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学校平事(1)

赵鹏坐车来到上次跟南征吃东西的那个海边的大排档。现在已经入秋了,清冷的海风吹到人身上,已经有些凉了。

虽然海滩上还有人,不过和夏日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走在海滩上,赵鹏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轻松的在海滩上漫步了。

从重生那天开始,他就在不停的为这一世的辉煌筹划着,现在终于看见曙光了。他对他自己现在的表现很满意,作为老赵家商业航母上的一份子,他已经悄悄的摸上了甲板。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终有一天这就能成为这艘航母上的水手、舵手、甚至船长。

赵鹏正回味过去,憧憬未来的时候,他突然听见有人在他身后说道:“想什么呢?”

赵鹏的思绪被打断,他猛一回头,看见南征站在他身后,他笑道:“想你怎么还不来。”

“我其实已经来了一会儿了,可见你想事想得出神,没敢打扰你。”南征平静的笑道。

“呃,是吗?”赵鹏心道,自己这个国安编外人员的警惕性太差了。

“你饿吗?”南征问道。

赵鹏笑道:“我刚吃过饭。”

“行,那我带你去个地方吧。”南征说道。

赵鹏问道:“去哪里?”

南征说道:“到了就知道了。”

赵鹏一听,心中一动,若是从前,他自然不会有这感觉。可是现在不同了,国安怀疑他们老南家有间谍。不过他确实不太相信南征是间谍,因为这个女孩身上的江湖气息太重,一个女孩身上处处透着光明磊落,怎么看也不像搞间谍活动的人。

赵鹏跟着南征离开了海滩,上了出租车之后,南征对司机说道:“师傅,去市十八中。”

赵鹏一听,去市十八中,他隐隐感觉南征应该是想带自己去看望南静阳。两人到了十八中门前的时候,赵鹏看见南静阳正在门口等着。小丫头原来那一头的红发已经变成了黑的,齐肩短发,圆润白皙的娃娃脸,看着有点婴儿肥的味道,小丫头身上比之前多了几分清纯。

南静阳看见赵鹏和南征下车,便飞也似的跑了过来。

“赵鹏,你也来了。我就猜姑姑不会让我爸来的。”南静阳说道。

赵鹏一听,这话茬不对啊,看来自己来这一趟可不是白来的,是有使命的。他看着南征,问道:“什么情况?”

“静阳惹祸了,让把家长叫来,我哥比较吓人,我怕他吓着校长,便就让你来帮忙了。”南征平静的说道。

赵鹏咧了咧嘴,笑道:“我还以为你想让我重温一下校园生活呢?原来是让我做挡箭牌。”

南征笑道:“是你给我打电话找我的。”

赵鹏闻言笑道:“看来都是我不好,硬撞到你的枪口上的了。”

南静阳见两人说起没完了,便说道:“别说了,校长还在办公室等着呢,走吧。”

南征看看赵鹏,笑道:“走吧。”

赵鹏无奈一笑,说道:“好吧,不过我总得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吧?”

南征略显无奈的说道:“静阳把老师给打了。”

“什么?打老师!”赵鹏自忖也不是个好学生,可是回忆了一下,好像从来没打过老师。

南静阳看着赵鹏吃惊的样子,笑道:“他本来就该打,我都告诉他那道题我不会了,他还是不停的问我,还在全班同学面前说我笨,你说我不打他能行吗?”

赵鹏转头看了看南征,问道:“她打老师的时候很多吗?”

“不是很多,这是今年的第二次。”南征一脸的平静。

赵鹏笑道:“半年一次,确实不多。”然后他又问南静阳:“你把老师打了之后,老师说什么了?”

“他说不让我在他的班里了。”南静阳笑道。

“你害怕吗?”赵鹏问完就知道自己问了一句废话,南静阳活蹦乱跳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害怕的样子。

“当然不怕。”

南静阳的回答一点也没出乎赵鹏的预料,赵鹏很无奈的问南征:“那我们来的目的是什么,是帮助南静阳把老师打死,还是帮助南静阳把校长打死?”

南静阳闻言大笑道:“好,赵鹏,我喜欢你的霸气,做人就应该这样。”

“静阳,闭嘴。”南征冷冷的说道。

南静阳非常惧南征,立刻把嘴闭上了。

南征对赵鹏说道:“我们这次来是赔礼道歉来了。”

“呃,我明白了,南猛大哥是大人物,是不能跟人赔礼道歉的,所以你找我这个小人物来当人家的出气筒。”赵鹏笑道。

南征笑了一下,说道:“我们任务就是不能让校长开除静阳。”

“我明白了。”

这时,三人已经来到了办公楼下,南静阳说道:“你们上去吧,我在下面等着你们。”

“好。”南征说道。

赵鹏想了想,说道:“我觉得静阳还是上去的好,有些事情必须当面说清楚。”

南静阳忙说道:“说清楚可以,不过我绝不向那个眼镜男道歉。”

南征看看赵鹏,笑道:“就她这态度,去了不是更糟。”

赵鹏附在南征的耳边说道:“如果就咱们俩去,那就太被动了,估计得被人用吐沫星子淹死。到时候委屈受了,事情也未必能解决得了。”

南征看着赵鹏,不明白他这是要搞什么鬼,不过经过前一阵子的接触和关于学府酒店的传说,她已经非常确定赵鹏是个非常聪明的家伙,既然他这样说,那就试试吧。其实她也非常拍被人喷吐沫星子。

“静阳,一块上去吧。”南征对南静阳说道。

“说好了,我不道歉。”南静阳再次重复她的立场。

赵鹏说道:“我来了,道歉这样的事,自然由我来完成。”

“那就好。”南静阳听了赵鹏的话,非常高兴。

南征见南静阳高兴样子,冷冷的说道:“低调点,严肃点。”

南静阳立刻把头扭过去了,偷偷的朝赵鹏笑了笑。赵鹏很无奈,心道,摊上这样的学生,恐怕是一个老师人生的最大悲哀。

三人上楼,来到了校长办公室门口,南静阳敲了敲门。

“进来。”校长室传来一个男人的说话声。

南静阳一马当先的推门就进去了,赵鹏和南征也跟着进去了。

校长室内一共有两个人,坐在办工桌后面的是一个身材矮胖,戴着眼镜的男人,看样子应该有五十多岁了。显然这位就应该是校长了。

在校长对面的待客沙发上坐着一个身材削瘦的青年,青年三十多岁的样子,戴着眼镜,略显老成,只不过他左脸上鲜红的手印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很显然,这位就是被南静阳同学虐待过的那位眼镜男了。

赵鹏先来到办工桌前,隔着办公桌伸出手,客气的说道:“校长你好,我是南静阳的表哥赵鹏。”

“你好。”校长不冷不热的伸出手。

“南静阳这孩子比较顽皮,又给您添麻烦了。”赵鹏不好意思的说道。

“坐吧。”校长说道。

南静阳和南征也很不客气的坐在了眼睛男的对面,眼镜男看南静阳的目光充满了怨气和杀气。南静阳却好像没事人一样,娃娃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南征的表情很平静,也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一双美丽的眼睛看着赵鹏。

赵鹏满面带笑的看着校长,说道:“对不起,南静阳又给您添麻烦了。”

校长眉头一皱,说道:“赵先生,南静阳的表现太恶劣了,我们决定开除她。”

赵鹏淡然一笑,说道:“校长,您看南静阳只是个孩子,咱们这些做长辈的,应该给她一次机会。”

校长微微摇头,说道:“作为一个学生,她打了老师,而且不是第一次了。如果学校的学生都像她一样,我们这个学校都成了什么了。”

赵鹏见校长如此坚决,他决定改变策略,转头对南静阳说道:“静阳,你到底对老师做了什么,让校长这么痛心。”

南静阳其实非常不想上学,若不是姑姑在这,她都会再上去给校长也来两下,彻底的把事情闹大。可她很怕姑姑,所以只好说道:“那道题我根本不会,他非让我做,还在同学们面前说我笨。”

“为什么只有你不会,其他同学都会呢?”眼睛男憋了好长时间,终于逮到了说话的机会,他的意思还是说南静阳笨。

赵鹏明知道南静阳肯定不是个好学生,她不会做那是很自然的事情。可这个眼镜男说其他同学都会,这话好像说的太绝对了,总不会班上除了你南静阳之外,所有学生都是好学生吧。

想到这里,他问道:“南静阳,你为什么不会?”

“我没好好听讲。”

南静阳倒是一个实在人,有什么说什么。赵鹏眉头一皱,他又问道:“那其他同学都好好听讲了吗?”

“这个……?”南静阳说着偷偷的看了看南征。

赵鹏见南静阳的样子,觉得这里面有故事,便说道:“南静阳,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用怕你姑姑。”

南征其实也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她对南静阳说道:“说吧。”

“他们暑假的时候,都补课了,多少都会点。”南静阳小声说道。

赵鹏一听,立刻明白了,看来这位老师同志暑假给学生补课了。而南静阳为了玩,根本没跟家里说老师要补课的事,所以,她怕南征知道,才不敢说出来。赵鹏听了这话,他正式的问眼镜男:“请问这位老师,你补课收费吗?”

老师补课是很正常的事情,眼镜男很自然的说道;“收费。”

“那你补课的时候,讲的是新知识,还是学过的知识呢?”赵鹏又问道。

眼睛男一听赵鹏问这个,他的心里有点没底了。他一迟疑的功夫,赵鹏便问南静阳:“南静阳,老师让你做的题,是上学期的题,还是这学期的?”

南静阳的学习成绩实在太差,她根本不知道那道题是上学期的,还是这学期的。不过她的反应很快,立刻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她非常坚定的说道:“是这学期的新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