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有准备

见赵煌迟疑,黎馨然怂恿道:“二哥,那个游戏厅现在可是咱们的了。咱们现在可是老板,去了,可劲玩。”

赵煌笑道:“你们难道还真想收了那个游戏厅吗?”

黎馨然笑道:“当然了,不是说好了,把游戏厅陪给咱们吗?”

赵煌皱着眉头看着赵鹏,问道:“你也这样想吗?”

赵鹏淡然一笑,说道:“我就是想去看看,……到底收不收它,那要看心情。”

赵煌面带笑容的点点头,说道:“那好吧!不过咱们可说好,不能在打架。”

“我从来都是以理服人。”赵鹏笑道。

听了赵鹏这以理服人四个字,黎馨然忍不住笑道:“三哥,你的以理服人差点没把人逼的上吊。”

赵煌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黎馨然的观点。赵鹏没有跟两人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他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三人上车,黎馨然说道:“总是做出租车,太没意思。三哥,你能不能把大舅或者二舅的车开出来,让我也潇洒潇洒。”

赵鹏一听,狠狠的摇头道:“这个就免了吧。”

黎馨然知道自己提的这个要求有点太异想天开了,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了。

很快,车就到了游戏厅所在的那条街。三人在游戏厅门口下车,黎馨然抬头仰望这“大伟游戏厅”的牌子,笑道:“三哥,等你收了这个游戏厅,是不是名字就要改成‘大鹏游戏厅”了。”

赵鹏越发的觉得黎馨然这小丫头也是个不怕事大的主,这要不是二姑和二姑父都是国家干部,管得比较严,估计黎馨然都能跟南静阳有一拼。

走到游戏厅大门口的时候,赵鹏发现游戏厅里还在正常营业,不见丝毫混乱。这让赵三少多少有点意外,这说明他的威慑力不够,没能吓坏瞿伟那个家伙。他带着赵煌和黎馨然大踏步走进了游戏厅,第一眼就看见了那天惹事的少年。

少年也一样就看见了赵鹏,他现在再看见赵鹏的时候,多少有些害怕。忙跑进后面去了,看那样子应该是报信去了。果不其然,不一会儿,瞿伟便一副二流子摸样从后面走了出来,今天的瞿伟没有穿警服。他看见赵鹏,加快了速度,笑呵呵的打招呼:“你来了,快请进。”

赵鹏发现瞿伟的样子很是放松,丝毫不见慌张。这让赵鹏提高了警惕,他觉得瞿伟应该是想到了应对自己的办法。不然他不会这样放松。不单单是赵鹏察觉到了这个细节,赵煌也察觉到了这个细节,他低声说道:“他们好像有准备。”

“不用怕。”

赵鹏说完,快步迎上去跟瞿伟打招呼。

“认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老弟你的大名。”瞿伟试探着问道。

赵鹏很随意的说道:“我就是一个平民百姓,哪有什么大名。”

见赵鹏不愿意透露真实姓名,瞿伟似乎更加的放松了。他笑道:“快,到我办公室坐。”

赵鹏也不客气,带着赵煌和黎馨然便跟着瞿伟来到了游戏厅后面的办公室。游戏厅不怎么样,这个办公室倒是很像样,宽敞的房间,明亮的老板台,真皮座椅。

“瞿警官,你很会享受吗?”赵鹏巡视了一下办公室。

瞿伟哈哈大笑,招呼三人坐下,亲自给三人倒了茶。然后坐在了赵鹏的侧面,说道:“老弟,实不相瞒,我哪有这么大的手笔。我只是替人看看门,老板不是我。”

赵鹏一听,便明白了,这家伙这是要不认账。他不以为然的笑道:“能让瞿警官给开门,这个老板可一定是个大人物啊。”

瞿伟面色一凝,笑道:“老弟说笑了。”

赵鹏郑重的说道:“我没有说笑,就算是市长也未必敢让警察带枪看门。这位老板却敢让瞿警官带着枪给他看门,他肯定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瞿伟一听,心中一跳。他感觉自己刚才的话说的有些过了,已经引起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反感了。他略一沉思,说道:“老弟,我跟你开玩笑呢。”

赵鹏一听,淡然一笑:“瞿警官,你作为人民警察,可不应该随便的就开这种玩笑。我现在都摸不准你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了。”

瞿伟算是看明白了,若论嘴皮子功夫,自己是远远不及眼前这个不知道名姓的年轻人。自己还是少说为妙,免得落人口实。他端起茶壶,给三人倒茶。

见赵鹏几句话便把对方给弄没词了,黎馨然羡慕的看了三表哥一眼。赵煌也发现了,这位赵三少不但能高谈阔论,市井争斗能力也是天下无双啊。

两人佩服的同时,也不禁想看看瞿伟和赵鹏接下来想干什么。

赵鹏等瞿伟倒完了茶,便不紧不慢的说道:“瞿警官,我是来接收游戏厅的。”

瞿伟一听,笑容立刻消失,尴尬的笑道:“老弟,你别吓唬我了。”

赵鹏很认真的说道:“我不是吓唬你,我说的是真的。我的小妹妹喜欢上了你的游戏厅,我打算把它收了。”

“呵呵,老弟,别开玩笑了。”瞿伟继续笑道。

赵鹏一看,心中暗道,你是瞿明的大哥,原本你老老实实的,我就放过你。可你敢跟我耍花样,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我玩。他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说道:“这是你写的欠条,你不会忘了吧。”

瞿伟一看那张纸,心头狂跳,忙说道:“老弟,那就是一个玩笑。我怎么敢把别人的游戏厅给你。”

赵鹏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说这游戏厅是别人的。那就给八十万的现金。”

瞿伟被憋的大气都不敢出,他很无辜的说道:“老弟,我就是一个小警察,哪有八十万现金。”

“游戏厅不给,八十万现金没有。瞿警官,你这是想要赖账了?”赵鹏轻轻的用手中的欠条敲打着茶几。

“啪啪啪。”欠条敲打茶几的声音虽然小,可却好像在敲打这瞿伟的心脏,他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赵鹏看着瞿伟,问道:“瞿警官,你到底想怎样?”

“老弟,我觉得吧!咱没有必要那么认真,那件事已经过去了。……要不,我给你倒茶认错,请你吃饭、桑拿一条龙。你看怎么样?”瞿伟陪着笑说道。

赵鹏很不屑的冷笑了一下,说道:“八十万,够我吃一辈子了。你说我会同意吗?”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开了。门口站着两个身穿警服的警察,在警察身后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青年方方正正,神情厚重,一看就是个有身份的人。

赵鹏抬头一看,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市委书记谷逢春的儿子谷皓。看见谷皓,赵鹏彻底的明白了。看来瞿伟接上了大人物,所以才会如此厚着脸皮的赖账。他不以为然的看着瞿伟,笑道:“瞿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

瞿伟忙站起来,恭敬的对门口说道:“谷局长,快请进。”

谷皓迈步进屋,打量了一下赵鹏等三人,当他的目光落在赵煌身上的时候,稍微停了一下。他觉得这个外形俊朗的青年有些眼熟,可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赵煌从谷皓的目光中感觉到他应该觉得自己眼熟了,只不过应该没能认出自己。

谷皓被瞿伟让到了上座,谷皓居高临下的看着赵鹏的三人,说道:“听说有人想勒索你?”他这话是在问瞿伟,但是眼睛却盯着赵鹏。

瞿伟忙笑道:“谷局长,都是误会。”说完,他又面带笑容对赵鹏说道:“老弟,这位是地税局的谷局长。”

赵鹏眉头一皱,他本来不想把事闹大,可看眼下情况,这个瞿伟就是想让谷皓压人。在平城,赵鹏谁也不怕。别说是一个谷皓,就算是谷逢春来了,他也不怕。如果不是怕被家里人知道,赵鹏现在就敢上去抽谷皓两个耳光。

见赵鹏不说话,瞿伟又说道:“老弟,谷局长的父亲是咱们平城市市委谷书记。”

赵鹏淡然一笑,对瞿伟说道:“瞿警官,我不管谷书记不谷书记,我现在就想要我的八十万。你到底给还是不给?”

瞿伟原本以为一听说谷逢春的名号,会把赵鹏吓到。可看情况,这小子是软硬不吃,连谷逢春都不放在眼里。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便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谷皓。

谷皓看着赵鹏,问道:“怎么个情况,你说说,我听听。”

赵鹏眉头一皱,说道:“你是地税局的局长,不是公安局的局长,这事不是你能过问的。”

在平城,还没有人敢跟谷皓这么说话。他一拍桌子,怒道:“我今天就要过问这件事不可。”

赵鹏缓缓站起来,说道:“谷局长,你别发火,你不是想过问吗?……可以,不过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得了这八十万的主?”

“你不是有欠条吗?拿来我看看。”谷皓说道。

赵鹏看着谷皓,说道:“你又不是警察,我凭什么给你看?”

谷皓也站起来,怒视着赵鹏,说道:“我就是要看。”

“我就不给你看。”赵鹏就好像小孩气人一样的跟谷皓较劲。

旁边的赵煌觉得奇怪,他感觉赵鹏应该是在故意激怒谷皓。他不明白赵鹏激怒谷皓之后,能有什么好处。

谷皓被气的七窍生烟,他对赵鹏说道:“我还就告诉你,我虽然不是警察,可是我还是一定要看你的欠条。”说着,他对身边的警察使了个眼色。

这个警察立刻明白了,走到赵鹏身边,拿出工作证,亮给赵鹏看了一下,说道:“我是警察,你把欠条给我看一下。”

赵鹏神情一凝,看了看警察,又看了看谷皓,说道:“你们是一伙的,我不给你看。”

警察把手伸出来,说道:“如果你不拿出欠条,我就告你妨碍公务。”

赵鹏的表情立刻变得复杂起来,他无奈的把那张纸交给了警察,然后说道:“别弄坏了我的欠条,那可是八十万。”

警察接过欠条,并没有打开。大摇大摆的来到谷皓身边,交给了谷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