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意外收获(2)

熟人相见,两人都是稍微顿了一下,赵鹏先说话了:“陆老大,好久不见了。”

陆明辉心道,差点没被你弄进监狱,当时好久不见了,不过陆明辉的脸上依然带着笑意:“赵老板,好久不见。”

陆明辉说着对身边的人一摆手:“这是干什么?都给我散了。”

听到陆明辉的吩咐,众人便就都缓缓散了。长头发和平头虽然心中不甘,可老大说散了,他们只能也跟着散了。周龙也想跟着走,赵鹏笑着说道:“周龙,这是你家,你别走。”

周龙已经转过身了,听见这句话,不禁眉头一皱,暗暗的叹了口气,转过身来。赵鹏向前一步,抖了抖手中的拆迁协议,对周龙说道:“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周龙现在哪里还敢说什么,他磕磕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不经意的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陆明辉,想让陆明辉替他说两句。

赵鹏再次低头看了看拆迁协议,他看见负责拆迁的是明辉拆迁有限公司。他笑道:“陆老大,你又改行干拆迁了?”

“赵老板,我就是干点体力活,跟赵老板比不了。”陆明辉脸上挂着笑容,心中却是恨极了赵鹏。这不是被你逼的吗?好好地工程被你给搞黄了,我只能干这个了。

赵鹏笑道:“这开发区正在大开发,陆老大肯定生意兴隆吧。”

“赵老板,别逗我了。”陆明辉笑道。

赵鹏朝陆明辉笑了笑,又把目光投向了周龙,他很霸气的说道:“周龙,我再明确的告诉你,这房子是红姐的,如果你敢私下里做点什么,我就把你送进监狱。”

周龙闻言,吓得一哆嗦,现在这情况,让他干什么他也不敢了。

吓住了周龙,赵鹏又对陆明辉说道:“路老板,这房子的产权有问题,拆迁的事还是往后拖拖吧。”

陆明辉闻言,面露为难之色,他说道:“赵老板,你是不知道,这块地方要建开发区一个非常大的电子厂。是国外一家大公司投资兴建的,市委市政府的重点工程,要求这里的居民一个星期之内,必须都搬走。”

“看来陆老大的任务挺重啊,但是我管不了那么多,产权问题没搞清楚之前,谁要是动了这房子,我绝对不答应。”赵鹏郑重的说道。

陆明辉知道赵鹏的厉害,区长孙章栋都被他搞进监狱了,自己的分量在赵鹏面前确实轻了点。不过他也有后盾,那就是市政府,这个电子厂是市政府的重点工程,是市委书记亲自拍板的,所有人都必须给这个电子厂让路。

“赵老板,你别让我为难,这是市政府的重点工程,万一耽误了,我可吃罪不起。”陆明辉继续抬出市政府来压赵鹏。

赵鹏焉能听不出来陆明辉话语中的意思,他笑道:“市政府也不能不顾老板姓的死活吧。”

正在这时,突然传来了开大门的声音,赵鹏隐隐感觉应该是南猛来了,他向外一望,果然是南猛高大粗犷的身材出现在了院子里。陆明辉也顺着赵鹏的目光望过去,看见南猛来了,他的心里感觉特别的不是滋味。

南猛气势汹汹的走进房间,看见陆明辉,他喝道:“陆明辉,又是你找赵老弟的麻烦吗?”

陆明辉无奈的一笑:“猛哥,我怎么敢找赵老板的麻烦,这只是个误会。”

“误会,我听说刚才有人想把赵老弟碾成肉酱。”若是从前,他还会顾忌一下陆明辉的感受,可现在赵鹏是他的合作伙伴,他知道哪头近乎。

陆明辉和气的说道:“猛哥,真的是误会,不信您问赵老板。”南猛看着赵鹏,问道:“赵老弟,是误会吗?”

“刚才陆老大没来的时候,他的手下确实要把我念成肉酱,现在好了。”赵鹏不详细解释是否是个误会。

南猛一听,很不高兴的说道:“陆明辉,我告诉你,虽然这开发区是你的地盘,可赵老弟他是我的兄弟,你以后再找他麻烦的时候,想想他的身后还有我。”

“猛哥,这真是个误会。我怎么敢找赵老板的麻烦。”陆明辉现在感觉自己卑微到了极点,他的心中充满了怨恨,他恨赵鹏,恨南猛。可人家比自己厉害,怨恨只能藏在心里。

南猛看了陆明辉一眼,说道:“好了,你摆在一桌酒,给赵老弟压压惊。”

“是,猛哥,那是自然的。”陆明辉忙答应道。

一边的周龙一看这情况,心都揪了起来,陆明辉都被逼成这样了,自己算那棵葱。他偷偷的瞄了一眼周红,心里明白,以后可再也不能去找周红的麻烦了。

这时,陆明辉转过身,对赵鹏说道:“赵老板,赏个脸,让我请你喝一杯。”

赵鹏可没闲工夫跟陆明辉喝酒,他笑道:“陆老大,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帮我办了就行了。”

“是,你说怎么办?”陆明辉忙说道。

赵鹏转头问周红:“红姐,你说怎么办?”

周红哪里有什么主意啊,他默不作声的看着赵鹏。赵鹏笑道:“红姐,你看这么办行不行。这房子反正也要拆了,这产权咱也就别过户了。不管怎么说,大伯也照顾了你几年,房子的补偿款就四六分账,给大伯四成,你看怎么样?”

周红听了赵鹏的话,他偷偷看了一眼周龙。赵鹏很霸气的说道:“养你的是大伯,不是周龙。红姐,你不用顾忌周龙的感受。”

“我同意。”周红答应道。

赵鹏又转头看了看周老头,问道:“大伯,你同意吗?”

“我同意。”周老头早就吓得心里没有底了,再说了,如果不是赵鹏出现,这房子的补偿款根本就到不了他的手,都会被周龙拿走,现在这么多大人物在,他能得到四成,已经很满足了。

见周老头同意,赵鹏对陆明辉说道:“陆老大,现在双方当事人都同意了,你就帮忙办一下,把钱给他们吧。”

陆明辉有些为难的说道:“钱不归我管,我只负责签拆迁协议。”

赵鹏闻言一笑,不等他说话,南猛在一边喝道:“陆明辉,你别在这装熊,我就不信你这点主也做不了。如果你不按照赵老弟说的办,那这房子你也别拆了。有我在,我看谁敢动这房子。”

陆明辉一听,脑袋都感觉“嗡”的一下,如果南猛成心插手,这事还真不好办。他稍微迟疑了一下,无奈的说道:“猛哥,既然您说话了,我就算自己掏钱,也得把这事办了。”

南猛闻言,笑道:“这才像陆明辉说的话,好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好,就这么定了。”陆明辉答应道。

事情定下了,自然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赵鹏带着周红,上了南猛的车,离开了周家。

陆明辉和周龙站在一起,望着远去的捷达。周龙低声说道:“陆哥,你看……。”

“看什么看,现在没有你的事了,一分钱也不会到你手里了。”陆明辉说完转身便走。

周龙苦着一张脸说道:“陆哥,这房子没有了,我……。”

“别跟我提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陆明辉怒道。

周龙见陆明辉很不高兴,他不敢再说什么了,默默的低下了头。

这时,陆明辉的那些手下都来了,见陆明辉很不高兴,有人低声说道:“开发区是咱们的地盘,这南猛也太不讲究了。”

陆明辉闻言,恨恨的握了握拳头。转头问道:“搞定了多少家?”

“大部分都搞定了。”

“走。”陆明辉说着便向远处走去。

周龙站在那里,不知所措。陆明辉回头横了周龙一眼,说道:“周龙,过来。”

周龙听见陆明辉的呼唤,忙高兴跟了上去。

陆明辉低声对周龙说道:“你写封信送到市委去。”

“什么信?”周龙不解其意。

“南猛以暴力手段阻挡拆迁。”陆明辉说道。

周龙还是不太明白,气得陆明辉一甩袖子,说道:“等我告诉你怎么写。”说完,向造纸厂走去。

周龙答应一声,跟了上去。

赵鹏跟南猛回到新苑小区之后,便被苑伟拉去喝酒了。当然,还有一些兄弟作陪。这样一来,南征物业有限公司的人算是都认识了这位大股东,赵鹏也终于算是正式的入了南征物业有限公司的管理层。当然他这个管理层是不管事的,他觉得南猛管理的还不错。

当天夜里,赵鹏鬼鬼祟祟的就来到了周家小院。周龙不再,老周头又喝多了,睡得很死。就算赵鹏扣壁柜里的那块砖时,用力过大,弄出了声响,老周头依然呼呼大睡。

用了五分钟时间,赵鹏终于把那块砖弄下来了。砖墙里面果然是空的,他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朔料袋。然后又把那块砖放回去了,稍微装饰了一下,感觉不仔细看看不出来有人动过的痕迹了,他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周家。

回到家之后,赵鹏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卧室里,轻轻的打开了黑色的朔料袋。

朔料袋里面放着一个狭窄的长条形的毛笔盒子,这个盒子是红木的,盒面的纹理非常漂亮,一看就很值钱。面对这样的一个盒子,赵鹏坐在那里不动了。他很想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可是这东西太敏感了。万一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那可就惹祸上身了。

可面对这样的极品诱惑,赵三少觉得他不能当做视而不见。

最后,赵鹏找来一副手套,戴上手套之后,缓缓的把盒子打开。盒子里躺着一支非常精美的毛笔,汉白玉的笔杆,整齐鲜亮的狼毫,单看这支笔的外形就知道是个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