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天师

第三十章 ‘魔刀’(上)

当和欧阳伦一起回到休息的地方后,易天师又接受了欧阳伦的第二轮嘲笑。此外,欧阳伦告诉他,说他现在在第一小组中已经有了个绰号。

“绰号,哈哈,先让我猜猜!”易天师故意笑道,“‘拳皇’、‘天才’,这两个怎么样?”

欧阳伦笑道:“完全不是这方面,你的绰号很长哟。叫什么‘不解风情阴险狡诈混蛋无奈伪君子’吧!”

“我去,谁这么有才啊,不过把‘伪君子’改成‘真小人’就更加贴切了。”易天师笑道。

欧阳伦突然很神秘道:“嘿嘿,你猜是谁给你起的这个绰号?”

挠了挠头,易天师嘴角露出笑色,说道:“不会是第一天被我不小心打了的那个小妞吧”

“哈哈,就是她。”欧阳伦道。

两人又笑着闹了会,易天师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欧阳,你明天一早便是对‘魔刀’宋镰了吧,你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打呗!”欧阳伦随意道。

“你真要打,这家伙可是不好对付。我现在六站只打了三场,其他都弃权了,而他更加的可怕,只进行了两场比赛以后都没人干和他打了。”易天师分析道。

“哈哈,还不就是一个不解风情的小子。不知道从哪个小地方来的,以为有点实力就可以装酷扮俊了,王城厉害的人多了去了。不是我说的,虽然他现在实力在我们中间很强,可就他这性格,就算能进入预备班,想毕业都很难。”欧阳伦分析道。

不得不说,欧阳伦的话让易天师有点感同身受。他上一世不就这样的人吗,但是他又何尝想独自一个人呢?只是从一开始就这样,慢慢的便习惯了。见易天师变的沉默了,欧阳伦急道:“天师,我可没说你啊!虽然你表面上和他挺像的,但你的内心可比他腹黑多了。而且,你还比他阴险,比他狡诈。嘿嘿,不过,你们还有个共同点呢,哈哈,知道是什么吗?那就是不解风情,你们不知道女人才是这世上最妙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打女人的脸蛋呢?那是大罪过啊,大罪过。”

易天师的沉默当然不是为这,如果他是刚重生的话可能还会这样,但在欲望之森的十多年里,他的心早已经学会了接受这个世界,也学会了相信别人。听着欧阳伦的话,易天师不怒反笑道:“哈哈,你还少说了一点呢,我不禁不解风情,我还一视同仁呢,我现在便让你享受下和被我打了脸的那个女生一样的待遇。”

欧阳伦大惊,连忙说道:“别,我明天可还有关键性的比赛呢,第三对第二的比赛。我现在要休息,要养精蓄锐,明白吗?所以,你不能打扰我的休息,不然我输了我可是要赖你的。”

闻言,易天师也觉得不该再闹了,便说道:“好了,先放过你一码吧。明天我尽早结束战斗,到时候希望你还没被打下擂台啊!”

“放心吧,不会的。”欧阳伦立刻答道。而他的心里却是想道:当然不会了,你和他是最后一场,我既然和他先打了,我当然得帮你先刺探点情报才是。你是我的好兄弟,我当然希望你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易天师并不知道心里所想的,他也并不知道在欧阳伦的心里竟然已经把才认识了几天的他当做了好兄弟。

易天师现在还正处于吸收‘兄弟’这个词的状态。

而他也很快体会到了这个词所带来的含义。

最后一天三轮的考核也如期而至,今天早上第一场易天师的对手是四十九号张峰,欧阳伦的对手则是有着‘魔刀’之称的宋镰。

因为想要靠前三晋级基本已经无望,所以今天易天师的对手张峰并没有选择放弃,他要好好和易天师打上一场。

而且,他也听说易天师虽然也和宋镰一样,下手无情,可是易天师却是很有分寸的,而且他的武器就是拳头,所以就算受伤也不会太惨。

的确,张峰今天的下场不是很惨。易天师想尽快结束比赛,张峰却是采用了游斗的方式来应战。

这让易天师非常的不爽,所以在几个回合之后,易天师抓住一个空挡,便直接把张峰扔下了擂台。

当裁判宣布易天师胜利之后,易天师便赶快赶往了一号擂台。

欧阳伦在一号擂台有三次比赛,分别是第一天第一场和易天师的较量,与第二天第二场和龙浩的较量,最后一场和‘魔刀’宋镰的较量了。

‘魔刀’宋镰和欧阳伦同时出现在了一号擂台之上。

看着蛮壮的欧阳伦,宋镰突然开口说道:“要认输就赶快,别耽误我时间。”

正在调息的欧阳伦咋地一定这话,立刻气冒三尺说道:“那个旮旯来的不懂礼貌的东西,这是修罗王城,不是你的鼠目可以仰望的。”

欧阳伦的讽刺意味很重,宋镰听了之后,气极而笑道:“很好,很好,我会让你为你的话付出代价的。”

宋镰并不是来自修罗王城,只是来自修罗王城下辖的一个城市中。所以他也特别讨厌这些来自修罗王城当地的人,他受不了那种趾高气昂,所以他也才变得如此高傲。

面对如此的火药味,作为裁判的王晓风却并不在意,只是及时地说道:比赛开始。

这是一场刀对刀的较量。宋镰的武器是一把镰刀,欧阳伦的武器则是一把大砍刀。

不过,从比赛的一开始,胜利便已经没有太大悬念了。实际上,比赛前胜负的悬念就不太大了。

宋镰的镰刀走的便是奇巧狡诈的路子,对上欧阳伦的大开大合的路子,可以说是两种极端。

所以,他们俩的较量便是谁强便可以完全克制另外一方。

无疑,他们现在实力较强的是宋镰。在宋镰的连环进攻下,欧阳伦的力量完全排不上用场,大多数时间都是砍刀了空气上。而宋镰的每一次攻击,几乎都可以给欧阳伦带来一个伤口。

宋镰当然不会直接杀死欧阳伦,他也不敢。但他要狠狠地折磨欧阳伦,要让他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他还要欧阳伦因为这场实力而进入不了预备班。当易天师刚从四号擂台赶过来时,他恰好碰上了从擂台上被扔了下来的欧阳伦。

看着满身是血的欧阳伦,易天师血气上涌,他想立刻便和宋镰打上一场。

躺在他怀里的欧阳伦突然笑了笑说道:“真是抱歉啊,本来想探探他的底的,没想到什么底细都没探的出来,结果却弄成了这样子。我真是没用啊!”易天师终于明白了,原来欧阳伦之所以选择不放弃比赛,原来都是为了替自己探探底。

易天师很想对欧阳伦说,你这是何苦呢,我本来便打算和他的比赛就放弃的。只要进入预备班便行了,没必须和他拼个你死我活的。

不过,此时这话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口。很勉强地笑了笑,易天师说道:“好兄弟,谢谢你了。放心好了,最后一场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欧阳伦点点头,然后艰难地说道:“你先带我过去恢复一下吧,宋镰那个王八蛋竟然耗光了我所有的灵力,我得好好补充一下,中午的比赛肯定是参加不了,争取能参加晚上的比赛。”

说着,欧阳伦拿出了一块很小的灵石。他要先恢复点灵力,先把一身血止住,不然还没到晚上,就先流血而死了。

不得不说,对于修为达到了黄天境的灵武者,便可以通过控制体内的灵气来控制自身的伤口,而且效果也是非常好。这也是裁判能允许真刀真枪干的原因之一。

一块很小的灵石很快便被欧阳伦吸干了灵气,变成了普通的石头。但他体内的灵气也只是补充了一点点,只能够压制住伤势而已。

而灵石,他也只有那一小块而已。在整个‘东珠半岛’灵石都是一种很奢侈的消耗品,想要用来修炼基本不可能,那是极少数人的特权。对于一般人来说,其唯一的用途也就是用来在关键时刻恢复一点自身的灵力。

而正因为灵石的稀少,所以灵石不能作为半岛的通用货币,大陆的通用货币还是金币。而欧阳伦的那快中品灵石,至少价值十万金币。

对于灵石的价值他自然知道,上一世他之所以能独自一人发展那么快,便是他有着逆天的运气,发现了一个不算大的灵矿。不然的话,他也只能干守着自己一个个很强的傀儡,而不能利用了。

突然,易天师觉得自己应该要做些什么。

没有丝毫地犹豫,易天师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个玉盒,然后轻轻地打开他,拿出一颗丹药,不顾欧阳伦的反对,便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

“吃了他,没毒。”易天师说道。

欧阳伦此时也不再矫情,他以为易天师给他服用的只是普通的灵药而已。

没想到,当他把丹药刚一咽到肚子去,便发现已经消失殆尽的灵力竟然在瞬间便布满了,并且自己还有溢出来的感觉。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欧阳伦诧*问道。

“好东西,回灵丹。”易天师随意地说道。

“什么!这可是上品的丹药啊,一颗就价值连城,你怎么给我了啊,这不浪费吗?”欧阳伦连忙说道。

“什么叫浪费啊,何况你吃都吃了,也吐不出来了。这可是能瞬间补满青天境初期的全部灵力的,你赶快把剩余的炼化吧,说不定实力还能再进一步呢。”易天师道。

欧阳伦依旧不管不顾地说道:“你把丹药给我吃了,你怎么办啊?”

关于回灵丹的价值欧阳伦可是很清楚的,如果说他那颗灵石价值十万金币的话,那么这颗回灵丹绝对是一亿金币都买不到。

但兄弟间的友情又岂是用金钱能衡量的。

易天师没所谓地说道:“放心吧,没事,我第一轮不是得第一了吗?这是给我奖的,还有四个呢,反正是白来的,你就不用客气了。”

欧阳伦不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享受这来自易天师的友情。而此时的易天师又何尝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