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表也疯狂

第两百七十七章 杀人何需用刀

“那个师傅真的可以放手去做?那可是可以和你们几个相提并论的人物啊!我这小身板不够人家一指头戳的,我还是有点担心!你都在这边没有办法做我的*,我还是有点担心啊!”王小木从原始天尊的话里算是明白了一点,他原始天尊不惧怕巫族,更不惧怕她后土。想到这里王小木知道自己的师傅在给自己打气,但是现在原始天尊没有在地球,后土却是活生生的存在地球,这让有和底气和那位大能谈条件,让他有何依靠谈条件。

听到王小木的话后原始天尊古板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摸着自己的胡子说道:“你这家伙也还有害怕的时候啊!”说完就笑着看着王小木。

王小木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道:“那会还不是有您老在我身后啊!所以我就不惧怕任何事情,在那时整个阐教都是我战友!我有那么几个疼爱我的师兄外加还有您这么一位关爱我的师尊,我有何惧怕!”王小木说到这里整个人身上的气势猛的一变,让广成子一度认为这家伙是自己师傅的翻版,王小木的话听在广成子的心里十分的欣慰。

原始天尊也是点着头表示自己认同王小木给自己的理由,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现在你小子一个人在那里真的有点势单力薄,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帮你威慑你的敌人,但是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要是师傅不做出什么估计你的其他师兄弟就要说师傅的不是了,谁让你小子也是你师兄们的宝贝啊!”说完一脸笑意的看着王小木。

听到原始天尊这么说广成子立马跪了下来诚惶诚恐的说道:“师傅,我们绝对没有那么想过你!”说完将自己的脑袋深深的埋了下去。

看到广成子跪在地上原始天尊只是轻轻的抬了下手将其从地上拉了起来说道:“你们几个心里怎么想的我还不知道,总之风尘子是我们阐教的最要受到保护的徒弟,你们几个以后一定要好好的保护他,为师插手一些事情会遭到你们几个师伯的猜疑会让我们的大计受到种种阻拦,就连这次的事情由你出面统帅大局,不要因为自己心中的那丝不忍而坏了我们整个阐教的气运,孰轻孰重我想你心里应该有个尺寸是最好的!”原始天尊继续借着这个机会敲打起广成子来,这次的计划真的关系到阐教的真正的利益,更是关系到今后阐教的气运,现在被他推到前面的是广成子,但是广成子太善良了对自己的敌人也是心软的不想下手,这让原始天尊很是担心这计划能不能顺利的进行下去,现在说出来也是想要王小木能不能给自己点意见,能更好的处理这件事。

广成子很是安静的听完原始天尊的对于自己的评价,没有说话只是继续跪在那里,但是从他颤抖的双肩上可以看出广成子心里是多大的反应,但是就是说不出来。

王小木知道这是自己的师傅找自己要一个解决的方法,但是自己师兄这种性格真的没有好的办法,思考了一下说道:“师兄的性格是难以改变的,尤其是经历过了那次洗礼他的性格就更加的突出,所以现在的广成子师兄不能在担当这次计划的执行者,就算是其他师兄也没有资格担当执行者,而且就连师傅您也要避开,我想天道也会那么仁慈的一笔账都会算,这里以后也就是他的地盘了就算我们对他的帮助最大搞不好到最后损失最大的还是我们,天意如刀啊!我觉的这次的计划我们所有人都闭关,商量好闭关的时间外面的事情交给新收的那些徒弟去做,到时候天道找替罪羊的时候,将他们推出来就是了,我们的损失也不会太大!”将自己心中的计划说了出来,王小木觉的自己是不是有点太邪恶了,这么冷酷无情的计划他都能想出来,也能让别人按照自己的计划执行下去,要是这计划实行开了那么的死的人就不是一点而是几千几万或许更多的将会死在自己的计划当中,这一切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记的计划,想到这里王小木很是奇怪自己的心态,但是现在他不会说出来的,因为还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师傅啊!您就不要岔开话题啊!现在先解决徒弟我的事情先啊!等下在商讨这里的事情啊!以后我还会来的啊!我的事情关系到我的小命啊!”看到话题越跑越远王小木只能无奈的说道。

听到王小木这么说密室里其他的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尴尬的神情来,原始天尊一脸歉意的对着王小木说道:“不好意思啊徒弟!刚才是想多一点了解下这个计划你有什么好点的计划,既然我们现在都能联系到对方那么这件事情就以后花时间慢慢讨论,现在就说你的事情!”说完就示意了下王小木表示自己不会在岔开话题了。

“师傅就是现在我一个人在那边没有什么安全的保障,你说我要是真的遇到了那个后土咋办!人家可是一个指头都可以按死我的存在,和她打交道我真的有点心虚!”说完就等待原始天尊对自己的回答。

“不是我说你!从什么时候你小子变的这么胆小了,就算是那个后土想要用强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因为她没有那个胆量,虽然我们几个离开了地球但是对于能威胁到自己的势力都事先的做好了安排,尤其是巫族我们的做的安排足以让他们整个巫族全部消失,就算是消失了天道也会帮助他们,我可以将我们的那些布置全部告诉你,而这些将会是你拿来和那个后土谈条件的砝码也同时是你自己的护身符,而后土一直都对于我们很是忌惮,只要你稍微的将我们的那些布置说出来点,让后土察觉到你手里还是有那些所谓的布置,这样她绝对会将你小子当祖宗供养起来。后土其实也是一个可怜的人,为了整个部族的复活她绝对会愿意做任何事情的,你可以牢牢的利用这一点!这样的话你就不要担心你的小命了。”说完直接一指头点在王小木的脑袋上,随后将那些后手都直接输入到他的脑袋里。

王小木自打回到正常的时间段后就没有体会过脑袋肿胀的感觉,这次被原始天尊的一指头却体会到那肿胀的感觉,虽然过来的是王小木的意识体但是接收信息却是一样的,那感觉真的有种想要晕倒的冲动。

“好了!”这两个字犹如天簌般传到了王小木的耳朵里,紧接着一股热流开始滋润他的意识体。这是原始天尊看到王小木的意识体在那些信息的冲击下,快要散体的时候赶紧的用自己的能量将其稳定下来。

“师傅这就是你传给我的信息,原来我的世界里有这么的秘密,难怪我在世俗中没有看到一个修为好的人,原来那些十八层地狱真的存在,这些的信心也解释了我心中的疑惑,师傅您和我那些可爱的师伯真的事煞费苦心啊!真的那些巫族有那么厉害,真的值得你们的这些大能这么的算计吗?你们布置这些真的有必要吗”一边查看自己脑袋中的信息一边对着原始天尊说道,通过这些信息是知道了那些针对巫族的布置,各种布置层出不穷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管巫族触动了哪一道布置,那么所有的布置都会一起开动那巫族送上灭绝的道路,这些布置让王小木这个杀人如麻的家伙都感觉到头皮发麻,这些布置真的是太高明太让人防不胜防,难怪圣人们走了那么久也不见跳出来推翻圣人的统治而是继续蜗居在那一亩三分地上,原来是那些巫族不敢啊!

“你小子知道就好,那些布置的手法里面都有,有时间好好的学学!别一天到晚的杀来杀去的多不好,能不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就不用,世间的事情都有一定的因果联系,你小子现在要学会的就是用他们自己毁灭之计,而我们只做一个引导者一个布局者一个旁观者,不用见血不用杀戮一切都只用布局!”元始天尊关于王小木一直喜欢用暴力手段来解决问题的做法,早就看不顺眼了但是碍于网、王小木的自尊心他一直都没说,现在就借着这次给他看圣人们的布局来教导他,希望能通过这次的教育让自己最心爱的徒弟别一天打打杀杀的,这徒弟可是以后要接替自己管理整个教派的,必要的手段的还是要交给他的,不然阐教将会落到一个一天只知道杀戮的掌教手里,那么到时候阐教还会是阐教吗?这些都不是原始天尊所看到的,所以就想着办法的让王小木知道暴力有时间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将原始天尊给自己传过来的信息消化完后王小木现在才佩服起圣人来,为什么说他们的事算无纰漏,原来他们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按照自己从天道那里得到的信息,再加上自己的推断混上点关于法则的领悟,一个个的计划就如同喷泉般的喷了出来,而他们只需要从这些计划中挑选出最好的收获最高的一个,再简单的说这些圣人都一台台精密的电脑,可以根据手头上的数据计算出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按照计算出来东西行事,这就是圣人的做事方式,根本就不用暴力也不用武力也不费一丝的力气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做事方式都基本在天道的允许下,也不会产生业力就算是有业力也只是一点点身上的功德足以将其抵消,可以说业力基本上就忽略不计的,因为所算计的人或者事都是自己灭掉自己自己毁灭自己,和算计他的人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这样的处事方式让王小木的眼前一亮,原来杀人可以自己不亲自动手啊。

“师傅你们圣人做事都是这么的做的?原来杀人真的不用自己亲自动手啊!”王小木的眼睛里冒出了无数个小星星,很是崇拜的看着原始天尊说道。

看到王小木对自己的做事方式产生了兴趣,原始天尊心头最放心不下的事情就这么的解决了,就和颜悦色的说道:“这样的做事方式在我会推算的时候就开始运用了,因为在我们的那个时候业力是我们修道途中最大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