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蜃蜃的夜(1)

赵鹏仔细一听,两人脚步一轻一重,应该是高大山和薛兵。

稍微等了一下,高大山和薛兵便出现了。薛兵还好,高大山跑了这五六百米,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他见赵鹏竟然牵着阳洋的手,心里便开始腹诽上了,办这样的事,也要带着女人,大鹏这家伙是没救了。

高大山刚要说话,赵鹏便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指了指酒店,说道:“徐剑应该动手了,记住,我们必须要抓住他。”

高大山和薛兵都等着这一天呢,两人齐齐的点了点头。

赵鹏又低声对阳洋说道:“阳经理,你在这等着我们,别乱跑。”

“嗯。”这一次阳洋没有要求继续跟着。

安顿好了,赵鹏松开阳洋的手,一摆手,带着高大山和薛兵便向饭店大门靠近。到了门口一看,门没锁,赵鹏心道,难不成老刘和徐剑也是一伙儿的。他悄悄的推开门一看,看见老刘坐在门口的沙发上睡觉。看样子应该是被人下了迷药了。

赵鹏刚要示意高大山和薛兵进厨房,他那神奇的第六感又感觉到了危险。他忙叫道:“小心。”说完,他率先向后退去。

薛兵和高大山同时向旁边退去,三人几乎同时看见一道人影从鱼缸后面窜出来。黑影手中拿着一根棍子,因为高大山块头太大,目标最明确,他便向高大山下手了。

“呼”黑影一棍子便抡向高大山。

高大山的速度虽然不是出类拔萃,但是他的威猛却是无人能敌的。他不躲不避,抬起粗壮的胳膊一挡,让这根棍子实实在在的抡在了他的手臂上。

“咔嚓”一声,棍子竟然断了。

高大山顺势一个猛扑,就把这个黑影给抱着了。被高大山抱住,结果可想而知,想跑根本不可能的。

就在这时,从厨房里又窜出一个黑影,虽然饭店内很黑。但是薛兵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人是徐剑,他大喊一声“徐剑”。然后便冲了上去,他刚冲上来,就感觉不好,因为他看见徐剑的手中寒光一闪。

“小心。”赵鹏也感觉不妙了。

薛兵挺不及时,这道寒光顺着他的手臂划了下来。很显然,徐剑也并不想杀人,所以这一刀有所保留,只把薛兵的袖子划开了。薛兵的胆色自然无法跟高大山想比,看清楚徐剑手中有刀,他便退开了,不敢再上。

徐剑趁薛兵让开路这个功夫,便冲到了赵鹏面前。手中的刀对着赵鹏就砍了过去,他想利用这一刀之势,把赵鹏逼退。

赵鹏早在徐剑出刀之前就已经出手了,他抬脚对着徐剑的肚子就是一脚。

徐剑的刀还在空中,赵鹏这一脚已经踹在了徐剑的肚子上。

“砰”徐剑刀未到,人已经被踹得向后退了两步。他这一退,其实刚好推到了薛兵身前。如果薛兵是高大山的话,一个熊抱就能把徐剑制服。可是薛兵不是高大山,他已经被刚才那一刀吓坏了。见徐剑到了身前,他竟然向后退了一步。

徐剑也是个硬茬,他被踹了一脚之后,忍着痛把手中的刀飞向赵鹏。刀出手之后,他又随手掏出一把刀,便向大门冲去。

赵鹏闪身躲开了飞过来的刀,也就这个功夫,徐剑就从他身边跑了过去。因为饭店内太黑,徐剑手中又有刀,便也没在拼死阻拦,他紧随着徐剑冲出了饭店。徐剑冲出饭店之后,向着大门口跑去。

外面有月光,也有灯光,赵鹏便不再怕了,他几乎脚前脚后的追上了徐剑。就在徐剑跑到大门口的时候,赵鹏一个鱼跃便把徐剑扑到了。徐剑被扑倒之后,突然反手一刀刺向赵鹏。

赵鹏不得已又跳了起来,以躲避徐剑的这一刀。他跳起的同时,双手向前一探,让过刀锋,握住了徐剑的手腕。怎奈他的速度虽快,但是没有绝对的力量。用力一扭之下,竟然没能扭动徐剑的手腕。

就在这时,赵鹏看见一个人拿着一块砖头,砸在了徐剑的头上。

这一转头非常的管用,徐剑立时便不挣扎了,晃了一下,倒在地上。

赵鹏躲过徐剑手中的刀,看着手拿砖头的阳洋,笑道:“阳经理,你下手好重啊!”

“啪嗒。”阳洋把手中的砖头丢在地上,忙靠在赵鹏身边。

赵鹏笑道:“不用怕,他死不了。”

这时,薛兵也赶到了,他问道:“老板,你没事吧!”

虽然觉得薛兵刚才的表现有点窝囊,不过赵鹏也明白,不管是谁,在那样的黑暗的环境中,面对一个持刀的人都会害怕的。他说道:“我没事,把他绑起来。”

薛兵忙试探着来到徐剑身边,用脚踢了一下,确定他晕了,这才用徐剑的外套和腰带把徐剑捆上了。

这时,高大山抱着那个已经挣扎不动了的家伙从饭店里出来。借着月光和灯光一看,这个被高大山擒住的家伙是个年轻人,也就二十岁的样子。此时已经被高大山勒得要断气了,他现在就好像一个人棍一样。双臂被高大山死死的箍着,双脚离地,无力的垂着。

赵鹏担心高大山把这小子勒死,他说道:“大山,松点,别闹出人命来。”

说完,他拿出电话,报了警。

报完警,赵鹏问被高大山抱着的小子:“你们是谁?”

这小子咬紧牙关不说话,被高大山抱着,他说话也费劲。

赵鹏又对高大山说道:“你松点,让他说话。”

高大山稍微放松了点,怒吼道:“说,是谁派你来的?”

这小子还是个死横的主,只是恨恨的看着赵鹏,一句话也不说。

“啪”的一声脆响,赵鹏狠狠的抽了这小子一巴掌。抽完之后,赵鹏搓了搓手,说道:“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高大山也附和着说道:“你不招,我就勒死你。”说着,他竟然真的用力。

这小子被高大山这招给弄怕了,他低声说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就算你勒死我,我也不知道。”

高大山还想用力,赵鹏忙说道:“算了,还是交给警察吧。”

“那太便宜他了。”高大山说道。

赵鹏把这小子的腰带抽下来,把他捆上,然后说道:“大山,放开他吧。”

高山把这小子往地上一摔,抬脚就把双臂被捆的这小子踩住了,怒喝道:“快说,是谁派你来的?”

这时,赵鹏才想起饭店里的老刘来,他让薛兵去把老刘弄醒。他蹲在徐剑身边,开始搜身。搜了一会儿,他从徐剑裤兜里拿出一个纸包。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赵鹏确定这包东西肯定是毒药。

不一会儿,薛兵带着老刘出来了。老刘满头是水,应该是被薛兵浇了冷水。他看了看地上的两人,惊慌的对赵鹏说道:“老板,我没让他们进去。”

赵鹏点点头,说道:“他们应该是给你下药了,你是不是喝他们给你的水了。”

“是,他给了我一瓶果汁。”老刘说道。

赵鹏相信老刘是无辜的,他说道:“你去把那瓶果汁拿出来。”

“是。”老刘说着返回饭店,把一个喝了三分之一瓶的果汁递给了赵鹏。

赵鹏看看果汁,又看看手里的药包,心道,蜀香园,我看你这回还不死翘翘。

这时,警车才姗姗来迟。赵鹏就不明白了,大金鹏海鲜舫距离公安局最多一千米,这些警察出警竟然用了二十五分钟。

这两个还带着困意的警察下车之后,看到这场面,顿时一呆。

赵鹏忙走上前去,说道:“我是大金鹏海鲜舫的负责人,这两个人迷晕了打更的老刘,意图不轨。”说着,他把那包药和果汁都递给了警察。

警察见赵鹏准备的这么充分,他便说道:“都跟我回去协助调查。”

赵鹏早就知道,今天夜里肯定别想睡好觉了。他对警察说道:“我们人挺多,我看就我跟你去就可以了。”

“不行,都得去。”

赵鹏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好,你们把这两人放车上,我们打车走。”

两名警察把徐剑和年轻人用手铐拷上,推上车之后。又盯着赵鹏等几人上了车,这才来到了公安局。

到了公安局,录了口供之后,赵鹏边让高大山和薛兵送阳洋回去,也让老刘回去。他自己一个人在这等情况。

等人都走了,赵鹏便孤独的站在公安局的走廊里。一直等到天亮,赵鹏觉得不对劲,他才来到问询室。却发现问询室已经空空如也了,他又来到办公室,办公室紧锁着。赵鹏感觉不妙,他忙来到门卫,一打听才知道,执勤的那两个警察已经出去好一会儿了。

赵鹏越发的感觉不妙,他想了一下,还是给禹庭打了一个电话。可是禹庭的电话关机,这让赵鹏有点不知所措了。他只好又来到值班室,问值班的老警察:“那两位警官走的时候带人了吗?”

老警察也就是个打更的,他不敢什么都说,便说道:“没看见。”

“没看见,是两个人,还是四个人?应该很容易看清楚。”赵鹏追问道。

老警察摇了摇头,说道:“小同志,这里是公安局,我看你也走吧。”

赵鹏一听,怒火便上来了,他怒问道:“我是被拉来录口供的,我是受害者,我为什么要走。”

老警察见赵鹏穿戴很是整齐,便也没敢再说什么。他站起来,离开了门卫室。

见老警察要走,赵鹏真有种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语的感觉。这还是警察局吗?沉思了一下,他又拨通了报警电话。对着接线员说道:“有人想在我饭店投毒,被我抓住了。我们都被带到了警局,可现在警局除了一个门卫,什么人也没有。我……。”

他本来给你想说,我怀疑警察把他们给放了。可转念一想,觉得不能这样说,便说道:“我担心那两个犯罪分子把警察同志给害了,你们快派人来。”

虽然赵鹏说的有些乱,不过还是引起了接线员的警惕,她问清楚了地址,让赵鹏在警局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