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李扬传

第六十章 戏二

仍是那年轻英俊的少主,此刻却是喜笑颜开,拍手而笑。感染着地上跪着之人也陪着笑说道话:“属下见风九爷赶了那个瘟神而去,便觉得时机成熟,就自做主张命那拨兄弟也赶来,合着这里的兄弟对那边的人杀了个措手不及,当下做了二个,伤了七、八个,自家兄弟却只有一人挂了彩也不碍事。只笑那十一蠢物,竟一头扎进口袋里,合着也让属下砍了一刀。不过这家伙倒也有些骨头,一条膀子快被卸下却是不觉,领了四、五条小鱼躲在一家院子,也让我团团围住,只可惜不敢带了弓箭,要不早去见了阎王。”

“哼,很好,也不可惜”少主笑着说道,又招手让那人过来,“你过来些,我有话要吩咐于你。”

那人高高兴兴的跑了过去,笑着偷眼朝少主看去,说道:“属下,啊——,少主,你!你!好狠!”心口一疼,低头望去,一刀柄露在胸外,再看少主却是拿了块帕子擦着手,他指着少主,眼里含着不解,慢慢的倒去。

“可惜你当自己是主儿了,可惜你跟了我几年,还是不知我最恨的是什么?”脸色转为狰狞向屋外说道,“我的性子谁要违了,他就是下场。你们听明白没?”

屋外齐声应道:“少主放心,我等明白”

“灰道人,你进来”少主唤道。

门一开,一装扮为道人的进来,正是为李家算命之人,道人进来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嘴角抽了一下,赶快低了头回道:“少主有何吩咐?”

“一会将那边的人灭了,由你带头将那小娘弄出。”

“是”灰道人应声,想说又不敢说的看了看少主。

少主笑笑道:“我应了的事自然是准了,待我玩过,你们弄去!”

“谢少主赏赐,谢少主”灰道人大喜爬在地上嗑头。

“好了,快去办事!叫二个人进人将这个私自做主的东西用席卷了扔到荒野去,我最恨自做主张之人,你可要记好了。”少主笑盈盈的说道,却让灰道人惊出一身的冷汗。

灰道人忙唤人进来,将尸体抬出,又听那少主发话道:“让人将匕首洗尽了一同扔了,真是晦气,屠条狗也没个趁手之物,可惜了上好的波斯铁。”

还是那个高地,老者仍是背手相看,这黑洞洞的夜幕里吞噬了光芒,也吞噬了许多人的生命。

“情况如何?”老者问道。

“回老爷,刚接了现报,二家大打出手,那李十一受挫领着些人窜入一院内,将家主五口杀绝占了院子,正与那少主一派相执不下。李八也领着人过去了却被少主分出的另一伙堵住,看样子双方要在今晚分个高下,至于李家宅子倒是相安无事,也许二家中有一家最后胜出,就对宅子下手了。”

“嗯,你看谁的赢面大些。”

“回老爷,那少主的人不在少数,但李八那伙却是拼出了真火,一时之间倒也看不出什么?”

老者微微点头,又问道:“那李家小郎呢?”

“这个倒没传回的消息,应是躲在一旁,吓的不敢出来吧,也许是尿了。嘿嘿”那人见老者高兴,也随意的放开了些。

“放肆!自己掌嘴!他也是你等议论的?不开眼的东西!”老者忽然恼怒了起来。

那人吓的跪在地上一边用手击打自己,一边小说讨饶道:“老爷,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好了,念人一片忠心,余下的记着吧。去,把那李家小郎的情况探出,下次通报一并告诉我,切不可让他受了伤害。必要时让暗影出手解救!”老者吁了一口气说道。

“是,老爷,属下这就去办”那人起来,急忙跑开。

“李扬,你为何要卷了进来?你既是知晓了此事,就因带着娘子远远的离了躲开。真是胡涂,愚蠢之极,我没料到你胆子如此之大,竟当真随了那伙人,早知就不该,叹,真是算错了一步!”老者好是懊悔的自叹道。

李扬被二汉子看的死死的,心中怒极,对着他们又骂又是挑衅,但那二人始终无言无语,只要李扬一动,就伸手将李扬压住。李扬无奈心中只得将那贵人、李八一干人骂了个遍,又发了誓,如朵儿受了一丝的伤害,自己定不会饶了这些人。转而又恨自己,为什么不带着朵儿走的远些,只为了那可笑的男儿自尊,只为了将那人抓住好好的出口气,又是悔恨又是将自己批的连畜生都不如。

这时,屋上有轻微的声音传来,李扬不知,那二位却是知道,其中一人出口问道:“是哪一位朋友?我李家在此办事,烦劳去别处发财。留下花儿,改日定去拜谢。”

“呵呵,招子挺亮,倒也听出我的步子。李家什么的我不知,我只知你们手上的羊祜有人要了。你们还是退下,免得伤了大家兄弟一场的和气。”屋上有人回道。

二人互看了一眼,知是硬点子,其中一人从腰着蹬出一把刀来,将刀横了李扬的脖子上,顿时一股冷气直钻进李扬的心里,李扬心中一紧,差些内腹内敛尿了出来,将心中杂事去除,只留的恐怖。

拿刀之人说道:“呵呵,说的好听,你先退下吧,免的我手哆嗦将这人菈上一个口子,大家一拍二散,也愿不得旁人。”

屋上那人沉默了下来。

拿刀之人向另一汉子递了个眼神,另汉子伏在李扬的耳边,小声的说道:“李小哥,事出突然得罪了,我们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过后我们自当陪罪,不要怨了我们。”这手就握了李扬的脖子就要发力。

“慢!你慢些来,切不可伤了小哥。我这便回去告了我家主,让他拿个主意,你们看如何。”屋上那人慢慢的将迈步退去。

“爽快,我们也会好生的待小哥。”听了听动静,拿刀之人将刀放回腰间,又那另汉子示意:“点子走了,莫要吓着了小哥。”

“呵呵,真是得罪”另汉子将手拿开,轻拍了拍李扬的肩头。虽是轻柔,却是将李扬拍的倒了下去,原来李扬见刀也拿去,手也从脖子移开,这心总算是放了回来,但这又拍到了肩头,就觉得浑身无力,瘫软不已。

“哈哈”另汉子见此大笑,这笑中鄙视之意毫不掩饰,那拿刀之人也是闭了眼微微笑道。

李扬却是惊恐不已,就见从门外如鬼魂般飘入一人,如风般的将手上一物朝另汉子挥去,另汉子的笑声嘎然而止,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对方,见眼前冲出一股鲜血,才忙着用手捂了,待到感到疼时竟死去了,临合眼时就见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正狠狠的扎进拿刀之人的胸上。

李扬呆了,第一次见此情景,口张的大大的,眼睁睁的看着一把尖刀从胸口拨出,一股鲜血崩了出来,喷了他一头,有几颗落入口中,只觉得温热,伴随腥味直冲脑里,真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想知道,这腹中绞动,一口吐了出来。

“真没卵子!看杀个鸡也吐,也不知道老爷看中了你哪里?”耳边传来声音,却是那屋上之人。

李扬极为恐惧,感到身上有了一丝的力气,连说道:“别杀我,别杀我。”

“杀你,为何要杀你?”那人身穿夜行衣,掩着面,倒来了兴趣,将一凳子板过坐下,将刀在尸体上擦了擦,那明晃晃的刀被烛光一照,正巧映入李扬的眼中,是那么的可怕,那么的让人不寒而凛,直直冷到心里。

李扬往后退了退,说道:“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不能乱杀无辜。”

“切,我刀下之鬼十有七八是无辜之人,那个到死都在喊自己无辜。小郎,我也给你个痛快,我的活儿干净,你遭不到罪受。”被黑布掩去的嘴角含着笑着说道。

李扬这时却是不在害怕,扶着凳子坐了,瞧了这人,说道:“你不会杀我。”

“为何”那人又将刀拿出,在手上挽着花儿,说道,“我这就将你杀了。”

“你眼中没有杀意,又因为你与我说了这些话,要知道你方才可是一言不合就杀了二人。”李扬大胆的说出。

那人愣了愣,忽的大笑起来,将刀柱在地上,说道:“好聪慧的人,怪不得老爷看重,好,好,好,就凭你有如此的见地你的脑袋保住了。我也不为难你,你走吧。”

李扬见自己的猜想是对的,这胆子又大了些,问道:“你放我走?我走了,你如何向你老爷交待。”

“快些离去,免的我改了主意。”那人用眼瞪着李扬说道。

李扬轻轻一笑,本是好看有脸上因有了血迹却是显的鬼异,施了一礼,说道:“多谢壮士,我叫李扬,敢问壮士姓名?”

“怎么要报官吗?”那人只是好笑的看着李扬。

李扬却正色的说道:“非也,你放了我一命却是救了好几命,我家娘子如知我有难定会随我而去。但我家娘子却因我受困,我也不得不去相救,如她有个三长二断,我定也不活。无他,只是愿供长生牌位给壮士,逢一、十五我等全家拜谢。”

“呵呵。你们这些读书人真是迂腐。好吧,我叫吴次仁。你快些救你娘子去,不然一会有人回来就走不得了。记住,此些发生的事你都不曾记得,要是记起什么了,恐有杀身之祸。”那人说着严肃起来。

李扬朝那人重重的点了点头,又拜了拜,掉头离去。

待李扬远了,这屋中又闪进一人,却是身材娇小,笑嘻嘻的指着那人说道:“吴次仁,吴大哥,多时你改了姓名,莫非也是个忘八之徒。”声音细柔甜腻,却是一女子。

那人一拍自己的脑袋,说道:“师妹,又要取笑我。老爷的事做完了,我们先回去禀报,再看老爷又有什么吩咐。千万别让我再干这杀鸡之事了,真是烦死。”

“没法子,我们暗影之人都受老爷的大恩,叫做什么就做什么中,哪有挑三拣四的道理。快走吧,老爷又要发怒了,贾图那个苯蛋跟着小娘竟然跟丢了,也许让我们再去寻找也是不可。”那女人说罢,在原地晃了几晃,出了门,将身子一跃,扒了屋沿一翻身上房。那吴次仁笑了笑,将尸体的衣物扯下一块,用刀的**的地方刻了一个十字,转身又将自己与女子的痕迹擦去,飞身上房随着屋上招手的女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