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李扬传

第一百六十七章 立誓

二刻后,待闻风而动的突厥快骑赶到。车队里刀手与老板默默的收拾着凌乱的东西,任谁都没有多朝这边看一眼,几名伤者由着别人裹着伤口,巨大的疼痛虽使脸上的青筋崩现,但都咬紧了牙关哼都不哼一声,加上地上的斑斑血迹,一股苍然之感扑面而来。

突厥快骑冷冷的看了这些人,丝毫未被这里的气氛所感染。当中一骑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与人打斗,难道不知这是圣山吗?”

“滚,都给我滚!这就是你们的圣山,这就是你们的王地!被人欺到如此的地步,还有脸过来!你们这些个天杀的突厥人,都与我滚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车前站起一人,胸前手弯里横抱着一具尸体,二眼喷火的朝这边吼着,转又低了头瞧了死者的脸软软的说道,“傻蛋,你这个蠢货。明明知道这一路上危机四伏,可为何到了这该死的地方放松了自己,难道说,你真信了这些个腌臊货的话,有圣山的保佑就得平安?傻蛋你错了,大错特错,错的丢了一条性命!”又是凄凉的一笑接着道,“你不是想穿新衣吗?好,五哥让你穿,这么多的兄弟之中,如今也只有你能穿的上。”扭头唤了风六,“老六,把傻蛋的那件新衣拿过来,让他体体面面的去随了先走的兄弟。”将尸体放在地上,接过默默无言风六所递过的新衣,轻轻的盖了上去,半跪了说道,“都是五哥不好,那阵子说了你,你要怪就怪了五哥,五哥现在给赔不是了。”忽尔全跪了,低低的哽咽了几声后仰天大声的叫道,“傻蛋,五哥送你!”

车队之人齐齐的跪倒,面朝的南边喊道:“兄弟,哥哥们送你回乡!”

悲愤的喊叫带来无尽的伤感,如水纹荡漾一般扩散到远方。车队里与突厥人骑下的马匹被惊的倒退了一步,摆头嘶嘶而呜。

突厥人仿佛受到了莫大的羞辱,擦的一声齐齐将腰间的弯刀抽出,只等令下就要将这群辱了自己,辱了圣山的唐人砍杀。而百夫长却是抬手止了受了羞辱的众快骑,默默的摇了摇头,又朝后摆了摆手令道“退”,这一队快骑转了马头朝别处奔去。

“呸!”风五朝突厥的背影吐了一口。

风六红了眼珠过来帮着将傻蛋的尸体用麻布包好,有些哑着嗓音说道:“五哥,你倒是说说。我们这些人倒这里究竟为了什么?为了家主?还是为了大唐?还是为了那人!还是那句话,我受够了,还是那句话不想再做如傻蛋一样的棋子,我也要将别人当成自己的棋子。五哥,该是下决心了!”

“我知道。老六,你莫要说了。如今你我还是这局棋中之子,那不妨先走完再说。如是有命回去,我风五自是随你!”风五反手按往了风六的手,紧握了一下,又慢慢的放开,起身将尸体抱了起来,放在了板车之上。用眼扫过看着这里的众人,跳在车辕之上大声说道,“诸位兄弟,你等皆有兄弟姐妹、严父慈母、娇妻爱儿。为了一些养家的钱帛,拉拢亲友,结伴兄弟听随我等之令来了这大漠。这一路之上的流血争斗你们也都看到了,有十数名兄弟相随而去,对此我风五有愧于心。这些天来,我等拼杀在一起,生死与共,虽不是骨肉之亲却胜似亲生之兄弟,我风五在此立誓,如我在世一天必当与诸位同甘苦、共富贵!如是违了此誓,定为天之不容,让我风五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众兄弟,你们可愿同我誓死相随?”

风六也跳了上来,指了风五对众人喊道:“诸位兄弟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五哥风五。这就是侠肝义胆的风五,这就是胜似兄长的风五!我风六立誓同五哥一同赴死!”

“五哥,我黑虎愿意!”

“我李泽永随五哥”

“......”

“好,即是诸位兄弟看的起我,那我风五就率兄弟们闯出一个大好的前程!”风五长揖了一礼。

众人齐齐回礼:“五爷言重了。”

车队后面远远的跟着几人,其一人说道:“老是这般的造些小事,真是憋的慌,还不如扑上去杀个痛快!这几日咱们兄弟花了多少钱财,做了多少小人,又低三下气的抹了多少脸面!我马六真是受够了!”

“呵呵,如不借了别的人手还能如何?就你我这几人还想扑上去拼杀,马六,你难道忘了五儿是怎么死的!虽是那贼子偷袭在先,让五儿失了先手,但能在几个照面将五儿杀死,可见功夫有多高!不说别的就说前边的风五与风六,他们哪个人你能斗的过,你扑上去难道不是去送死吗?要知道去岁,我们可是四杰斗一个风六都难分了高下!”

马六不作声了,将腰间的刀柄握的嘎嘎直想,甩手从箭壶里扯出一支箭来用力的折断,甩了脸去,眼圈已是红了。

“齐三哥。五儿那件事,马六是最为难受的!看着自家的兄弟在眼前被人杀死,他,他能活了下来不去自己做了断就难得了,为的就是想报了此仇。齐三哥,你言重了。如是这样下去,他心中必有怨气。”田老四驱马去扳马六的身子,马六却是打马跑了出去,叹气摇头缓缓跟在齐三之左,幽幽的说道。

齐三叹了一声,拍拍田老四的肩头道:“我何尝不知这些,我就是怕这马六一心寻死才出重言去刺激,好保了马六一命。马六心里如是有怨,就让我齐三担着,总比送死好些。”

“齐三哥。你这般做可是用心良苦,为何不明明白白的与马六说个清楚?”

齐三苦笑道:“说了清楚,马六就找不到了方向,整个人就会让仇恨垮掉,废了。这是我不愿看到的。”

“齐三哥,你真是辛苦!”田老四忍了话头将头低下不语,许久从怀里取出一件布偶,痴痴的看了几眼,狠了心递给齐三红了眼笑道,“有三哥这样的兄弟,夫复何求!呵呵,兄弟有事需麻烦齐三哥,如是此次有命回来,我亲向你讨回,如是回不来就请三哥与我捎回青州老家,见了我家娘子就说我出远门也许这辈子都没指望了,让她与母亲商议着另嫁吧。

“老四!莫要这样,你这无非就是在安我的心,你的意思我明白,但这托负之事,你另寻他人吧。话又说了回来,谁能料定生死,哥哥也要求了你。如我不在,你家嫂嫂日后恐要多烦了你些,如不嫌她色衰人丑,也可收在房里。还有我那二子,你愿抚养愿过继同族,与他们一条活路即可。”齐三将手中的布偶扔回了田老四手中,仰了头别过脸去说道。

田老四将布偶紧紧的握在手心里,用力的捶着自己的前胸,庄重的说道:“你我兄弟就此说定了,如一人不在,另一人之子视如已出,另一人之妻视如已嫂,另一人之父母视为亲生。如违了此意,天地不容!定让五雷轰顶,万马踩踏!”

“嗯,你我头顶黄天在上,脚下之处大地为证!”齐三伸了右掌与田老四相击三下,二人大笑相随而去。

身后几人相视一见,齐齐点头,默然互相击掌过后,拍马紧紧相随。

过后不久,从地上忽钻出一人看了远去的人影点头赞道:“风五、风六皆是人中之杰,齐三、田老四、马六均为义薄云天!”

“柳师哥,怎么么赞起他人来了,难不成我吴师哥不如他们吗?”娇柔声音从背后传来。

“师妹!你这一心放了吴天身上自是看不到他人的好处。莫要小瞧了这世上的每一人,这里不乏有英雄之辈!”柳思成回过身来看着,站在身后不动,任由吴天小心的拍打身上土的小师妹说道。

小妹妹将吴天的手握住,放在脸边,幸福的笑道:“我的心放于吴郎身上又如何?谁让他是我的夫君。反正我是不管,只要吴郎陪了我,我就生死相随,永不离弃!”

吴天现在哪里像个有名的游侠,如今分明是个情痴之人,一手环了师妹的腰间,长身而立,自是衣衫飘飘,满眼柔情的瞧了师妹道:“莫让柳师哥笑话了,尽说些没羞的话。你之心意难道我不懂,为何还要说了出来?这次如是回了门中,我去与老爷请求,将以往的功绩算了,那些赏下的钱财也是不要,只是准了你我脱离门里,从此自在逍遥,天地随意快活。到时再生养一双儿女,你于家中操持,我在田间耕作,幽然似神仙。”说罢,深深的闻了一口娘子的体香,有些陶醉的闭了眼。

“嗯,郎君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做娘子的自当相随。”师妹眼中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将身靠了吴天的身上,低声的喃喃道。

柳思成看了这眼前恩爱的一对,先是极为欢喜,却又思绪一转,想起那位远在天边的可人儿,心中一阵酸楚,转了身坐向了南边,痴痴的望着。“小荷,你近来可好?可知有位痴情之人在每日在念着你,想着你吗?”

春风难度,郁督军山外,一抹相思让人泪眼。

昔年惊艳,蜀山云州际,几载守望哪能了却。

堪是难消痴情处,坐等秋花又一年。

今夕见,已是人妇,梦里还是那年芙蓉面。

唉!天地之际莫相忆,回看黄昏月,已是泪泣难抑间。