:“我不是石头,我也是有感情的。”

“是吗?”赵鹏随口说道。

“天不早了,早点睡吧。”洛清语突然站起来,坐在了**。

赵鹏面对洛清语的瞬息万变有些无奈,他只好放下水杯,站起来,说道:“我回去了,晚安。”

“嗯。”

赵鹏起身,向外走去,走到门口,他又回头看了看洛清语,笑了笑,便推门出去了。回到自己的房间,赵鹏感觉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他躺在**,根本就没有睡意,便打开了电视,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

他心里却在想,洛清语那丫头现在不知道睡没睡着。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没有什么动静,赵鹏觉得洛清语应该睡着了。

凌晨两点,赵鹏同学终于抵挡不住生物钟的力量,也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刚一闭上眼睛,赵鹏就做了一个梦,他梦见洛清语来了。来了之后,洛清语就把睡衣脱了,钻进了赵鹏的被窝。因为有了上次和文秀姐的跑马事件,赵鹏在梦中告诫自己,老实点,不然又该跑马了。可是当洛清语的手轻轻的顺着他的内衣伸进去的时候,赵鹏抵挡不住了,跑马就跑马,跑马也比死马强。

赵鹏正要翻身上马,突然被敲门声惊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先摸摸了自己的兄弟,兄弟虽然崛起,幸好尚未跑马。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睡袍,可兄弟凸显的特征还很明显。他稍微平静了一下,又整理了一下,觉得应该看不出来了,便去开门了。

门开了,洛清语穿着雪白的睡袍站在门外。

“我被你这屋的电视声音惊醒了。”洛清语说着走了进来。

赵鹏跟在洛清语身后,能感受到从洛清语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不好,他的兄弟又有反应了,赵鹏忙把身体稍微躬了躬,以避免情况外露。让他意外的是,洛清语走进房间之后,并没有走向沙发,而是很随意的往**一坐,靠在床头,眼睛看着电视。

赵鹏同学现在的情况很紧急,可不能距离洛清语太近了。他不敢回**去,便坐在了沙发上。虽然他尽力的把身体侧对洛清语,并且把双腿也放在沙发上,可他的兄弟还是完全的崛起了。

看见赵鹏抱着双腿缩在沙发上,洛清语问道:“你冷吗?”

“不冷。”赵鹏故作平静的说道。

洛清语拍了拍身边的床,说道:“冷了就上床吧。”

这什么情况?赵鹏隐隐感觉到洛清语已经发现自己身体的不适了,既然发现了,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双床?难道她准备好了!赵鹏同学的心跳有点加快了,他看着洛清语,磕磕巴巴的说道:“我身体不适。”

洛清语微微一愣,清冷的面容微微露出一丝尴尬,她低下头,说道:“身体不适,就更应该上床了。”

“真的?”

“嗯。”

“这可是你让我上床的?”赵鹏的潜台词其实是这样的,这可是你让我上床的,发生什么事,你可别怨我。

洛清语听了赵鹏的这句话,目光清冷的看着赵鹏,说道:“上来吧。”

“好。”赵鹏忙弯着腰从沙发上下来,连蹦了两下,跳上床。

看着赵鹏这奇怪的动作,洛清语眉头微微一蹙,说道:“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洛清语的这句话已经表明她什么都清楚了,赵鹏也是个爽快人,他说道:“你来的时候,我刚好梦见你。”

“梦见我什么?”洛清语问道。

赵鹏一听,尴尬的一笑,说道:“你看我这身体不适的样子,难道还不知道我梦见你什么了吗?”

见赵鹏依然抱着双腿坐在**,洛清语问道:“你身体哪里不适了?”

赵鹏一听,错愕的看着洛清语,心道,这丫头说出来的话真是要人命啊!他现在真想把洛清语推到,让她知道知道哪里不适。可他觉得他赵三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不过也不屑于做坏人,这样的事,还真不能干。所以,只能忍着身体的不适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秘密,你的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因为这是我的秘密。”

洛清语轻轻的靠近赵鹏,把头靠在他的肩头,轻轻的说道:“难为你了。”

我靠!洛清语能说出这样温柔的话,绝对让赵鹏同学意外。他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是不是很辛苦?”洛清语问道。

“小事一桩。”赵鹏大义凛然的说道。

“我看看。”说着,洛清语竟然把她冰凉的小手伸进了赵鹏的睡袍之中。

赵鹏的皮肤接触到洛清语冰凉的小手,不由得微微一颤。接着,他感觉到洛清语的小手颤抖着从他的胸腹向下缓缓而行。

这什么情况?赵鹏看着近在咫尺的洛清语,他嗅着洛清语秀发里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洛清语,你……。”

不等赵鹏的话说完,洛清语便打断了赵鹏的话,说道:“你这样坐着不累吗?”

挑逗,这是百分之百的挑逗。赵鹏受不了了,他张开双臂,就要把洛清语扑倒。却听见洛清语坚定的说道:“你别动!”

赵鹏果然不敢动了,他缓缓放下手臂,等着洛清语一步步的向下摸索着。

“把腿放下。”洛清语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赵鹏把双腿缓缓伸直,这样一来,他兄弟崛起的高度就清晰可见了。赵鹏看着洛清语的侧脸,他不知道洛清语到底要干什么。他觉得洛清语这样做,对他们双方来说,都是十分凶险的。

洛清语冰凉的小手在她该停下的地方停下了,赵鹏看得出来,洛清语是在做最后的挣扎。过了好一会儿,她都不敢再先前一步。

赵鹏不忍心看洛清语挣扎,轻轻的拍了拍洛清语的肩膀,说道:“算了,不要勉强自己。”

“嗯。”洛清语轻轻的应了一声。

赵鹏原本我以为洛清语要撤退了,却没想到洛清语不但没撤退,反而缓缓的向前探去,到达了目的地。

冰凉柔软的感觉把赵鹏团团包围,他禁不住微微一震。他禁不住猛的搂住了洛清语的肩头,在洛清语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洛清语突然回头,冰凉的嘴唇轻轻的贴在了赵鹏的嘴唇上。无论是这一世,还是上一世,赵鹏对接吻都不陌生,他的技术很好。可是洛清语的嘴唇对这样的事却有点生疏,不过洛清语是个优秀得不能再优秀的学生了。她的学习能力很强,眨眼间便学会了接吻。

这个吻很长,当洛清语离开赵鹏的时候,她觉得她有窒息的感觉。赵鹏抱住了洛清语,大手很顺利的伸进了洛清语的睡袍之中,手指微微撬动,握住了洛清语胸口那团柔软的高耸。赵鹏感觉洛清语的娇躯微微一抖,他贴着洛清语的耳朵说道:“你现在准备好了?”

“没有。”洛清语静静的答道。

赵鹏一听,随口说道:“那你这是……!”

“我知道你准备好了。”洛清语静静的说道。

赵鹏听了洛清语的话之后,就更糊涂了。

洛清语用身体靠了靠赵鹏,说道:“我听说,可以这样做。”

说着,她冰凉的小手开始动作起来。这时候,赵鹏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他也不知道是该失落,还是该欣慰。洛清语能这样做,也够难为她的了。就在赵鹏欣慰的同时,洛清语挣脱了赵鹏的怀抱,轻轻的低下了头。

过程虽然有些坎坷,可是该来的还是来的了。赵鹏酥软的躺在**,耳边依然回荡着洛清语发出的呢喃。过了好一会儿,他的灵魂才重新入窍。

这时,洛清语从洗手间出来了,两人目光相碰,赵鹏感激的笑了笑。洛清语的表情依然清冷,只不过腮边还留着没有散尽的红润。她站在床边,说道:“去洗个澡吧。”

“我都散架了,去不了了。”赵鹏无力的说道。

“去吧!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洛清语轻轻的说道。

赵鹏面带笑容的看着洛清语,无力的说道:“你是不是嫌我不干净?”

洛清语没说话,神情清冷的上床了。

赵鹏也觉得自己这句话说得太不地道,如果这样还说人家嫌自己不干净,那真是良心都让狗吃了。他忙陪着笑说道:“我去洗澡。”

说着,坐起来,在洛清语的脸颊上吻了一下,便下床,走进了洗手间。

当赵鹏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他看见洛清语已经睡了。他瞄了一眼窗外,天空已经露出了白色,也难怪人家洛清语睡了。赵鹏挨着洛清语躺下,他小心的把手伸进了洛清语的睡袍了,他惊喜的发现洛清语把胸罩脱了。赵鹏的大手扣住洛清语胸口柔软的高耸,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赵鹏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洛清语已经不见了,赵鹏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了。他喊了一声:“洛清语。”

房间里空空荡荡,没有任何回音。赵鹏坐起来,穿着睡袍来到隔壁房间,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洛清语的声音:“谁?”

“我。”赵鹏听见洛清语的声音,他不安的心又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