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李扬传

第七十章 局一

“走了吗”二楼临街的窗口处,老者问道。

“回恩师的话,已放行了。”地上仍是那位常跪着的人回话道,但又不解的问道,“恩师为何不在城门口将他们人赃俱货,一网打尽!”

“呵呵,你就不懂了。这此都是些下人杂役,想必都是些死士,就是抓了也问不出什么来,真正动不了那边的根本。我要的是如不能连根拔起也要让他们伤筋动骨!”老者话中透着冷气的说道。

那人又是拜了拜,说道:“恩师想的真是长远,学生受教了。”

老者抬了抬手示意那人起来,漫不经心的像似随口问道:“听说教司的一名罪妇死了,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这丫头原本是服侍李扬妾室的,前日不知如何死了。”那人避着老者的目光回道。

“哦,那县里可有公断?”

那人小心的回话道:“查到是未曾查到,只是有了些线索而已,可能指向了那家。但也有人使了钱财,也有上头的人递了话,便才了无头的公案。”

“听说这丫头来头不小,难道就这么死了?这事对你有无影响?”老者抬了眼皮看了看那人问道。

那人仍是低头回话:“这倒不曾,我每日规规矩矩的当差,从不参杂闲事,使君只是问了问也就无事了,不过那教司的教习却是被论了个玩忽职守之罪,杖了五十又被批了文可能要革了实职。”

“嗯,我知道了,那边你与我盯紧些,我倒要看看这个案子是如何定夺。都当我这牙口快磨平了,老了。哼!不能这般便宜了他们,过后我给刑部写个条陈,让他们好好的查查。别又想糊弄过去,就是办不了正主,也要让他们出个人来顶罪!”

“是,恩师,我知道。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回报。”

“去吧,让老四那头动作快些,能在路*风六截杀就截了,不能就造些麻烦,给那小子添点堵头。”

“是,我这就吩咐。”那人退了出去。

老者转身回到窗前,将手伸了出去,想将空中吹动的风抓住,紧握了个拳头,说道:“这风起了,也该红火热闹起来了。”

“走了吗?”同样的话在少主嘴里问道。

灰道人笑嘻嘻的回道:“少主,走了。只是花了些小小的钱财,不过”

少主用眼盯了灰道人,眼中的历色一闪,说道:“不过什么?快快道来。”

灰道人被盯的后背起了一道凉气,惊恐的回道:”不过那刘县尉着实可恨,他讨要一处宅子和你的”又看少主眼中不烦之意大增,立刻说道,“他还要四艳中的老四,还有”

“够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真是无耻之徒,无耻!你回了他,就说没有!”少主如烧了尾巴似的跳起来,指着灰道人骂道。

“少主息怒,少主息怒。反正已过去了,我们不给就算了。”灰道人忙说道。

少主平了平心中的怒火,指着灰道人阴沉的说道:“罢了,给他!说,他还要什么?”

“少主,属下不敢说。”

“讲!”

“那属下说了,他还要那新进的二位小娘。”灰道人说完伏下头去动也不敢动,只等着大发雷霆。

意料的怒火没有发生,却是冷如骨子的话传了过来:“好,很好!胃口很大,也不怕撑死,给了!”

“少主!”

“没听见吗,我说给了!还不是破脸的时候,等再走几次送了货后,我自有办法让他吐出来。哼,我倒是要尝尝这县尉老爷的妻女是如何的滋味!”少主咬着牙说道

灰道人只是面贴在地上不敢言语。

“至于你吗。”灰道人身子一抖,少主的话又是传过,“风六想是这几日也快到了,他可是含愤而来,小心侍服着,我自会记着你的功劳!”

“属下明白,一定肝脑涂地,在所不辞!”灰道人长呼口气,大声说道。

“起来吧,别动不动的做这下等人的姿态。我问你,那女尸之事可曾办好?”

“少主不问,属下自是要说。我给县里主薄使了钱财,又向府里司马隐隐提了少主是京里的贵人,这二头齐下,就成了无头的公案,少主大可放心了。”

“嗯,此事你办的甚好,很合我意。你下去吧,把那二个新进的小娘唤来。我先验查一番,也让那刘县尉耍的满意!”

“是,属下退了”灰道人退出了门,用手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朝左右站着的汉子瞪了几眼,将那些汉子瞪的低了头,方才大摇大摆的走了。

从南来的官道上行着一辆马车,老板一人端坐御者之位,挥舞着鞭子不住的在马头上响起,这车也是驶的飞快。

“到了哪里?”从车里传出问话。

“六爷,已过了晋阳地界。”

“哦,你再快些,我有些等不急了。”

老板应了声是,又将鞭子使的更急了些。

“停车!”未走了多远,被一队府兵拦下,为首的队正大声喝道。

“六爷,前方有查验路条的兵将,你看”老板问道。

里面哼了一声,说道:“递了牌子去,快些通过。”

老板猛拉了僵绳,将车停了。飞起的尘土吹了队正一脸,队正这面色不善了起来,将腰刀抽出半截,喝道:“哪里来的匪寇!竟敢闯关!来呀,给我拿下!”

老板跳下车,喝道:“大胆!小小九品下的小狗也管乱叫,也不看看这是什么?”随手扔过一面牌子。

队正听的叫自己小狗,怒气冲天,将刀抽出就要拿人,却被扔在面前地上的牌子惊住,仔细揉了揉眼睛看看,待看清后慌忙将牌子捡了,用身上的袍子擦去了上面的尘土,快步跑过双手捧过头顶,躬身施礼大叫喊道:“不知司阶老爷驾到,在下晋阳折冲府前团乙丑队队正张峰前来叩见上官。”

“行了,让他快些闪开,莫要挡了路!”车里却不是对着队正说的。

老板哼的一声从队正手里拿过了牌子,回了车上,将鞭子一甩,马车跑起,带起一阵尘土,重重的落在了队正的身上。

许久,那队正瘫坐在地上,自掌一嘴巴语道:“完了,要是这位与上官交好,我是逃不出去边关的祸事了。”

从北城门口出来的车队缓缓的在官道上行走,那张管事看了看前面的路,唤过一手下,说道:“前面的路都探好了吗?”

“回张大哥”手下刚喊了一声,就被张管事打断,“真是猪脑子,出时来千叮咛万嘱咐道,要叫我张管事,你都忘了吗!”

那手下挠头笑道:“这不是没了外人吗,再说都是自家兄弟,这管事长管事短的也显得生分了些,哪里叫着哥哥随口。”

“废物!真是记吃不记打的东西。行了,说正事。”

“张——”手下看张管事的脸不善,马上改道,“管事,前面都打探好了,再往前走上几里就是那条岔道,我们只要随了岔道走去,不远处应该就有接应的人马。”

“嗯,小心看着点,多派人手打探,一有风吹草动马上回报。”

“是,张管事”手下很是别扭的唤着,又笑着挠了挠头,快步朝前跑去。

“看清了没,有几辆大车”在二里地的高坡之下,伏了二人,其中一人问道。

“一,二......十八辆,共有十八辆,看骡马吃力的样子,肯定有货!”

“嗯,真是一头肥羊!你好好看着,我去禀了寨主,让他老人家定夺。”那人说着就要走。

“慢着,哥哥,也别急着走,还未数着人呢,看似不少,怕有三十多号人马。”

那人惊呼:“什么,有这么多人,你未看错吧?”

“我的好哥哥,我可是神眼,半里多里的一只蝇子都能看出公母,这三十多号大活人岂能看不清。”

“好了,那你好好数数到底有多少人,我也好一同禀报了。”

“嗯,三十八的,带刀之人十之七八,老板十之二三。”

“可真看清了。”

“看清了,你就照这个数的禀报吧,没错!”

那人拍了拍看着人的肩头,说道:“好,算你一功,如是劫了,你先挑!”

“谢哥哥,娟子早就想要城里人的物件,我也不多挑,让娟子满意就成。”

“你呀,好了,我去去就回,你要小心些。这些刀客游侠可不是好惹的。”那人慢慢的退了下去,待到没了头,起身快步的跑去。

“呵呵,真是罗嗦!如此远的地方,还怕有人过来不成。”自言自语的说道,继续盯着那边。

“老爷有吩咐下,命你二人马上飞奔饮马河,那里有柳思成接应,这是手令。同时,我也恭喜二位了,上回的事老爷很满意,老爷同长老们求了情,准了你们的亲事,从即日起你们师兄妹就是一家人了,这典礼就免了,如日后有时间好好的替你们操办。”陪在高地老者身边的那人笑着对二位掩面谎称自己为吴次仁的吴师兄以及那师妹的人说道。

“真的?”师妹不去接手今,却是被后面的话惊的差些跳起,急急问道,“袁大哥,你说的可是真的?”

袁大哥点点头,说道:“这还有假?我可不是随意乱说之人。”

“可,门里严禁婚娶,这,这,真是不敢相信。”吴师兄也是瞧着袁大哥不信。

“哎呀,这可是老爷亲口说的,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作假。”袁大哥拍着胸脯说道。

“师兄!”师妹将吴师兄的胳膊抓住,直看着他的眼睛,这眼中便有了泪水,快要哭了说道,“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我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师妹!”吴师兄也忍了不住,将师妹搂入怀中。

袁大哥笑着退出了屋子,出了屋子将眼中的泪水轻轻的拭去,长吁了一口气,看了看远处,心道,老爷,你是做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