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暧昧权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南猛死了

苑伟点了点头,说道:“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我会好好好感谢他的。”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赵成亿说道。

“赵董放心,不会有事的。”苑伟说着便推开了车门。

赵成亿又望了一眼远处的赵鹏,平静的说道:“你去招呼你朋友吧。”

“赵董再见。”

“明天到了公司,咱们再细谈。”赵成亿说道。

“嗯。”

苑伟下车了,目送着赵董的车离开了,他这才又回到了赵鹏身边。

赵鹏望着渐渐消失的大吉普,说道:“他就是赵董,气场很强。”

“是啊,赵董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和他相比焦庆隆这种自命不凡的人根本不值一提。”苑伟深有感触的说道。

赵鹏看了看时间,说道:“已经一点半了,你再给你的警察朋友打个电话,问问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好。”

苑伟说着掏出手机,拨通过了刚才打过的那个电话。电话接通,苑伟问道:“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有人受伤了。”

“谁受伤了?”苑伟问道。

“应该是你的保安,我正在赶往医院的途中。”

“哪家医院?”

“医大二院。”

“我马上赶过去。”

挂断了电话之后,苑伟说道:“有人受伤了,我们去医院看看。”

“好。”赵鹏已经听清楚了苑伟和他警察朋友的对话。

于是,两人上了苑伟的奔驰,直奔医大二院。

十五分钟后,赵鹏和苑伟来到了医大二院的手术室。在手术室门口,苑伟看见了他的警察朋友。赵鹏则看见了南征和几个保安。看见了南征,让赵鹏的悬着的心放下了。他走过去问道:“谁受伤了?”

“我大哥。”南征凝重的答道。

赵鹏一听是南猛受伤了,忙问道:“严重吗?”

“被陆明辉偷袭,中了两枪。”南征答道。

“陆明辉抓住了吗?”赵鹏问道。

南征眉头一皱,摇了摇头,说道:“让他跑了。”

赵鹏不好继续再问,说道:“放心吧,南大哥应该没事的。”

“是你通知我大哥的吗?”南征突然问道。

赵鹏忙摇头道:“不是,我也是才知道南大哥也来了。”

南征沉默了下来,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大哥的情况很严重。”

虽然南征没有像一般的女人一样表现的很悲痛,可赵鹏能够从南征凝重的神情里感觉到她的不安。南征穿的是一件黑色小夹克,一套蓝色牛仔裤,裤子和衣服上都有被树枝刮破的口子,可想而知这个夜晚对南征来说是多么的疯狂。

赵鹏对南征说道:“坐下吧。”

“不用。”南征的目光紧盯着手术室的门。

这时,苑伟走了过来,他低声对赵鹏说道:“情况很严重。”

赵鹏点了点头,说道:“可以证明是陆明辉干的了,让公安局颁布通缉令吧。”

“已经去办了。”苑伟答道。

不过赵鹏对立刻抓住陆明辉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陆明辉这人太狡猾,今夜布置如此周密都让他逃走了,想抓他太难了。

赵鹏对苑伟说道:“苑大哥,天亮了还有活动,你回去休息一下吧。”

“嗯,你在这照看点你的朋友。”苑伟说着跟南征打招呼道别。

南征神情凝重的朝苑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等苑伟走了,赵鹏对南征说道:“南征,你先坐一会儿吧。”

“不用。”南征身体笔直的站在手术室门口,看着手术室的大门。

赵鹏见南征如此坚决,他也便只好陪着南征注视这手术室的大门。时间静静的流淌着,转眼两个多小时过去了,透过走廊的窗户,已经能够感觉到东方渐渐的露出一丝鱼肚白。

看着神情凝重的南征,赵鹏实在有些担心。他对南征说道:“南征,你休息一下吧。”

“不用。”南征依然用这两个字来回应赵鹏。

赵鹏感觉到南征的语气中透出一丝愤怒,他还是第一次见南征失态,心中那不安的感觉越发浓烈起来。他深吸了口气,说道:“南征,你再这样,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我知道。”南征的语气非常的凌厉。

面对倔强的南征,赵鹏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这时,赵鹏看见一个曾经在大金鹏海鲜见过的那个权大路走了过来。权大路气喘吁吁的跑到南征面前,一张胖脸上的两只小眼睛瞪得很大,问道:“猛子怎么样了?”

“在里面。”南征答道。

权大路比较了解南征,他见南征不想说话,便转过头问赵鹏:“赵老板,猛子怎么样了?”

“现在还不知道。”赵鹏对这位权大路的印象不错,这人和南猛的勇猛不同,他在南猛身边就是一个军师的角色。

权大路叹了口气,说道:“怎么会这样?”

“权大哥,你也别太担心了。”赵鹏安慰道。

“我能不担心吗?”权大路凝重的说道。

正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一个医生摸样的人走了出来,南征忙走过去问道:“医生,我大哥情况怎样?”

医生很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转身想走。南征一把抓住医生的衣领,问道:“我问你我大哥怎么样了?”

医生被南征的这个举动吓着了,他挣扎着说道:“伤者脑部中弹,伤到了脑干,我们尽力了。”

“混蛋,我怎么没看见你尽力……。”南征说这一拳把医生打倒了。

赵鹏和权大路忙上去拽住了失去控制的南征,医生捂着肚子飞快的逃走了。这时,南猛被推了出来。南征一把扑了过去,掀开了白色的床单,看见了面无血色的南猛。她双手捧着南猛的脸,嘴里呼唤道:“大哥,我是南征,你醒醒,大哥,我是南征。”

看着南征眼眶中按隐隐就要滑落的痛泪,赵鹏的心里难受极了。这个时候,他觉得很无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手挽着南征的手臂,静静的看着南猛。

保安们也都过来了,看见南猛的样子,一个个都眼含热泪的围住了南猛。也许是感觉到了这些人都是道上混的,医生和护士都躲得远远地,不敢靠近。

顷刻间,手术室门前一片混乱。

最后,权大路低声对南征说道:“南征,不要太伤心了,你这样,猛子上路也不会安心的。”

权大路的这句话还算管用,南征停止了呼唤。赵鹏顺势把南征拉起来,权大路扶住行动病床的扶手,说道:“兄弟们,咱们送猛子一程。”

说着,权大路推动了行动病床,那些保安也都伸出手,扶住行动病床,推着南猛向前走去。护士和医生忙在前面引领大家向太平间走去。赵鹏扶着南征跟在后面,他发现从南猛从手术室出来,南征就眼含痛泪,泪水虽然流了下来,可她始终都未曾哭出声来。

对于南征的这份毅力,赵鹏是深感佩服。

终于到了太平间门口,权大路说道:“兄弟们,放手吧,让猛子安安静静的呆着。”

保安们送开了行动病床,护士门则把行动病床推进了太平间。

当太平间的门关上时,赵鹏感觉到南征的手臂猛的抖了一下,他低头看南征,看见南征紧紧的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她自己哭出来。

“南征,回去吧。静阳还需要你照顾。”权大路拍了拍南征的肩膀。

南征默默的点了点头,转身跟上了权大路。

一行人离开了医院,权大路和赵鹏送南征回家。三人上了出租车,南征突然说道:“不要把我大哥出事的消息告诉静阳。”

“我知道。”权大路默默的点了带年头,

赵鹏也点了点头。

车子默默的来到了夹山街,三人下车。三人默默的上楼,站在家门口,南征努力的擦拭了一下眼睛,以避免让南静阳看出什么来。擦拭完了,他问权大路:“权哥,现在行了吗?”

“行了。”权大路点点头。

南征拿出钥匙,轻轻的开门,放家里很黑,南征打开了大厅的吊灯。看见南静阳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灯光亮起来,晃的南静阳睁开了眼睛。她揉了揉眼睛,看见南征、权大路和赵鹏,很意外的问道:“你们怎么都来了?”

“路过。”权大路笑道。

南征走过去,坐在南静阳身边,说道:“你怎么在这里睡了?”

“我失眠了,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南静阳迷迷糊糊的说道。

赵鹏看着南静阳那张有点婴儿肥的俏脸,感觉心里有点丝丝拉拉的疼。现在的局面,对这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来说太残忍了。

南征对权大路和赵鹏说道:“你们都回去吧。”

“嗯,那我们就先走了。”权大路说着看了一眼赵鹏。

赵鹏勉强笑了一下,对南静阳说道:“再见。”

南静阳看着赵鹏,说道:“赵鹏,你就别走了。等天亮了,我想跟你到广场切磋一下。”

“改天吧。”赵鹏笑道。

南静阳突然站起来,说道:“姑姑总说你很忙,没时间,就今天吧。”

“别闹了,他还有事。”南征拉住南静阳的手说道。

南静阳上手握住南征的手,摇晃了几下,说道:“姑姑,你就让我跟他较量一下吗?”

南征抬头看着南静阳那讨人喜欢的样子,她不忍心再拒绝她,便转头对赵鹏说道:“那你就先别走了。”

赵鹏站在那里,有些尴尬的说道:“南静阳,你真要跟我较量?”

“大武和小武都说我肯定打不过你,我想试试。”南静阳笑道。

“那就现在吧。”赵鹏说道。

南静阳迟疑了一下,说道:“等吃了早饭再较量吧。”

赵鹏有些为难,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留下来。他看看南征,等待南征做决定。南征说道:“那就吃完早饭吧。”

说完,她又对权大路说道:“权哥,你先回去吧。”

权大路看了一眼赵鹏,点了点头,说道:“我先走了。”

南征站起来,送权大路出门。等权大路走了,南静阳对赵鹏说道:“我昨晚没睡好,我再去补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