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李扬传

第三章 佳人

香气袭人,一抹翠绿印入眼中,立在门口处俏生生一位佳人,月黛杏眼,嫣笑如花,好奇般的望着李扬。李扬顿时被五雷击顶,手脚无措,眼怔怔的望着妙人,不知该如何是好。那佳人十五六许的年岁,正是花好娇嫩的好时节,见李扬如此,不由的掩口一笑,如葱的玉指缝出露出白玉般的皓齿,低眉嗔怒,如丝的媚眼轻轻的横了一眼,身上嫩绿色的长裙一甩,如蝴蝶似的飞入堂中,倚在官员的身旁。似看还非看的偷瞧着李扬,脸上露出一团羞色。小口微张,飘出一言:“李哥哥,认曾见过奴家(以后更为我)?”

李扬的心中如墨云翻滚,一只巨手不由分说的撕开一片天空,从缝出强烈的透露出一缕光芒,狠狠的撞在心房,如大江之水挟着万波惊涛滚滚冲向千年的堤坝,一波末平一波又起;又如冬雪皑皑,压折了松枝,发出噼啪之声,在如海的森林里,如九天响雷一般。真的是魂魄出窍久久不能自已。听着佳人询问半响才回过神来,迎着那双如梦幻的明眸,不知该如何说道,怕只怕唐突了佳人,真是好生为愁。只能下意识的发出几个简单的字眼:“啊,认得,认得。”

“哼”佳人轻哼了一声,用纤纤手指刮着自己的娇嫩脸皮,眼晴转了转,嘴角上扬轻声的啐道:“没羞,真是没羞。方才我问你,你都不曾回我,还说认得我,真是没羞。”

这佳人一嗔一笑当真是倾城之美,明知是在戏笑自己,李扬还是满心欢喜的想,她这是在问我,而又一想这佳人是谁?怎么这样熟悉,亲切。我这是怎么啦,见一位小娘就能生出爱慕之心,我真想把自己的心掏出来问一问,怎能生出如此想法。这是我吗?真是如畜生一般。可,可,我不管了,这一世我就要她,我一定要将她娶回家门,我哪怕是这条命不要也要保她的平安,护她一生一世,她许我一生一世爱她护她吗?我这样想只是一厢情愿罢了,唉——他自在那里乱想,佳人却当他故意不理睬,就想过来拉李扬。

那官员看在眼里,咳了一声,沉声说道:“荷儿!不得无礼。快来见见你李家兄长。”

“啊”李扬恍然大悟,眼前佳人与自己许久以来放在脑子里的小小人儿重合在一起,从那眉眼隐约看出正是同一人。真是打翻了蜜罐一样,甜入心里。这就是小荷,这就是自己二小无猜的小荷。想到这里仔细看看,果然是她,果然是那个深深藏在心里的她。五年了,分别五年了,她竟然是如此的美丽,可我,可我还是老样子。想到这里心里一片暗淡。脸上不禁露出心痛的神情来,见佳人向他施了一礼,连忙站起还礼,定定的望着佳人说道:“不敢不敢,是小荷妹妹啊。真是失礼了。”

此时妇人赶来,说道:“老爷,开饭了。请李家小郎用饭。”

“哦,知道了。来,贤侄一起用饭。”说罢站起一摆袖子,当先走了出去,走了几步转头向小荷喝道,“快来”

“知道了”小荷低低的嘀咕着,就要随着出去,可看到了桌上的纸,拿起来用眼一扫,叫出声来:“啊,这个,这是——”似乎想起来了什么,脸上起了红霞,深深的看了一眼李扬,逃一般的冲了出去。

自始自终李扬的目光就盯在小荷的身上,见小荷跑了出去,心里大急,也想跟随着跑出,可看到官员有点怒目的样子,迈开的腿变成了急走几步跟在官员的后面。

到了厢房,果然妇人,小荷都在,还有二男子,一男子与李扬同岁上下,一男子比李扬要小的多。官员介绍年长的是小荷的兄长,叫杨延,小的叫杨迪。当下又是一通客气。落座后,妇人与小荷就出去了,临出门时小荷又对着李扬轻轻一笑。把李扬笑的魂不守舍,用饭只当是嚼蜡,无心吃饭,匆匆的吃了几口便告辞了,官员这才定下来明日去蔡村拜访。

路上无话,李扬只想早早的回家,与父母商量自己的事。他打定主意说什么也要让父母说成此门婚事。平日里很短的跑程,今日却显的很长,李扬在满脑子是小荷的身影的状态下,昏昏噩噩的进了家门,见到父母,也不待父母问话,自己就如倒豆子一般将上午之事一一道来。在父母惊讶的目光中,坚定的央求玉成自己与小荷的婚事。说完后不顾脸上发烫,父母怀有异样的眼神跑了出去,回到自己的屋中,将门紧闭。拿出笔墨,在白纸上画了一幅小荷的立身像,画完后呆呆的看了好一阵,躺在**,看着屋顶,不住的想小荷的一颦一笑,只想的心里痒痒的,如同小猫在抓一般。又猛的起身,来到画像边,提笔写下长短句:窗上月,影随柳梢头,不知愁。伊人何处方觅踪,五载岁月再回首,桃面红依旧。辗转回复不忍寝,心念不得倚门户,消得人瘦。二小无猜思旧事,却是伤心够。心里暗自伤情,又想了一下提笔写道:冬去春回望南川,人去几载不得返,忽闻一日燕归来,几家伤愁几家欢。

写罢,久久不能自已,提着笔不知所措,心里忽是官员的变脸,忽是那佳人回首的一笑,心里怅然。笔尖滴墨,啪的一声惊醒了李扬,急忙看去,在画像的右下角被污了一点,心里又急又疼,不知如何是好,情急之下,提笔左一挑右一勾绘出一只蝴蝶,又觉着少了些什么,凝视之下又在蝴蝶虫下添了一只小花。提罢将笔放下,双手拿起画像,痴痴的看着,仿佛那画上的人走了下来,对着李轻轻一笑,又将这呆子的魂魄勾了去。

李扬正痴迷中,那人儿看到了脚下的一花一蝶,忽儿脸色一变,面如冷霜,手指着李扬垂泪喝道:“浪花蝶,浪花蝶,好一只浪花蝶。我在你的心中竟是如此不堪,如同被采的烂花一朵,我且问你,这蝶是谁?你是不是想一世的欺负与我。你倒是说说看。”李扬心中大急,只是被说的诺诺不能言语,看着面前佳人的垂泪心如刀绞,痛苦不已。

佳人见李扬不能言语,更是气愤,凡尘之物不断落下,每一滴都让李扬的心里淌血。李扬直想大骂自己一场,或是就此死了算了。悲愤之间,佳人甩手便走,李扬一急,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睁开眼睛一看,自己躺在**,回想一下,原来是南柯一梦,但小衣和头上却被汗湿透了,吁——长出了一口气,坐了起来,看了看已沉暗下的窗外,用手擦了擦头上的汗,猛然想起什么,急急的站起走到画前,只见佳人依在,笑语焉焉,说不出的风流,道不出的娇艳。但右下角霍然一只蝴蝶立在一朵小花上面。李扬大吃一惊,急忙拿起笔将那蝴蝶廖廖数笔改成了一朵蝴蝶花,又在旁边添上几片小草。左右端看,正正是一幅美人踏青图。这才放下心来,痴痴的看着。

“儿啊,用饭了”门外,母亲在唤李扬。

李扬听到急忙答应一声来了,将画藏在了书桌下,整整衣服,披上外袍,推门走了出去。

入了厨房,早有父亲和二个弟弟和妹妹等在桌子前,父亲见李扬进来,招招手说道:“过来坐下”。母亲拉着妹妹就要去旁边的小桌走去,父亲说道:“娘子和囡囡也来吧,今天大家坐在一起用一次饭,只当是会年饭。”

母亲脸上一喜,但又平静下来,还是拉着妹妹走到旁边的小桌上坐下,说道:“二郎,不能坏的规矩”。

“哦,那用过饭后,你将下午商议的话告与大郎(李扬)。”父亲说道。

“知道了”

“嗯,来,用饭”父亲当下端起饭来。

李扬听到父亲与母亲的对话,知道二老下午肯定商量了,便急急的吃了几口,将筷子横在碗上,说道:“吃过了”

父亲抬起头看看,笑了一下,对母亲说:“娘子你且和大郎去说,这里有囡囡收了。”说罢,左右扫了扫二个小儿子。二个小儿子本是想跟去看看,但让父亲一扫,当下拿起碗,头也不抬的一通猛吃。

李扬心中忐忑不安的跟在母亲的身后,来到客房,待母亲坐下,自己方坐凳上,看到母亲在笑,便知道父母是有了决定。当下心花怒放,站起身来到母亲身旁,抓住母亲的一只手臂轻轻的摇晃,语气有点撒娇的说道:“母亲,快与我说说吧。”

母亲用手轻拍李扬的手,笑着说:“行了,坐下吧。许久没见你如此亲近母亲了,你当自己还是三五岁的小孩子。”

“哦,那,那事?”李扬撒开手,却把凳子搬过坐到母亲的身边。

“我与你父商议了一下,这事他杨文定推不得。那时如没有咱家的帮派,哪有他这时的风光,如不是你祖父写信推荐,他岂能衣锦还乡。就算你祖父仙去,可当时说下此事,也有证人在场。我与你父这事做主了。定让你如意便是。”

“母亲在上,请受孩儿一拜。”李扬如吃了定心丸,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畅。如满天的黑云尽散去,久干涸的土地逢甘露一般。

母亲笑着用手指戳了一下李扬的额头,说道:“行了,行了,别在这里耍宝了,今日当早早歇息,明日那杨文定要来,你去打几壶酒来,这是400文钱,想必是够了。如有什么山珍也可尽数买来,一同下酒。你可明晓?”

“知道了,母亲。”李扬真想跳起来蹦上一蹦,可在母亲面前不敢造欠,只得静静的坐在那里。

“好了,事情已与你说明,母亲就先回去了,你妹小女尚小,但凡弄不干净,我去收拾收拾。”说完母亲离去,只离下兴奋不已的李扬在哪里抓耳挠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