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天师

第三百五十九章 熟人

明飞云的到来也宣布了这个宴会的正式开始。

吕青丝和秦盈盈发现明飞云朝她们笑了笑,但这也只是一瞬间,下一刻,明飞云就转移了视线,四周环视片刻之后,也开始准备要讲话了。

作为这次宴会的主人,明飞云也必须得讲些什么。

“谢谢大家能在百忙之中能抽出一点闲暇时间到我这来坐坐玩玩,在座的大多都是和我一样的年轻人,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拘束,放开点,玩的开心玩快乐就是。”

明飞云的话很简短,而在他说话之后,他也开始亲身履行他的话了。

不过,这下吕青丝和秦盈盈就遭了秧。

她们千怕万怕的事终于到来了,明飞云正朝着她俩走过来,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吕青丝可以确定明飞云的方向就是她们!

不过还有一个悬念就是,吕青丝和秦盈盈两人之间,明飞云到底会选择谁?

毕竟明飞云只有一个人,而吕青丝和秦盈盈却是两个人,一个人总不可能同时邀请两个人吧?

没有,明飞云的确没有,他只邀请一个人,那么到底是谁中奖了呢?

“小姐,可以邀请你跳支舞吗?”

恭喜吕青丝!

在吕青丝和秦盈盈之间,明飞云选择了吕青丝。好感这东西真是没的说,就好像吕青丝和秦盈盈都很美,但在他们遇到的那些人里,对秦盈盈又好感的人远远要多于吕青丝。

但明飞云却选择了吕青丝。

一时间,吕青丝成了场上的焦点。虽然在走的时候六夫人已经让吕青丝和秦盈盈都换一身衣服,但两人还是没有换。

特别是吕青丝,她的这身黄衣是她的标志,她才舍不得换了。但这还是不影响成为场上焦点的事实。

被明飞云明大公子选中,是多么的幸运啊,这意味着什么啊!

如果不出意外,未来的千年之后,这瀛洲的主人可能就是明飞云明公子了,那么作为他的夫人,一切更是不用说了。

“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不是我?我有哪点不好啊?”

“就她这样,怎么还被明公子选中了?”

“真不知道明公子看中了她哪一点?我学还不成吗?”

“明公子……”

一时间,嫉妒的,羡慕的,仇恨的目光都转移到了吕青丝身上。然而身处其中的吕青丝呢?

她产生了一丝疑惑,一开始因为不想面对所以也没仔细观察过明飞云,而现在近距离一接触,她突然发现眼前这人好熟悉,有一种以前见过的感觉。那么,两人之间真的见过面吗?

吕青丝还是想不出来,不过现在她该考虑的是另一个问题了,明飞云的邀请她要不要接受呢?

吕青丝和秦盈盈两人对易天师有一点不同。

虽然她们都很喜欢易天师,但在秦盈盈那,易天师已经是唯一了。而在吕青丝这,易天师并不是,她还有很多的事要做,易天师最多只能是寄托她一个情感的地方。

另外,吕青丝性格比较随性。就好像在一开始,易天师刚遇见吕青丝的时候,她还在和血色帝都的几个公子哥在一起,虽然她对人家也没有什么好感,但人家帮助了她,所以她便不是很在乎。

那么,明飞云呢?吕青丝选择是接受还是拒绝呢?

如果是秦盈盈的话,九成为选择拒绝,但吕青丝就不一定了。真的不一定,因为她选择了接受。

吕青丝选择接受了明飞云的邀请!

为什么要接受呢?

其实原因也挺简单的,吕青丝虽然表面冷冰冰的,但性格是很随和的,只要你对她好,她一般是不会针对你的。其次就是,如果拒绝的话,后果有点太严重了。当然了,还有第三点,不知道为什么,吕青丝心里一直觉得自己见过这个人,所以她得弄清楚!

“谢谢明公子!”

吕青丝微微一笑,伸出了自己的手!

牵过吕青丝的手,笑着看了秦盈盈一眼,明飞云便带着吕青丝到了一个适合跳舞的地方。

吕青丝以前也曾是贵族出身,而且准确的说,她的家族比明家还要大的多,虽然一开始因为各种原因她比较被孤立。但贵族该学的一些技能她还是会的。

比如跳舞,虽然好多年没有跳了,但出丑什么的还不至于。

音乐早已经响起,是慢节奏,很适合跳舞!

……

“哈哈,我赢了!我说明小子会选择这个冷冰冰的吧!”

“输了就输了,你见过她,自然比我了解些!”

“我也只见了一面啊,而且连我也没说过。怎么?输了还不想认账啊!”

“我是那种人吗?不就输了点丹药吗?我至于吗我?哦,对了,你说我们现在去邀请另一个好不好?”

“不想被拒绝你就去吧!嘿嘿,民义,虽然你实力比我强点,但在看人方面你还是不如我的!要不要在打个赌?”

“打什么打,不打了,再赌这个月的丹药就输完了!”

“哈哈,再怎么说,现在也不是我们出头的时候啊!你忘了我们的计划吗?”

“哦,也对,差点忘了,放心好了,我知道了!”

在一个角落里,管家的公子管民义和苏家的公子苏梦尘正在打着一个赌,赌明飞云会邀请吕青丝和秦盈盈两人中的谁去跳舞。

苏梦尘选择的是吕青丝,所以他也赢了。不过就算管民义输了,也没有一点不开心的样子,毕竟这点东西他们还不是很在乎的!

他们在乎的不是东西,而是人。

“我说,老哥,这计划到底行不行啊,如果被人揭发了,我们得罪的人可就多了!”管民义突然间又对苏梦尘的计划产生了怀疑。

苏梦尘看着管民义,笑道:“你怕什么怕,我们把这两个女的介绍个明飞云,虽然如果她们俩被劫了的话,那无论是谁都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啊,所以我们很安全的!”

“被发现了呢?”管民义还是有点担心。

“你不喜欢那个女的了!九分以上的女人我们可没遇到几个,再说路上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现在反悔还有什么用?老弟,开弓没有回头箭啊!”苏梦尘再三劝道。

“那个我们已经不是收了明飞云的好处了吗?那也够本了!这两个女的我感觉这不是我们能享受的!”管民义再次说道。

“难道你就能忍受这女的躺在别的男人的身下?老弟,而且你知道吗?那个女的我看的出来对明飞云的功法很重要,如果你说我们抢了这个女的,他会怎么样呢?他已经压制了我们这么久,难道你还想活在他的名字之下?难道你真想看到我们家族在我们的身上被他吞并?”苏梦尘道。

连续两个大义凛然的问句,一下子把管民义给问傻了。已经动摇了决心的管民义也再次坚定了决心!

“好吧,都听你的!”

听到管民义的声音,苏梦尘终于满意点笑了出来!

“别愁了,来,我们喝一杯,养足精神等待好戏吧!”苏梦尘再次笑道。

……

明飞云和吕青丝的舞还在继续。

其实说到跳舞,两人都是会,但不精,所以也就在那装模作样的挑战,主要做的事还是在相互试探着。

突然在经过了一阵子的沉默之后,吕青丝问道:“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面。”

听到这个问题,明飞云终于笑了,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这个问题他自然该笑了。

“说话啊你!”对明飞云的态度,吕青丝摆明了不是很满意。

“你这才发现吗?我可是一看到你就认出你了啊?”明飞云突然和惆怅地说道。

“是吗?”吕青丝疑惑道:“可是我还是没有印象啊?”想了又想,虽然还有印象,但吕青丝就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明飞云了。

“我很失望啊,你竟然忘了我,我可是一直都想着你,一直都没忘了!只是二十多年都没听到你的消息,原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现在还能见到你啊!”明飞云很开心的样子。实际上,自从吕青丝问了那个问题之后,他的心情就很好了。

“不说算了,反正也没给我留下什么太大的印象。”吕青丝无所谓道。

明飞云又带着吕青丝转了一个圈,然后道:“先不说这个问题了,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吕青丝道。

“你还问什么问题,我说你应该不是苏家的人吧,你冒充苏家的人有什么企图?或者说你的目标是苏家还是我们三神城?当初的你都很危险,我现在可不得不小心啊!”明飞云笑道。

“你管不着!再说你连我们在哪见过面都不说,我干嘛要告诉你!”吕青丝道。

明飞云无奈地笑了笑道:“那好,我告诉你我们在哪见的面,你告诉我你来是干什么的,行不行?”

犹豫了片刻,吕青丝还是点下了头。

“十五年前,西瀛沙漠!”明飞云缓缓说着答案。

时间,地点,都已经有了,但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吕青丝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