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风暴来临之前

其实这也不能怪陆明辉,在他的印象中,陆明辉三十岁出头已经是成为一区区长的年轻干部,已经很了不起了。就算他觉得赵鹏的大哥应该也不大,但是他绝对没想到,一个三十岁不到的青年已经是一个地级市的市长了。在他看来,赵鹏的大哥也不过是普通的干部。所谓的跟孙章栋是同事,那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至少在现在,赵鹏的大哥绝对不会有孙章栋这么高的位置。

见孙章栋的神情微变,陆明辉不明白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不过,他的应变能力很强,话锋一转说道:“孙区长,从今以后,我陆明辉就高攀一下,当您是我的朋友了。如果有什么吩咐的,我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孙章栋很随意的笑道:“明辉,如果以后我有什么做的不周到的地方。希望你能明白,我是政府官员,有些东西。我必须把人民放在前面。”

陆明辉非常清楚的感觉到孙章栋这话中有话,可是他一时之间想不通他说这句话到底是想告诉自己什么。

就在陆明辉思索的这句话的意思时,孙章栋又说道:“明辉,瞿明还年轻,你作为他朋友。如果发现他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一定要提醒他。他这样冲动的年轻人,需要我们这些做哥哥的时常照看着。”

陆明辉面带笑容的看着孙章栋,他的思绪在飞速的旋转。突然,他想通了,孙章栋这话的意思不就是在责怪自己在大金鹏海鲜舫没照顾好瞿明吗?之前那句话的意思是说作为政府官员,有些事他不能做。难道他这是在暗示自己为瞿明出头,对付大金鹏海鲜舫?

孙章栋说完这句话,他便面带笑容的看着陆明辉。他要给陆明辉足够的时间反应。

经过将近一分钟的思考,陆明辉整理了一下孙章栋的两句话。他确信,孙章栋就是想让自己为瞿明出头,对付大金鹏海鲜舫。眼下的情形,如果自己不按照孙章栋的意思做。那么作为在开发区混了二十年的一个混混,他的苦日子应该就不远了。

想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陆明辉笑道:“孙区长说的太对了,我们作为哥哥的必须照顾瞿明。”

说着,他为孙章栋倒满了酒,说道:“来,孙区长,咱们干一杯。”

虽然没有明说,不过陆明辉的举动就是在表忠心,他这就算是答应了孙章栋为瞿明出头了。

孙章栋也举起酒杯,说道:“明辉,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瞿明现在是要多感动有多感动,他也跟着举起酒杯,说道:“谢谢表哥,谢谢陆哥。”说着,他的眼睛都有些湿润了。

“叮叮叮。”三人的酒杯碰在一起,几乎同时把杯中酒干了。

孙章栋很喜欢陆明辉这样的聪明人,经过了解,他也明白在大金鹏海鲜舫事件中,陆明辉扮演的完全是一个看客的角色。他陆明辉能骗过瞿明,却骗不过他孙章栋。所以,孙章栋要让陆明辉赎罪,用实际行动赎罪。否则,他就要对付陆明辉。对付正当生意人赵鹏,他孙区长没有办法,对付一个混混,那只是他孙区长一句话的事。

这顿饭,孙章栋达到了他的目的。其实,陆明辉也同样达到了他贴近区长大人的目的。不过,最高兴的还是瞿明,咱们这位因为耍流氓事件而沉寂多时的瞿秘书,终于又充满活力了。

不过酒席过后,回去的路上,孙章栋的话,让瞿秘书刚刚充满活力的神经又消停了下来。

孙区长对瞿秘书说道:“如果再惹事,你就给我回家。”

从试营业到到现在,两个月过去了,大金鹏海鲜舫的生意绝对可以用蒸蒸日上来形容。两个月的时间,大金鹏海鲜舫已经完全凌驾于蜀香园之上,成为了开发区生意最火的饭店。而且因为大金鹏海鲜舫以高档客人为主,能来大金鹏海鲜舫吃饭,已经成了身份的象征。

作为大金鹏海鲜舫的老板,赵鹏自然是整日里都高高兴兴。自从成功灭掉了瞿明的气焰之后,大金鹏海鲜舫里的所有员工,更是把赵老板奉若神明。经过刑翠口口相传的这个故事,成了大金鹏海鲜舫最值得纪念的事件。

经过这次事件之后,赵鹏不经意间发现一个问题。他发现高大山跟刑翠走得越来越近,经任宝骏提醒,赵鹏才知道,原来人家两人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之续集。

看着高大山和刑翠进展得那么快,赵鹏心里也有点长草了。他时不时的开始找文秀姐去家里帮助收拾房间,当然了,在文秀姐到他家之后,他也免不了要动手动脚,搂搂抱抱。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因为文秀姐毕竟是个传统女人,他也不敢做太过火的事情。

这天,赵鹏还没起床,他就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这间房子,除了文秀姐之外,再没有其他人有钥匙,所以赵鹏断定文秀姐如约来给他收拾房间了。

因为是早上,因为感觉到了文秀姐来了。他本就已经挺枪而立的兄弟更加的不可一世。赵鹏心道,这也难怪,他这兄弟实在是太久没有发挥了。

为了避免尴尬,赵鹏便装作没醒,继续躺在**。他听见文秀姐开始收拾另一间卧室了,接着,他又听见文秀姐开始收拾客厅。最后,他听见文秀姐好像去洗衣服了。赵鹏听着听着,便真的又睡着了。

睡着睡着,他觉得身边有声音。便睁开了眼睛,眼睛一睁开,立刻看见文秀姐在擦地。因为是弯着腰,因为文秀姐干活出汗了,所以就把外套脱了,只穿了一件圆领T恤。所以,赵鹏同学一睁眼,他的目光就从文秀姐那有些宽敞的领口探了进去,目光随着那微微晃动的两团白皙晃动着。

文秀姐还没发现赵鹏已经醒了,还在继续干活。突然听见赵鹏咽了口口水,这才发现赵鹏的一双眼睛正火辣辣的望着她的领口。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看见赵鹏这样的目光了,所以,她只是横了赵鹏一眼,直起腰来。

赵鹏忙坐起来,说道:“文秀姐,你肩膀上有个小虫子。”

文秀姐用手抹了一下,说道:“哪有?”

“真的。”赵鹏说着掀开被子,就要跳下床。

他这一掀被子,立即发现不妥。忙又盖上了,说道:“文秀姐,你过来,我帮你把虫子拿下来。”

文秀姐又抬手抹了一下,依然没有摸到虫子,迟疑了一下,还是来到了床边。侧着身体弯下腰,说道:“帮我拿下来。”

随着文秀姐这一弯腰,文秀姐胸口的春光立刻映入了赵鹏的眼帘。他一把把文秀姐抱住,说道:“文秀姐,我逗你玩呢。”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文秀姐还是面色一热,嗔怒道:“又没正经了!”说着转过身子,背对着赵鹏用力挣扎。

赵鹏可不会因为文秀姐这一句没正经就松手,他双手用力,搂着文秀姐的腰,拖着她坐在**,低声说道:“文秀姐,你太漂亮了。”

“快松手,别闹了。”文秀姐想要把赵鹏推开。

可是,她不小心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虽然隔着被子,文秀姐还是感受到了这硬邦邦的东西传递过来的火热感觉。她忙抬起手,说道:“再不放手,我生气了。”

赵鹏低声说道:“文秀姐,你刚才那一按,按得我好舒服。你能再按一会儿吗?”

文秀姐的脸立刻红到了耳根,低声央求道:“大鹏,别闹了,我一会儿还要上班,去太晚了不好。”

“我是老板,我都不说,谁敢说。”赵鹏很霸气的说道。

说完,他在文秀姐的耳朵上吻了下,低声说道:“文秀姐,其实我现在挺难受的。”

文秀姐听赵鹏这么一说,心软了下来,低声道:“你……,我……。”

“文秀姐,我……。”赵鹏本想说,文秀姐,我想要你。可是他发现真让他上阵的时候,他竟然也说不出口了。

文秀姐用力挣扎的身体缓缓放松了下来,这样一来她就把身体靠近了赵鹏的怀中。感受到赵鹏身体的热力,她立刻觉得不对,想要挣扎。不经意间,手又按在了那硬邦邦的东西上。她刚要把手挪开,就听赵鹏在她耳边说道:“别动。”

文秀姐吓了一跳,抬起的手不自觉的又按下去了。在她按下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那东西跳了一下。她的心也随之狂跳不已,低声说道:“大鹏,别闹了。”

“文秀姐,你别动,我就想这样抱着你。”赵鹏说着,把头放在了文秀姐的肩头。

两人现在的情形就是文秀姐坐在床边,赵鹏从后面搂住了她的细腰。赵鹏轻轻的动了动腿,把盖着腰部以下的被子踢掉。然后用力抱了一下文秀姐,文秀姐身体失去平衡,右手稳稳按在了那硬邦邦的东西上。她明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可心里竟然有种感觉,她很想跟那东西亲密接触。

“文秀姐,我……。”赵鹏的声音有些喘息了。

文秀姐已经感觉到赵鹏好像很辛苦,她的右手轻轻的握了一下那硬邦邦的东西。用极低的声音问道:“大鹏,你真的很难受!”

“嗯。”赵鹏实话实说。

文秀姐迟疑了一下,为难的问道:“大鹏,我怎么样才能帮你。”

赵鹏一听,立刻来了精神,说道:“只要……。”可话一出口,他又有点难为情了。这可不是一个弟弟应该跟姐姐说的话。

文秀姐身体有点发烫,她有些呼吸不畅的说道:“我听说,只要……,你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赵鹏一听,身心一震,两世累积起来的对文秀姐的情分,让他发现自己有点不知所措了。

文秀姐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说道:“松开我,我帮你。”

赵鹏闻言,心中一荡,松开了文秀姐,文秀姐头低的很低,缓缓的转过身,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低声说道:“你躺下,不许看。”

“嗯。”赵鹏很听话的躺下了,并且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