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孝

见陆明辉有些迟疑,胖子喝道:“陆明辉,你想什么呢?”

陆明辉眉头微皱,说道:“我来解决。”

说完,陆明辉分开人群,走进房间。他看着客厅里破破烂烂的样子,就知道今天这事不好解决。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陆明辉是开发区的老大,所以那些还在跟赵鹏纠缠的汉子都散开了,把这个废了好大的劲也没打倒的年轻人让给了陆明辉。

赵鹏看见是陆明辉,他笑了,说道:“陆老大,你好啊!”

众人一听这个年轻人认识陆明辉,都知道今天这事好办了。这小子肯定被会陆明辉的名头吓到,这样就省事多了。

“你好。”

当众人听见陆明辉也用这么客气的语气跟年轻人说话,便感觉有点不对。

“陆老大,你跟他们认识,还是他们就是你的人?”

众人一听年轻人的口气和话里的意思,就感觉到不对了。

“这位是显达建筑公司的老板王显达。”陆明辉把胖子介绍给了赵鹏。

赵鹏淡然一笑,说道:“他是你的朋友?”

“是的。”陆明辉一边回答赵鹏的问题,一边想这事该怎么解决。

可想来想去,还是找不到合适的方法解决。如果跟赵鹏太客气了,就会让胖子觉得他失去开发区老大的风采。如果对赵鹏强硬,可他真有点不敢,上次就因为太强硬了,差点连命都丢了。他这可是刚从医院出来,身体都还没恢复过来。

眼见陆明辉面露难色,胖子王显达便感觉不对了。能让陆明辉这样,看来这小子不简单啊。

赵鹏抬脚踏在了已经不成样子的沙发上,说道:“既然陆老大想替你的朋友出头,那就请陆老大帮忙处理一下吧。”

陆明辉讪讪一笑,说道:“赵老板,我看这事应该是误会。”

“误会!有误会成这个样子的吗?”赵鹏眉梢一挑,露出不屑之色。

陆明辉知道,今天这事恐怕要出丑了。他对赵鹏笑了笑,然后来到胖子王显达的近前,低声说道:“这人很有背景,你先带人走,我跟他单独谈。”

虽然陆明辉没有明说,可王显达也是个聪明人,知道陆明辉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这是要服软啊。王显达对陆明辉的能量不得不重新估量。他看了看陆明辉,说道:“你看着办吧。”

说完,他刚要指挥大队人马撤退,就听见楼下传来快速的脚步声。王显达和陆明辉都是一惊,两人齐齐向楼梯口望去。看见六名警察快步跑了上来,带头的是一个英气冷峻的美女警官。

“都别动。”美女警官看着堵在门口的十多个人喝道。

赵鹏向往一看,看见了美女警官禹庭。他笑呵呵的走了过去,对美女警官说道:“禹大队长,这些人说代表政府把我家给砸了。”

赵鹏这话让任何人听了,都想笑。可他这话似乎又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漏洞,王显达确实说他代表政府,他也确实让人把这个家给砸了。

陆明辉认识禹庭,忙上前说道:“禹大队长,这都是误会。”

禹庭看了看被砸的不成样子的客厅,冷冷的说道:“这就是误会吗?”

“禹大队长,这确实是误会。”陆明辉知道这位禹大队长不好惹,他可不想被带进局子里去。

禹庭冷冷的说道:“都跟我回局里协助调查。”

赵鹏很配合的说道:“禹大队长,我跟家里人交代一声。您等我一下。”

赵鹏话音刚落,阳洋便推开卧室的门出来了。她来到赵鹏近前,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我去局里协助调查,很快就会回来的。”赵鹏安慰阳洋。

这时,杜玉珍也出来了,看见客厅里的一片狼藉,她颤抖着说道:“老板,你受伤了吗?”

赵鹏淡然一笑,说道:“阿姨,不用替我的担心,我没事。”

陆明辉还想跟禹庭套近乎,听见禹庭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说是误会,我怎么就不相信呢?难道是他自己把自己家搞成这样的?”

陆明辉尴尬的一笑,说道:“这件事……。”

不等陆明辉把话说完,赵鹏便打断了他的话,笑道:“这件事跟陆老大没有关系,他刚来。”

说完,他瞄了王显达一眼,只见王显达正看着陆明辉。看见自己的离间计成功,赵鹏又笑道:“陆老大,你不用跟着参合了,这是我跟这位政府代表之间的事情。”

陆明辉心中暗骂,赵鹏这小子太坏了,都这时候了,他还在挑拨离间。而且他发现,王显达听了赵鹏的话之后,一直在注意着他的反应。

王显达可是他陆明辉请回东滨的,如果自己真的不跟他同舟共济,那自己赚钱的计划恐怕就要泡汤了。想到这里,陆明辉很大气的说道:“禹大队长,这事跟王显达没有关系,请你不要为难他。”

赵鹏闻言,微微一笑,说道:“禹大队长,我家就是被这个胖子砸的,不单单是我,很多人都能作证。”

禹庭冷冷的说道:“别说了,都带走。”

赵鹏对阳洋和杜玉珍点了点头,示意他们放心。眼看着赵鹏和那些人都被警察带走了,杜玉珍看着房间里的一片狼藉,泪水再次落了下来。她悲哀的说道:“我这是做的什么孽啊!”

阳洋知道母亲所指的是见钱眼红的哥哥阳光,对于这个哥哥,阳洋一点办法也没有。她只能安慰道:“妈,不用担心,老板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

“我不是担心你哥哥,我是担心老板。”杜玉珍说道。

阳洋闻言,表情有些怪,勉强笑了笑,说道:“妈,老板也不会有事的。”

“你快去公安局里看着点。”杜玉珍吩咐道。

阳洋有些为难的说道:“妈,我还是陪着您吧!”

杜玉珍摇头道:“我没事,你快去公安局。”

阳洋见妈妈如此执着,便只好说道:“妈,那你别去上班了,在家呆着,有事打老板的手机。”

“你快去吧!”杜玉珍催促道。

这时,同样受到威胁的邻居们都赶了过来,大家对老阳家的遭遇倍感同情。阳洋便托邻居照顾妈妈,她离开了家,直奔公安局。

阳洋赶到公安局的时候,赵鹏作为原告已经录完口供了。他一出门,就看见阳洋有些不安的站在走廊里。他忙走了过来,笑道:“你怎么来了?”

“我妈让我来看你。”阳洋说道。

赵鹏很随意的说道:“我没事,你回去照顾阿姨吧!”

“我已经托邻居照顾我妈了。”阳洋说着向里面看了看。

赵鹏知道她这是在寻找她的哥嫂,便说道:“他们都在里面,我不会难为他们的。”

“谢谢你。”阳洋轻轻的说道。

赵鹏淡然一笑,说道:“你太客气了,这次你和阿姨都是被我拖累了。”

阳洋看了赵鹏一眼,低下了头,轻轻的说道:“若不是我哥,也不会出事。”

“不管有没有你哥,他们找上我也是时间问题。”赵鹏倒是很洒脱。

阳洋心里明白,哥嫂这个等级的人在赵鹏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他应该不会揪住他们不放的,可这也让阳洋更深刻的感觉到,她和赵鹏只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

见阳洋的神色中闪过一丝落寞,赵鹏心中不禁一跳,这个阳光灿烂的女孩,怎么好像突然间多了这么许多忧愁。

似乎是察觉到了赵鹏的目光有异,阳洋很洒脱的一笑,说道:“你好像一点也不怕?”

“我为什么要怕?”赵鹏更加洒脱的问道。

阳洋笑道:“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那么的潇洒。”

赵鹏心道,就在不久之前,就是在这个院子里,我就好像一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被人耍得团团转。这样的糗事当然不能对美女说,那会是很没面子的事情。

这时,赵鹏看见马小莉走了出来。她再看赵鹏和阳洋时,目光已经多了几分敬畏。来到赵鹏近前,说道:“对不起,是我们搞错了。”

“你知道你搞错什么了吗?”赵鹏随意的问道。

马小莉想了想,说道:“那房子已经属于你了。”

赵鹏淡然一笑,说道:“这个错不算什么,你们还犯了一个更重要的错误。”

马小莉闻言,紧张的看着赵鹏,胆怯的问道:“我们还犯了什么错误?”

赵鹏看了一眼阳洋,然后目光冰冷的看着马小莉,很缓慢的说道:“不孝。”

马小莉一听,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她低下头,说道:“赵老板,我知道了。”

这时,阳光也从问询室出来了,他来到赵鹏近前,看了一眼马小莉,发现老婆脸色不对,他恨恨的看着赵鹏,说道:“你对我老婆干了什么?”

赵鹏不屑的一笑,说道:“你问你老婆不就知道了。”

阳光刚要发火,被马小莉一把抓住,低声说道:“警官跟你说的话你忘了吗?”

“我……。”阳光一时语塞,他看看赵鹏,又看看妹妹,无奈的说道:“对不起,是我搞错了。”

赵鹏又说了刚才那句话:“你搞错什么了?”

“那房子已经是你的了。”阳光心有不甘的说道。

赵鹏淡然一笑,说道:“这点小错不算什么,你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这个错误不可原谅。”

阳光刚才在里面已经被训了一通了,他对赵鹏已经怕了。不过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用这样的口气训话,他多少有些不舒服,不过现在把柄在人家手里握着,他只能不服气的问道:“我还犯什么错了?”

“不孝。”赵鹏铿锵有力的说道。

阳光听到这两个字,整个人立刻软了下去,无力的低下了头,不敢再看赵鹏和阳洋。

这时候,还是马小莉的反应比较快,她说道:“赵老板,阳洋,我们先走了。”

“记住我说的话,如果让我知道你们再干这样的勾当,我绝对不会让你们这样轻松的走出公安局。”

赵鹏这话有演戏的成分,不过也有发自内心的想法。从前他跟阳洋不熟,对她家里的事不方便过问,现在熟了,赵三少的侠义之心又开始泛滥了。

“我们知道了。”马小莉拉着阳光从赵鹏和阳洋身边过去,向公安局大门走去。

赵鹏等两人离去的背影消失了,刚要跟安慰阳洋两句,就看见一个猥琐的身影从公安局大门走了进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区长孙章栋的表弟,瞿明瞿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