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做好人的感觉很好

赵鹏故作倒霉的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他死了,我不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禹庭盯着赵鹏的眼睛,缓缓说道:“应该是这样。”

赵鹏一听,立刻露出了一副苦相,说道:“禹大队长,就算陆明辉生死未卜,那亲自动手的那些人总要负责吧。”

禹庭看着赵鹏,说道:“那些人都已经关起来了,但在陆明辉情况不明的情况下,还不能定案。”

“禹大队长,那我这店被砸,不就成了无头公案了吗?”赵鹏把脸装得更苦。

禹庭站了起来,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有什么情况我们会通知你的。”

赵鹏只好说道:“禹大队长慢走。”

禹庭招呼也不打,便离开了。

赵鹏看着警车离去,心里总觉得怪怪的,这个禹大队长似乎来者不善,而又好像没什么事。他接触的警察不多,对警察办案的做法了解也不深,可他总觉得像禹庭这样似乎有悖常理。

这时,文秀姐和阮文清急冲冲来了,他们看见赵鹏站在门口,都觉得有些意外。阮文清跟赵鹏打了个招呼,便进去上班了。文秀姐低声问赵鹏:“大鹏,情况怎么样?”

“没什么事?”赵鹏也觉得奇怪,按照常理,文秀姐应该早就来上班了。

文秀姐点了点头,说道:“大姐不小心把店里有人闹事的事说漏了嘴,我妈有点担心。我们劝了她好一阵子,她才同意让我们来上班的。”

赵鹏对文秀妈的胆小甚微早就了解了,对老太太的这种做法表示理解。他笑道:“没什么大不了事,昨天没吓着你吧?”

“我没事,你也没事吧?”文秀姐昨天就偷偷的打电话询问过一次了,只不过那时候赵鹏在医院里,所以没顾上说几句话。

赵鹏笑道:“文秀姐,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就是阳经理伤得有点重,……对了,你给我拿点钱,我去医院看看她。”

“好。”文秀姐答应一声,带着赵鹏来到财务部,拿出三千块钱,交给了赵鹏。

赵鹏拿着钱,又来到了医院。穿过急诊,就看见杜玉珍和阳洋在住院处和急诊之间的小院散步。虽然隔得很远,但杜玉珍和阳洋的对话还是清晰不漏的传进了赵鹏的耳朵。就听见杜玉珍说道:“阳洋啊,你的伤口会不会做疤?”

“伤口很浅,应该不会。”

杜玉珍心疼的说道:“如果做疤了,你以后可就当不了主持人了。”

听到这,赵鹏停下了脚步,他没想到阳洋还有这样的远大理想。想想阳洋阳光灿烂的外表,睿智谨慎的言行,确实比较适合做个主持人。出于好奇,他便站在急诊的后门偷听。

阳洋看着妈妈心疼的样子,灿烂的一笑,说道:“妈,我现在都工作了,不能再上学了。”

杜玉珍闻言,眼泪开始在眼圈打转:“都是因为妈的病,你才不得不放弃上大学。”

阳洋很随意的一笑,说道:“妈,都过去那么久了,您就别提这事了。”

“都是妈害了你。”杜玉珍说着转过脸悄悄的擦拭了一下眼泪。

阳洋轻轻的搂着杜玉珍瘦弱的肩膀,笑道:“妈,您就别替我伤心了。就算上了学,毕业了也不还是一样要出来工作。现在挺好,我很喜欢这份工作。”

杜玉珍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等你把赵老板的债还了。你就去上学,到那时候妈的身体也能养好了。我供你上学。”

阳洋面带笑容的搂着妈妈,笑道:“妈,我已经决定不去上学了,去京城上学,我会想你的。”

杜玉珍再次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那我就去跟你哥住。”

“妈,您可千万别去跟我哥住,那我……。”阳洋话说一半,怕妈妈伤心,又把话咽回去了。

杜玉珍勉强笑了笑,说道:“你嫂子虽然刻薄,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咱没给你哥留下家底呢。”

“好了,妈,不说那些了,反正我已经决定了,再也不跟你分开了。我对现在的工作很满意,我能挣钱养活你。”阳洋面带笑容的看着妈妈。

杜玉珍看着懂事的女儿,泪水终究没能止住,流了出来。

看到这些,听到这些,赵鹏差不多都明白了。看来阳洋的心中果然不像她的脸一样阳光灿烂,她应该已经考上了京城的某个重点大学,只不过因为母亲生病需要照顾,需要钱,她放弃了学业。还有一个刻薄的嫂子,和一个撑不起门面的哥哥。这样一个家庭,压在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身上也确实太重了。

回想起自己跟阳洋达成的协议,赵鹏多少觉得有些乘人之危。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出去。阳洋和杜玉珍母女俩看见赵鹏来了,便就都停止了说话。

“阳经理,你身体恢复得很快啊。”赵鹏人未到,声先到。

阳洋等赵鹏走进,才轻轻的笑道:“主要就是失血过多,昨天补了两袋血,今早就有精神了。”

赵鹏感慨道:“这我就放心了。”

杜玉珍担心被赵鹏看见她哭过,说订饭的时间快到了,便回病房了。

赵鹏扶着阳洋在木凳上坐下,问道:“阳经理,还有什么困难吗?”

阳洋知道赵鹏是个爽快人,从来不会为钱计较,除了住院费她也没有什么苦难。便笑道:“只要你给我治病,我就什么困难也没有。”

赵鹏大笑道:“阳经理,你说我要藏起来,你会怎么样?”

阳洋淡然一笑,说道:“那我就只有等死了。”

赵鹏看着阳洋装出的可怜样,说道:“我可舍不得让你死。”

阳洋瞥了赵鹏一眼,没有说话。

赵鹏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阳经理,阿姨在什么单位工作,不会耽误了她的工作吧!”

阳洋很温和的说道:“我妈下岗了,暂时没有单位。”

赵鹏点点头,说道:“阿姨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纺织厂的会计。”阳洋觉得赵鹏应该不是无缘无故问这问题的。

赵鹏想了想,说道:“不如让阿姨到咱们店里工作吧。”

“做什么工作?”阳洋觉得赵鹏有可能会让妈妈去店里干保洁之类的工作,妈妈身体不好,她可不能让妈妈去干体力活。

赵鹏笑道:“当然是会计了,难不成我还能让阿姨干保洁!”

阳洋一听,开心的笑道:“可咱们店里已经有两个会计了。”

赵鹏笑道:“怎么是两个,只有一个。”

“文秀姐和会计小刘。”阳洋说道。

赵鹏看着阳洋,说道:“文秀姐是出纳,不是会计。”

阳洋一听,恍然大悟,不过她认为赵鹏要找一个会计还不易如反掌,他这样做,就是为了照顾自己一家。

见阳洋迟疑,赵鹏又问道:“怎么,阳经理不想让阿姨到咱们饭店工作?”

阳洋忙微笑道:“当然不是,谢谢你。”

赵鹏看着阳洋的样子,觉得这女孩太特别了,似乎从来都不会大喜或者大悲,总是一副阳光灿烂的样子。

“不过工资只能跟小刘一样,六百五,你看行吗?”赵鹏试探着问道。

阳洋微微一笑,说道:“当然行。”

“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你病好了,就让阿姨到咱们店去上班。”赵鹏觉得做好事真的很舒服。

“谢谢老板。”

赵鹏面带笑容的看着阳洋,笑道:“阳经理好像不是这样容易感激别人的人啊?”

“你确实帮了我很多,我也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我自然应该感谢你。”阳洋很温和的说道。

赵鹏看着阳洋脖子上的纱布,说道:“阳经理,你脖子上应该会留下疤痕。其实,我是怕你让我负责一辈子,所以才贿赂你的。”

赵鹏虽然只是随意的开玩笑,不过这话多少有些露骨。不过阳洋依旧神色淡然道:“脖子上有个疤不算什么,我不会讹你的。”

“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将来嫁人?”赵鹏笑道。

阳洋微微一笑,说道:“老板,你这是在提醒我,让我讹人吗?”

赵鹏大笑道:“我知道阳经理不是那样的人,不过阳经理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尽力去做。”

阳洋迟疑了一下,说道:“只要我妈能有个稳定的工作,让她的状态快点好起来,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难道阳经理自己就没有什么梦想吗?”

赵鹏说完,他仔细的观察着阳洋表情的变化。果然不出他所料,听了这句话,阳洋的神情微微一凝,光滑的额头轻轻一蹙。这些细微的动作一闪即逝,但看在赵鹏眼里,却是那么的清晰。看来这个女孩的内心深处真的藏着哀愁。

阳洋看着赵鹏,她隐隐感觉到赵鹏好像知道了什么。迟疑了一下,她问道:“老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赵鹏见阳洋毫不隐瞒,问得这样直接,他很意外,迟疑了一下,笑道:“我只是觉得像你这么漂亮而又睿智的女孩,肯定会有远大的梦想。”

阳洋闻言,神色为之一黯,说道:“我是有一个梦想,不过已经没有机会实现了。”

“能说来听听吗?”赵鹏说着坐在了阳洋身边。

阳洋因为脖子有伤,不能抬头,便把目光微微向上一扬,说道:“我的梦想就是做一名主持人。”

“我倒是觉得以你的条件做一名主持人,实在是小菜一碟。”赵鹏很平静的说道。

因为脖子有伤,阳洋只好转过身,看着赵鹏。顿了一下,说道:“不过现在我已经放弃了,因为我要给你打工啊。”

听阳洋这样一说,赵鹏竟然觉得自己有点欺负人的意思。他看着阳洋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道:“如果你愿意,我放你去上学。”

阳洋闻言,脸上的微笑消失了那么一刻,随即无力的笑道:“你放我去上学,我也去不了了。中央传媒大学已经开学了,我也没有学费。”

赵鹏看着阳洋忧伤的目光,知道自己又要爱心泛滥了,无奈的说道:“如果你真想去,这些我帮你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