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代表政府挨打

阳光心有不甘的看着老婆,说道:“不能走。”

“咱们到法院去告他。”马小莉现在实在没有什么台阶了,便只能放下一句狠话了。

阳光原本是不想走的,可见老婆实在要走,便说道:“姓赵的,你敢坑我妈的房子,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夫妻两人略显孤单的离开了。

高大山一直把这两位送到门口,面带笑容的看着两人的背影,自言自语道:“来闹事之前,也不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高大山目送两人离开,赵鹏其实也是目送两人离开的,只不过他是站在楼梯偷偷的目送两人离开的。等两人不见了,他转身刚想上楼,看见阳洋站在楼梯上,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正看着他。两人目光一碰,阳洋略显无奈的一笑。赵鹏则开心的一笑,说道:“你哥跟你嫂子走了。”

“给你添麻烦了。”阳洋眉头微蹙。

“你是我的员工,我自然要保护你。放心吧,你们家的事我管定了。”赵鹏表现得很大气。

“你……。”阳洋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来。

赵鹏明白,阳洋是担心自己跟阳光两口子冲突,他很随意的说道:“你放心,我有分寸。”

“谢谢你。”阳洋笑道。

“小事。”

“我去工作了。”阳洋说着向楼下走去。

赵鹏看着阳洋从身边走过,望着她那娟秀的背影。赵鹏觉得这女孩实在不容易,既要照顾妈妈,又要对抗这么一对没有人情味的兄嫂。他也明白,这件事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果然,第二天一早,赵鹏还没起床,他就接到了阳洋的电话。阳洋在电话里焦急的告诉赵鹏,区政府承建商找上门来了,让他马上过去。

赵鹏忙穿戴整齐,感到了阳洋家楼下。刚到楼下,他就觉得不对,因为楼下站了很多人,这些人大多都处于不安之中。

赵鹏来到三楼,看见阳洋家的房门开着,里面传来了杜玉珍的哭声。赵鹏快步的走进房间,看见阳洋扶着杜玉珍坐在沙发上。杜玉珍的脸上挂着泪痕,阳洋的表情非常的坚定愤然。在她们对面,是一个胖大的中年人和阳光两口子。

阳洋看见赵鹏来了,目光中立刻有了希望。

赵鹏来到杜玉珍身边,轻轻的问道:“阿姨,怎么了?”

“他们说我卖给你的房子,是无效买卖,说我故意跟政府作对。”杜玉珍说着泪水再次流了出来。

赵鹏看着阳光两口子,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不是人的儿子,母亲病了不管,听说要拆迁了,就想尽一切方法靠过来,这样的儿子,真连条狗都不如。他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境,问道:“谁说我们的买卖是无效买卖?”

“我。”胖子很凛然的站了起来,看着赵鹏。

这时候,赵鹏才想起来,这个胖子就是上次在蜀香园跟陆明辉喝酒的那个。想起这个胖子是谁,赵鹏的嘴角泛起一丝冷意。

“你是法官吗?”赵鹏问道。

胖子很大气的说道:“我不是法官,可是我怀疑你买这栋房子,就是为了对抗政府的拆迁。”

“哼哼,那你去法院告我吧。”赵鹏很不屑的说道。

胖子眉头一皱,胖脸立刻冷了下来,他缓缓的抬头,盯着赵鹏的眼睛,有种想要用眼神把赵鹏杀死的感觉。

“这是我的房子,我现在请你们赶快给我滚蛋。”赵鹏可不是那种能被眼神威胁的人。

“你还反了天了?”胖子突然抬脚踏在了茶几上。

赵鹏本来就很反感胖子,自己还没怎么地,他竟然大言不惭的耍横。赵鹏觉得他不能忍了,随手出拳,朝胖子的眼睛打去。

“砰”胖子怎么能躲得过赵鹏这一拳,左眼被赵鹏打了个正着。

胖子没想到赵鹏竟然敢对他出手,他下意识的一捂左眼。

“砰。”赵鹏的第二拳又打在了胖子的右眼上。

第一拳胖子还能硬挺着,第二拳他可挺不住了。“扑通”一声,坐在了沙发里。

“咔嚓”胖子太重,这实实在在的坐下去,沙发扛不住了,被胖子坐塌了。

赵鹏看着坐在垮掉的沙发上的胖子,笑道:“快滚蛋。”

被打了两拳,胖子双眼火辣,连人都看不见了。他爬起来,捂着双眼,退到门口,说道:“你等着,我要是不把你的骨头拆了,我就不姓王。”

赵鹏没有理会胖子的威胁,对不知所措的阳光两口子说道:“你们也想要享受他那样的待遇吗?”

阳光两口子知道,自己两人绝对没有胖子的后台硬,他们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刚要说话。赵鹏抢先说了:“我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你们跟阿姨和阳洋有血缘关系,我就把你们从窗户丢出去。”

阳光毕竟是男人,还想嘴硬两句。却见赵鹏一摆手:“快点滚蛋,不然我可要后悔了。”

马小莉拉了一下还要说话的阳光,说道:“老公,我们走。”

说完,两人便离开了。赵鹏望向两人的时候,看见胖子正闭着眼睛在打电话,他就站在门口,不停的打电话,好像是在叫人来。

赵鹏来到门口,抬起拳头,对胖子说道:“这是我家,你打扰我睡觉,我还打你。”

胖子使劲的睁开了眼睛,瞄了赵鹏一眼,转身下楼去了。

赵鹏关上门,转回身,对阳洋和杜玉珍说道:“阿姨,阳经理,没事了。”

阳洋看着赵鹏,说道:“他们来了很多人,正在挨家挨户的去通知,让大家在三天之内搬走。”

赵鹏淡然一笑,说道:“不用理他们。”

“我担心……他们的人一会儿回来找你的麻烦。”阳洋圆润的脸上露出一丝担忧。

赵鹏想了想,说道:“那好,我打电话报警。”

“嗯。”阳洋觉得这个办法比较好。

赵鹏没有打电话报警,而是拨通了禹庭的电话。不一会儿,电话里传来禹庭的声音:“有事吗?”

“禹大队长,我家里遭到不法分子的攻击了。”赵鹏说道。

“别废话,说详细点。”禹庭很霸气的说道。

赵鹏偷偷一笑,说道:“这人说区政府要在我家这个建新的区政府,还说让我们滚蛋,还毁坏了我家里的东西。”

“你在开发区有房子。”禹庭听明白了。

“是的,我刚买了不久。”

“情况严重吗?”禹庭问道。

“有点严重,那个承建商好像要找人把我给你灭了。”赵鹏说道。

“知道了。”

说完,禹庭就挂断了电话。赵鹏听得出来,禹大队长似乎并不太欢迎自己。不过他相信,禹庭一定会过来的。

“咣咣……。”

这时,门外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赵鹏知道,应该是胖子找了帮手来了。他自己倒是不怕,可杜玉珍很害怕,她颤抖着说道:“老板,你进卧室,我去跟他们说。”

“对,你先去卧室呆一会儿,等警察来了你再出来。”阳洋也附和着说道。

赵鹏一听,笑道:“我是男人,怎么能让你们为我顶着。你们进卧室,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不叫你们,你们不要出来。”

这时,门口的敲门声更加的剧烈。杜玉珍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说道:“赵老板,你听我的,快进去。我们是女人,他们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阿姨,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赵鹏面对杜玉珍的回护,多少有些感动。

说完,他一推阳洋的肩膀,说道:“带阿姨进卧室去,把门锁好,我不叫你们,你们不要出来。”

“你能行吗?”阳洋低声说道。

赵鹏凛然一笑,说道:“我什么时候不行过。”

阳洋无奈,只好扶着妈妈进了卧室。等两人把门关好了,赵鹏这才走到门口,把门拉开。

门一开,赵鹏吓了一跳,门口黑压压的站了有十多个凶神恶煞的汉子。这些人一看就都不是什么正经人,当然带头的还是那个成了熊猫眼的胖子。现在自己一方人多势众了,胖子大咧咧的说道:“小子,我告诉你,你这房子的拆迁费一分也没有了。”

赵鹏淡然一笑,问道:“胖子,你以为你是谁?”

“我代表政府。”胖子怒道。

在财经大学的时候,他曾经听蔡闯说过好几次他代表政府,这又出来一个。看这个胖子的样子,也是个没有水准的家伙,跟蔡闯也差不了多少。

“政府同意你代表政府了吗?”赵鹏问道。

胖子指着赵鹏说道:“我告诉你,区政府的工程我已经包下来了,我就代表政府。”

赵鹏一听,心道,这家伙是不是被打傻了,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他不以为然的说道:“我也告诉你,我怎么看你也不像政府的人。我反而觉得你很像流氓。”

“兄弟们,跟我打。”胖子不想再将道理了。

一直都贴在卧室门口听动静的阳洋听见胖子喊打,她忙把门推开,喊道:“这里是民宅,你们这是犯法。”

赵鹏速度飞快,向后退了两步,反手把阳洋推进房间,说道:“进去,我没事。”说着把门关上了。

这时,有六个人已经冲了进来,客厅空间狭小,剩下的十个人都守在门口。他们认为,有这六个人足以对付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子了。

可是等到这六人跟这个年轻人动手之后,他们才知道他们错了。在这样狭小的空间内,赵鹏竟然能够游刃有余的周旋在这六人之间,任这六人如何疯狂,把客厅的东西都砸了了稀巴烂,依然没能伤到赵鹏。

胖子一看六个人都对付不了一个赵鹏,暗骂这帮手下是笨蛋,他大喊道:“都给我上。”

就在这时,胖子听见身后有人说道:“等一下。”

胖子回头,看见了这次工程的合伙人陆明辉。他怒道:“陆明辉,你可是开发区的混混头,你老哥我今天被打了,就等你了。”

陆明辉望见了客厅里的赵鹏,他皱了皱眉头,感觉有些头疼。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这么不顺,又遇到这个丧门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