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李扬传

第一百零四章 战三

“杀!”薛嵩将面前的喽罗用枪扎死,高高桃起扔进已起火的房屋之中,看不远处高适被二个喽罗缠住,一时脱身不得,将大枪扎在地上,甩过背后负着的弓箭,信手将其中一喽罗脖子射透,大笑道:“兄长,你的功夫可是差的远了。”

高适趁这当口用臂上的小盾将另一喽罗的刀挡下,将刀从盾下探出狠狠的扎进了喽罗的肚了,将刀抽了,跳开躲过喷洒的鲜血,复一刀将首级砍下。呼了口气,将肺里的腥味排出,回头朝薛嵩惨然一笑道:“我没事”说完,瞧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见无头的躯体侧倒在地,双手捂了已是流中粉色肠子的肚子,那颗头颅睁着惊恐的睛睛,如死鱼般的灰白。高适就觉得一阵反胃,浑身的力气顿时被懈了去,将刀柱了吐了一口方才好些。

“小心!”薛嵩大呼着,又是一箭射去,将一名要偷袭高适的喽罗射倒,说道,“兄长,莫存女人之心,这是生死拼杀的战场!”

高适点了点头,将刀提在了手里,拍打盾牌高唱道:

“烽烟起兮号角鸣,

寒甲披兮良人行。

血染战场意不改,

共赴死兮袍泽情。”“杀!”朝一喽罗狠狠劈去。

二道门前,左果毅校尉皱着眉嘶声喊道:“弓手压制,将那一队兵校撤下!”

随着金锣响起,弓箭手再次出阵将漫天的箭支朝天射去,迎回了撤退的官军。

一旅帅浑身染血跌跌撞撞的跑回,指着左果毅校尉的鼻子问道:“校尉,为何要撤兵!你难道不知那里躺了多少的兄弟?”

校尉不去瞧他,只是看着前方已是血染的山门轻声说道:“你去瞧瞧你的二队兄弟还剩了多少人在,留点种子吧。”

那旅帅愣了愣忽然坐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将他和剩下的兄弟扶下去好生的休养。张旅帅,这次你上!要灵活一些,我不想一个个袍泽兄弟就这样没了,尽多的带他们回来!”左果毅校尉对旁边另一位旅帅说道。

“得令!”那旅帅沉着脸抱拳回道,又看了看已是被扶往后面的同袍,眼中痛色闪过,骑马飞奔到方阵之前,从东到西跑着看了一遍回到阵前,下了马,将身上的明光甲脱去,露出一膀来,指着门的方向厉声说道:“都看见了么?那是什么!那是我们兄弟抛洒热血的地方,是我们既将为他们报仇的地方,是我们立功的所在!兄弟们,莫说别的,与我杀了进去,见证你们的勇猛!杀!”

二队的唐军大呼道:“杀!杀!杀!”

“冲!”旅帅将大枪一指当先冲去。

山门之上,窦冲神色暗淡的瞧了冲过来这伙唐军,又看了看旁边身上几乎带伤的喽罗,对二当家沉声问道:“杀了多少?”

二当家伸了二个指头,苦笑道:“大哥,不论求饶还是强硬的,开战以来,死在自家人刀下的已有二十许。”

“哦,你一会去找老四,问问他还有多少可战之人?”

“是,大哥。”二当家说着就要离去。

窦冲急喊:“慢着!”

“大哥,还有事要交待?”

窦冲笑道:“没了,我只是觉得有些对不住你和老四,这些年由着你们对着干,实是我这当大哥的错。如这次的劫数能挺过去。我定会好好的待你们。”

“大哥!”二当家心中激动万分,但用睁角的余光看了山下不远处整齐的唐军,神色黯然的说道,“呵呵,都过去了,何必说这些。等活下来再说吧!”摇着头朝一旁走去。

“唉!”窦冲一拍山石,大声喝道:“迎敌!”

话未说完,一片黑影自天上落下,急抓了一软软之物顶在头上,却是一具尸体,眼下也顾不得多少,保了命再说。

又是一阵扑扑入肉之声响过,窦冲呸了一声,将插满箭支的喽罗尸体扔了下去,大声叫道:“还有活气的兄弟们,快些过来,唐军又要进攻了!”

离有一箭之地时,旅帅将手一摆站住,令道:“上弩车!”

从阵中推出三辆弩车,三人将绳索绞起,拉了几缕拧成一股如小臂粗细的牛筋挂在机弦之上,二人抬出一杆腿粗的尖头木料放在槽中。小校令道:“射”,松了机弦,那尖头木料嘣的一声带着尖啸飞射而去,三根木料狠狠的扎在山门之上,二支射进了山崖之中,扎进石缝稳稳不动,一支已是射透了由木头扎起的寨墙之上,将后面未躲开的一名喽罗从腹中串过,带着内脏挺进了寨子。

那喽罗一时未死绝,惨烈的尖叫着,旁边立即过来一人挥刀将他的头砍下。

“定辰格,射!”又是一声令下,将弩车仰角定在了45度,又是三支射出。

窦冲见此急道:“快准备水土,唐军要放火了。”

果然,射了几轮后,见那些木料已是快要排成自下而上的一行时,那弩车换上了前端包了油包的木料,点着后,急急射出,钉在木墙之上缓慢烧了起来。

马上寨子上有人将水浇下灭了水。窦冲又道:“准备长杆,兄弟们要接战了!”

旅帅见火被扑灭,脸色阴沉的令道:“一队各出二伙冲锋。”

大角吹起,二队各出二伙唐军计四十人,排着队列稳稳前行。

“射箭,快射箭!”窦冲令道。墙后站起数人,将手中之箭射出。

木制的箭支射在唐朝的甲胄之间,纷纷荡开,就是射在了无甲的胳膊与腿上也是入肉不深,丝毫没有影响唐军的行进。

“投枪!”窦冲见箭支无效,也是学了唐军之法,命人砍了些木棍,削尖了棍头,齐齐朝唐军方阵投去。

领军队正见山下黑影快速的飞下,忙令道:“散!”

众唐军分开跑动,但也有几人被木棍射中,发出一声惨叫倒地痛苦的捂着伤处翻滚。

“旅帅,我率一伙兄弟将伤的袍泽救回吧!”一队正向旅帅讨命。

旅帅看到也心中一痛,但摇头道:“莫让前边的将士分心,等退下时再说吧。”

“旅帅!”

“你不必多言了,我心中有数!退下!”旅帅沉声道。

这时唐军已跑到了门下,大多顶杆而上,一部分身手灵活之人纷纷攀了扎入的木头随势朝上爬去。

“扔檑木!”山*雷木扔下,却被扎在墙上的木料挡住,斜与一旁。“扔巨石!”窦冲又令道,一块块石块投下,将躲闪不及的唐军砸到,发出一声惨叫摔了下来。

“漫射!”唐军弓手从休息之处起身列队搭弓射去,山上喽罗忙举盾躲避。

“呜金吧,将受伤的袍泽也抬了下来,好生照看!”旅帅没有趁着山上慌乱而重新进攻,却是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旅帅为何不一鼓作气拿下这山门?”有人问道。

旅帅看了迷茫的山中说道:“这样攻下去,死伤太重。再等等,过一会便知了。”

在远处的山峰之上,韦纥齐齐格笑着对马五说道:“拔也施罗,这狗咬狗的好戏可是精彩的很!”

“主子,那倒真是。怕是已死了不少的唐人!”

“嗯,不过,这燕山王可不太经打,这还没多大的功夫就退到了二山门,看来离溃退之际不远了。”

拔也施罗陪着笑道:“还不是主子英明,早早的打入了钉子,将这山里摸的一清二楚。这燕山王溃败的越早,那不是正合了主子的意么?”

“哈哈,这倒也是。如不让他恨这大唐朝,我们还不好降服于他。下面的事都安排好了吗,可别弄砸了?”

“回主子,都安排好了。有朱三这个人在,万事都在掌握之中。”

“好好好,你不是和我讨要那个小娘子吗,到时赏你了。”韦纥齐齐格大笑着看了看不远处车上被绑了的娟子道。

“谢主子!这等货色也只配我这当奴的享用。不过主子,施罗向你进献一位小娘,那可是国色天香的绝色!”拔也施罗只是像看货物一般的看了看娟子,流着口水的说道。

“哦,就是你念念不忘的那云州小娘?”

“是主子,等大军南下之时,我亲自为你捉来让你享用。”

韦纥齐齐格用马鞭点了点拔也施罗的肩头笑道:“算你有心了,我倒要看看你说的这天香国色是如何的一个美艳?”说完不理马五,走到车前用手摸了一下娟子的脸道,“你不是想去草原看看吗?我领你去,不过你先学会怎样取悦你的男人再说。”

娟子疯狂的扭动身子,嘴里被堵只能发出嗯嗯之声,眼里燃起无尽的愤怒之火。

韦纥齐齐格又是笑了笑,用手摸了娟子的胸脯说道:“我与你假龙真凤的也快活了几次,你不是含羞不已吗,怎么现在却是如此的恨我!哈哈,谁能知道,我虽是女儿身却不喜男人,只是你不太美貌,但南边的水土自是养人,倒也温柔软合,如你不是这般的恨我,不然留在身边也是不错!”手下稍稍使劲,将娟子捏的痛出泪来方才罢了。

拔也施罗自不敢看,听得这边有唔唔之声,这脑中不禁想起那惊鸿的一眼,如猫的小娘黑白分明的眸子深深的被刻在心里。暗道:“就是今生能亲上一口死去也是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